「然而你卻非夜霖不嫁,所以連帶著對自己的父親都心生怨念,你認為他身為你的父親,不該不為你做主。」

「偏偏那時候你身體好的差不多了,夜霖便想要離開顧家,你為了能跟著夜霖,將才仇敵引來了顧家,卻將這個責任推給了夜霖!」 第52章靈獸蛋

進了修仙一條街,蕭寒才發現,很多人並不是排隊進來的,而是直接從天上落下來的。

這也是修仙一條街這個特特殊空間的一個功能,高端的修行者可直接持玉牌從上空降落,可以視作vip通道。

這些人有的駕馭飛劍,有的馭駛飛舟,還有的乘坐一隻破鞋,他們的飛行器以飛劍居多,但也有一些五花八門的重口味創意。

排隊進來的鍊氣修士和凡人只能投以羨慕的目光。

蕭寒眼中有羨慕,但更多的是「以後我會比他們更拉轟」的十足信心。

拍賣還沒正式開始,崔翡把他帶到了寶盒坊,上次他們來的時候這裡並沒有開門。

現在開了,裡面坐著一個英俊只略遜蕭寒幾分的年輕男子,他周圍擺滿了相同模樣的木盒子,並用玉符影像介紹了盲盒玩法。

「來玩啊~」對方沖門口的蕭寒招招手。

崔翡看著蕭寒憂心道,「真的要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蕭寒點頭,堅定地走了進去,然後指著自己的衣服,「這是什麼顏色。」

男子愣了一下,有些自我懷疑,「白……不對,淺灰!」

蕭寒又掏出一把劍,「這又是什麼顏色。」

「灰……算銀色吧。」

蕭寒又掏出一把草,「這個呢。」

「綠色,肯定是綠色沒錯!」這次男子很篤定。

然後蕭寒就出去了,對目瞪口呆的崔翡道,「已經給了他這麼多顏色看,四姐應該滿意了。」

崔翡噗嗤一笑,倒是鬆了口氣,「還以為你真要和人家打架呢。」

蕭寒:「這種生意就是這樣,肯定要有人佔便宜有人吃虧的,不信不玩就好。」

「兄台請留步!」寶盒坊的年輕老闆突然追了出來,「剛剛你給我看的可是再生草!」

「是啊。」

「你賣不賣?」

「不賣。」

「我用十個寶盒跟你換,裡面可能有天階法器喲!」

這種時候了竟然還想空手套白狼,蕭寒笑了,而且一顆再生草的價值都不止十靈石了。

「真的,不騙你!」年輕老闆追了出去,「昨天就有一個姑娘在我這裡買到了一顆靈獸蛋!」

這說的該不會是四姐吧。

蕭寒轉身問,「什麼靈獸?」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你怎麼說是靈獸?」靈獸生而有靈,和妖怪相比起步更高,也更親近人,很多仙門會養一隻當成鎮山神獸。

「我爹給我的時候也沒說啊,只說可以當成傳家寶。」

「你爹給你的傳家寶你就這麼放那盒子里了?」蕭寒怎麼那麼不信呢。

「寶盒嘛,裡面總要放一些有分量的東西,要不然怎麼吸引其他顧客,」老闆鬱悶道,「可惜昨天還沒來得及宣傳,那位姑娘就憤憤不平地走掉了,明明該鬱悶的是我啊,都不知道該怎麼跟老爹交代。」

說著,他突然看向蕭寒身旁的崔翡,「咦,這位姑娘好生面熟啊~」

昨天陪在四姐身旁的崔翡忙轉頭去,「不熟。」

蕭寒拉起崔翡,「你這人,買賣不成,又搭訕我的道侶,這草我是萬萬不賣的,草!」

說著兩人就憤然離開,等到那人回了店裡,蕭寒才取出那顆鴨蛋,「難道這裡面真是一隻靈獸?」

崔翡則是憤憤:「我怎麼又是你道侶了!」

蕭寒嘿嘿:「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之後兩人找到了玄符宗的店鋪,崔翡讓蕭寒在外面等著,她有事要辦。

店外蕭寒又拿出那顆蛋端詳,這時一個龍精虎猛的大爺跑了過來,正是排隊時候認識的貝兼貝大爺,老爺子的葯勁兒還沒過呢。

蕭寒真要謝謝他,要不然自己的葯恐怕只能低價打包賣給那些店鋪了。

結果貝老頭被蕭寒手上的蛋吸引了,「這濃郁的靈氣波動,小友快收起來,財不外露啊!」

蕭寒忙收了起來,「老先生你認得?」

貝老頭輕輕撫著自己的肱二頭肌,「我年幼時曾是南沽洲百獸山的見習弟子,雖然學藝不精,卻也見過不少靈獸蛋,這一顆絕對是蛋中極品!」

蕭寒忙又問,「那這蛋該如何孵化呢?」

老頭訕訕笑道,「我只在山上學藝三年就因偷吃靈獸蛋被逐出山門,孵化自然是沒學的。」

估計是怕被蕭寒追問為什麼偷吃靈獸蛋,貝老頭露了一面就雄赳赳地跑掉了,像只鬥雞一樣。

蕭寒只能問仙葫,「這孵蛋你會嗎?」

仙葫:有何不可!

畢竟孵蛋只是給蛋提供一個適合的溫度,而仙葫在溫度和火候的把控上堪比世上最頂級的煉丹大師。

於是蕭寒直接把這顆蛋塞進了葫蘆嘴裡,然後崔翡也出來了,她的事已經辦成了。

可是緊接著她又拉著蕭寒進了店裡,緊張兮兮的。

「怎麼了?」

「我爹!」

「兩位~」王鐵生很有深意地看著這對男女,「我才知道,原來這位姑娘是崔師姐的姐姐啊,失敬失敬。」

崔翡報以微笑,她看著父親並沒有朝這邊走來,鬆了口氣,可是又看父親進了多寶閣,心又提了起來,這可是有些不妙了。

如果她不進多寶閣,蕭寒都沒法競標。

蕭寒似乎看出了崔翡的難處,「這個簡單,王師兄,再給我隨便來10靈石的符籙,開15靈石的票。」

加上上次的85,他馬上就可以是會員了。

王鐵生咋舌,「小蕭,你可真是崽賣爺田不心疼,你家禁得住你這麼敗嗎。」

蕭寒:「我這可是給你送業績呢,你還這麼多話,賣不賣吧~」

「賣,我賣!」

崔翡看著蕭寒感慨,「你真聰明,那我就在這裡等你。」

蕭寒總覺得王鐵生這小子不地道,萬一跟崔翡說什麼他和崔玉的前塵往事,阿翡姐姐該多想了。

其實他和崔玉真的沒什麼,也就頭兩年相處比較多,後來就很少見面了。

崔玉進外門的時候才11,蕭寒12,這種年紀的小男孩小女孩能懂什麼,可就怕王鐵生亂嚼舌頭。

於是蕭寒拉著崔玉出來,給了她一些靈石和一個清單,「還要麻煩阿翡姐姐幫我買一些材料。」

這是幾種一階二階丹藥的材料,蕭寒叮囑她不要在同一家買,多逛逛。

「我買完想要的東西就出來,咱們儘快離開。」

隨後蕭寒辦理了自己的會員玉符,和上百修士一起進入多寶閣二樓的拍賣廳,在他前方是一個相貌堪比女子的俊美男子~

之所以是堪比,是因為他太平了,而且很高挑健美,可能比發育中的自己還高一些,應該只是男生女相吧~ 剛才上來的那一個美女呢?

薛薴的心中也很是疑惑,難道真的是在這一個時間段就走了?

這也實在是太湊巧了吧。

薛薴又開始聞這辦公室的味道,但是還是沒有一點收穫。

「阿薴,你怎麼來了?」容瑄停下自己手中的動作,走到了薛薴的身邊。

「剛才是不是有一個女人來找你了?我明明是看到的。」薛薴將自己手中準備的餐盒放在了一邊的桌子上,她今天原本只是想要過來送飯的,但是沒有想到會遇見一個女人來找容瑄。

「沒有啊,你是不是看錯了,我這裏怎麼會有女人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中只有你一個人。」容瑄說話的時候言辭鑿鑿,但是眼神卻是在躲避著薛薴。

在談論這種事情的時候,女人總是一直都很敏感,她實在是想不明白,為什麼容瑄明明是看到了那個女人但是就是不和自己說。

薛薴苦笑着,「好吧,你說是就是,下一次要是再被我發現的話,你就是死定了。」

她轉念想到了剛才在大廳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就是你們公司的前台是不是應該熟悉一下業務,我一個老闆夫人,她們都攔著不讓我上來,你這樣讓我很沒有面子的。」

原本的時候,薛薴並不打算告訴容瑄這些事情,自己到時候下樓的時候注意一下就好了,她現在在轉變念頭的原因就是因為容瑄剛才的時候並沒有告訴自己實話。

容瑄也是才知道這件事情,在平時的時候,薛薴要是來自己的公司的話,每一次都是會提前給自己打電話,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每一次自己派助理下樓迎接的時候,一邊的前台小姐並沒有注意到。

「阿薴,這件事情上確實是我的疏忽,但是你不要多想,我們的關係,我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告訴公司的員工,你就是我的有且僅有,下一次,絕對不會讓你受這麼大的委屈。」

不知道是不是薛薴的心理原因,她總是覺得這一次容瑄恢復記憶之後,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以前的時候,即使是自己再怎麼生氣,他也總是一副處變不驚的樣子。

薛薴聽到容瑄的這一番保證之後,心裏上還是踏實了很多。

「你這一次是給我送飯來的嗎?」

容瑄坐在沙發上的時候,注意到了薛薴放在桌子上的飯。

「不是,我這是送給小狗狗的。」薛薴故意說道。

但是,她還沒有再繼續說什麼的時候,容瑄已經是打開了餐盒。

裏面擺着的食物,是自己無論是失憶還是不失憶的時候,都很愛吃的一家牛排。

「夫人一大早就去給我買飯啊,真是太賢惠了,你說這是不是我的福分啊。」容瑄摟着薛薴打趣著說道。

他不提這件事情的時候還好,提出來之後,薛薴又想起了一個很怪異的地方。

「你經常去這一家店買飯嗎?」薛薴看着容瑄在切牛排,並將切好的一份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又去拿另一份。

「不是啊,你怎麼會這麼想。」

容瑄雖然那時的時候一直是在那一家吃飯,其實並不是因為他們的牛排做的有多麼的好吃,只不過是因為當時的時候,薛薴的公司就在那一家店的旁邊,他去那裏吃飯的時候,也可以想辦法看到薛薴。

薛薴想到了當時的時候看到的各種關於容瑄的雜誌新聞,「好吧,我只是覺得你還是很喜歡吃的。」

容瑄聽完這一句話是時候,並沒有太在意,他並不打算將自己一直在耍的一些小心思告訴薛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