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凝聚出七彩道運的人,往往葉被稱之為大氣運者。

想要成道,大智慧,大氣運,大毅力三者必占其一。

簡稱成道三要素。

……

…………

氣運蛻變成五彩之色,姜塵覺得自己突然變得不同了,靈台更為的清明,修行速度也加快了幾分。

但更多的,他就感覺不出來了。

氣運之道,玄之又玄,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感受出來的,需要長時間的去摸索,才能感覺到氣運增長帶來的變化。

「神族……沒了!」

神族的變故,自然瞞不過周圍勢力的感知,畢竟都在關注著神族,好隨時撲上去狠狠的咬上一口。

所以,神族氣運消亡的那一刻,很多勢力都看到了。

「神族被滅了?」

「誰幹的?」

「為何事先一點動靜都沒有?」

察覺到神族沒了之後,周圍的勢力先是震驚,隨即就是震怒,發出一道道憤怒的吼聲。

他們這邊還在商議如何瓜分神族呢,可沒想到,未等他們商議出一個結果,那邊神族已經沒了,被人給滅了,一點殘渣都沒給他們留下。

到手的鴨子飛了,他們豈能不怒?

「走,去神族看看!」

雖未交流,但周圍勢力的高手們卻在同時做出了相同的決定,前往神族所在一窺究竟。

來的神族疆域之後,眾人看到的還是一如既往的景色。若非神族氣運消失,僅看此地的情況,任誰也不會想到,偌大的神族,已經被人滅了。

「還有陣法遮掩?」

「那幕後之人做事,倒是還挺謹慎的。」

這種情況,眾人自然猜到,這是有人用陣法遮掩了此地的情況。

當即,就有人冷笑一聲,施展神通,幻化成一隻大手,要將欺天大陣撕開。

但二十萬伏魔天兵聯手,所爆發出的力量已經不遜色於先天道君了。那人的神通打出,非但沒有破開欺天大陣,反而被陣法之力震開,連退了幾大步。

「該死!」

當著眾人的面丟了這麼大人,那人直接漲紅了臉,羞得恨不得找地方把自己埋起來。

不過,很快就有他的同伴出言,替他化解了尷尬:「諸位,這陣法怕是非同小可,僅憑一人之力,難以破開,不知道我等聯手,如何?」

此人聲音一落,立即就有人附和道:「是極!是極!神族乃是我等的鄰居,如今為人所滅,我等自然要為他討個說法,要個交代,以告慰神族諸位同道的在天之靈。」

窺一隅而知全身,欺天陣法的威力,已經讓眾人意識到,那幕後之人怕是不好惹。但讓他們就此放棄神族的利益,那也不可能。

所以,眾人決定聯手。

他們這些勢力,背後都有先天道尊坐鎮,若是聯手,只要對方不是准聖級別的大人物,他們便無懼。

「起!」

心中有了決定,眾人不再猶豫,各自施展神通,一併朝欺天大陣轟去。

欺天大陣終究不是主攻殺伐的陣法,而是輔助類的陣法,如何能是這些人的對手?在眾人的攻擊下,欺天大陣很輕易的就被撕裂了。

然後,二十萬身穿天河戰甲,手持天河戰矛的伏魔天兵,就那麼突兀的出現在眾人眼前。

「嘶……」

「這些士卒看起來好像是天兵,這麼多的天兵,為何會出現在神族?難不成,是天庭動手剷除的神族?」

「還有,他們身上的盔甲,竟然全是用星河神鐵打造而成,還有那戰矛,看那上面金色的大日神紋,應該是煉製的時候加入了太陽神金。」

「如此精良的裝備,這些天兵,難不成就是傳說中的天兵精銳中的精銳,直屬於玉帝管轄的天庭禁衛?」

氣勢洶洶的眾人,待看到伏魔天兵身上的裝備后,一時間竟然被唬住了,遲疑著不敢上前。

ps:雪中要播出了,竟然在央視8套。只能說牛逼。

7017k 「我說的話,你是沒聽到嗎?」陸景延俊美的臉上笑容不減,但眸底的冷意並未消減半分。

他那幽暗狠厲的目光,刺得馮驥下意識低頭,「可是四哥,彥雲跟我們這麼多年的情誼,難道比不過你才認識的那個女人?」

「馮驥,她是跟你有多年的情誼,跟我們可沒關係。」薛霆沒好氣地糾正道。

他們可是在不同的大院里。

就算他們跟白彥雲有些交集,那也是因為白彥鵬的關係。

再者說,他們也只是點頭之交而已。

什麼時候,有了那什麼多年的情誼?

「馮驥,你口中的那個女人,她是我未來的妻子,是陸家的少夫人,誰要是再詆毀她一句,就是跟我陸景延為敵。」

陸景延褪去了溫雅,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刃,渾身縈繞著戾氣。

馮驥張了張嘴,還想說什麼。

卻被陸景延冰冷的眼神,嚇得臉色一變,聲音低若蚊蠅道:

「四哥,我明白了。」

陸景延眼瞼微垂,神情莫測地擺了擺手。

馮驥這才不甘心地退了出去。

等到他離開,陸景延拿起手邊的電話撥了出去。

電話被接通,他便沉聲道:

「派人盯著馮驥,他接觸過的任何人都要告訴我。」

「是。」電話那頭的人鄭重應聲。

陸景延掛了電話,唇線緊抿成了一條線,對著留下來的鄧子玉跟薛霆說:

「你們來幹什麼?」

薛霆哭笑不得,「不是,我說四哥,有你這麼過河拆橋的嗎,剛才我可是為四嫂說了不少話的。」

陸景延淡定無比地斜瞥向他,「要不是剛才你們說的那些話,我早就把你們趕出去了。不知道這裡是特別部門嗎,閑雜人等是不許進來的。」

鄧子玉扯起唇角,無聲地笑了開,「四哥,您這是嫌我們耽誤您做事了吧?」

陸景延不置可否地翻動著手裡的文件,「我已經給秘書處下了命令,要在兩天之內把三天的任務完成,沒事的話,就滾吧。」

薛霆眼珠子一轉跟鄧子玉對視了一眼。

他急忙上前來,靠在陸景延的桌面上,笑嘻嘻地問:

「四哥,你這是打算回川城去。這麼趕的時間……應該是跟四嫂有關吧?」

「阿瓷的生日。」提起葉瓷,陸景延的語氣溫和。

薛霆猛地一拍腦門,「我倒是忘了這麼這回事……」

他想起了前些時候查到的有關川城基地的事情,臉上打趣的笑一點點散了開。

薛霆帶著擔憂問:

「四哥,只怕那些不知道內情的人會好心做壞事吧。」

「所以,她需要我。」陸景延翻看文件的動作不停,冷冷一叱,「滾去給我把東西準備好。」

薛霆忙敬了個禮,「您就放心好了。」

他拉起一頭霧水的鄧子玉,疾步走出了陸景延的辦公室。

辦公室內,立刻沉寂了下去,只有陸景延不停翻動文件以及做批註的落筆聲。

燈光將他的睫毛拉得老長,投注在他的臉上,給他增添了一些神秘與冷肅。

與此同時,被迫上了賊船的鄧子玉,坐在薛霆的副駕駛位上,無奈道:

「你到底在跟四哥說了些什麼,為什麼要把我拉出來啊。我新研製的葯已經進入了臨床試驗,這試驗結果,我還沒彙報呢。」

薛霆白了他一眼,「你那報告,四哥會看的,他又不是你。」

「我叫你來,是讓你跟我去幫四哥準備東西。他做完手頭的工作就會趕往川城,我也挺擔心阿瓷……四嫂的。」

薛霆及時止住了話頭,對勾起了好奇心的鄧子玉說:

「你別問,問了,我也不會說。」

「這件事是四嫂的隱私,要不是我陰差陽錯地拿到了那份資料,大概我也不會知道。」

「四哥要是知道我把四嫂的事情告訴你的話,我跟你都會……」薛霆做了個割喉的動作。

想到陸景延對葉瓷的在意程度,饒是鄧子玉再淡定,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他連連擺手,「算了,我不想知道了,我們還是快點去做準備吧。」

薛霆贊同地點了點頭,將油門踩到了極限。

車疾馳在路上,揚起了陣陣塵土……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小賤,放棄召喚軍團化解楚軍之危,神秘紅包暫時放棄開啟!」

楚非梵堅定的聲音響起,在他心中以岳飛,獨孤伐,周瑜三人的本領,一定可以化險為夷,想辦法自己化解眼前的危局。

「滴,宿主放棄開啟兵團召喚卡,特殊人才召喚卡,系統已將召喚卡放入儲物欄中,宿主可隨時使用!」

小賤的聲音消散在楚非梵耳畔,他雙眸直視遠方官道,臉色古井無波,淡然自若的聲音響起。

「子龍,雄信,出發吧!」

眾人聞聲紛紛將手中水袋挎在馬背上,飛身躍上馬背,催馬跟跟在楚非梵身後,一行人在此飛馳在官道上。

………….

「噠噠噠!」

隆隆馬蹄聲響起,廣袤的草原上大越國士兵瘋狂的追趕着楚軍,岳飛,獨孤伐,周瑜三人皆是面帶怒色,敵軍勢大,人數是他們兩倍以上,若非如此他們豈能如此狼狽。

早已經調轉馬頭,提槍縱馬和他們激戰在一起。

「岳將軍,獨孤將軍,眼下敵軍緊追不捨,公瑾有一計不知可不可行!」

「公瑾有何妙計,但說無妨!」

「敵軍勢大,就算拚死一戰勝算也不會太大,但敵軍將領只是區區數人,以我三人之能將其擊敗絕非難事,所以現在大軍兵分三路而去,將敵軍分散開尋找合適的契機將他們各個擊破。」

「分而食之?」

「死馬當活馬醫,只要敵軍兵分三路而行,有機會本將軍一定要干他一下,如此下去簡直太憋屈了!」

獨孤伐臉色鐵青,緊握手中烈焰杜龍強,聲音怒不可遏的說道。

「好,我去將右翼王引開,他現在目標一定是我,剩下的大軍定會兵分兩路去追擊你們,若是可以突圍出去,黃昏時分右翼王領地外的古樹下相會。」

說罷。

岳飛高舉手中瀝泉槍,雄渾有力的聲音響起:「輕騎兵軍團眾將士跟緊本將軍,我們引開右翼王麾下士兵,要找一合適的地方將他們收拾了。」

旋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