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可得過去瞅瞅。」

……

余姬年有三十齣頭,擔任隸妾吏,主要負責當地上千隸妾。秦國也有女官,管理的也是對應的女子。說是官倒不如說是吏,只是有着極其微薄的收入。在正兒八經的官吏面前,唯有卑躬屈膝的份。

不過,余姬不同。

就是百將見了她,那也得恭恭敬敬的作揖。

沒別的原因,她背後的靠山是軍中校尉——餘二河!

7017k 看著面前大片大片的香菱,廣仁曦也不遲疑。

素手輕揚,周身淡藍光暈一閃,揚起數道冰片,擊向朵朵亭亭玉立的漂亮香菱。

「用蔓藤,把我划斷的香菱全弄到我這邊來。」

一動手,廣仁曦便命令身後莫言瑾配合出手。

莫言瑾聽言毫不遲疑,站到了廣仁曦身旁,靈階顯現,釋放著所有靈力,盡全力配合著廣仁曦的動作。

他的靈力已恢復了大半。

而且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他總感覺運行靈力沒有以前那般艱難了。

想著有廣仁曦陪著自己,莫言瑾完全是隨心操控著兩側蔓藤,將廣仁曦冰片划斷的香菱,一一接到了廣仁曦身側。

蔓藤動作比起之前保護一眾和家奴僕和小姐時,明顯靈敏順暢了不少。

莫言瑾心中驚喜,努力讓自己的蔓藤跟上廣仁曦的動作。

廣仁曦使用靈力時,便釋放出了屬於自己靈者的威壓。

三隻凶獸感知到,便停止了吼叫,轉而戒備的盯著廣仁曦。

隨時準備逃跑。

沒有外物干擾,廣仁曦適當放慢速度,配合著莫言瑾,收割著水域中的朵朵香菱。

不一會兒,便將半片水域的香菱盡數收割到了自己腳下。

目測,已有上千朵。

見差不多夠了,廣仁曦收回了手。

「尊者。」

莫言瑾見她收手,也收回了靈力。

此時空間繁星點點,月光甚亮。

廣仁曦轉頭,便看見莫言瑾鬢間溢著薄汗。

「你,還是太弱。」

看著莫言瑾,廣仁曦毫不避諱的說出了一個事實。

許是因為在莫言瑾心中,廣仁曦是一位長者。

是以當廣仁曦直白后說他弱時,他的臉上並無難堪,而是羞愧的低了下頭。

方才看向廣仁曦:「言瑾無能,還請尊者多加指教。」

廣仁曦聽到他說讓自己指教,抱著懷中的純白幼獸當下笑出了聲。

「指教。」

「修靈可沒有什麼能指教的。」

「提點一二,也得你腦子悟得通。」

莫言瑾聽見廣仁曦的話,以為廣仁曦是覺得他資質不好太弱,所以不想再指導他了。

不由目光直直的盯著廣仁曦的臉,抿著唇畔。

卻是沒有說話。

廣仁曦抬眸回視著他,目光帶著淡淡審視。

少年氣質斯文,身形清瘦,臉形清秀。

臉上嵌著的一雙幽黑深邃的鳳眼,顯得心思極重,也極其沉穩。

可就是這個在她看來心思沉穩的少年。

此時看著她的眼神,卻帶著無盡的委屈。

就像是一個被人拋棄的幼獸,孤傲也脆弱。

恍惚間。

廣仁曦竟覺是看見了另一個人,目光有一瞬間的愕然。

回過神來,廣仁曦轉頭看向一邊。

「是不是男人,這就委屈上了。」

神情恢復平靜,廣仁曦又轉頭看向了莫言瑾。

卻發現他盯著自己,視線就沒移開過。

「……」

一時之間,廣仁曦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半晌。

她才轉身,躍上離自己最近的樹上。

「經脈中的雜質我已經為你清除,你現在吸收靈氣將會更加容易。」

「功法法訣基於靈階,靈階愈高,可運靈力愈多,靈術威力愈強。」

「凡是修靈者,運行丹心吸收靈氣化靈,丹成那刻便自會知曉。」

「你想要我指教的,無非是如何提升靈階變強。」

「我要告訴你的是,提升靈階很簡單。」

「天地屬性無非就那幾種,金木水火土,你知道,丹心屬性為何,便能吸收和運行何種屬性。」

「你為何不嘗試,先了解木系植株生長,換一種修靈方向。」

廣仁曦如今靈階雖不算高,對修靈卻了解甚全。

她所認識和了解的各系修靈者,無一不是悟高求精,甚少苦修。

這也是她發現自己是混沌體后,還能保持正常心態修靈的支撐。

否則從一個輕鬆修靈,靈階也能輕鬆超越同齡的單系修靈者變成全雜系修靈者。

她心態怎麼可能保持原樣。

她了解各系修靈的技巧,更知道怎樣才能助長自己的靈力。

而法訣功法……她的腦中過萬。

只要靈階上去了,靈術應用,對她來說如喝水般簡單。

少女的聲音清冷中自帶媚惑。

莫言瑾仰望著巨木之上斜坐的少女,望著她那精緻絕美的側顏,眸中閃過茫然,隨後帶上了若有所思。

「尊者。」

「夢幻大陸修靈者由低到高,我聽說,赤階靈修壽長兩百歲,橙階靈者壽長三百歲,黃階靈師駐顏,壽長四百歲。」

「綠階靈王便是仙,可卸物飛行,壽長五百歲。」

「傳說青階靈宗壽長一千歲,藍階靈祖壽長兩千歲。」

「紫階靈尊可長生。」

「這些都是真的嗎?」

廣仁曦沒想到莫言瑾連這個都不清楚。

聽到他的問話,幾乎不加思索便反問了一句:

「你已是靈修三段的修靈者,為何連這個都不清楚?」

「你難不成從沒翻閱過關於修靈的書籍?」

南區狐族廣家未出修靈者,府中各種關於修靈常識的書籍也有數本。

莫言瑾生為莫家大管家之子,不應該連這種書都要不來看。

便是府中不給看。

府外也有此類書籍,他渴望成為實力強大的修靈者,又怎麼會不去看。

廣仁曦是知道莫言瑾身份的,所以會疑惑。

莫言瑾還不知道廣仁曦對他知根知底,還以為廣仁曦只是單純疑惑他對修靈知識這般匱乏。

「我父親不讓我接觸任何關於修靈的書籍。」

「這些關於修靈者的東西,我也是聽說書聽來的……」

也不知是因為在莫言瑾心中,廣仁曦是個前輩還是因為其它,莫言瑾在面對廣仁曦時,竟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心結道出。

而這些,廣仁曦卻是知道的。

可此時聽到莫言瑾的父親將莫言瑾限制到這個地步,廣仁曦心中卻有些好奇。

報恩的方式千千萬,莫言瑾的父親,為什麼非要逼著自己的兒子,隱了修靈者身份,限制自己兒子不能修靈,只為讓他當牛做馬,靜心侍奉和家家主一脈。

哪個父親不是希望自己的兒子成才。

莫寬海這樣做,未免太過反常。

不會是……

莫言瑾不是他親兒子?

「每個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子女成為不同凡晌的人物。」

「你既然已經表明自己是修靈者,你父親為何限制你修靈成長?」

廣仁曦看著下方的莫言瑾,語氣中,儘是一個不知情者的疑惑。。 男人內心的渴望通過搜神術傳到他的腦中,有一瞬間,他居然想嘗一嘗男人夢寐以求的美味!

……

「哎,你聽說沒有,有人吃人肉,現在發病瘋了!正在陣法外被折磨呢!」

「你說真的?誰這麼喪天良!」

「誰知道呢。走,我們跟去看看就知道了。」

「這些邪修真是腦子有問題,明明知道用這種方法提升修為會出事,還跟瘋子一樣胡來!好好的修仙界,就是被這群人給搞得烏煙瘴氣的!」

「可不是嘛,這下好了,要是天道不滿意處決結果,也不知這天元大陸又要遭到什麼報應!」

「走走走,去看看去。」

范成祥正從一間鋪子走出來,就聽到這樣一則消息,心中突然想到那個被師妹丟出去引七彩蜂的男人。

隨即又搖頭。

一個築基期修士,怎麼可能從一群三階妖獸手中逃脫。

拎著一沓符紙,往小院走去。

如今院中只有他一人還閑著,師妹屋子裡天天都是妖氣瀰漫,鼠媳婦和大白狗也在隔壁院中閉關。

師妹將七彩蜂屍體都給了他,他也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多練練畫符才是正事。

如今他的畫符能力還是在一品,只能使用經過特殊處理的妖獸血。

要想直接使用妖獸血,就必須要多練習。

比起他們所在小院的平靜,萬路仙集陣法外此時卻人山人海,擠擠嚷嚷,吵鬧的聲音響徹雲霄。

在一處平地上,一個披頭散髮的男人被捆在木頭架子上。

他臉頰凹陷,嘴唇泛白,一副難民樣子。

但眼中凶光閃爍,望著人群流口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