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的惡魔在黑光的加持之下,沖了上去,他們防禦強化了數十倍!

戰鬥修女們瞬間就被淹沒在了惡魔裡面,但就算是這樣,她們也足足堅持了一個多小時,直到耗盡所有的力氣。

審判官一次又一次的催動凈化力場,但是個體的力量總歸是有限的,不能撬動法則獲力量,終究會被活活熬死。

等到龐大的帝國衛隊戰艦趕到的時候,地面只留下了三具被啃噬過的屍體。

一個審判官的隕落,直接震驚了整個帝國。

總督還有各大家族知曉這件事情以後,幾乎不敢相信,一個傳奇獵人而起,竟然勾結異端,謀害了審判官,他們每一個人都瑟瑟發抖,傳奇獵人的這種行為,直接把他們拖到了死亡的邊緣。

事情開始在帝國高層之間傳播,恐怖的軍團降臨了。

無數的家族還有幫派因此覆滅。

然而兩個最可疑的傢伙,救贖教會的新任大祭司比伯,還有知名老鼠博斯全部在事情發生前就消失不見了!

帝國衛隊什麼都沒有發現,一切歸於平靜。

只有阿斯塔的真名到處流傳,據說,一個傳奇獵人墮落為了邪神的爪牙,並且強大到足夠殺死審判官的程度!

無數人知曉了焰的大名,在離開的時候,他的知名度就已經衝上了一百大關,甚至還在不停的上漲。

僅僅是一份帝國內部的報到,就讓焰被數以兆億計的人知曉了。

這次的陰謀非常成功,出奇不易的給帝國造成了一絲損失,不算大,也絕對不小,足夠打臉。

焰在巢都世界留下了足夠的影響力,因為焰的行為,巢都世界的上層力量徹底發生了改變,總督換人,無數人因此死亡,無數人也因此翻身逆襲。 方舟世界,焰的實力正在驚人的暴漲,突破中級,達到大惡魔高級,一路向大惡魔巔峰而去。

整個方舟世界都開始顫抖起來,隱藏的虛空熔爐甚至都浮現發出來,隱秘的能量管道到處閃爍,世界從未如此清晰過。

傑克跪伏在神殿之前,衝天而起能量讓阻隔虛空的護罩都開始扭曲起來。

「吾主!」

傑克狂熱的跪在地上,毫無疑問,機械之神的力量越發恐怖了,神力正在暴漲,他感覺得到。

作為神的奴僕,他無比的激動,他的地位隨著神明的崛起,越發的崇高起來,僅僅是現在,他就已經是數個世界的凡間之王了。

世界之主都要看他的眼色行事!

除了個別和他的主人有關係的傢伙之外,各各都任他調遣,他,就是世界之王!

恐怖的魔力在體內激蕩,無窮的祈禱聲響起,濃郁的圖騰之力開始在他的身體內外涌動。

焰深吸一口氣,緩緩的平靜下體內的能量。

他已經清晰的感受到了世界的法則,這些構建世界規則的法典,就在虛空中時隱時現。現在的他憑藉血脈的本能就能夠輕易的引動法則的力量。

在進一步,他就能夠觸摸到法則了,那時就是能夠化身法則的領主了。

那是堪比真神的存在,除了主宰等寥寥幾個強大個體之外,他已經無敵,因為同階之中,沒人是他的對手。

焰順利的衝上了大惡魔巔峰!

距離領主這樣的世界性力量,僅僅有一步之隔了!

焰隱隱的感覺得到,如果達到領主的話,認識世界的方式恐怕會發生本質的改變。

如果能夠改變法則,甚至直接控制法則的話,他就能夠獲得無盡的力量,實現真正的永恆。

而且按照這種情況發展下去的話,領主應該是擁有著極強的生存能力的,幾乎不能被殺死,因為他們的本質就已經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了,除非遇見了主宰,這種能夠直接破壞法則的存在。

成為領主,恐怕就成為了這個世界最安全的存在之一,除了一些神秘的存在,根本無人敢惹。

焰的領域又起了變化,如今只要注意到焰的存在,便會受到焰領域的詛咒,大規模的詛咒之力,直接能夠消減別人兩層的實力。

這從一個單體詛咒變成了波及整個領域的詛咒,只要焰願意,此刻他就能夠讓整個方舟的人陷入詛咒之中。

是時候加入到戰鬥的狂歡之中了。

成為永恆武器的戰錘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使用過一次。

裡面的魔龍惡毒的詛咒著焰,原來焰還希望控制他,但是隨著實力的膨脹,看著狗吠一樣的魔龍,喪家之犬,就讓它在這裡面乾嚎吧。

一道聲音忽然出現,「嘖嘖嘖,宇宙間最詭異的生命體,神使,如果你願意的話…」

焰直接打斷了主神的話。

他早就知道主神在附近,多次的交流,遲早會暴露方舟的坐標。

但是只要他實力夠強,就算是主神又能拿他怎麼樣呢?

雖然現在還不是主神的對手,但是已經足以讓主神忌憚了。

在焰精心的安排之下,主神在巢都世界已經親眼見證了焰的實力暴漲。

這樣一個隨時都會晉級領主的惡魔,明智的主神一定不會得罪。

就算是讓他心動不已的方舟就在眼前,他也不敢下手。

到了這個程度,力量,開始真正的展現出它的威力來。

焰表現出的恐怖潛力更是讓主神不敢做出任何有敵意的舉動,焰隨時都會加入到強者的行列。

焰已經足夠讓主神保持平等的態度了,很徹底的那種。

「好了,主神,我是不會給你任何東西研究的,我,方舟,甚至是我的武器,都不行,不過你放心,等我達到領主以後,這些都可以給你研究,我們一起。」

主神尷尬的笑了兩聲,「我趕時間啊。」

焰提起戰錘,一個恐怖的旋渦開始出現,遙遠的深淵,一顆信標懸浮在黑暗的洞**,引導著焰的降臨。

「放心,我也趕時間。」

一步跨出,焰就到了深淵,熟悉的氣息讓焰倍感舒適,他深吸一口氣,強大的魔力旋渦掛了起來,把周圍遊盪著的元素生物全部解體了。

這裡現在已經是一片焦土了,地表到處都是活躍的元素生物,這是一場大戰後的場景,無人管束的幽魂徘徊在陰雲的上空。

焰出現的瞬間,所有還能動的怪物都消失不見,即使以他們那最低級的求生本能,也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從地底出現了,這股力量,在整個深淵都是不多見的。

「膽小鬼,你竟然敢回到深淵,我還以為你會永遠當個縮頭烏龜呢,真希望你爛在那個金屬棺材上面。」

魔龍在戰錘上的頭顱裡面冷冷的譏諷,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想泄露出自己的氣息,讓分身們追殺過來。

這看不到頭的囚禁生活讓他無比的憤怒。

「螻蟻,真希望看到你可憐蟲的樣子。」

焰哈哈一笑,這傢伙恐怕是等不到那麼一天了。

就算是裝可憐蟲,他現在都不需要了,因為他馬上就要成為領主了。

焰趕緊群發了一條信息出去,他的所有好友都能夠接受得到,「嘿兄弟,快注意看新聞,我馬上就要上新聞了。」

黯月一揮手,水晶球裡面的靈魂能量衝天而起,她的手指快速的彈動,無數的絲線在空中穿梭,一片一片的怪物被烙印下靈魂刻痕。

忽然戒指響起,黯月奇怪的拿起戒指,然後驚喜的查看起來,竟然是消失許久的焰發來的消息。

「這個老混蛋,搞什麼鬼!誰是你兄弟!」

黯月收起魔法球,直接出了大門。

「大人,泰坦們送來了一批需要重點關注的奴隸。」

力氣太大只能種田 黯月隨意的揮了揮手,「沒時間,今天我要休息了。」

作為整個燃燒軍團數一數二的刻痕師,是否工作,完全取決於她的心情。

恰好,黯月今天的心情很不錯,她決定回家好好的躺到來,然後看看新聞,每次焰上新聞,都是不得了的大事呢,這次會有什麼轟動的事情發生呢?

回去以後,正好蓮也在,竟然也收到了消息,看起來大家都收到消息了啊,這讓她更加期待了。

到底是什麼激動人心的事情呢,不過每次焰上新聞,似乎都不是什麼好事,總是會惹怒一大批的高手。 深淵一半的區域都淪為了戰場,眾多高手在裡面捉對廝殺,而大批的軍團也結成了戰陣在互相的對拼。

世界內部紛紛擾擾,世界外面的虛空也熱熱鬧鬧。

世界屏障外面的虛空,一大批的戰艦還有浮空城也在對抗著仙族的恐怖巨獸,還有橫貫無盡虛空的巨大法寶。

這廣闊的戰場,很快就迎來了新的加入者。

「這裡,還有這裡,我要看到豎起我們的巨劍要塞。明天落日之前。」

一個高大的巨人,穿著金色的鎧甲,指著一張地圖不容置疑的下命令。

他的聲音帶著一股子鋼鐵的交鳴,這是一位強大的修仙者,天仙級的大人物,周圍隸屬於這個軍團的門派都要聽從他的指揮。

時光不及你 仙族門派眾多,背後利益糾葛不斷,所以每個區域都是由一位實力最強的天仙擔任軍團級的人物,被稱為軍團長。

軍團長負責統帥一整隻巨大的軍團,這隻軍團由一個大門派加上無數的小門派混合而成,大門派負責組織調度,以及主力作戰,小門派主要是負責後勤還有各種炮灰任務。

當然,他們的好處也不少,所有參與深淵大戰的修仙者每個月根據等級不同,都會獲得一筆固定的靈石。

各種寶物還有材料則根據軍功來評定,繳獲不用上交,只要運氣足夠好,一個月攢夠晉級的資本也不是夢。

正因為如此,仙族幾乎全部的門派都參與到了這次的世界遠征上來。

軍團長之上,就是統領一大片戰區的統帥,被稱為戰區統帥,主要是有各大門派的金仙級高手擔任,金仙級高手相當於領主級別的超級強者。

他們一般坐鎮要害的交通樞紐附近,比如說轉運兵力的大型傳送門或者海量物資的堆放地。

這些地方如果被深淵的高手偷襲,那麼會影響到一整個戰區的格局,非常的重要,所以戰區統帥輕易不敢出動。

一出動,則必定要保證雷霆一擊,而且要迅速回防。

除了戰爭開始的一段時間,兩方都對敵人不熟悉中了埋伏之外,到了後面的全面大戰階段,已經沒有統帥級的高手隕落了。

但是軍團級的高手隕落會偶爾發生,畢竟戰場太大了,一般一個世界的爭奪,最少都會有一方損失掉軍團級的高手。

為了防止高手大量隕落,兩方都走向了大規模的軍團作戰,而軍團長則是核心陣眼,如果軍團戰陣被擊破,軍團長一般也難逃一死。

大量的遠程武器在軍團四周進行輔助,或者是混雜在軍團裡面,為軍團提供額外的火力,軍團則會在前面注意保護四周的重型武器。

所有武器裡面,最重要的就是浮空城,以及光輝戰艦,還有巨型法寶,這些是具有左右戰局的超級武器。

這些武器有著強大領主級別的攻擊,如果多個齊射,就會把軍團戰陣打破,很多軍團長死亡,都是因為遭到了多次超級武器的攻擊。

所以軍團長不僅要控制好整個戰陣,還要隨時注意保護己方超級武器還有遠程持續輸出!

損失遠程持續輸出會導致戰陣恢復速度變慢,因為本來可以快速補充的兵源被對方火力消滅,此消彼長,戰陣損失的部分會無法補充。

失去超級武器,則會使得戰陣面臨被擊破的風險,通常只需要三下,一個戰陣就會損失掉超過一半以上的成員。

這種恐怖的攻擊馬上就會讓戰陣人數少到難以持續,不過超級武器充能時間很長,需要謹慎使用。

遠程火力,超級武器,還有軍團戰陣都是由軍團長控制的,軍團長需要根據情況隨時調動三種力量的位置還有攻擊時刻。

而軍團長本身的搏鬥也是充滿了兇險,強大的戰陣力量籠罩在軍團長的身上,導致軍團長几乎免疫能量攻擊,只有採用最兇險的近戰,才能夠打破戰陣護罩,傷害到裡面的軍團長。

這一點上仙族的劍仙反而處於劣勢,因為大規模的軍團作戰基本都是硬碰硬的進行,軍團又移動緩慢,只要扛過第一波飛劍的進攻,進入軍團長纏鬥的階段,深淵惡魔就會大佔優勢。

所以戰場上擔任軍團長的,基本都是力量很大,近戰能力非常強的大惡魔或者仙族煉體者。

別的高手也有他們的戰場,那就是戰場之外的廣闊區域。

任何處於仙界控制之下的世界都有可能忽然冒出來一位恐怖的大惡魔,大手一揮,就召喚出成群結隊的低級惡魔,徹底的污染毀滅一個世界的環境。

深淵也同樣面臨這樣的情況,一座城市可能毫無徵兆的就被電光一般的飛劍從內部擊潰,護罩起不到任何作用。

這些不善於近戰的軍團級高手同樣重要,有時候他們造成的破壞還要更大,唯一比較少受到這個影響的反而是高階天堂。

他們的世界都處於濃濃的信仰之力籠罩下,有著嚴酷的教條等級制度,諸神的世界同樣如此,這些世界一有異端侵入,馬上就能夠被識別出來。

金甲巨人布置完任務,便進入了戰陣,戰陣啟動起來,恐怖的風暴在整個天地之間涌動,金之銳氣籠罩了整個戰陣。

金甲巨人的身體迅速的拔高,橫貫天地之間,一刀揮出,前方存在了上億年的巨大黑石山脈一分為二,露出了後面同樣巨大無比的軍團級惡魔。

惡魔的渾身冒著恐怖的黑光,利爪輕輕一彈,金色的劍氣便消失不見。

這種能量攻擊只是試探性的開胃小菜,好戲還沒有開始。

金甲將有著自己的戰略目標,逼退這隻阻攔自己的軍團就行了,對方有著兩艘浮空城,仙族並不佔據火力優勢。

兩側的巨劍要塞開始緩緩的升起,只要時機合適,它們隨時會插入地面,引動大地之力激活恐怖的劍陣。

金甲巨人依靠這種方法穩紮穩打,已經攻克了兩座城市了。

惡魔一方的軍團長是一個巨魔,非常罕見的三系巨魔,冰霜、火焰、黑暗三系攻擊異常恐怖,但是在這種地方,他的優勢不能夠發揮。

不過巨魔的力量異常恐怖,而且他有三個頭顱,可以分心進行精細的指揮,整個軍團的行動整齊劃一。

無數的黑光連成一片,極大的增強了每個軍團成員的防禦力,但是軍團在不停地被攻擊,這個時候,就需要不停地傳送人員過來補充損失。

軍團規模是有上限的,這取決於戰陣第一位置的軍團長的承受能力,身體越強,增幅越恐怖。

「吼!」

巨魔率先發動了進攻,恐怖的狼牙棒狠狠的砸向金甲巨人,金甲巨人毫不畏懼,直接沖了上來,兩人的兵器撞擊在一起,整個天地直接裂了開來,無數的法則崩裂。

這恐怖的攻擊已經達到了統帥級別,但是控制力卻還是軍團級別的,所以破壞範圍異常的廣闊,他們身後的戰陣成員除了第二排的以外,都不敢跟得太近。

剛才被一分為二的黑石山脈在這一次武器碰撞的波及之下,直接就消失不見了,徹底的化作了虛無。

相對於統帥級別的戰鬥,軍團級的戰鬥對世界的破壞反而更大得多,世界環境徹底被破壞,主要就來自於軍團級別毫無控制力的龐大戰鬥餘波。

兩方打得無比激烈,卻沒有察覺到,浮空城中混入了一個奇怪的惡魔,這個傢伙即沒有佩戴深淵軍團徽章,也不是仙族。

他披著血紅的披風,披風長得托在地上,就像是一條流動的血河,緩緩的向著面對軍團戰場的那側流動。 焰依靠著隱匿披風,正在緩慢的接近戰場,他不需要靠太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