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所有二階段任務,獎勵一次穿越任務世界機會。(注,在此獎勵任務世界中死亡只會退出任務世界,不會有其他任何影響。)

穗乃宇現在已經呆了!

這突然冒出來的後續任務也太厲害了吧!這任務除了遊戲的任務有些難度,其他兩個任務幾乎都沒什麼難度。而且這個獎勵是真的豐厚。

首先是遊戲,任意一款遊戲的成品。也就是說自己甚至可以選擇英雄聯盟或者絕地求生這樣的前世超熱門的作品?亦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標誌性的遊戲?

而且還有括弧後面的優化版三個字,也就是說比前世的遊戲還要好玩!就只製作一款GALGAME就有這種好處!還有漫畫方面的任務,剛獎勵了《火影忍者》漫畫版,這就給自己來個這任務,等於說自己只需要把腦子裡的火影畫出去,就可以輕鬆完成,只有你說火影打不響名氣?那可能性真的太低了!

前兩個任務到還正常,製作遊戲和畫出漫畫,但這個動漫的任務居然不是製作動漫,而是只需要將配音配好就可以了,因為直接給了自己無配音版。也就是說自己拉來幾個這個世界的聲優配一下,不也是輕輕鬆鬆?《遊戲人生》可不是什麼不出名的動漫,就算在前世也是非常火爆的,再加上這部作品可是高智商的神作級別的,打響名氣不也是隨隨便便?

而且這個動漫的獎勵又是《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可愛》的無配音版,很明顯,自己感覺下一個任務又是讓自己完善《俺妹》的配音。

而且系統這什麼意思?將自己貼上妹控的標籤?《遊戲人生》和《俺妹》那可都是有名的妹控動畫,《遊戲人生》程度還輕一點,但《俺妹》可就完全不一樣了,看名字就知道這什麼動漫了!

雖說自己確實是個妹控,這個穗乃宇自己不否認,但不代表要在全世界面前亮出來啊!

而且三個任務都完成了,還獎勵自己一次任務世界的穿越機會,死亡還沒什麼影響,等於說是白去一次得獎勵。這獎勵也太變態了吧!

想到這裡,穗乃宇說實話懷疑起了系統的來歷,哪個系統有這個系統這麼明顯,明擺著就是給自己懷裡塞獎勵,系統到底有什麼企圖?

不過這麼多年了,也沒見系統露出什麼破綻,再加上自己也沒什麼可圖的啊,普普通通一個人,真的是要讓自己死,自己就得死。

穗乃宇也不會傻到問系統,這個問題系統肯定不會說的。穗乃宇也就懶得想了,反正能有今天都因為這個系統,如果自己成長對系統有好處的話,那也無所謂了。

想通了之後,穗乃宇也就查看起了背包,裡面正靜靜地放著《遊戲人生》的無配音版!而腦海里也自動多出了火影忍者的漫畫版。從第一話到結局!

美好的未來正在等著自己!

站在世界之巔!指日可待啊!

穗乃宇也是直接興奮了起來,高興了一會,穗乃宇也就考慮起了實施的方案,畢竟想的再怎麼美好,不行動也都是空的。

嗯,按穗乃宇看來先畫火影忍者絕對是最好的選擇,因為火影只靠自己一個人就可以完成,而有了火影,自己的名氣絕對會迅速爆炸,那麼也就有了接觸ACG行業其他人的機會,到時候製作遊戲和配音動漫找不到人的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

對,就這樣辦。

那麼就是先畫火影忍者!而且自己有畫技天賦高級,想來只要刻苦努力一番,那麼繪畫水平絕對可以迅速提高!不過問題來了,自己該怎麼學習畫畫?

是買一本書?還是找一個畫家學習?

一個瞬間,穗乃宇就PASS掉了第二個方案,自己現在哪去認識畫家啊,要說畫畫水平高的,自己目前就知道一個英梨梨,自己倒是認識英梨梨,但英梨梨不認識自己啊!就算退一萬步說,英梨梨同意叫自己畫畫,但英梨梨可是本子畫家,萬一教的自己忍不住把火影畫成了熱血搞基漫畫了咋辦。。

如此一來只能自學了,正好加入了美術部,到時候看一看其他部員的畫畫,雖說他們水平不行,不是那種出名的大畫家,但繪畫要練的基本功總是一樣的,而自己正好就需要基本功。因為火影漫畫版的風格已經定了,該怎麼畫,該畫什麼也不需要自己操心。

呦西,就這樣決定了~

穗乃宇很舒服的躺在了床上,今天的床怎麼睡得這麼舒服啊。

躺在床上穗乃宇已經腦補起了成為知名人士之後的各種粉絲見面會了,各種各樣的漂亮女粉絲啦,都來找自己簽名!

「高坂穗乃宇老師!我超級喜歡你的作品!求求你給我簽個名吧!就簽在歐.派這裡!」

對,就是這樣的女粉絲。

「哈哈哈哈哈~」

穗乃宇已經不自覺的笑出了聲。

砰砰砰!敲門聲傳來,高坂雪穗很疑惑的站在門外:「歐尼醬,你怎麼了?」

聽到妹妹雪穗的聲音,穗乃宇冷靜了下來,「沒什麼,有高興的事而已。雪穗,你快去睡覺吧。現在都快10點了。」

「哦,歐尼醬,你也要睡覺啊~」說完,雪穗就走回了房間。

哎,有如此乖巧的妹妹真是好啊。

。 巍巍懵了一下,眨著不解的眼睛,「媽咪?」

秦舒深吸了口氣,壓下心頭的澀意,抬手摸了摸他的腦袋,解釋道:「之前,媽咪答應過你爸爸,如果他能平安把你從壞人那裏救回來,我就把你的撫養權讓給他。」

「媽咪……不要巍巍了?」小傢伙眼裏露出驚惶的神色。

「媽咪不會不要你。」

秦舒趕緊地說道,「只是媽咪不能繼續留在這裏了,以後,媽咪會在看得到你的地方,一直關注着你,我們也可以隨時打電話聯繫。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會來看你。」

巍巍不明白,小臉上佈滿困惑,「可是今天爸爸跟衛叔叔聊天的時候,爸爸才說,明天還要跟媽咪求婚呢!媽咪,你可不可以不要走啊?」

他的話讓秦舒驟然一驚,表情頓時有些怪異,「褚臨沉他明天……跟我求婚?」

怎麼回事?

那個男人要幹什麼?不會真的想娶她吧!

等等,所以他昨天走之前特意再三提醒她今天過中秋節,其實就已經在盤算今天的事情了?

巍巍點了點頭,「是啊,爸爸親口說的。而且他還說,媽咪肯定會答應的……」

記住網址et

「我不會答應他!」秦舒下意識地說道,眉頭忍不住蹙起。

雖然之前褚臨沉對她有過許多曖昧的舉動,但她從來沒想過,他打算娶她。

畢竟,有的時候,曖昧和婚姻,是兩碼事。

巍巍被秦舒堅決的態度給怔住了,不解地說道:「媽咪,我們不是一家人嗎?你為什麼不答應跟爸爸在一起?」

「他……」

秦舒一想到褚臨沉便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因為媽咪從來沒有喜歡過他,要是嫁給他的話,不僅婚姻不幸福,就連媽咪想要去做的事和那些還沒實現的夢想,就都沒辦法繼續下去了。」

「怎麼會這樣?」小巍巍瞪大了眼睛,喃喃道:「媽咪從來沒喜歡過爸爸,那巍巍……又是怎麼來的呢?」

這個問題……

秦舒總不好直接告訴孩子,她是因為當初救了褚臨沉,被他強要了,還幸運中招了的吧?

那男人畢竟是孩子的爸爸,以後讓巍巍怎麼看他?

她輕嘆了口氣,只好避開這個話題,說道:「大人之間的感情很複雜,如果是和不喜歡的人結婚,一輩子都不會幸福的。」

說完,捧起小傢伙的臉,珍重地看着他,「寶貝,你要相信,媽咪並不是因為不愛你,才會選擇離開,媽咪也很捨不得離開你。只是既然答應了你爸爸要把你交給他,而且……媽咪覺得,你留在這裏,不管是生活、教育,甚至是安全問題,都更有保障。」

小巍巍搖了搖腦袋,抬起小手輕捏住秦舒的手指,糾結地說道:「這些我都不想要,只要能跟爸爸和媽咪在一起就好。可是……」

他頓了頓,咬着小嘴唇,半晌,才勉勉強強地說道:「如果跟爸爸在一起,會讓媽咪不快樂的話……那媽咪你就儘管離開好了!」

「媽咪以前跟巍巍說過,如果愛一個人,就要讓她快樂,而不是變成束縛……巍巍愛媽咪,希望媽咪可以幸福快樂!」

孩子軟糯的話語,滿是乖巧和體貼。

秦舒聽得眼眶發熱,險些當場落淚。

她的寶貝兒子……真是太好了!

這一刻,她甚至有種衝動,想要放棄離開的打算,嫁給褚臨沉,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

但這也只是一瞬間的想法,理智告訴她,這樣是絕對不行的。

她很清楚,褚臨沉的身份和權勢擺在那裏,自己和他是天壤之別。何況那個男人的性格霸道強勢,必定不會讓她按照自己的意願去過想要的生活!

她的人生,早已決定和醫學事業緊緊綁在一起,這輩子都不可能放棄的! 李新年猶豫了一會兒,說道:「正因為爭不過所以我不能跟趙源硬碰硬,我們打的實際上是一場心理仗。

在趙源看來,我要想中標,就必須把價格壓的足夠低,利潤足夠薄,所以,他為了爭一口氣很可能不賺錢也要拿到這個項目。

這樣一來,他就有可能出一個低於標底的報價,一旦判斷失誤,這個底價超出了標書規定的範疇,那他連參與競爭的機會都沒有了。」

歐陽玉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既然你敢跟趙源在標底附近玩心理戰,我就放心了,這說明你心裏應該已經有底了。」

然而,李新年沒有料到的是,就在他領取標書的第三天上午,鄭建江忽然打來了電話,說是泰源集團的董事長趙源要跟他見個面,並且就在中午休息的時間讓他趕到泰源大廈。

李新年馬上就意識到趙源的突然「召見」肯定和水電工程的招投標項目有關,顯然,鄭建江應該已經把情況向他彙報了。

想起上次鄭建江安排見面半途被拒以及在毛竹園拜壽的時候受到的冷遇,李新年心裏難免有點窩火。

他現在有了鄧萍這個「大財主」,雖不能說不把趙源放在眼裏,但也沒有必要低三下四上門求人了。

何況,當初趙源拒絕的可不僅僅是他,同樣也沒有給丈母娘一點面子,而趙源不給丈母娘面子,也就等於毛竹園不給丈母娘面子,既然這樣,自己又何必熱臉貼冷屁股呢。

「老鄭,真不巧,我今天有點事還真走不開。」李新年帶着一種報復的快感說道。

鄭建江楞了一下,狐疑道:「你沒毛病吧,不是我要見你,而是趙總要見你,前一陣你不是哭着喊著讓我想辦法安排你們見面嗎?

現在趙總主動提出跟你見個面,你怎麼還擺起譜了?除非你家裏着火了,再沒有比跟趙總見面更重要的事情。」

李新年淡淡一笑,道:「老鄭,此一時彼一時,既然高攀不上咱們也只能死心了,你告訴趙源,他是個大忙人,我就不去打攪他了。」

鄭建江吸了一口涼氣,李新年前後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把他搞的有點悶逼,遲疑了一下說道:「老旦,且不說你還沒有拿到水電工程的項目,就算已經到手也不應該這麼氣粗吧?你這是在跟誰賭氣呢。」

李新年想起丈母娘那盆名貴的蘭花,以及那天跪在地上給潘鳳磕頭的情形,冷冷說道:「老鄭,你不過就是替趙源傳句話,我怎麼說,你就怎麼回復他好了。

你們泰源集團確實牛逼,怎麼你也跟我牛逼起來了,咱們一個窩裏出來的鳥,難道還不知道誰幾斤幾兩?」

鄭建江好像確實被李新年一頓無名之火給燒懵了,楞了一下,說道:「我艹,感情這是跟我在慪氣呢。」

李新年哼了一聲道:「跟你小子八竿子也打不著。」

說完,掛斷了電話,把手機扔在桌子上,嘴裏呼哧呼哧直喘,那樣子就像是剛剛結束了一場拔河比賽似的。

不過,嘴上是痛快了,可仔細想想卻又忍不住有點後悔,心想,也許不該這麼薄趙源的面子,不管怎麼樣,去聽聽他說些什麼又不會掉一根毛。

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後悔也來不及了。

正好歐陽玉走了進來,李新年急忙說道:「歐陽,你猜剛才誰給我打電話了?」

歐陽玉盯着李新年注視了一會兒,疑惑道:「看樣子不像是什麼好事啊。」

李新年楞了一下,說道:「好事壞事還說不上,剛才鄭建江打來電話,說是趙源讓我馬上去見他。」

「你怎麼說?」歐陽玉問道。

李新年哼了一聲道:「我一猜就知道肯定是為了招投標的事情,我直接跟他說沒空。」

頓了一下,有點底氣不足地問道:「你說,我是不是應該去一趟,聽聽他究竟想說什麼?」

歐陽玉沉吟了一下說道:「去不去也無所謂,難道趙源還能送給你什麼禮物?」

李新年遲疑道:「奇怪,這次參與競標的公司八九家,哪一家都比我們有實力,按道理趙源壓根就不會把我放在眼裏,怎麼會一聽我參加競爭就坐不住了呢?」

歐陽玉也疑惑道:「我也納悶呢?難道他見你是因為別的事情?可你跟他也沒有什麼事情可談啊。」

李新年沉默了一會兒,擺擺手說道:「管他呢,反正已經拒絕了。」

歐陽玉小聲說道:「該不會是他摸到了你的什麼底細了吧,比如,他知道了你和齊宇的關係,可能心裏忽然有點不踏實。」

李新年忽然想起上次丈母娘曾經說過齊宇的父親和趙源有仇。

從感情上來說,只要有一點可能性,齊宇都不會把這個項目拱手送給趙源,對他來說,隨便哪家公司中標都無所謂,只要別讓趙源得手就算是出了一口氣。

可參加競標的還有這麼多家公司,趙源憑什麼對自己不放心呢。

不過,李新年也沒時間揣度趙源的意圖,因為今天中午徐世軍要出院了,他不能不去表示一下,有些事情也要跟他談談。

他本來是準備帶上一束鮮花直接去醫院的,可余小曼說沒必要搞形式主義,乾脆等她把徐世軍接回家之後再去看看,在家裏也方便說話。

沒想到徐世軍的家裏還挺熱鬧,除了他自己的父母之外,余小曼的父母也來了,還有幾個親戚李新年也不認識。

見李新年到了,余小曼把一乾親戚帶去了其他房間,讓李新年單獨跟徐世軍在一起。

李新年注意到徐世軍在一個來月的康復治療之後明顯瘦了一圈,「胖子」這個外號都有點名不副實了,按道理在醫院整天不怎麼活動應該發胖才對,顯然是心情的原因。

再看看那半截放在沙發上的腿,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聽小曼說你已經拿到水電工程的標書了?」徐世軍倒像是一副豁達的樣子扔給李新年一支煙,說道。

李新年點點頭說道:「不錯。」

「有幾分把握?」徐世軍好像挺關心公司的生意,問道。

。 「那倒沒有那麼牛逼,我只是提前讓塞列歐斯做個準備罷了。你沒發現嗎,最近幾天學校多了一些校園保安,就是他們偽裝的,目的就是布置眼前這個結界吧。」

結界?宋舞雩再次看了一眼周圍。

「你是說,他們真正的底牌還沒有亮出來?」

「恐怕沒有那麼簡單,他們身上有神的力量,估計上面又參與進了這件事裡面。」

原來他已經想到了這麼多的事情,害自己還在那擔心半天。

「那還不趕緊去制服他們,萬一底牌是我們無法掌控的怎麼辦?」

「已經遲了,我鎖定不到他們的氣息。」

「怎麼回事?」

「這張黑符吧?」王末把口袋裡面的黑符拿了出來,「剛才我們被困在靈陣裡面的時候,被這玩意擺了一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