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咚!

慕白手指輕輕敲擊桌子,眼中閃過思索之色。

「在血腥樓出現過……」

片刻后,他回過神,看着王風輕輕一笑。

「你提供的消息很重要,行了,回去好好養傷吧!」

王風告辭離開,徐風親自送出城主府。

「徐兄,你知道那個李元是什麼來歷嗎?」

他開口詢問,想了解了解李元的背景,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李元?你跟他有恩怨?」

徐風反問,但沒等王風回答,便接着說了下去。

「李元是大河城李家的公子之一,擁有角逐少主之位的資格。」

「這個李家是個大家族,先天境高手都不止一位,他們擅長馴獸……」

王風聽到先天兩個字,難忍好奇的將他打斷。

「先天是什麼境界?」

徐風微愣,而後哈哈一笑。

「王兄,這青木城實在太偏了,也沒有什麼厲害的人物,連一些基礎性的東西都了解不到,有機會你定要去外面看看!」

「修鍊的境界,從築體開始,之後淬骨,換血,凝氣,開竅,開竅之後就是先天!」

「先天境的存在,在整個大燕,都算得上是高手了,是無論走到哪裏,都會被禮遇的人物。」

王風眉頭輕挑,想到了慕白。

「慕白前輩是什麼境界?」

既然開竅之後就是先天,那在王風想來,對方絕不會僅僅只是先天的。

畢竟,昨天爆發實力的驚人場景,可還歷歷在目。

「就知道你會問,我師尊啊,那可是先天之上的存在,殺先天就如同宰雞屠鴨般簡單,他……」

「徐風,這麼閑嗎?過來!」

徐風正說着,忽然被打斷。

他一個激靈,聽出了那是慕白的聲音。

「是!」

徐風立即應聲,朝王風聳了聳肩,馬上就跑了回去。

「殺先天如宰雞屠鴨?」

王風看着他的背影,低喃著。

前面說先天境存在,在整個大燕都算得上是高手,走到哪裏都會被禮遇,可當說到慕白時,先天境卻似乎連襯托都不配。

可見差距。

「真強啊!」

王風再次想起了昨天,慕白召喚出漫天劍意,短時間屠滅城中所有凶獸的場景。

難忍羨慕。

『不過,對慕白這樣的強者來說,先天境雖然算不得什麼,但我實力低微,卻不能大意!』

他心中升起了警惕。

他可已經做好了打算,一旦傷勢痊癒,就準備要去大河城的。

『不出來了嗎?』

王風站在外面等了一會,沒有等到李元出來,這才轉身離開。

梁子既然已經結下,能殺掉的話,自然就應該殺掉。

可惜,不知道對方是怕了,還是有事情被慕白留住,並沒有出來。

他緩步走在街道上,周旁許許多多的人都在忙碌。

有的在揮灑某種藥粉,幫忙清理血跡,還有的依然在尋找著屍體。

凶獸的直接就被拖走了,至於人類的,能夠辨認的就放在街道兩旁,等著人認領。

做事的都沉默著,很少有人開口,街上最多的聲音就是哭聲,氣氛很沉重。

。 褚臨沉渾身的氣息陡然一變,顧不上還拉著秦舒的手,轉身便往外走。

秦舒意識到不對,忙問:「褚臨沉,怎麼回事?是不是巍巍出事了?」

「可能。」

褚臨沉薄唇里吐出兩個字,頃刻間已經走了出來,冷聲吩咐剛剛把車停好的衛何:「宋梅帶著巍巍不見了,馬上全城搜查兩人的消息!」

衛何乍一聽到這個消息,臉上驚詫一閃而過,然後快速反應過來,「是褚少,我馬上去辦!」

「還有,把宋梅的資料再給我仔細查一查!」褚臨沉眼中透出一抹寒芒。

秦舒沒想到自己一回來,巍巍卻被帶走了。她之前跟宋梅相處過,覺得對方也不像壞人,可是她會把巍巍帶到哪兒去呢?

她心神不寧地想著,沒留意到身旁的男人身體晃了晃。

反而是還未離開的衛何,立即擔憂地道:「褚少!您沒事吧?」

秦舒這才轉過注意力,下意識地看了褚臨沉一眼,發現他臉色不太好看。

原本他是抓著她手的,此刻秦舒只輕鬆一扯,就從他手中掙扎出來。

一秒記住https://m.net

她反手一捏,剛好掐住了他的脈搏。

「怎麼虛成這樣?」她下意識地說道。

聞言,衛何皺眉,快速道:「一定是這兩天又忙公司的事,又擔憂秦小姐您的安危,褚少一直沒有好好休息過。昨晚得知您可能被渦流捲入海底,他在船上站了一夜沒合眼,天一亮就立即下海去救您了。」

秦舒心頭一動,有些意外地看向褚臨沉。

衛何繼續說道:「褚少,您渾身濕透了,還是趕緊把衣服換下來。」

「多嘴!趕緊去辦我剛交代的事!」

褚臨沉低喝了一句,顯然並不想展露自己虛弱的一面,推開秦舒的手,綳直了身體。

衛何也不好再說什麼,只是朝秦舒投去請求的目光,「秦小姐,褚少就勞煩您多照看了。」

說完,不等秦舒說話,便毫不遲疑地轉身而去。

秦舒:「……」

就算她再討厭褚臨沉,現在需要這個男人讓人去找巍巍,她還是儘可能保證一下他的健康吧?

思及此,秦舒轉身對褚臨沉說道:「我們先去換衣服,我待會兒找點驅寒除濕的葯給你。」

褚臨沉眼裡露出一絲意外之喜,唇角還不及抿起,秦舒便冷冷提醒道:「我不是對你好,只是擔心沒人去找巍巍!」

說完,率先往裡走。

秦舒很快換好了一套衣服,去樓下給褚臨沉拿葯。

等她把葯都泡好了,還不見褚臨沉下樓。

又等了一兩分鐘,那男人還沒有下來。

她終於懶得等,上樓,敲響了他的房間門。

「褚臨沉,下樓喝葯了。」

門內,沒有動靜。

秦舒狐疑地皺了皺,卻很快意識到什麼,面色微變,不由分說地打開了房門。

屋子裡沒有人。

她轉而快步走向衣帽間。

衣帽間的地毯上,男人無意識地昏倒在地,赤著上身,下身只穿了一條長褲,拉鏈還沒拉好,隱約露出底褲。

秦舒皺了皺眉,轉身想下去喊保鏢,卻反應過來那些保鏢都在大門外面,隔著院子,遠得很。 衛何解釋道:「他背後是韓氏集團,在醫療領域一直是我們褚氏的強力競爭對手,另外……」

衛何頓了頓,說道:「您直升機的事,我查到似乎與他有關。」

褚臨沉眸光一厲,「那我真得會會他了。」

上了車。

他突然問道:「藝琳那邊怎麼樣?」

衛何表情有一瞬的糾結,「他們,挺好的。只是……」

褚臨沉不滿,「有話就說。」

「我查看了下您給她的那張卡,動賬挺大的……」

褚臨沉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想說什麼,冷冷道:「我答應過要娶她,卻沒有立即兌現,現在又是這樣的局面。錢隨便她怎麼花,只要開心就好,就當是我對她的補償。」

衛何覺得這樣……不太好。

但這種事,他也沒資格發表意見,又不是花他的錢。

一秒記住https://m.net

只是這麼一比較,他怎麼覺得褚少看上的女人……還沒秦舒靠譜。

褚臨沉手機鈴聲響起來。

他垂眸瞥了眼,備註為「雷子」。

接起,不等他開口,那邊傳來炮轟似的聲音:「沉哥你不厚道!我們沒有你這樣的兄弟了!友誼的巨輪沉沒了!」

褚臨沉擰著眉頭將手機拿遠了些,按了免提,聲音幽冷:「好好說話。」

席雷咳嗽一聲,「你結婚不打聲招呼,也不把嫂子帶出來給我們認識!」

「忙。」他淡漠地吐出一個字。

被對方否決,「借口!喜酒沒得喝,我們兄弟幾個開趴給你們道賀,總可以吧?老地方,我雷子做東!」

褚臨沉呵了一聲,「等你們準備好足夠分量的見面禮,再說。」

「哇,你——」

不給那傢伙咆哮的機會,褚臨沉掛了電話。

把秦舒介紹給他們?好像沒這個必要。

只是個冒牌貨而已。

「褚少,到了。」

衛何將車停到旭風集團辦公樓下。

一身灰色西裝,戴金絲眼鏡的男人迎了上來,見褚臨沉從車上下來,笑道:「褚少,沒想到你竟這麼給我韓某人面子,請。」

在他的示意下,褚臨沉走在前面。

韓墨陽不著痕迹地打量他的步伐,沒看出異樣。

他跟上去,邊走邊說:「這次,我們請了十多位醫學領域頂級專家,打算以他們為導師,培養一批年輕優秀的研發團隊。為此,我們還籌備了一個醫學競賽,不知道褚少有沒有興趣成為比賽的主審官?」

褚臨沉側眸,嗓音淡淡:「不急。」

另一邊。

秦舒一回到別墅,便迫不及待打開了許老師給的資料。

看過之後,她眼神都亮了起來。

如果能夠參與到這個項目里,研髮結果還能拿去參加競賽。

百萬競賽大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