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李子禮接過紙和筆,遂在紙上寫出古川大三個字,隨後將它旋轉180度給眾人看,笑笑:「你們看,這是什麼?」

「這…」

眾人看清楚紙上的字后,都驚了。 安德建在這個時候,也是真心想要勸林洛,但是林洛在聽到這句話時卻搖了搖頭,他開口說道。

「我知道你想說的什麼話,但是我已經決定要把這東西給買下來了,那麼這東西就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安德建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不由得嘴巴一撇,他知道這一次來,這裏的富豪是多如牛毛,頂尖富豪也有好幾位。

而林洛卻能在這裏說這樣的大話,實在是讓他感覺到驚訝,要知道這安德建其實也是知道的,有一些頂尖富豪買這天使之淚就是為了送給某個女人博對方一笑。

或者就是為了炒作,然後提高自己的商業價值,給自己的企業打廣告,但是無論怎麼說這東西其實都不是普通人能夠去觸摸到了。

特別是林洛這等級別的人物,他雖然可以通過自己內心的判斷,林洛絕對是一個有錢人,但是也絕對不是一個太有錢的人。

最起碼在以前的時候,他也是混跡於富豪圈的,但是從來都沒有聽過,還有林洛這麼一號人物。

所以他在這個時候,露出來了勸說的表情,那完全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他可以確定的事情就是那些二手商人是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出價的,因為這東西沒有升值的意義,但是真正的富豪卻很有可能會出價。

因為這東西確實非常的漂亮,最起碼在安不見這種見多識廣的人眼中看來,這東西都算得上是一個非常漂亮的東西。

所以除了價格這方面有着巨大的缺陷之外,其他方面完全無法挑剔,特別是在展示的階段。

這東西一拿出來就吸引了全場人的目光,那各種各樣的角度,彷彿都在映照着這一個水晶出世。

就是為了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所以在這時大家的眼光也有一些控制不住,紛紛向著那邊看了過去。

光是這一點就可以證明出來,這是一件多麼讓人驚訝的水晶,而且坐在這裏的人全部都是一些有錢的人。

光是他們都如此的驚訝,更加不用說在常人的面前,那情況只會更加的激烈。

「相信各位也已經看完了,接下來我們就要開始拍賣這一件天使之淚,這一件天使之淚是一件孤品。」

「也就是說在這件天使之內賣完之後,這個世界上將不可能再會出現第二件起拍價是五百萬,每次加價十萬,現在開始。」

不得不說,五百萬是一個很高貴的價格,但實際上這個天使之淚除了外觀價值之外,還有就是一定的社會價值。

要知道只要是這個圈子裏面的人物,就都知道這天使之淚價格有多高有多厲害,從而也可以側面看得出來。

天使之淚的人的身份有多高,所以在這個時候,自然就可以利用這東西來完成很多事情,比如說談項目或者是面見客人都可以,讓自己的臉面提高不少。

這樣一來價值可就大了。

不過這些都是虛的,在提出這個價格的時候,密碼就有人砍價,不到兩分鐘價格就已經逼近五千萬。

「五千萬第一次。」

。《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144章換一種方式償還 評分之後,進入試吃環節,因為雙方提供的菜品有限,便由工作人員控場,將菜品均分。

周遭不少吃播都在對着鏡頭,以華麗的辭彙講述兩道菜品的美味,但所有人在評價那份烤魚時,都不約而同地用上了「驚為天人」的形容詞。

首輪雖敗,但雙方的評分差距不到0.5,上善仍有機會。

在第二輪開始前,寧康再次離開會場,並在十分鐘后取回一罐水,那自然不是普通的水,而是他存放在魚塘倉庫內的靈水。

「第二輪的湯品,我們做佛跳牆!」寧康端著靈水,走到王艷紅身旁,信心十足地說道。

「現場的食材都是由裁判準備的,佛跳牆倒是能做,只是食材中沒有海鮮乾貨,這個楊忠江廚藝不弱,如果不用乾貨,做出來的佛跳牆恐怕沒辦法贏他……」王艷紅憂心忡忡道。

「哈哈哈!放心吧!有了這寶貝,你就等著贏吧!」寧康毫不在意地拍了拍手中的靈水。

隨着第二輪對決開始,雙方入場挑選食材,上善酒樓的楊忠江挑選了一筐牡丹蝦,準備做蝦滑絲瓜鮮湯,需要用到的食材不多,很快便開始着手烹飪了。

反觀玫瑰酒店這邊,在食材中來回奔走,忙得不亦樂乎。

這佛跳牆本身要採用十八種主料、十二種輔料,使之相互融合,還需魚翅、鮑魚、海參、花膠、乾貝、瑤柱、豬肚、蹄筋、香菇、鴿蛋、竹筍、火腿、雞、鴨等多種食材,但現場顯然不可能配備齊全。

一份完美的佛跳牆至少需要三十多種原材料,而現場只能找到十一二種,寧康倒也不懼,反正有靈水在手,將食材簡單處理后,直接擰乾食材中的水分,並浸泡於靈水之中。

半個小時后,王艷紅那邊已經準備好佐料和湯底,再將浸泡過靈水的食材取出,發現那些鮑魚、海參都明顯大了一兩圈,就像是乾貨泡開了!

「放心!我們贏定了!」寧康看着王艷紅小心翼翼地將燉鍋放到火上煨,霸道地將其攬入懷中,而後用挑釁的目光望向周圍所有人,此時的他就像是一人在對抗整個世界,宣告這個女人是他寧康的。

寧康的舉動出現在現場諸多吃播的直播畫面上,第一時間引起了巨大反響,網民對此褒貶不一,有酸的、有祝福的、有質疑炒作的,也有坐等打臉的,一時之間,寧康、王艷紅兩人成為話題中心……

席位上的趙風大概知道寧康又動了手腳,對於第二輪的結果並不看好,但此時叫停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要不……」趙風萌生一個罪惡的念想,但隨後還是搖了搖頭,壓下「用心箭打碎那盆佛跳牆」的想法。

「這一場對決的結果無論如何,玫瑰海鮮都不可能再對上善酒樓造成威脅,不如就這樣讓他們贏了,也能讓他們的酒店繼續經營下去。」趙風隨即起身離場,並將自己離開的消息發給了劉木子。

第二輪對決仍是以玫瑰海鮮酒店的滿分收尾,那一盆佛跳牆當場封神,王漁洋本就是精通此道料理的大師,但在吃過玫瑰海鮮的這一道佛跳牆后,竟是當場落淚,並宣佈自己今後都不會再做佛跳牆。

對手兩輪滿分,劉木子代表上善海鮮酒樓出面,認為沒有進行第三輪的必要,當場認輸,玫瑰海鮮大獲全勝。

話回趙風這邊,離開高峰后,他本想回學校上幾節課,但這時候接到了來自南宮離恨的消息,內容很簡單:南宮族地內的火災已經被警方以意外結案,不必擔心。

此外,南宮離恨表示那二十四個紅衣弓奴暫時存放在趙風那邊,等南宮家的事情平穩了,而她的紫陽天訣小有成就,再向趙風取回。

上次離開南宮族地時,趙風將二十五個弓奴都帶走了,若不帶走,必然會被警方發現。

「現在可以着手西門孤月的復活了……先天軀體已經找到,引魂借體的符籙可以用聖域商城內的回魂丹代替,那回魂丹五萬積分,我現在的積分可以拿下……至於一品紫靈石,也有了,只剩下生肉造血的丹藥,但我找到的軀體並非骨架,而是改造過的傀儡,說不定根本不需要丹藥。」趙風稍加思索,準備先找西門孤月試一試。

一品紫靈石,其實趙風也是意外得到的,就是奉弓靈台中的那幾塊紫色晶體,事後確定晶體總共14枚,經由仙讖確定,皆為一品紫靈石。

仙讖:靈石,修真之本,靈氣固化成礦,無法再生。

靈石是分品級的,且品質以靈石自身的顏色區分,從低到高分別為:白、綠、藍、紫、紅、銀、金。

因為靈氣與靈力是有直接的轉化關係的,一道靈力往往是由固定的靈氣體量構成的,所以在計算靈氣時,通常以「靈力」作為單位,即「一力靈氣」等於「一道靈力所能衍生的靈氣體量」。

以白靈石為例,一品白靈石蘊含,蘊含一力靈氣,二品白靈石則蘊含兩力靈氣。

而一品綠靈石則蘊含四力靈氣。

一品藍靈石,蘊含十六力靈氣。

一品紫靈石,蘊含六十四力靈氣,可以同理推斷同品上一級靈石為下一級靈石靈氣量的四倍,而靈石的品數理論上並無上限。

話回正題,趙風回到家中,發現羲和正在客廳看電視,兩人也沒交流,徑直回房。

一抬手,紫衣弓奴憑空顯現,房間內頓時瀰漫着一股薰衣草的芳香,趙風無暇分心,取出一塊一品紫靈石,以及一枚好似麥麗素的黑色藥丸,這便是價值五萬積分的回魂丹,趙風一下單,這回魂丹便直接出現在他手中。

「這聖域難不成也是外來的系統?」趙風看着手中的回魂丹,因為寧康的試煉系統,他現在看什麼無法理解的東西,都會覺得是系統。

「試煉系統之後再處理,先解決西門孤月!」

趙風心念一動,進入意識黑海,一眼望見右手邊的黑海上,有四枚黑白子以騰挪陣法困住了紅髮女子,他動身來到孤島。

「你會來,想必是我復生有望了……」

孤月看見來者,嘴角微挑,款款起身,那一身的妖嬈,魅惑依舊……

(想寫的其實還有很多,但的確沒什麼人看,所以,就刪減部分支線吧。) 再走了一陣,嗚咽聲變得更大了些,小勺這時候很是懷念尤三姐,要是她在這,鐵定早翻起了大白眼。

小勺撫了撫胳膊,氣沉丹田吼了一句,「別哭了!哭得太難聽了!」

果然,嗚咽聲停了。

終於不起雞皮疙瘩了,小勺心情變好了些,繼續在山谷里摸索著前行。

但沒走幾步,陰風大作,吹得小勺睜不開眼睛,地上的殘枝敗葉被風卷著掛了小勺滿頭滿身。

風停了,林子里突然多了六雙赤紅的鬼眼。

小勺眨一下眼,六雙鬼眼也眨一下。

小勺眨兩下,六雙鬼眼也眨兩下。

「啊!!!鬼啊!!!」小勺的這一嗓子生生把鬼眼們嚇了一跳。

小勺轉身狂奔,卻被腳下石頭絆倒,等她齜牙咧嘴地爬起來,六雙鬼眼已經靠了過來,把她包圍了。

「啊!!!鬼啊!!!」

「你不也是鬼嗎?」其中一雙鬼眼忍不住出聲反駁。

「說得也對哦。」小勺拍拍腦袋,既然大家都是鬼,那就沒什麼好怕的。

「我們哭得真的很難聽嗎?」另一雙鬼眼好奇得盯著小勺。

小勺重重地點了點頭,她可是有一群在花樓里當小倌的「姐妹們」,同樣都是男鬼,這哭聲差距簡直太大了。

那些小倌們哭起來帶著男子的一絲剛毅又兼具女性的柔美,哪像這些鬼眼,哭得像是被踩了脖子的鴨似的!

鬼眼們似是被打擊得不輕,那雙最紅的鬼眼忍不住又泫然欲泣,「難怪谷主近些時日連我們的面都不願見,嗚嗚嗚,我們實在是沒臉再待在谷內了!」

這話一出,其他鬼眼們迅速泛起了濕意,傷心欲絕。

「你們本來就沒臉啊。」小勺誠實得提醒道。

「要不是我們私自翻看了熾隱大人的畫像,谷主也不會把我們鬼眼挖出來,讓我們離了身子在外遊盪。」

「是呀是呀,也不知道谷主氣消沒。」

「哎,我可是聽說今天谷里來了位頂頂仙氣的俊男,谷主莫不是已忘了我們這群舊歡,只圍著那新歡轉了?」

嗚嗚嗚嗚嗚,說到了傷心處,六雙鬼眼再也憋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小勺…….

「等等,先別哭!你們說的谷主是……?」鬼眼們:嗚嗚嗚哇哇哇嗚嗚嗚

「那位頂頂仙氣的俊男在哪?」

鬼眼們:嗚嗚嗚哇哇哇嗚嗚嗚

沒有一雙鬼眼理會小勺,他們完全沉浸在被谷主拋棄的痛苦中,不可自拔。

再次氣沉丹田,小勺:「我有辦法!」

林子里不斷響起「我有辦法」的回聲,一圈一圈往外擴大。

六雙鬼眼們終於安靜了下來。

「你有什麼辦法?」

「你能幫我們重獲谷主寵愛嗎?」

小勺從袖口裡掏出小藥瓶和小冊子,拍著胸脯保證,「秘訣都在這了,你們得先帶我去找今日進谷的男子,找到之後秘訣就是你們的了。」

鬼眼們將信將疑,但架不住內心的復寵渴望,帶著小勺就往林子深處飄去。

不得不說,這六雙鬼眼單純得可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