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桀沉吟道,而後看向葉瀟。

葉瀟微微點頭,雖說慕容慈和雷敖實力都很強悍,可一旦衝突爆發,留給旁人的機會也會暴露不少,趁著混亂之際,說不定真有可能搶奪得手。

「不過我倆真是動手了,必定會與他們交惡,日後麻煩肯定不小。」

吳桀嘿嘿笑道,他卻並不十分在乎,因為已經習慣如此。

「我不喜麻煩,但也不怕麻煩。為了雷髓源玉,或許不得不得罪這兩人了。」

葉瀟冷冷一笑,「因此嘛,一旦出手,必須有所收穫!」

「夜兄好膽識,好氣魄!」

吳桀大笑,「若真能成功,雷髓源玉夜兄可獨自收下……」

聞言,葉瀟看向吳桀,他知其另有要求。

「不過夜兄一定得答應我,日後必要和我切磋一場!」

「一言為定!」

隨即,吳桀便向葉瀟介紹起慕容慈和雷敖兩人的一些常用手段以及需提防警惕的方面。

時間很快地過去,嘈雜叫喊聲漸漸弱了下來,畢竟已經死傷了不少人,除去之前被雷電劈中的焦屍外,新鮮屍體的血液漸漸蔓延進地表的溝壑中,與閃爍的電光交融在一起。

九頭最強的雷隼此時也僅僅剩下了三頭,觀察到現在,葉瀟和吳桀兩人都蓄積起全部的力量隨時準備出動。

抱有此想法的可遠不止他倆,不少在之前的搶奪中沒能獲得雷髓源玉的傢伙也有了同樣的打算,這在無形之中給了剩下幾人很大的壓力。

「觀察過去,貌似還有另外三人將大部分的視線落在慕容慈和雷敖身上,一旦他們也糾纏進來,倒是有些難辦,還需隨機應變……」

葉瀟微微皺眉,不過這些人在之前的搶奪中必然消耗不少,甚至有人負傷而放棄了再次爭奪,那三人也應如此。

「只能再等等了,那三人一旦出手,勢必會徹底激怒慕容慈和雷敖,正好可讓他們繼續消耗下去,等到最後關頭再虎口奪食也不遲!」

葉瀟暗道,準備繼續等待下去。

「真是些煩人的傢伙啊,真當我們是好欺負的不成!」

雷敖語氣森然地說道,他也注意到了周圍投來的不懷好意的目光。

「若非我倆一直相互阻撓,可絕不會拖到現在。」

慕容慈微微一笑,體表泛著猩紅的血光。

「我倆畢竟也是老對頭了,這麼做不是很正常?」

雷敖反問,不過心裏漸漸急躁起來。

「這頭雷隼離潰散不遠了,那幾人定會忍不住動手,我想,到時候還需好好震懾他們一番!」

慕容慈冷笑道,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善茬。

「不長眼的東西,殺了也無妨!」

雷敖回應道,在此事上他們達成了一致的共識。

「那幾人均是出自幾大家族中,若殺了,必會引起其家族的震怒。你背後有雷家可以不在乎,我孤家寡人,還是無需做的太過火。」

慕容慈搖搖頭,他可不會傻到給自己招來無法承受的禍端。

葉瀟和吳桀兩人離的較遠,並未被他們發覺。

終於,那三人醞釀着時機已到,身形一晃,直奔兩人而去,也就在這時,葉瀟和吳桀開始了向前靠近。

「終於是忍不住了么!」

慕容慈雷敖冷笑起來,剛剛他倆只是稍露破綻,便將這三人引了出來。

「你們可是選錯了目標!」

慕容慈的一對眼瞳剎那間赤紅如血,掌中鮮紅的元氣翻滾,籠罩向撲上前的兩人。雷敖也是毫不留情,手上雷電交織,化作一隻巨大的虎掌,撕裂空氣,掠向前方。

兩人全力爆發出的攻擊威力如何或許只有這三人知曉,三人皆是無力倒退而回,難掩臉上的震驚之色,其中一人被慕容慈和雷敖的雙重攻勢波及到,更是大口地吐出鮮血。

「說好的,我對付兩人,你對付一人。」

慕容慈看向雷敖淡然道。

「我擔心你下手輕了!」

雷敖咧嘴一笑,轉而看向那三人,面色瞬間冷了下來,銀色的瞳孔中雷光碟旋。

「我想他們應當不敢再插手了,剩下的時間,該是你我二人一決勝負了。」

慕容慈說道,那頭雷隼已經唾手可得。

雷敖冷哼一聲,收回充斥着凶光的眼神,若是在平時,他肯定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

「什麼人?」

忽而,慕容慈一聲輕喝,只見眼角一點寒芒閃現,扭頭看去,只見到一桿白骨槍尖迅速逼近。

「又來一個找死的傢伙!」

慕容慈面色瞬間冷了下來,心中的怒意被徹底激發,剛欲出手,又見到一抹赤紅火光湧來,其目標不是自己,而是那頭奄奄一息的雷隼。

「膽子倒還不小!」

慕容慈冷喝一聲,就要將洶湧的火光攔下,然而那原本對準自己的骨槍寒芒忽然去向一轉,同樣朝着雷隼而去。葉瀟吳桀兩人根本不想和慕容慈纏鬥,第一目標便是雷隼。

兩人選擇的角度之刁鑽,讓慕容慈一時間分身乏術,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以至於旁邊的雷敖才剛把注意力從三人身上收回。

時機角度都把握的極為精準,若是直接能將雷隼搶到手自然最好,否則免不了直面慕容慈和雷敖兩人的怒火,到時候能否安然而退都是個問題。

千鈞一髮之際,身為開穴五層實力的慕容慈瞬間爆發出強悍的實力。

「鬼眼開,滴血目,影瞳身!」

一顆拳頭大小的眼球脫手而出,懸浮於慕容慈面前,一滴滴鮮血從眼球中墜落,在其下方凝聚出一道血色的虛幻人影,朝着涌動的火焰而去,而慕容慈自己則是飛速轉身將吳桀攔下。

葉瀟身形隱匿於火光中,望着那血色身影飄搖而至,一咬牙,元氣貫注於陰雷盤中,腰粗的雷霆光柱噴湧向前,蟒炎槍脫手而出,去勢不減,猙獰的蟒首在槍尖幻化,欲將雷隼一口吞下。

「又從哪裏冒出來的兩個不開眼的傢伙!」

直到這時,雷敖才姍姍來遲,開口便是一聲怒吼,渾身被雷光纏繞,朝着離雷隼最近的葉瀟飛撲過去。

聽得身後響起的雷霆炸裂聲,葉瀟面色一變,故技重施欲要以陰雷盤阻擋,卻見到雷敖毫不在乎地沖入雷霆光柱中,雙手化作虎掌將雷光撕裂,繼而探向葉瀟的腦袋。

「冰域,沙河,凝!」

葉瀟一聲低喝,星光沙河在寒漣冰域中穿梭,讓飆射而來的雷敖身軀一滯。

雷敖再度一聲怒吼,雙臂驟然間粗壯一圈,直接將其衣衫撐破,其皮下,銀色的光痕如雷蛇一般扭曲蠕動,爆發出令人生畏的氣勢。

「這才是此人的真正實力?怎會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葉瀟驚駭不已,寒漣冰域和星光沙河的雙重阻礙之力瞬間變得微弱不少,雷敖再度恢復為原來的速度。

「好可怕的傢伙!此人絕對有着開穴第五層的實力,竟然會隱藏到現在!」

葉瀟不得不驚嘆,之前見雷敖和慕容慈爭鬥,都未見其暴露出如此實力。

「不過,既然已經阻礙了其瞬息時間,我的目的已經達到……」

雖說接下來的情況勢必變得極為糟糕,可葉瀟還是稍稍鬆了一口氣,蟒炎槍已經被他握在手中,就在剛剛雷敖陷入冰域中,身軀僵滯的一剎那,火蟒已經將雷隼咬在了口中,雖說慕容慈幻化出的那道血色身影擺脫雷光瞬間臨近,火蟒口中三團狐火所化的金色雀已經沖入雷隼體內,將雷髓源玉搶奪而回,致使那血色人影搶到手的,只是一團漸漸渙散的雷電光團而已。

虎口奪食,千鈞一髮,危在旦夕,可好歹還是讓葉瀟僥倖得手。

「小子,我要生吞活剝了你!」

雷敖充斥着滔天怒火的聲音響起,怒不可遏,這頭白髮虎魔,終於是被激起了所有的怒氣。

這一幕,被不少人都看在眼裏,尤其是雷敖那一聲滔天怒火,幾乎將所有人目光吸引而來,此時尚還盤旋在空中的雷隼不足五指之數,至於之前那九頭含有雷髓源玉的雷隼,也已經一個不剩。

「有意思,竟然有人將點子打到滴血瞳和白髮虎魔身上,還真是膽大包天……」

私下裏的議論聲響起,不少人駐足觀戰,指指點點,這裏爆發出的聲勢最為浩大。

「這兩個突然衝出的傢伙,莫非傻了不成,誰不知道慕容慈的陰厲和雷敖的兇殘,虎口奪食,也不怕被生吞了!」

有人報以冷笑,認為葉瀟和吳桀只是被利益沖昏了頭腦,自找死路而已。

「我看不然!你看與慕容慈交手的那個傢伙,乃是狂徒吳桀,此人必然知曉慕容慈和雷敖是何等難纏,若無把握,應當不會如此。反倒是另一個傢伙,面容陌生的很,不知是何等來歷。」

有人提出了疑問,既然敢和雷敖交手,肯定也不是什麼泛泛之輩。

「吳桀那傢伙,竟然直接對上了慕容慈,不知該說其狂妄無腦,還是勇氣可嘉。」

沈鈞搖搖頭,他也僥倖奪到了九枚雷髓源玉其中之一,此刻望着不遠處四人的爭鬥,暗嘆不已。他曾和吳桀有過數面之緣,對於這個一見面就約定要和自己打上一架的傢伙,可是記憶尤深。

「不過雷敖那傢伙藏得可真夠深的,開穴五層的實力,之前竟然沒有一人察覺……」

沈鈞看着身邊的紅媚姑娘說道,雷敖這傢伙,曾經一段時間對紅媚姑娘念念不忘。

「以雷家的底蘊,他有這等實力也是可以理解。我想此事結束,你應當也該突破了。」

紅媚姑娘淡淡說道,對於雷敖並不在意。

「這小子還是一如既往的膽大包天,連其找的那傢伙,也同樣是野心不小。」

錦衣男子自然也看向了這邊,對此只好無奈地搖搖頭,他知道吳桀只能堅持一小會兒,到時還得自己出面調解,畢竟將雷髓源玉最終搶入手中的,是另一個傢伙啊。

「真不知道你最後該怎麼逃出去。」

錦衣男子看着葉瀟,感到有些好笑,隨即又將視線移向山頂。

「那些雷隼差不多都已經被解決了,那異寶,也是時候出世了吧……」《通天神婿》第504章韓博文,硬剛!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睜眼時天已經大亮,雷鳴聲滾滾,黑雲未散。

瓊熒打了個呵欠,揉著眼睛起身,還沒緩過神來,手就被某個小糰子抱住。

【大人!嗚嗚嗚嗚嗚零零還以為自己以後都看不到大人了呢!】

零零抱著她的手哀嚎,哭的格外凄慘。

失笑看它,瓊熒揉了揉小傢伙的腦袋以示安撫。

「嗯?」

誰欺負小東西了?

【您都不知道歧天仙尊他有多過分!】零零控訴。

【他竟然把零零和之前那個任務者關在一起嗚嗚嗚嗚……】

【零零差億點就被那個系統給吞噬了嗚嗚嗚嗚……】

【零零沒了沒關係,可是以後大人無聊時誰來陪大人說話啊!】零零暗戳戳給她上眼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