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僕人急匆匆趕來,把鞭子遞到姜讓手中,姜馨兒不由得嘴角掛上幾分得意。

然而下一秒,她就被狠狠地打臉了。

「既然是憐兒的決定,我尊重她,這事你再別插手了,我之後自會跟皇帝稟告!」

姜老太爺沉吟一聲,忽然站到姜憐身前護著她,朝姜讓說道。

「父親!」

姜讓爆喝一聲,不可置信的看著姜老太爺。

以前若是別的小事倒也罷了,父親護著姜憐他都可以理解;但如今,卻是事關姜府的大事,父親竟然還是選擇義無反顧的站在姜憐身前。

這……這簡直讓人無法理解!

「我說了,這件事我會解決,皇帝不會降罪於你!」

姜老太爺聲音宏亮又堅定的再次重複一遍,不容反抗。

「父親,你終究會把這臭丫頭慣壞的!」

姜讓敗下陣來,最終不甘心的說了一句。

之後看都沒看姜憐一眼就氣憤甩袖走開了。

臭丫頭?

姜憐嘴角不由得嘲諷一笑。

親生的父親竟然把自己的女兒叫做臭丫頭,可見姜讓對原來姜憐的嫌惡。

原主若是聽到只怕會傷心欲絕,畢竟在記憶中原主可是將自己的父親奉為偶像。

還好,她沒有!

「父親,天色不早那我也和馨兒回去了,您早些歇息!」

阮真真還是那副賢良淑德的樣子,對姜老太爺恭敬行一禮。

姜馨兒有些憋不住,沒好氣的剜了姜憐一眼,帶著春桃打算離開。

父親都不敢違抗爺爺的意思,她和母親還敢做什麼?只能灰溜溜的離開。

「站住!」

二人往正堂門口處行去,姜憐突然橫插一腳將姜馨兒攔下來。

「三妹,你還想做什麼?」

姜馨兒睜大一雙眼睛瞪著姜憐。

這個jia

huo,爺爺都那麼護著她了,她還不知道收斂,還想搞什麼幺蛾子!

「二姐,你可以回去休息,但是你身邊的丫鬟春桃,污衊我和男人勾結,欺瞞聖上,她可不能完好無損的從這裡走出去啊!」

「你!」

「憐兒說得對,來人,給我把春桃杖責五十,發賣出去!」

姜老太爺贊同道。

「三小姐恕罪,老爺恕罪,奴婢是一時被豬油蒙了心才做出這樣的事情,奴婢錯了,求老爺饒命!」

春桃哪裡想到,姜憐會找她的麻煩。

而在聽到姜老太爺的命令之後,她一時間只管嚇得腿腳發軟,「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她求饒的聲音凄慘、悲傷,讓人不自覺內心燃起一股同情。

「爺爺,我相信春桃不是故意的,她可能看走了眼,您就放過她吧!」

畢竟從小跟自己一起長大,多少有些情分,姜馨兒趕緊求姜老太爺恕罪。

阮真真也說道:「春桃這丫頭一向乖巧,之前並沒有過錯,這次應該也是鬼迷心竅了,父親您就大人有大量,別發賣她吧!」

姜老太爺摸摸鬍子,將目光看向姜憐。

「憐兒你說呢?」

「春桃以下犯上,欺瞞皇子、將軍,罪該容誅,發賣對她太友好了!」

姜憐無視阮真真和姜馨兒投來威脅的目光,緩緩說道。

「好,既如此,來人,把春桃拖下去杖斃!」

姜老太爺落錘。

春桃本以為自己在主子的保護之下會完好無損,哪知最後竟然是要將她打死,嚇得立馬昏了過去。

阮真真和姜馨兒再沒說什麼,悄悄離開了。

但誰都能看出二人面上那明顯的不快。

現在,正堂里只剩下了姜老太爺和姜憐兩個人,姜老太爺頓時著急的上前一步。

「憐兒,你…..!」

他此刻滿腹狐疑。

他很想問問此刻的姜憐,今天到底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她為何不僅容貌愈加秀美,內在的氣質和性格也和之前天差地別。

就連從小就仰慕的三皇子,她心尖尖上的男人,都能隨意休棄?

「不管發生了什麼,都已經過去了,我不再喜歡楚傲天,也不會再是以前任人欺負的性格了,我以後會好好地,為我自己而活。」

姜憐低著頭,看不清她的神色。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林嘯,你的傷雖然好了,但是還有不少藥力在你體內留存,不過建議你,還是等你的那些經絡恢復了以後再吸收,要不然可能又會受傷。

不過,那些藥力應該足夠你回到天元境的。」

「好的前輩,在下明白了。」林嘯對着桌上的軒轅麟月拱手行禮道。

「嗯,小林子還不趕緊去修鍊!」軒轅麟月發現林動居然還在這裏傻傻的站着,瞬間火冒三丈,直接開口催促,要不是林嘯他們在,軒轅麟月恐怕就是一尾巴給他掃過去了。

而林嘯卻不顧及這些,直接對着林動的屁股就是一腳,邊踢邊罵道:「還不趕緊去,要你老師請嗎?!」

林動連忙逃離房間,要是在留在屋內,他恐怕得被打死,一般揉着屁股一邊朝自己修鍊的地方走去。

軒轅麟月默默的點了點頭,心中微微道:「舒服了,還是打一頓的好。雖然不是自己打的。」

而軒轅麟月的精神世界之中的天夢卻哈哈大笑了起來,終於有人在他面前挨揍了,嘿嘿,以後他也有沙包了。

金龍王和天夢紛紛對視一眼后,露出了兩人才懂的眼神,而他們兩個的動作讓伊萊克斯有些無奈。

「徒孫好像要被這兩個傢伙欺負啊,要不要幫幫忙呢?算了算了,不管他,挨揍活該。」伊萊克斯直接飄離了這裏,自己人打自己人,伊萊克斯才懶得管呢,但是別人要是欺負他們自己人呵呵,亡靈天災的怒火可不是說着玩的。

自己人打架群毆那叫鬧着玩,大家都有分寸,但是和別人打那就不需要分寸了,打死活該。

全部都是護犢子的,我們自己人我怎麼欺負是我們的事情,但是你們欺負我們的人,呵呵,不殺你全家都算好的了。

群毆單挑,群毆,我們群毆你們,單挑,你們單挑我們全部。

而冰帝她們已經開始在思考用什麼樣的武器欺負這個便宜小徒弟了,師娘欺負自己小徒弟天經地義。

冰帝和小舞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來一堆大鎚,臉上帶着殘忍變態的笑容,而雪帝和古月娜就溫柔了許多,電鋸!沒錯,兩人拿的是電鋸,只是電鋸和臉上的表情非常不搭。

軒轅麟月還不知道小舞她們和天夢兩人已經開始計劃着如何調教這個便宜徒弟了。

漸漸地,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而軒轅麟月也早就踏入了天元境的修為,不過軒轅麟月吸收的陰煞之力和陽罡之力用太陰與太陽之力所代替,那絕對是絕無僅有的,因為基本上不可能有人能夠承受太陽和太陰的力量,更別說是兩種力量一起吸收融合。

而林動距離淬體六重就差那麼一點點,所以此時他正纏着軒轅麟月讓她打他。

「老師,您行行好,打我一頓,讓我增加點實戰能力。」林動死纏爛打道。

「呵呵。」軒轅麟月眼神之中充滿了生無可戀,這小子是在找死嗎?就那小身板扛得住自己一擊?萬一打死了咋辦?還沒有坑回來呢,還不能死啊。

但林動不知道軒轅麟月真實想法,還是繼續死纏爛打。

最後軒轅麟月看着林動一臉認真的求挨揍,只能滿足他了,不過要收力的感覺讓她非常不爽。

「老師來吧,我已經準備好了!」林動扎著馬步,挺起胸膛等待着軒轅麟月鞭笞。

但是軒轅麟月並未回答他,而是用實際行動回答了他,嘭!!

一條白色蛇尾抽向林動的胸膛,攜帶的勁風猶如鋒利的刀刃一般,那感覺就像拿刀刮一樣,人皮開肉裂的疼痛感,瞬間湧上心頭。

林動直接被抽飛了出去,直接掉到百米開外的河流之中。

撲通!

林嘯連忙把林動撈出來,他可是明白那一下得有多疼,人都飛了這麼遠能不疼嗎?渾身濕透了的林動猶如死狗一般被林嘯扛了回去。

他已經在林動的身上感受到了淡淡的元力氣息,那就證明了林動這小子突破了,只是昏死了過去,傷勢不重,休息幾天就好了。

不耽誤族比。

「腦子可能秀逗了,哎,年紀輕輕的就想不開呢?」軒轅麟月眼神之中充滿了無奈,這小子可能修鍊把這裏煉傻了。

居然主動要挨揍,這種要求軒轅麟月肯定會滿足的,就是可惜了要收力,要不然打死了就虧本了。

「算了算了,修鍊修鍊,終於快長腳了,爬著走的感覺還是有些不適應。」

軒轅麟月搖了搖頭,也不在想其他事情,開始大肆吸取天地能量,而軒轅麟月的蛇身也開始漸漸有了變化,開始長出四肢,兩對精美小巧的三指龍爪緩緩浮現在她的蛟身上。

「吼!!!」

軒轅麟月突然仰天長嘯,似龍非龍的叫聲響徹雲霄,天空之中雲層瞬間擴展,露出一片蔚藍色的天空,天地間有着淡淡的祥瑞浮現,龍鳳呈祥,猶如九天之上的龍威,鎮壓一切,不過這都是縣花一現。

在軒轅麟月的龍爪徹底長全后異像就消失了,而且異象出現的那一刻世人都是毫無反應的。

也就是說這異象只有軒轅麟月自己看見了,其他人根本就看不見,實在是連龍威都為感受到。

現在的軒轅麟月已經不在是蛇的模樣,而是蛟,只是長出了四肢,還沒有其他變化,還不能說是蛟龍,還差那麼點意思。

不過這對於軒轅麟月來說已經不錯了,至少能夠隨心所欲的飛了,不需要消耗元力來飛行了。

陽光照在哪潔白如玉的鱗片上泛起細小的彩色紋路,鱗片看上去似乎比以前堅韌漂亮了許多。

看上去猶如稀世珍寶,如果是喜愛珠寶的女性看見了,那麼她們一定會千方百計不擇手段的抓住軒轅麟月拔她的鱗片。

但是她們真的有機會拔嗎?軒轅麟月可不僅僅是龍這麼簡單啊,她還有瑞獸這一重身份,而她的瑞獸可不僅僅是一個世界,而是共通的。

也就是說軒轅麟月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和瑞獸麒麟是一樣的,不過她的樣子不是麒麟罷了。

軒轅麟月的身軀已經足足有百丈長,身軀之龐大可見一斑,但她偏偏就把自己控制到二十幾厘米大小。就是不讓自己變大。

說白了就是怕變大了難看,但是那是難看嗎?那是明明是威武霸氣好不好,華夏的龍有幾個丑的?

7017k 龐大的蛟龍之軀,穿梭於南境高空之上。

在仔細查看了一下系統列表之後,韓飛更加堅定,信仰進化這條路是個正確的選擇。

而這一趟外出,除了尋覓妖獸,吞噬血肉之外,韓飛要做的另外一件事,就是將自己的龍神廟,建到玄天宗外各個角落。

就在這個時候,韓飛耳邊突然響起系統之聲。

「叮!」

「檢測到宿主尚有一個鑽石寶箱未開啟,該寶箱將於一天後失效,請問是否立即開啟?」

啊!

直到此時,韓飛才猛然想起,在上次擊殺了大帝級凶獸【邪蟒古藤】的時候,系統獎勵一個鑽石級寶箱,自己一直都還沒有開。

敢情這寶箱長時間不開啟,系統這邊還會直接收回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