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裝備是什麼,周雄心中清楚無比。

有自己女婿裝備齊全的這兩百個人到場,他嚴經緯還能掀起什麼風浪!

「學林,打電話給柳副局,讓他也帶上人,直接去通北縣等我們!」周雄臉上帶着冷笑,柳副局那邊,他已經打好招呼,對方這些年來,和他們周家穿一條褲子,讓他幫這點忙,完全沒什麼問題。

「爸,我打過電話,柳副局已經親自帶人出發了!」

「好,叫上家裏所有人出發,我倒是想看看,待會我們全家人站在嚴經緯面前,他有什麼資格,叫我們全家下跪!」

在周雄的命令下。

數十輛豐田蘭德酷路澤停在周家別墅門口,周家人,老的少的,全部上車。

在周雄女婿田俊豪那輛軍用吉普的帶領下,浩浩蕩蕩朝着通北縣而去。

通北縣。

崔家莊。

午飯過後,崔凱一家都在忙着籌備三點鐘出殯時需要的東西。

崔凱家門口。

嚴經緯看着時間,皺眉道:「天璇,我不喜歡遲到,如果周家還沒動身,讓人把他們全家都帶過來!」

「少爺,剛剛我得到消息,周家人已經在一個半小時前就出發了,應該快到了吧?」

果不其然。

天璇說了沒一會,村口位置,出現了一輛輛白色豐田越野車。

「少爺,他們到了!」

「算他們識相!」嚴經緯冷哼一聲。

一輛輛蘭德酷路澤,很快就開到了崔凱家大門口位置。

一共整整十六輛,而帶頭的,是一輛軍用吉普,看到這輛軍用吉普之後,嚴經緯臉色一冷。

很快,軍用吉普上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炎曦月眉頭皺起

這讓她想起了之前

早在蒼莽國那時

就該死去的林妙音

卻在經歷過一段時間的失蹤之後

直接換了個身份

站在宗門長老的身邊

再次回到了眾人眼前

再加上這次莫名其妙的不知所蹤……

此事簡直疑竇重重

炎曦月目光微閃

看來,這裡面還有些秘密啊……

莫名有些不安

此事如此詭異

會不會波及到炎家?

她的眉頭緩緩皺起

只是現在蛛絲馬跡都沒有一點頭緒

就算擔心想來也沒什麼用……

思酌了一番

她抬手傳出了一道消息

就這樣

兩人身形掠動間便回到了青雲宗內

「有機會再聚……」

夏椿笑的愉悅

在分叉路口朝著炎曦月揮了揮手

炎曦月點了點頭

此時的兩人已經將宗服換了回來

她腰間的玉牌閃爍著光芒

抬起一看

是樊凡師父的消息

她眉頭微微皺起

身形再次掠動

很快便消失在了原地

丹峰山上

炎曦月身形突現

「四蛋……」

同守山梯的四蛋打過招呼之後

便大踏步徑直朝著一個房間走去

「吱呀……」

門被推開

站在窗邊的人聽到聲音轉過了頭來

羲和看到來人一愣

「徒兒?」

炎曦月抬步走進房間

上下打量了一眼羲和

樊凡師父的手法她還是相信的

「可有大礙?」

她還是問出了口

羲和抬手轉了一圈

「害…早就沒事了」

轉完又抬頭

「是你樊凡師父同你說的?」

說著抬手拿起桌上乾淨的杯子

倒了一杯茶水

遞給了炎曦月

炎曦月並沒有拒絕

師父給的關愛,自然要抬手接過了……

她同樣從善如流的倒了一杯茶水

遞給了羲和

「師父先坐…」

羲和依言坐下

還未說什麼

門再次被推開

「徒兒回來了?」

樊凡笑眯眯的走了進來

炎曦月同樣笑著

看著這可愛的老頭

「是的師父……」

樊凡裝作嚴肅的樣子

輕咳一聲

坐到了一側椅子上

氣氛有些安靜

炎曦月同羲和對視了一眼

同時看向了一副有話想說,卻又不開口的樊凡

兩人不明所以

樊凡卻是瞅了眼桌上的茶杯

繼續輕咳了一聲

炎曦月瞭然

眼中劃過無奈

再次抬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