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這位美麗的女士,歡迎您來到這裡,請先喝茶吧。」,說完,凌白走出涼亭,緩緩將純白色的木椅拉開,示意照美冥坐下。

「謝謝。」,照美冥緩緩的撩開自己的藍色長裙,十分典雅的坐在了凌白對面。

「咳咳,你好,美麗的姐姐,我就是…系統指派的男生。」,說到這裡,凌白刻意靦腆的吐了吐舌頭。

「聽聲音,弟弟你好像不大吧?」,照美冥捂著嘴巴,輕輕笑了起來。

「嗯,我確實不大。」,凌白沒有反駁,只是順著往下說。

這個青少年對於照美冥來說,已經是屬於上上籤了,而且,親一下臉蛋的話,自己也不會感覺那麼油膩。

更何況,這也不是個小孩子,負罪感,也隨之減少。

照美冥微微壓低臉頰,撫了撫自己性感的紅唇,微笑著說道:「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姐姐還不知道你名字呢。」

「我叫凌白。姐姐。」,凌白抬起頭,將自己的臉頰,直面照美冥。

看著凌白的面容,不由得下意識的想到了之前回答問題的那個小男生。

「你就是木葉那個!?」,照美冥有些驚愕。

「不錯,就是我,姐姐。」,凌白道。

「真是個可愛的小男生呢。」,照美冥看著凌白,不由得俏臉一紅,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覺得凌白讓自己有些心動。

又聰明又成熟,還是未來木葉棟樑之才,不管這麼想,這筆親下去的買賣都不虧。

「姐姐親你沒問題,但是,我們要做一個交易哦~」,照美冥將手指放在了自己的嘴唇上,滿是微笑。

「什麼交易?」,凌白看著眼前照美冥神秘兮兮的樣子,不由得有些好奇。

「如果以後姐姐有事相求,還希望弟弟你不要吝嗇哦。」,照美冥說到這裡,輕輕端起茶杯,抿了口熱茶。

照美冥額前那紅褐色的髮絲微微垂落,配上那嬌嫩的臉蛋,顯得是那麼的可愛。

「我考慮下。」,凌白撫了撫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沉思。

雖然照美冥很好看,但是凌白也在狠狠思考著,為了照美冥,到時候做出違背木葉的舉動,到底值不值、

若是到時候求自己小事情還好,若是什麼大事情,豈不是虧大了?

但,照美冥確實有她獨特的價值。

這就不由得讓凌白陷入了抉擇之中。

良久,凌白抬起頭,將自己杯中的茶水一飲而盡。

只見凌白雙手托著下巴,緩緩抬頭看著眼前照美冥的同時,面帶微笑:「雖然不太願意,但是看在照美冥姐姐這麼漂亮的份上,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你吧。」

「是嗎?那真是太謝謝小弟弟了。」

照美冥雖然嘴上回答的好,但心裡也多了一絲疑慮。

畢竟,剛才凌白那一番沉思,確實是讓她多了一些小心。

像是這個年齡的孩子,能夠如此慎重思考,必然不是什麼小角色。

更何況,眼前的小傢伙還連續答對了那麼多題,得到了那麼多道具,所以,不論如何,自己都要用盡一切代價拉攏他。

「那,小弟弟需要報酬嗎?」,照美冥笑嘻嘻的說道。

聽到這句話,凌白心中不由得多了絲警覺。

畢竟報酬這名,聽的還可以,但實際上,卻遠不止這麼簡單。

其他村子的報酬,隨隨便便接下來,在忍者聯軍沒有成立之前,這些東西,就很有可能,成為到時候自己背叛村子的證據。

凌白並不想看到這種事情發生,而且也不想自己被扣黑鍋。

所以,為了以防萬一,自己絕對不能要。 時間來到了8月18日,京城國安預備隊坐鎮主場迎戰遼寧宏遠預備隊。

這一天蔡健早早來到了現場,因為夏忠入選了大名單。

經過這幾天的發酵,不少人注意到了夏忠。

京城國安當然不會放任夏忠去踢低級別比賽了,於是夏忠被提升到了預備隊。

和德國的足球氛圍真的是天差地別,現場幾乎沒有什麼觀眾。

就在幾個月前,柏林赫塔還在德甲的時候。

德國青年賽只要主場基本都有上百人,除非是去一些小球隊,現場觀眾才會只有幾十人。

而且當時杯賽決賽的時候,現場可是來了幾千觀眾。

這還僅僅是U19的青年賽,如果是柏林赫塔二隊。

現場的觀眾就更多了,每場比賽現場都至少上百人。

個別幾場比賽甚至達到了上千人,就比如說上賽季和萊比錫紅牛二隊的比賽。

現場竟然來了七千多人,蔡健當時知道也是嚇了一跳。(這是現實真實發生的。)

反觀華夏足球,京城國安可是華夏頂級聯賽的球隊。

而且在華夏也算是名氣很高的球隊了,但是預備隊現場竟然只來了這麼點人。

比賽很快即將開始了,雙方球員來到了球場。

看着京城國安的首發陣容,蔡健認出了好幾名球員。

比如說右邊後衛的姜淘,邊鋒毛建清,還有中場的李緹翔。

未來雖然不算球星,但是也算是有點小名。

其中李緹翔還沒有留長發,在蔡健前世他一度不喜歡李緹翔。

其實毛建清這種球員,不應該踢預備隊聯賽這種比賽。

他應該去踢一線隊的比賽,他明顯強於其他隊友。

這主要還是因為預備隊聯賽,更多被用於讓球員保持競技狀態。

比如說回國后的邵甲乙,這個賽季就踢過好幾場預備隊比賽。

而上個月引進的厄瓜多爾外援格隆,最近也踢了幾場預備隊比賽。

而他們倆之所以沒上場,是因為他們有傷在身。

所以這一場比賽,才以年輕球員為主的。

可能有些人並不知道,其實預備隊聯賽有的比賽是有外援的。

而最近在外界小有名氣的夏忠,這一場比賽竟然首發了。

主教練也是想知道,這名小將有什麼本事。

竟然可以吸引柏林赫塔的關注,而且試訓還通過了。

只是因為年紀太小了,這才回到了京城國安。

不僅僅是主教練,隊友們也對這個小將充滿了好奇。

比如說名氣最大的毛建清,他曾經也去歐洲試過訓。

曾經受到荷甲豪門費耶諾德的關注,可惜最終沒有留下來。

毛建清的起點還是挺高的,可惜他始終沒有起來。

其中很大原因就是他的脾氣和職業態度,否則他的未來可能會更光明。

在場邊的蔡健看的很清楚,這一場比賽夏忠的位置是前腰。

主教練可能也是希望,看一看他在進攻端的天賦。

夏忠雖然年紀還小,但是他這一場比賽非常活躍。

遼寧宏遠發起了進攻,壓到了京城國安的禁區外。

但是想要傳向禁區里,但是被中後衛張涌海頂了出來。

足球頂給了李緹翔,李緹翔拿球后想要往對方半場跑去。

這個時候他右側的夏忠,一邊喊著一邊雙手指着地。

示意李緹翔將足球傳給他,夏忠和魯雲龍性格不同。

夏忠更加外向一些,所以他非常積極的要球。

而此時有球員沖向了李緹翔,於是他順勢將足球分給了夏忠。

夏忠拿到足球后,準備加速往前衝刺。

但是之前沖向李緹翔的球員,朝着夏忠沖了過來。

他是從夏忠的左前方衝過來的,夏忠非常的冷靜。

只見他右腳朝着足球一扣,將足球往自己的左側扣去。

同時往左稍微變向,而這一下直接躲開了斜跑過來的球員。

但是很快又有一名球員補防過來,他可不想讓京城國安打起反擊。

夏忠右腳朝着足球一點,足球直接越過了球員。

然後夏忠加速,人球分過又過掉了一人。

此時隊友們全都往前全力飛奔著,夏忠見狀左腳朝着足球大力一踢。

將足球塞給了右路王浩,因為他看到王浩的位置不錯。

夏忠的這幾個處理,展現了大將之風。

全程顯得雲淡風輕,但是就是可以擺脫防守。

這讓主教練大吃一驚,連隊友們也嚇了一跳。

他們沒有想到,這個16歲的小孩竟然這麼強。

可惜這一次反擊沒有打成,因為頂在最前面的前鋒孟陽太一般了。

他的年紀也不算大,現在只有22歲。

但是足足比夏忠大6歲,可是雙方的實力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

很快京城國安又一次發起了進攻,足球來到了夏忠的腳下。

突然他注意到了,位置還不錯的孟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