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緊不慢跟在兩個女孩子身後不遠處的森鷗外:「……」

從未經歷過廣播站尋人,頭一次體驗到表世界這種服務的港黑首領和人形異能力,同時陷入了謎一樣公開處刑般的羞恥感中。

——原本還想再讓愛麗絲套一些信息出來的森鷗外緊急改變計劃。

僅僅過了不到三分鐘,穿著白大褂的邋遢中年大叔就熱淚盈眶的衝進了廣播站,直撲和黑髮少女交談甚歡的金髮小蘿莉而去:「愛麗絲醬~~~」

「???」

接下來,第一次接觸到這種特殊人類的妖怪少女,迷茫的站在一旁,莫名其妙的看著黑髮白大褂大叔抱著面帶嫌棄的金髮小蘿莉哭的真情實感。

【……找到丟失的親人什麼的,確實應該很開心沒錯啦。】

【但是愛麗絲的氣息和這個人類大叔完全一樣欸?】

【唔…等等!】

【這不就是妖怪世界最常見的妖力分體嗎?就像日和的晴天娃娃、傀儡師的傀儡、煙煙羅姐姐的煙霧小鬼……明明可以很輕易就互相找到的說!】

【果然是惡屬性的人類!】

再次確認了這個人類不懷好意,日和又一次堅定了在他們找到神明大人之前就把這些壞傢伙解決掉的決心。

【『絕對要保護好神明大人』——這可是神使的職責!】

自早上結契之後,第一次履行神使義務的機會這麼快就到來,著實令自信滿滿的小姑娘超級開心!

不出所料,日和很快接到了愛麗絲想要用『一起去玩吧!』這樣的方式以表感謝的誘導。

從小時候起,就被婆婆和許多妖怪惡鬼教過人類的套路,又提前布置好了後手,信心max的妖怪少女眨眨眼,按照三尾狐姐姐的教導,臉上表現出了鮮明的猶豫:「但、但是……」

少女借著日光天然的溫暖感本色出演,愛麗絲沒有覺察到任何異樣,撒嬌似的晃著黑髮少女的手臂:「吶吶~一起去吧?大姐姐是和男朋友一起來的嗎?沒關係的哦,一會讓林太郎去解釋好啦~」

「走啦走啦~!」

金髮蘿莉歡快的拉著少女,看都不看身後的頹廢大叔一眼,愉快的向廣播站外跑去。

「唉?等等我啊,愛麗絲醬~」

眼看白大褂大叔緊追著兩個女孩子離開,廣播站里的工作人員面面相覷,艱難的把手從準備報警的電話上挪開。

……

一個人類兩個非人類,站在了人跡罕至的鬼屋前。

森鷗外臉僵住了:「……愛麗絲…醬?」

【為什麼會到這裡來?】

愛麗絲理都不理他,拿著鬼屋的套票,金髮蘿莉興奮的拽著黑髮少女就往陰森可怖的矮樓里沖:「大姐姐!我們一起走!」

日和在門口就已經感知到了魍魎鬼一家的氣息,悄悄放出一絲妖力,妖怪少女驚喜的發現,他們似乎還拉來了其他好幾位氣息也有些熟悉的惡鬼。

「是魍魎一家和天邪鬼們欸~」

小姑娘抱緊了晴天娃娃,悄悄咬住嘴唇克制住興奮的心情,順著金髮蘿莉的力道,乖乖跟著小姑娘踏入漆黑一片的鬼屋。

走在最後面,森鷗外眼神不經意的一動,滿意的看見四周黑蜥蜴小隊已經部署完畢,隨即步入黑暗中。

【中也君,動作太慢了。】

【因為自己的過失,沒有看好最重視的人,那麼被別人拿走了的話也要自己承擔起後果啊。】

……然而。

在走進鬼屋的瞬間,森鷗外的表情管理失控了。

「?!」

出現在港口黑手黨首領森先生面前的,是一片寂靜無聲、漆黑無光的幽暗森林。

計劃之外的情況出現的過於突兀,森鷗外面部僵硬的打開了鬼屋贈送的玩具手電筒。在迅速轉過身卻沒有找到剛剛踏入的鬼屋大門的時候,他無法抑制的開始了頭腦風暴——

【……精神系異能力者?】

【不可能,這種異能力太罕見了,計劃從未暴露過,而且根據情報,中也君也不可能會認識精神系異能力者。】

【……或者是那位日和桑?】

【唔,也不應當。】

【雖然她出現在橫濱之後從未公開使用過異能力,但根據情報來看,六月初擂缽街深夜的『太陽』應當就是這位日和桑異能力失控造成的。】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人會突然出現攪亂我的計劃?】

警惕的環顧四周,礙於不能徹底撕破臉,暫時無法召回愛麗絲的森鷗外竟然對於這次任務特意支開太宰治的事情感到一絲後悔。

——『人間失格』的異能力這時候可太實用了。

「嘻嘻嘻嘻~~~~」

就在他思考的十幾秒內,一陣幼童尖利的嬉笑聲伴隨著森冷的陰風,由遠及近從樹林深處而來!

「!!!」

一陣強烈的惡意撲面而來,森鷗外直覺不好。

能屈能伸的港口黑手黨首領先生當機立斷,關了手電筒倒退兩步,轉身就跑——

……

「非常感謝大家來幫日和!下次再來『晴雨』光顧的話,日和會贈送最新品的香露還有和果子作為謝禮的哦~」

小姑娘坐在鬼屋角落裡破破爛爛的髙椅上,抱著晴天娃娃開心的晃著腳。

對面的空房間里,穿著白大褂的中年頹廢大叔神色驚慌的繞著強一圈圈的瘋跑,扯著小風箏的天邪小鬼附在他身後不斷發出恐怖的怪笑;

而可愛的金髮蘿莉則坐在房間的正中心,和身邊的空氣有說有笑,彷彿根本沒有聽見任何異樣的響動一般。

【魍魎夫人真的很厲害欸……】

驚嘆的看著像是在發神經病一樣的人類大叔和他的異能力分/身,日和再次鄭重的感謝了魍魎夫人和魍魎先生的出手相助。

「舉手之勞而已。」

穿著復古的法式紫裙子,魍魎夫人用小扇子掩口一笑:「但是沒想到小日和竟然也到現世來生活了呢,真是意外的驚喜啊——對吧?阿娜塔?」

作為魍魎一族的族長,魍魎先生早在幾十年前就帶著族人們遷移到了現世,如今已是人類中的新興商賈大族。

聽到夫人的話,他溫柔一笑,抬手摸了摸膝上幼兒的發頂:「嗯,親愛的應該很高興吧,畢竟這下『晴雨』的香露也可以隨時買到了。」

搬到人類世界后,便不怎麼方便去妖怪世界採購的魍魎夫人點頭贊同道:「游商總是要價太貴,不過既然小日和也來現世了,以後倒是無須再煩惱這些。」

即使化作人形,魍魎身上也容易帶有強烈的混亂妖氣,因此妖怪世界商店街出售的香露,就成了他們掩蓋妖氣的最好方式。

魍魎夫人就格外的喜歡『晴雨』禮品屋的向日葵香。

這種出自日和坊少女之手的香露氣息溫暖,對於增加人類的信任和好感這方面來說十分有效。

因此,聽到日和準備用最新款的香露作為回禮,魍魎夫人很是開心。

妖怪少女和惡鬼們相聊甚歡。

等到對面房間傳來的腳步聲愈發沉重的時候,魍魎夫人忽然止住了話頭,她霍然抬頭看向被封條遮掩大半的窗外,面色凝重:「這是……神明的氣息?」

與警惕的魍魎一家不同。

在聽到魍魎夫人沉聲說出的話的那一刻,小姑娘蜜色的眸子,在一瞬間閃亮了起來——

※※※※※※※※※※※※※※※※※※※※

日和:!中也先生!!(驚喜)(順利驢到了神明大人的敵人)(乖巧等誇)

– 房山炸了!

以興王為首,當今天子的幾位嫡親皇叔,在入宮拜見嘉靖帝之後,立即前往錢莊貸款數十萬兩白銀,然後沒過幾天便攜王府幕僚、大半護衛離開了京城!

很顯然,作為皇室最親近的王室,興王等人毫不猶豫的背離了天下間的藩王,選擇堅定的站在了皇室一邊。

以秦王為首的眾藩王氣的發瘋,但是鳥用沒有。

大家雖然都是藩王,甚至都不用論什麼遠近,可那又如何?

要不是嘉靖帝召集眾藩王入京,這天底下的藩王估計這輩子都不會有照面的機會,親戚?宗室?同氣連枝?在絕對的利益面前,那他么就是個笑話。

說來說去,大家無非就是攤上一個祖宗罷了,除此之外還有啥?

說句不好聽的,就是你秦王死了,興王府該歌舞昇平還是歌舞昇平,難道還要興王為你個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致祭?

氣歸氣,跳腳歸跳腳,現實該認清還是得認清,反應過來的諸王立即打探消息。

興王承建天津衛船廠!

益王前往魯中承建濟南鐵廠!

衡王前往泰安承建馬刨泉鐵廠!

雍王前往武安承建武安鐵廠!

壽王前往四川……

汝王前往河南……

涇王前往湖北……

建鐵廠是要海量現銀的,於是幾位藩王,少的從錢莊貸款六十萬兩,多的如興王直接貸款一百五十萬兩!

除此之外,嘉靖帝還從通州大鐵廠調來六十名所謂的技術工,又從蒙古戰俘裏面抽調三千俘虜分給除興王外的六位親王作為免費勞工。

很顯然,天子更注重的還是天津衛船廠,撥給興王五十名船匠,這些船匠都是廣東、江浙一帶的沿海居民,有不少祖上都是船匠,當年三寶太監打造龍船巨舟的時候就曾經參與過,手藝自然也會傳給後世子孫,只可惜因為海禁,就算有在牛叉的本事,也是無用武之地罷了。

當初朱厚煒在湖州的時候,就派人去沿海尋找船匠,只要手藝好的一律招攬,然後扔在作坊區內研究打造戰船,如今終於有了派上用場的時候。

除了工匠,還有一千戰俘,除了戰俘,嘉靖帝還從天策軍撥給興王三百火槍兵!

一連串的舉動,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到嘉靖帝對於興建天津衛船廠,進而建立起一支強大水師的決心。

當然,朝堂上也免不了微詞,之所以有非議,一是因為海禁。

海禁乃是大明國策,更有片板不得下海的祖制,這是因為明初時候倭國海匪橫行,為了不讓沿海百姓勾結倭寇為禍沿海,更是為了杜絕海上走私,所以才會實行海禁政策。

然而事實上這條政策屁用沒有,反倒還起了反作用。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海當然得吃海,沿海百姓本身就靠着大海的收穫來養家餬口,海禁一開,生路都被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