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車津今天在拍賣會上看到有個人跟你一模一樣。」

程苒詫異的指著自己:「跟我一樣丑嗎?」

封墨燁眼眸閃過一瞬間的尷尬,這……這讓他怎麼回答,其實她也不醜,只是看上去脫離不了鄉下的那種俗氣,不過打扮打扮應該也是看的過去。

他捂著嘴輕咳一聲:「其實,你也不是很醜,別總把丑字掛在嘴邊。」

小姑娘應該給自己樹立點信心。

「可是我的確很醜呀,你看我皮膚好黑,臉上還有雀斑,要不是那兒服裝店的人幫我搭配衣服,我覺得一進公司可能就會被人嘲笑。」

程苒百般嫌棄自己,還相當配合的撅了噘嘴,一副連自己都看不下去的樣子。

封墨燁被她一句話說的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煩躁的揉了揉眉心。

「你自己去忙吧,我還要去書房開個會。」

「好,那我去房間看會兒電視吃個串,你忙完叫我,然後我給你弄葯。」

程苒說完,開心的回了房間關上門。

封墨燁看著她的背影,目光意味深長,拍賣會上的女的,真的不是她嗎?

他進了書房,車津將要開會的文件拿進來。

「你去查了嗎」

「封總,已經查了,下班之後,太太去了一趟美食街排隊買炸串,還在旁邊的奶茶店喝了兩杯奶茶。」

封墨燁蹙眉:「真是我們搞錯了?」

車津剛開始看到那個背影,也很確定就是程苒,可是後面想了想,兩個人除了背影一樣,渾身上下幾乎沒有一個相同點。

「或許真是我們搞錯了,要是太太真那麼有錢,還何必嫁到封家來。」

這會兒他的會議時間已經到了,封墨燁收斂心神。

「先開會吧。」

門口的程苒聽到他們結束了這個話題,這才偷笑著回了房間,幸虧她機智,早早的就讓賀川去安排好了一切。

不然到時候封墨燁真要查出端倪,還不把她祖宗十八代全都調查個清楚,就是可惜,今天那麼上好的玉鐲都沒有拍下,不過封墨燁拍那個玉鐲到底是給誰的?

該不會真在外面和哪個小姑娘怎麼著了吧。

送給別的小姑娘還不如讓她拿下,換個其他的也行啊,但她也不能當著封墨燁的面提這個鐲子的事兒。

她一籌莫展,那也就只能忍痛割愛了。

等吃完炸串,看了會兒電視劇,封墨燁推開門進來,程苒把桌子上的東西收拾了一下起身。

「你忙完了,那我現在去準備一下。」

「嗯。」封墨燁情緒很淡然,程苒只當他累了,去準備好葯跟針后,又去浴室里給他放洗澡水,放入她配好的草藥,這些東西對他腿疾恢復都有很大的作用。

出來后,她走到封墨燁身後。

「我先把你推進去洗。」

「你幫我洗嗎?」 天帝衛在攻擊,刺死了一個個鮮卑人。

葉天當然也是不會閑著,直接同樣沖了上去。

手中的弒神槍黑光閃動,如同死神一般奪取了一個又是一個鮮卑人的性命!

「不好,漢狗殺來了!」

看見天帝衛和白馬義從殺來,所有的鮮卑人們,都是大驚失色。

他們剛剛去塞內之地好好劫掠了不少漢人的糧食,財寶,女子,沒想到這麼快,漢人便是殺來了。

而且其中一支,都是全部騎著白馬,沒有一絲雜色的模樣。

他們當然認得這一支騎兵是什麼,正是素來聞名於北疆,讓所有異族聞風喪膽的白馬義從了。

在公孫瓚率領之下,白馬義從曾經多年來守護了無數的邊地百姓。

而公孫瓚,也是因此而得了白馬將軍的名號。

當他們看到天帝衛和白馬義從殺來,都是大驚失色,知道是硬茬子來了。

立刻怒吼開始組織起來了鮮卑人抵擋。

頓時無數的鮮卑騎兵,都是持著武器,長矛,騎上戰馬沖了上去,過來迎戰。

號角之聲中,迅速無數鮮卑騎兵們組織了起來,同樣是如同潮水一般迎接了上去。

當然了,比起來最為精銳的兩大特殊兵種,天帝衛和白馬義從而言的話。

這一些鮮卑騎兵們,顯然是差遠了。

他們的身上,大部分都是披著的乃是輕甲,手上的武器也都是破破爛爛的。

對付一般的漢廷的郡國兵足夠,對付天帝衛和白馬義從這樣頂級精銳就不行了。

轟!

如雷的馬蹄之聲中,大地震動不已。

兩撥騎兵剛剛撞在了一起。

頓時無數的鮮卑騎兵,已然是被撞翻在了地面之上。

他們的衝擊力,根本就不是天帝衛和白馬義從。

同為輕騎兵的白馬義從他們都是撞不過,更不要說渾身重鎧,就連戰馬之上都是重鎧的天帝衛了。

天帝衛藉助著衝鋒之勢,長槊亂舞,頓時無數鮮卑騎兵們的頭顱直接被砍殺,無數頭顱高高飛起!

在地面之上化作了一片片的血泊!

「隨我殺!天帝衛,為了主公而戰,為了榮耀而戰,為了守護幽州百姓而戰!」

金髮飄舞,英姿颯爽的貞德,此刻就衝鋒在了最前方的位置。

她的手中持著光明聖劍,散發著凜凜然的白光。

每當一次砍殺下去的時候,必定可以斬殺無數鮮卑騎兵們的性命!

雖然招式簡單,但是罡氣吞吐不定,彷彿無人可擋一般!

短短的時間之內,頓時有無數的鮮卑騎兵,死在了貞德的手下!

「大祝福術!」

貞德怒吼一聲,頓時一道白光從她的身軀上噴涌而出,形成了一道圓弧擴散到了所有天帝衛騎兵身體。

瞬間加持在了所有天帝衛騎兵的身上。

天帝衛騎兵們的肌肉開始了暴漲起來,渾身的氣勢,更是開始以驚人的速度開始了瘋狂飛速地提升了起來!

貞德當年得到了光明神的神賜,不僅僅戰鬥力驚人,本身也是天下最為頂級大牧師。

光是這一招大祝福術,便是可以至少讓所有天帝衛的騎兵們戰鬥力暴漲五成以上!

「光明斬!」

貞德的口中,又是爆發出來了一陣怒吼之聲。

隨後她將手中的光明聖劍高高舉起來了,又是狠狠劈落下去。

頓時數十丈的白色光劍一下子激射而出,又是朝著遠處的鮮卑騎兵狠狠斬落了下去。

不過瞬間,便是有無數的鮮卑騎兵的身軀直接碎裂成為了兩半,更是有無窮的鮮血從他們的身體之上噴濺落下。

在地面上形成了一灘灘巨大的血泊,更是讓空氣之中,都是瀰漫著一股極為血腥的氣味來。

這些鮮卑騎兵哪怕是天下最為頂級的特殊兵種,恐怕都是無法抵擋貞德的全力一擊的。

更不要說,他們根本就不是特殊兵種。

「啊!這群該死的惡魔。」

「這些漢狗,真是太可恨了!」

「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所有的鮮卑騎兵們的口中,都是開始不斷地開始了怒吼,發出無比恐懼的聲音。

雖然貞德現在渾身都是聖潔的白光,看上去彷彿是天使一般,但是無疑,在他們的眼中,便是如同是無比恐怖的惡魔一般。

隨後天帝衛沖入到了鮮卑騎兵的陣列之內。

長槍穿刺之下,頓時無數鮮卑騎兵的身軀都是被直接刺穿了開來,無數的鮮血,從鮮卑騎兵們身上流淌而出。

不斷有鮮卑騎兵慘叫著倒地。

在貞德帶領之下,原本就是恐怖的天帝衛更加是威力倍增了起來。

根本就不是鮮卑騎兵所能夠阻擋下來的。

很快,便是有無數的鮮卑騎兵如同螞蟻一般被生生碾碎,徒然在地面之上留下來了無數的鮮血。

在戰場的另外一處陣地之上。

此刻白馬義從,在趙雲的帶領之下,簡直就是大殺四方,根本就無人可擋。

白馬義從作為頂級的輕騎兵,極為善於騎射之道。

他們的手中挽著長弓,拉弓如同滿月一般。

如同暴雨一般的箭矢不斷激射之下,頓時無數鮮卑騎兵的鎧甲和盾牌根本就無法抵擋。

身軀紛紛被洞穿而過,在慘叫之下倒下,在地面之上留下來了無數的屍體。

而趙雲一身白袍,手持銀槍,更是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出現在了整片戰場最最前方的位置。

此刻的趙雲,無疑便是彷彿天人臨世,根本就無人可擋。

每當趙雲揮動長槍之時,便是有銀色罡氣從他的長槍之中噴涌而出。

頓時將數個鮮卑騎兵連人帶馬,一下子便是活活劈砍成為了兩半。

此刻殺入了鮮卑騎兵們的陣中,便是如同進入到了無人之境一般。

七進七出,無人可擋!

「銀龍破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