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難道就不害怕自己吃醋?

劉小藝像是幹了什麼壞事似的,一直躲著劉浩哲走路,但眼睛卻又時時緊盯着劉浩哲,臉上剛下去的紅暈在發現劉浩哲看自己時,又升起來了。

可劉浩哲卻大剌剌的走上前去「小菲,我覺得我們需要聊聊!」

「啊?聊……聊什麼?」

「什麼——」

劉小藝和方榮同時驚呼出聲,方榮發現自己失態后,急忙閉嘴走到一邊,不過耳朵還豎着,時刻關注著兩人的對話。

這傢伙,想和她說什麼?

「今天晚上,我去找你!」

劉浩哲說完就准本轉身離開,劉小藝快速抬頭,聲音小的像蚊子似的「可……可是雋導讓我去找她!」

「行,那你和她說完后,我再去找你!」

「好,我……我知道了!」

劉小藝慌裏慌張的跑開了,方榮卻瞪着劉浩哲,裝模作樣的和他站在一排,咬牙切齒的聲音從她口中傳出「你想找她說什麼?」

「說你啊,我覺得應該跟她解釋清楚,你就是我的女朋友——」

「這怎麼行?」

方榮直接大吼了出來,一驚一乍的讓在周圍忙活的工作人員都打了個激靈。

「抱歉……嘿嘿……抱歉!」

方榮有些尷尬的雙手合十,給眾人道了個歉,然後一把拉着劉浩哲,走到了一個沒人的地方。

所有人也沒多想,畢竟方榮和劉浩哲早就認識,而且他們平時就嘻嘻哈哈的打鬧在一塊兒。

沒有人看的出來他們是情侶,反倒覺得兩人像哥們兒,畢竟方榮的性格也挺大大咧咧的,有點像男孩子,不過非常好相處。

「你是不是瘋了?」

方榮直接超劉浩哲翻了個白眼「如果外界知道你談戀愛了,會造成什麼樣的局面,你想過沒?」

「那些廣告代言暫且不提,取消也就取消了。」

「可是《仙劍奇俠傳》的收視率怎麼辦?那肯定會受到影響的!」

「對了,公司里的……」

方榮越說心裏越難過,出口的話也軟和了不少,劉浩哲這麼做的原因,她非常清楚。

「咱……咱們真的沒必要這麼做!」

「其實……我一直都相信你的!」

方榮淚眼婆娑的看着劉浩哲「我早就說過了,演戲的過程中出現這樣的事是很正常的,女主角入戲深,愛上了男主角這也是常有的,他們體驗派的演員打都這樣!」

「畢竟你是如此的優秀,我覺得,以後所有和你有對手戲的女演員,大抵都會對你有好感的!」

。 這種人擱現代很多,但這裏是古代啊,古人大多封建愚昧,且身為皇室之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偏偏沐飛逸特立獨行,別人都虔誠的信奉著,偏偏就他不信。

「話題似乎扯的有些遠了。」阮煙蘿又主動將已經扯遠了的話重新的拉回來,「古書裏頭不是記載了嗎?饕餮喜歡吃東西,不管是這天上飛的還是地上跑的,是人亦或是獸,只要能入口的都逃不了他的那張口,古時候有些人想要饕餮的庇佑就會拿一些珍饈的美食去供奉他。」

「饕餮是饕餮,行之是行之……」沐飛逸很聰明,他瞬間就明白了。

男子那長長的睫毛輕輕的顫動了兩下,阮煙蘿就瞧見他眸底又暗了幾分。

就在她以為沐飛逸是不是很討厭饕餮之時,男子忽然又揚起唇笑了:「煙蘿,你先在此歇息一會,我去朝拜一下饕餮大神。」

「飛逸,你去朝拜他作甚?」阮煙蘿連忙拉住了正準備離開的沐飛逸。

沐飛逸也真是的,說風就是雨。

原本阮煙蘿還在想沐飛逸肯定不會相信這麼荒謬的事情,沒想到他馬上就信了。

相信之餘,沐飛逸居然還親口提出要再去拜會一下饕餮。

阮煙蘿拚命阻止的同時,卻瞧見沐飛逸緩緩勾起的唇角,他實在是太了解沐飛逸了,只要是他決定的事情通常就不會有轉還的餘地。

因為自己一時興起而泄露了饕餮的身份,阮煙蘿也沒準備繼續藏着,也開口道:「饕餮大神三番兩次的救臣妾,王爺的確應該要過去好好的謝謝他,只不過這位大神麵皮薄的很,還請王爺莫要說太過於謙和了。」

「這點你不用操心,本王還是知曉一些分寸的。」沐飛逸對阮煙蘿說道。

沐飛逸離開后,春桃又帶着秋霜進來。

春桃手裏提着一個籃子,籃子裏居然放着一些新鮮的草莓。

自從重生在這凡人女子身上之後,阮煙蘿就沒有再見過草莓了,突然瞧見還覺得很是稀奇。

「娘娘,這是王爺一早就吩咐奴婢去黑市上給娘娘您淘來的,這果子紅彤彤的上面還有很多小黑點,也不知為何物。」

「草莓。」阮煙蘿抿著唇笑道。

小丫鬟並未聽清楚她說的話,還上前一步又問了一遍:「娘娘您剛才說什麼了?奴婢好像沒有聽清。」

「無妨,本宮對你送來的這果子很感興趣,你們真的是有心了。」不僅僅是沐飛逸,春桃對她也是推心置腹的,這讓阮煙蘿感受到了異樣的溫暖。

許是現在身子不同了,原本大大咧咧的她現在卻容易多愁善感,多說兩句話就想要掉眼淚。

瞧見阮煙蘿似乎要掉淚,秋霜連忙把草莓又往女子的面前推了推:「娘娘您還是先嘗嘗這果子吧,聽說這果子只長在很偏遠的地方,就算有錢也是吃不着的,這次能夠尋着着實也是運氣好了,王爺是花了大價錢買下來的,您得趕緊嘗嘗看看看這味道如何。」

草莓阮煙蘿之前吃了不少,但是像沐飛逸特意花重金買來的草莓阮煙蘿以前倒是從未見過,她覺得稀奇的很。

女子伸出纖細的手,指尖輕輕觸碰了一下那紅彤彤且閃爍著誘人光芒的草莓。

捻了一粒紅色的草莓放入口中,草莓的味道混合著淡淡青草還有香草的芬芳酸酸甜甜,這味道極其的好吃,讓阮煙蘿感覺有些欲罷不能。

碰到了喜歡的食物,她吃了一粒又一粒,待準備再拿一粒的時候才豁然發現籃子裏的草莓都已經被她給拿空了。

阮煙蘿尷尬的笑了笑,誇耀春桃:「春桃,你這次做的很好,你送來的東西本宮很喜歡吃。」

「娘娘喜歡就好了。」春桃臉上也堆著笑容,「奴婢也不苛求些什麼,就希望咱們家的娘娘能每日高高興興的,不帶半分憂愁,同時也和那些算計離的遠遠的才好。」

「會的,終有一天會有這個機會,遠離算計大家都能過的安泰。」阮煙蘿柔聲對春桃說。

剛巧這個時候,一陣誘人的香氣遠遠飄來。

聞着那誘人的香氣,秋霜和春桃都忍不住的吞咽了一下。

而阮煙蘿則習以為常,她看了兩個失態的丫鬟一眼,對二人說:「今日你們有口福了,春風酒樓的廚子回來了,方才在王府內準備了一桌葯膳。」

「行之先生回來了??」春桃兩眼放光,「何時回來的?奴婢都快要想死他了。」

當然春桃想念饕餮可不是因為他長得俊俏,而是因為饕餮做的一手的好菜。

雖說饕餮長得是很俊俏,先前在春風酒樓的時候也有很多女子會偷偷的跑到后廚想要一睹饕餮的風采。

春桃也喜歡美男子,但相對比美男子來講,春桃可能更加喜歡美男子做的珍饈美食。

秋霜是鮮少出王府的,之前也不是跟着阮煙蘿,並不知曉饕餮的名號,反而嗤笑了春桃一聲:「春桃,我看你是春心蕩漾了吧?有什麼吃食是這樣好吃的,王府裏面的廚子水平都已經能夠達到御廚的標準了,難道御廚做的都沒有他做的好吃嗎?」

「這點,你倒是說對了,宮中的御廚王府里的廚子做的可都沒有那位行之先生做的菜肴美味,奴婢之前運氣好,娘娘特意恩准和玄昱一塊去酒樓用膳吃過一次,那次是真的讓人難忘。」

「我還是不信。」

縱使是說的天花亂墜了,秋霜還是那句話,她不太相信。

秋霜不信這也無妨,反正一會飯菜端上來她肯定會控制不住大快朵頤的,春桃很是篤定的想。

女子還想要說什麼,剛好這個時候,菜肴也一樣一樣的端上來了。

有葷有素,大多是葯膳。

當那些菜肴端上來的時候,秋霜都忘記自己先前說的話了,那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順着食物看過去。

春桃則抿著嘴笑:「秋霜姐姐,你方才不是說也不過如此嗎?為何現在瞧你衣服等著吃的模樣呢?」

秋霜被戲弄了,連忙伸手拍打了春桃一下。 很快飯菜上桌,品相雖然不好,但味道卻不差。

他對吃的也不挑剔,只要是她做的,再難吃也會統統吃光的。

「姐夫,你昨晚去找我姐姐幹什麼的呀?」

「……」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

唐柒柒愣住,疑惑的看著封晏。

封晏臉色也變得古怪起來。

「你看錯了。」

他聲音沙啞了幾分。

「沒有呀,我昨晚睡不著出來看月亮,的確看到你去了姐姐房間……我還打算問你問題的,可你一直沒出來……我等到困了,就回去休息,你最後什麼時候出來的啊?」

唐幸歪著腦袋問道。

「你……你昨晚來過我的房間,我怎麼不知道?」

她愣住。

她每天晚上都會喝一杯牛奶,很快入睡。

她還以為自己的睡眠質量變好了,但現在來看……

「你……你每天晚上都偷偷溜到我房裡?」她震驚的說道。

封晏也很尷尬,沒想到有一天做賊被抓了。

他的確每晚都過去,擁她入眠,第二天趁她沒醒再離開。

「嗯。」

事到如今,他只好承認。

他面上無波,臉不紅氣不喘,氣定神閑的樣子讓唐柒柒抓狂。

她來這兒住了快兩周了,竟然一直沒有發現。

這傢伙被抓包了,竟然理直氣也壯的承認了。

「封晏!你太過分了,說好井水不犯河水的呢?」

「所以我沒有碰你。」

「你……」

她氣得面色漲紅,哪裡還有心思繼續吃下去,摔了筷子就走了。

唐幸被嚇到了,很久沒看到姐姐這麼生氣了。

他咬著筷子,無辜的看著封晏:「姐夫……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我開算盤算,要怎麼把你丟出去了。」

封晏扶額,不悅的看著他。

唐幸縮了縮腦袋,不敢說話。

他也沒有繼續吃了,上樓去找她。

唐柒柒從柜子里找出剛剛做好的西裝,氣得準備找剪刀絞掉,但……又捨不得。

一針一線都是自己的心血,在公司休息的時間馬不停蹄的做的,還熬了好幾個晚上。

可……

「混蛋封晏,竟然每天跑過來和我睡覺,什麼都不做也不可以!」

「氣死我了,我怎麼和陸老師解釋?」

她苦惱的說道,就在這時門開了。

她警惕的拿著剪刀對著他。

「你別過來,你個登徒浪子!表面君子背後禽獸!」

「這衣服,是要送給我的嗎?」

那西裝一看就是男士的,她之前也答應給送他一套,想必就是這個了。

唐柒柒本來捨不得剪掉,只是太氣了才拿起了剪刀。

現在聽到他這話,氣勁又上來了。

「我就算剪掉也不會給你,你實在是太過分了。」

說完她氣憤的拿剪刀準備戳兩個洞,卻不想封晏立刻沖了過來,一把緊緊握住了剪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