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膳之後,何澤查探消息回來。

這個江神醫叫江淵,如今三十歲,醫術了得,但同時也是十分得喜愛美人兒。

「這些消息有什麼用?」劉陵不悅的皺起了眉頭。

「怎麼沒用?」雪舞道,「不是說了嗎?喜愛美人兒,你不是一向自詡貌美?那這個美人計就你去吧。」

「憑什麼我去?」劉陵不服道。

「不去算了,反正我也覺得你去這個美人計不一定能成。」雪舞不屑一笑。

劉陵立馬柳眉倒豎,瞪了雪舞一眼,正欲發作,但是又見何澤在旁不好發作,最後咬牙恨恨的道,「去就去!本姑娘還怕了不成?」

這時,何澤插了一句話進來,「不,你們都得去。查清楚江淵是不是絕殺殿的人,然後殺掉他,奪回婆娑果。」

雪舞和劉陵驚訝的抬頭看着他,何澤道,「其實這次下山執行任務是對你們的考驗,通過這次考驗的,才有資格參加下一次的比武大會!」

「什麼?」劉陵看了一眼雪舞,本來這個比武大會對於她來說,參加不參加,根本就無所謂,她上山是拜師學藝的,又不會真正的加入閑雲山莊的組織。

山莊的弟子,學成之後,分為兩種,有一種是學成之後就會下山自謀生路的,另一種是學成之後會加入山莊的殺手組織或者是情報組織的。

劉陵出身勛貴之家,很明顯只是上山拜師學藝的。可是若是和雪舞比賽……

「那這次,我一定會贏!」劉陵胸有成竹的道,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幽光。

匆匆的詢問了幾句關於江淵的事情,便立馬回了房間。

「為什麼一開始不告訴我?」雪舞的語氣微微的泛冷。

「若是我下山之前就對你說了這個事情,你還會讓劉陵下山嗎?」何澤看向雪舞。

雪舞一愣,確實,若是這樣,她必定不會讓劉陵下山。因為這個比武大會,她是一定要參加的。

「可為什麼是怕我對劉陵下手?而不是她對我下手?」她質問道。

何澤並沒有迴避她的目光,「因為,她的目的是贏你,不是殺你。而你,會直接殺了她。」

從第一次見到這個女子的時候,他就一直都在換觀察她,他教她武功,護着她,同時也是十分的了解她。這個女子的心中,一直都充滿了狠勁。

他知道她對比武大會的執著,所以她敢肯定,她為了自己的目的,絕對不會對劉陵手下留情。

「你說的很對。」雪舞逼視着他,冷笑道,「我的確會殺了阻礙我的每一個人,包括你!」

果然啊,何澤不知為何,聞言之後心中居然微微的一酸,可是面上他依舊笑得雲淡風輕,「祝你考驗通過!」

雪舞冷哼一聲,然後轉身離去。

這是何澤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麼對一個女子感興趣,他自以為自己洞察人心很徹底,殊不知他這一次的剛愎自負竟讓他差一點失去這個女子。

……

「諍——」

劉陵剛推開房間的房門,耳畔就是一陣風聲傳來,她迅速側身,一支飛鏢就直直的插入了一旁的門欄上,發出一陣顫音。

還沒來得及躲開,又是一陣強風襲來,一雙手直接掐住了劉陵的脖子將她拉入門內,按在了牆上!

「你居然將絕殺殿暴露了出來!」

暗夜之中,一身緋色紅衣的斕曦眸中泛著冷冷的殺意,臉上與他年紀極為不和的陰狠,讓他看起來隨時都可能會掐死劉陵。

劉陵見是斕曦,眼中的警惕立即化成了憤怒,她揚起手,奮力的將他揮開,然後用力的掙脫了開,將手中的劍橫在了他的脖子上。

「真沒想到,小師兄竟然是絕殺殿的姦細!你說我要是將你押出去交給何澤師兄,會怎樣?」

斕曦那邪美的臉上劃過了一絲嘲諷,「師妹,你若是不怕你盜取婆娑果的事情被抖出去,那你就將我交出去吧!」

「可是我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去摘婆娑果!你只是讓我去當了誘餌!」劉陵憤怒的道。

那日他明明說了守衛鬆散,可是她剛進去沒多久就有山莊的弟子前來巡邏。

他分明就是在利用自己!什麼幫助她打敗雪舞,滿口胡言!

只怪自己當時太大意,太想要贏雪舞了,竟然中了他的圈套!

還真是沒想到,雲嵐長老的得意弟子居然會是絕殺殿的姦細!

「師妹,這話可就不對了,」斕曦笑着將她手中的劍拿開,聲音鬼魅的道,「將絕殺殿引進去的人,可是師妹你啊!」

「你!」劉陵瞬間便一掌劈了過去,但是卻被斕曦輕易的就躲過了。

「師妹息怒,今日師兄來是有事求師妹的。」

劉陵冷笑,「求我?」

斕曦輕浮的挑起了劉陵的一抹秀髮,「師妹不是要去施展美人計嗎?可若是江淵暴露了,我可不敢保證他不會說出那日第一個進入禁區的人是師妹你!」

「你要挾我?」劉陵怒極反笑,「你覺得我會做出背叛師門的事情,幫絕殺殿做事?」

斕曦卻只是輕輕一笑,「背叛師門?你還真當自己是閑雲山莊的人了?你可知若是這件事情暴露出去,第一個遭殃的會是誰?」

劉陵的臉色一白,一雙眼睛死死地瞪着斕曦。

「到時候,閑雲山莊可不會講情面,你猜他們會怎麼樣」斕曦故意在這裏停頓了一下,「他們會把你當做就殺點的姦細,然後將你門規處理,再逐出師門!」

「住口!我不是姦細!」劉陵一把將他推開,「我這就去告訴何澤師兄,你才是姦細,然後——」

「然後你就永遠也別想贏過雪舞!」斕曦幽幽一笑,「你們現在在進行考驗,不是嗎?這件事情,要是她知道了,你覺得她會放過你?」

「不然聽我的,將江淵的事瞞天過海。」

斕曦的話終於讓劉陵的表情有了鬆動。

對,這件事情要是雪舞那個賤人知道了的話,那她就真的和他沒有可能了!

「好,我答應你。」她看向他,「不過,我要一個婆娑果!」

斕曦一點也不意外的點了點頭,「可以。」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看錯人!

。 「何勇真是個狗東西。」

電話里,周雲毫不客氣地罵道。

宋遲笑,說:「他不是就那個德性嗎?他會安排出這樣的稿子,估計也是看到你最近《日子》票房大爆,擔心那幾個大公司來搶你,提前放出風聲,發這種通稿,讓業內認為你和跟他的關係早已經修補,畢竟……當初你跟他有些不愉快,很多人也都知道。」

周雲問:「但是確實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人來挖我,這是為什麼?」

宋遲說:「當初何勇和陸一程兩個人爭權,你在那個時候非常乾脆地幫何勇拍了《定風波》,很多人都覺得不花大代價,挖不動你吧。」

「這麼一說我倒是明白了。」周雲笑著說。

宋遲:「成千娛樂這家公司實力還不錯,何勇也有本事,基本上能夠把你的競爭對手給淘汰掉,對你現在這個階段來說,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合作對象,他們需要你,也能夠提供你需要的東西。」

周雲點頭,說:「是啊,不過,我的合約當初只簽了五年,還有兩年多就快到期了,到時候我都二十六歲了,你說我是跟成千續約,還是怎麼樣?」

「何勇找你聊這個話題了?」宋遲問。

「提過,但我沒接茬,我自己也沒有想好。」

「現在想這些也太早了,兩年後你說不定已經達到了一個更高的高度,那個時候你的選擇更多。」宋遲說,「沒必要這麼早做決定。」

周雲嗯了一聲,說:「你說得對。」

宋遲:「我這邊還有點事,先掛了,晚上回去再說,對了,你晚上會回來吧?」

「會回來,你呢?」

「嗯,下午就能回去,你想吃什麼?」

「你做晚飯嗎?」

「可以啊,你想吃什麼?」

宋遲之前拍戲,練就了一番好廚藝。

周雲說:「你看著幫我做吧,我沒有特別的要求,好吃就行。」

「好,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周雲伸了個懶腰,身子往後仰。

鄭小句把剛才點的咖啡外賣拿了回來,送到周雲手邊。

「小雲姐,你跟遲哥打完電話了啊?」

「打完了。」周雲點頭,「氣死我了。」

鄭小句拉了把椅子,在周雲身邊坐下來,說:「不氣不氣,我媽都說呢,你現在這麼紅,身邊肯定有很多牛鬼蛇神想要接近你,利用你,還交代我一定要當心呢,千萬不能被人當槍使了。」

周雲說:「阿姨真好。」

鄭小句作為周雲的助理,平時也能夠享受到很多的福利。比如品牌方送的禮物。這些收著倒沒事,但有人其心不正地想要從鄭小句這裡打聽到周雲一些隱秘的消息,比如周雲的喜好,周雲的弱點,正在談的項目,正在接觸的資源。鄭小句作為助理待在周雲的身邊,本身所掌握到的很多信息就是一種寶貴的資源,別人是願意花重金來買的。

鄭小句媽媽說的「別被人當槍使了」,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對了,小雲姐,我剛才看到《日子》的總票房破三億了。」鄭小句說。

周云:「是嗎?我還以為破不了了呢。」

雖然《日子》在話題度上確實很火,不過它的票房之旅到底還是要結束了。

能破三億,周雲都沒有想到。

這已經是矚目業內的票房奇迹了。

就在這個時候,周雲的手機響了,她一看,是姚遠風發來的《日子》票房破三億的好消息。

這段時間,姚遠風總是時不時地發來一些消息,主要以《日子》的好消息為主,妥妥地拉住周雲,且噓寒問暖一番。

但是讓周雲沒有想到的是,姚遠風竟然會想要拍《日子》第二部。

他專門來見了周雲一面,就是為了說這個事。

他們在一檔節目錄製現場的後台休息室里說的這個事。

姚遠風說:「這部電影的成績這麼好,觀眾們想要看第二部的呼聲也很大。」

周雲震驚不已。

她根本沒有想過,《日子》這部電影還能拍第二部。

而說老實話,她並不是很想拍。

「文導什麼意見?」她問。

姚遠風說:「這事我還沒有跟文冰聊過,我想著先來問問你的意思,這部戲沒有你可不行。」

他搓了搓手,很熱情地說:「這部電影拍第二部,票房肯定也不會差。」

周雲搖頭,說:「這部戲的成功完全是建立在文導的構想和拍攝身上,如果文導想拍,我再考慮吧,如果文導不拍,我肯定也不拍了。」

「小雲,先別直接拒絕我,我這次來的誠意非常足,這一次只要你願意演第二部,片酬我可以給你開到1500萬,這絕對是現在市場上最頂格的片酬了。」姚遠風非常認真地說。

周雲都被姚遠風提出的這個價格給嚇了一跳。

這個片酬跟第一部比起來,是足足翻了十多倍呢。

「姚總,你這大手筆,我都懵了。」她說。

一筆這麼豐厚的片酬,周雲說不心動是假的。

姚遠風說:「所以說,我真的是誠意十足啊,何韻這個人物還有很多的故事可以挖掘,她跟新男朋友的故事,或者是她跟《日子》男主角複合之後的故事,觀眾們都太喜歡這部電影了,迫不及待想要看第二部,你上網搜一搜就知道了,多少觀眾想要看到續集。」

周雲被姚遠風的話給勸得有點心動。

當初拍《日子》這部電影,只拍了兩個星期,確實拍得有點不過癮。

那是一段非常快樂的、屬於創作的時光。

如果能夠跟文冰一起合作第二部,周雲其實也願意。

但如果文冰不願意呢?

周雲直覺文冰是不會願意的。

這部電影對文冰來說,有著很不一樣的私人記憶。這個故事拍的就是文冰自己的故事,在這個基礎上去完全虛構第二部,也不知道文冰會不會願意。

周雲掙扎和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堅定地說:「姚總,我還是之前那個意思,只要是文冰導演想拍,我願意繼續演第二部,但如果文冰導演不想拍,我……我沒有信心去繼續何韻的故事。」 秦無爭和李健嶺轉過身看來。

他們看到葉天傾沉着臉走來。

「老大!」

「我想抽這傢伙,但我怕給他抽死!」

「這傢伙真的是太狗眼看人低了,我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