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換體魔宗也是有一些淺薄的了解,只聽說換體魔宗修士所修行的法決異常兇險。若是稍有差錯,輕則根骨受損,重則身隕道消,不知可是如此?」知曉了玄天聖體的來歷,李文正便又是想問問眼前這紫微天的來客,究竟是何種神體。

「李前輩所言,確實屬實。我換體魔宗的法決,的確兇險異常,甚至於讓我換體魔宗的弟子,每一代都難以超過二十之數。」玄天聖體點了點頭,似是想聽聽李文正還要說些什麼。

「那,敢問貴宗名號之中,這『換體』兩個字又是何等深意?」果不其然,李文正接下來的問題,跟玄天聖體猜測的一模一樣。同樣的問題,他在紫微天已經不知道被其他門派的友人給問了多少遍了。

「李前輩,我換體魔宗名號中這『換體』二字,乃是脫胎換體之意。我宗的功法,能夠使人破繭成蝶,自無法修行的凡人,變成擁有非凡體制的修士。」玄天聖子耐著性子,看在青木若何的面子上,跟李文正簡單明了的說着。

「怪不得…」聽到這裏,李文正對於換體魔宗便是再無疑問。只是其眼神中的猶豫,反倒是讓玄天聖體皺了皺眉頭。這種猶豫,玄天聖體見的倒是不多,但每一次,有這種猶豫的人,都會問他一個相同的問題。

。 送走的人,兄妹兩個才回身,這會兒王成他們終於敢出來。

扶著江少國進了屋,江少國咳嗽了兩聲,總體來說三天液輸下來,身子骨已經好多了。

「少國,剛才那些……人是來幹啥的?」

王成他們剛才都嚇傻,他們這些知青雖然來下鄉,可是其中難免會有一些背景不好的,比如說江少國他們家。

就是知青里算是中等的,這種中等的就不能算是好。

要是真給你找個名頭,找點兒理由,還是能把你收拾一頓。

「沒事兒!咱們昨天舊的那倆孩子是榮主任的兒子榮主任來接孩子回去。」

江少國自然不能說,自己也發覺這事情裏面有蹊蹺。

知青們七嘴八舌說了一會兒閑話,看江少國精神萎靡不振,也都紛紛告辭離去。

江小小安頓江少國躺下歇一會兒,「三哥,我去大隊部打個電話去,估摸着我回不去,得給我們生產隊長報個信兒,再耽誤幾天,估計生產隊長能答應。」

江少國搖搖頭,「你別請假了,我這婚事還不一定能成,就郭家的這情況,估摸著郭大愣子恐怕把主意打在我身上,他要是知道我能答應這麼離譜的條件,恐怕以後還會沒完沒了。」

他也知道,只要是在生產隊裏面,隔着不過是幾步腳的事兒,郭冬梅也不能真的和郭大愣子就斷絕關係,就算自己提出了這個條件也沒用。

兩口子以後那還是要和郭家有斷絕不了的牽扯。

江小小卻不同意。

眉眼間含着神秘的微笑。

「三哥,你這才錯了,信不信咱倆打個賭,郭大愣子今天下午就得找上門來,非要把閨女嫁給你不可。」

江少國給了妹妹一個白眼。

「你說什麼傻話呢?那個郭大愣子就是一個二溜子,怎麼可能放着到手的彩禮不要,非要哭着喊著把閨女嫁給我?」

江小小露齒一笑。

「那咱就看看,再說了三哥,我留下還有重要的事兒,你今天就沒動動個腦子,看到榮主任有什麼想法?」

江少國嘴角勾起,「你呀,就是個鬼靈精,你能想到,我怎麼能沒想到?我說不同意跟郭家去提親,也是想着這50塊錢,100斤糧食用到正地方去。

既然咱已經搭上了榮主任,無論這個榮主任名聲好不好,咱現在都得用人家。別以為我沒看出來,今天要不是榮主任看到他兩個兒子,恐怕你哥今天就得進去。

人家那些人進來,倆人一張嘴,說出來的那話,明擺着就是要把我當個盜竊犯給抓進去。

要不是我托我妹妹的福,現在恐怕就不是在這裏。

我就想着想法子在縣裏找個其他的乾的,只要能給我安排個其他的乾的。其實用不了幾個月,我也能攢出來這筆錢,再去郭家提親。咱錢得用的刀刃兒上。」

江小小豎起大拇指。

「我就知道我三哥聰明絕頂,怎麼會沒有主意!」

三哥的想法和她不謀而合。

榮主任現在就是這個時代的大粗腿,不是真的要和榮主任沆瀣一氣,合理地利用有限的資源,狐假虎威總可以。

第六生產隊現在亂成什麼樣子,土地貧瘠,缺少水源,生產隊的社員積極性並不高。

整體來說,每個人都是得過且過的混日子。

江少國原本也是得過且過裏面混日子的一員,可是現在既然準備娶媳婦兒,準備養家餬口,自己沒點兒打算,還算是個男人?

「哥,我聽你的,不過我覺得你可以做兩手準備。娶媳婦兒不耽誤別的功夫。」

江小小最近也動了動腦子,看這個生產隊能看出來,今天又從容主任的話里話外也能聽出來。

那個劉隊長不是什麼好人,背後有人告自己三哥,能被人家惦記上,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們說出來的那50塊錢和100斤糧食被別人惦記上了。

這麼一點糧食和錢就能出了這麼陰損的招術,把大帽子扣到自己三哥頭上,要知道隨便扣一頂帽子在頭上,說不準會真的害得別人家破人亡。

不想着怎麼鼓勵社員努力的種糧食出來,讓大家吃飽肚子,反而把腦筋動在了這些上面。

一看這個生產隊長就不是什麼好人。

既然如此,乾脆加把火,想辦法把這一切都改變。

江小小想得更大,想的是知青又不是不能當生產隊長,生產隊長也沒固定非得誰當,乾脆在榮主任那裏走走門路,讓榮主任直接把生產隊長給擼了。

以榮主任現在的權利,擼一個生產隊長不是個問題,當然本身看起來這個劉隊長恐怕在生產隊里風評也不好。

擼了估計沒人會為了劉隊長去告狀這件事。

濺不起什麼水花。

到時候自己三哥上去當生產隊長,一方面對三哥以後在這裏生存比較有優勢。

再加上有生產隊長這個履歷在將來三哥返城之後,絕對是積極分子,說不準能走上其他的路,當然在三哥這幾年當中,如果再干出一點成績,比如說改良了土地,大力發展農業,增產豐收。

讓生產隊的村民吃飽肚子,這比什麼都強。

現在什麼都講集體,集體自然是集體養殖,集體種植才能起到效果。

所以集體的這個領路人非常重要,作出的方針涉及到大家所有人的利益。

而三哥如果當了生產隊長,也能鎮住他那個老丈人,省的郭大愣子沒事兒,老到處亂竄,幹些壞事兒。

郭大愣子再想賭博生事兒,三哥可以直接帶人把郭大愣子給抓起來。

這可是大義滅親,絕對算是大功一件,也整好能絕了郭大愣子的心思。

江小小可沒那個本事,直接把郭大愣子滅了,但是惡人自有惡人磨。

三哥要是立場堅定,權勢滔天,郭大愣子這個岳父也只能乖乖的聽話,不然的話捏在人家手心裏,還不是隨三哥怎麼揉搓。

生產隊磋磨人特別有一套,幹活兒給你挑最苦的,最累的,工作量最大的。

干不出來工分要扣,年底糧食要扣,救濟糧沒有,救濟款也沒有。

什麼好事兒都輪不著,光想一想,恐怕他那個老岳父就得乖乖的聽話。

。 雖然這是一座無人島,不過在島上卻是有着一些頗為珍稀的天材地寶,有的足以對靈尊有益,也有的卻是足以成為煉製仙丹、仙器的材料。

秦楓對此頗為驚訝,而入寶地自然不會空手而回,毫不客氣地在那收集起來。

控獸、分身紛紛相助,收集的速度頗快,而就在整座島嶼上的天材地寶被收集得差不多時,卻是有着一行人從海外而來,到了島上。

那一行人長相與人類相似,卻有着藍色肌膚,手臂上有着些許魚鱗,竟是海族之人。

一行八人,個個散發着驚人的氣息,竟然都是靈尊。

為首的是一名赤裸著上身,下半身穿着一條大藍色短褲衩,有着一頭亂蓬蓬捲髮的大漢。

他一路前行,不斷掃視四周,雙眉倒豎而起,疑惑道:「嗯?怎麼回事?這島上本來應該長有不少天材地寶,怎麼都沒了。」

在其身後的一名消瘦男子接道:「大哥,不會是被人捷足先登了吧?」

「哼,這座島乃是我們藍洛一族的領地,誰敢來撒野!?」大漢怒哼道。

而在距離他們不遠之處,正忙得不亦樂乎的秦楓聽得了聲音,不由探出精神力,發現了他們一行人。

「海妖一族?」秦楓略感訝異,沒想到竟會在這遇到無垠海域中特有的生靈海妖,「八名靈尊嗎?最強的那人應當是六重天靈尊。」

秦楓感應一番,查探出了他們的修為,這陣容頗為強橫了,不過秦楓倒是不懼,他召喚回散在島上的分身與控獸。

八名海妖前行沒多久,便是發現了將最後一朵奇花採摘而下的秦楓,頓時神情戒備。

「人類!?」為首的大漢不由一陣驚異,旋即冷笑道,「好大的膽子,竟敢來這撒野!」

秦楓收起那朵奇花,不緊不慢地望向他們。

對於海族,他沒有太多的好感,曾經在前往魔靈大陸的途中,與珈藍海域的海妖起過衝突。

「人類,你可知這座島乃是屬於我藍洛一族的,你竟敢偷上此島,並盜取諸多天材地寶,罪該萬死!」為首的大漢大喝道,同時,身上散發出強大的威壓,果然為六重天靈尊。

對此,秦楓神色冷漠,沒有多言,劍靈體離體而出,握於手中。

「呵,好膽!殺!」那大漢見狀,怒極而笑,一揮手,身後七名海妖快速撲出,向著秦楓殺來。

而就在這時,四周傳來陣陣獸吼之上,數道身影從林木后撲出,卻是秦楓召喚回的控獸,阻擊住了那七名海妖。

戰鬥瞬間爆發,卻是呈現一面倒,秦楓展露出了可怕的實力,單是那群控獸以及分身便足以擊潰那八名海妖。

沒多久,秦楓便是徹底擊敗了這八名海妖,除了為首的大漢,盡皆斬殺,而那大漢也是被其通過「萬法控靈」、「迷魂」之法控制住,成為傀儡。

如今的他乃是初入六重天幻靈尊,控制一名六重天靈尊倒是勉強可以。

通過詢問之後才知道,此海妖名為藍抜,屬於藍洛一族。「哦?」

皇上在聽了官明婷的話,覺得有些疑惑,道:「連你也覺得,他們還有什麼后招?」

之前他就覺得,衛容兒看起來怪怪的。

明明是想拚命的求饒,但事情敗露后一下就跟看開了似的。

聽官明婷的話之後,才恍然大悟的覺得,是背後有后招。

趙乘啟的事情已經讓皇上嚇了一大跳,皇上自然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第二次。

目光落於官明婷身上,等待後文。

官明婷點了點頭,道:「小女覺得,這背後可能有一個陰謀。正所謂是斬草要除根,若是不……

《穿書之反派自救指南》第383章嘴硬的母女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實力,和我合作唔無疑是對你最好的幫助,但是秦總你根本沒有想到我這邊的力量,所以我只能說很遺憾。」

我的話說的很明白,秦坤自然也聽明白了,現在就看他是什麼態度,如果他是真的想和我合作的話,那我還會考慮考慮。

如果真的……

《我的三個姐姐》第一百一十四章被人跟蹤 大祭司厄爾嘉森這說一說,那說一說,從泰坦紀元聊到了上古之戰,從星星聊到了樹,從花錦明聊到了他自己,還不停地在書樓里翻找著文獻。

聽得花錦明昏昏欲睡……

大祭司說:「我能解開你的心鑰!」

花錦明咚地一下,如夢初醒。終於,這又臭又長的對話結束了。

之後,便進入了正常的給任務、跑腿、打怪、找道具的流程。花錦明對深淵還不夠熟悉,想了想,決定給自己尋一個嚮導。

雨吊雄魂:在嗎?親

水任方圓:在呢在呢,大神你找我?

雨吊雄魂:你這會兒在萬窟城嗎?我有個任務想找你幫忙。

水任方圓:在在在在,我一直都在,大神你發你的位置給我,我馬上過來找你。

……

隨後,花錦明一邊找著攻略,一邊在文書樓前等水任方圓。

與現實相比,深淵完全是另外一副景象,裡面到處都是碎裂的大陸,像小島一樣漂浮在虛空里。

它們有的長滿裸子植物,有的長著像山一樣高大的蘑菇,有的是一片沼澤,有的是炙熱的熔岩世界,有的則很荒涼。

深淵裡也分很多勢力,有好人壞人,更有其獨特的野獸。即使大家住在同一個地方,信奉著同一個神,都還是避免不了各種矛盾。

昔拉是個甩手掌柜,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沉睡。可他一旦睡醒,就得換全世界的人做噩夢,誰讓他是審判之神。

其毀滅、破壞、黑暗的神性,與主宰之神、權柄之神、力量之神、威嚴之神的奧隆,天生對立。

但即使睡覺,昔拉也從不閑著。他有很多個化身喜歡滿世界亂跑,像個神棍一樣到處賣弄他的把戲,日常愛好是用低語蠱惑別人。

花錦明等了一小會兒,水任方圓便趕了過來,穿著一身破爛,又臭又臟。

「呃?」花錦明看見他的第一眼都無語了。

「哈哈哈,忘了換裝備了。」水任方圓昂頭大笑著,一點也不感到尷尬。說完,給自己換了一身精緻的皮甲。

雪白色的漆皮乾淨滑膩,又有蔚藍色的邊條作為裝飾,98的裝等,看著卻比花錦明還精神。

花錦明抽了抽嘴角。「你……」

水任方圓笑道:「哦,大神見笑了。我在城裡上班,當然得穿一身破爛了。」

「你這上的什麼班?」

「就是,逢人就跟人討幾個錢什麼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