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瞟向旁邊地面上爬過的一隻蚯蚓,小姑娘手上的小刀隨手一揮,地面上的蚯蚓應聲折成兩截。

李梅臉色蒼白,她毫不懷疑自己,如果敢再不聽這小姑娘的話,亂叫亂喊的話,小姑娘手上的那把小刀肯定會飛向自己,她諂媚的連連點頭。

害怕自己會再控制不住的發出聲音,還用雙手使勁捂住自己的嘴巴。

李仙兒在心中狠狠鄙視了一番,才拍拍手,冷冷的說:「好吧,如果你不叫的話,那我們現在可以來做做交易了。」

李梅訥訥的問:「什,什麼交易?」

李仙兒說:「把他們倆拆散,你做的到嗎?」

李梅苦笑著說:「你應該一直跟著我吧,之前的事你也都看到了,你覺得我能拆散他們嗎?」

李仙兒皺眉,她之前看到的,李梅確實做不到,可是,她上下打量著李梅說:「你家不是有關係嘛,讓那個男人提前回部隊,應該做的到吧,還有,你想個辦法把那女人騙出來,就前面的那個林子,你做得到嗎?」

李梅低頭思索,自己已經得罪建明哥和他的一家人,這小丫頭說的讓自己做都有點難,於是她老實的搖頭說:「很難,我大概都做不到。」

「你……」李仙兒猛翻白眼,她簡直要被這笨女人給氣死,啥都做不到,還想撬別人牆角,真是不自量力,她有些懷疑,給自己找的這個幫手,會不會將事情都給她辦砸了。

。 經過一個轉角,突然一隻手伸了出來,沈懷琳毫無防備,一把被拽了進去!

「你……」

「不許出聲,如實彙報情況,不然滅口!」

「……」

聽著耳邊傳來的威脅的話語,沈懷琳倍感無語,直接翻了個白眼兒。

真是離了個大譜!

毫不客氣的一巴掌拍過去,直接將他的手打開,沈懷琳沒什麼好氣:「霍城,你幾歲了?你咋變成這樣了?我剛認識你的時候,你還不是個傻缺啊。」

霍城:「……」

總感覺自己好像被罵了。

但是證據不充足。

甩了甩有些泛疼的手,心裡吐槽了一下她下手之狠,霍城輕哼一聲,不以為然道:「剛認識的時候彼此都不了解,你怎麼知道我真正什麼性格。」

「我當然知道。」

「你怎麼知道的?」

「百度百科上面寫著呢呀。」

「……」

看著她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霍城無言以對。

他想不明白,看起來這麼漂亮聰慧的一張臉,怎麼能說出這麼沒腦子的話?

果然上帝開了一扇窗,就會關上一扇門。

看她這樣子,大概是關的閘門,開的天窗。

沒救了。

長嘆了口氣,霍城懶得跟她糾纏這方面的問題,轉移了話題:「和你妹斗的怎麼樣了?」

「你妹!」

「……」

霍城默默捂臉嘆氣,他開始擔心,以後的孩子可千萬別隨了媽。

容易被打。

「沈佳慧。處理的怎麼樣了?」

「她啊,當然是手到擒來,收拾她小意思,屁都不敢放一個。」

看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霍城勾唇淺笑。

他可真是喜歡她這一副無法無天,得意洋洋的模樣。

然而——

沈懷琳卻並不這麼想。

說完她就有些後悔了。

霍城會不會覺得自己心狠手辣,不善良,對親戚都如此的兇殘。

他該不會覺得自己不是什麼好人吧!

雖然兩人之間沒可能,但是她還是希望在對方的心裡留下一個好印象啊!

想到這裡,沈懷琳頓時就慌了,下意識的拉住了霍城的手。

霍城不過愣了瞬間,反手便握著她的手,輕輕捏了捏。

「怎麼了?」

「我,我就是隨便問問,你別太放在心上。」

「什麼事,你說。」

難得見她如此正經的模樣,霍城心中升起了好奇。

不知是何事困擾她,明明之前還笑模笑樣,十分愜意。

「就是,就是……」

話到了嘴邊,沈懷琳卻有些說不出口。

這種事,實在是有些不好說,畢竟算起來,兩人的關係,其實……根本沒什麼關係。

想來想去,沈懷琳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擺了擺手:「算了,沒什麼事,我們走吧,親戚們還等著呢。」

見她突然又不願意說了,霍城:「……」

雖然他是個好奇心幾乎為零的人,但是對於沈懷琳的事,他一向在意。

這種話說到一半就沒了消息的感覺,就像是吞進去一根魚刺,卡在喉嚨里,不上不下,很難受。

憋得慌。

霍城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

……

宴客廳,眾人歡聚一堂,正在喝酒聊天,氣氛十分的歡愉。

入場之前,沈懷琳已經調整好心態,表情從容,面帶微笑,一舉一動都是大家閨秀的典範。

「琳琳,快過來,就等你了。」

雲樂珍朝著她招手,指了指身旁放置的禮盒,示意她該給親朋好友送禮物了。

沈懷琳當即甩開手,提著裙擺快步走了過去。

霍城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又抬眼看了看小跑著離開的沈懷琳,無聲的嘆了口氣。

小沒良心的,還真是一點兒不留戀啊!

「阿姨,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沈懷琳面帶歉意,小聲的道歉。

雲樂珍擺了擺手:「一家人客氣什麼,今天你才是主角,早點兒晚點兒,我看誰敢說一個不字。」

如此偏袒,沈懷琳頓時放下心來,咧著嘴笑的又甜又美,隨著她一起送上禮物。

眾人接過,無一例外的誇讚著。

場面十分祥和。

偏偏這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插了進來——

「誒?我怎麼記得,沈小姐的母親早就過世了,那這個點心,到底是誰做的呀?」

聽到這話,原本笑意盈盈的眾人紛紛停住,目光不約而同的鎖定在某個人的臉上。

雲樂珍眉頭一皺,心中暗道不好。

怎麼就忘了她了!

這怕是要壞菜了!

。 「快!快點上菜!」

沐陽台督促著下人們趕緊端菜進入房間內,把菜盤一個個擺好。這可是沐家本家家主一脈的二小姐,身份無比尊貴,如果把她討好了,萬一她心情一好,只需一句話,那麼自己分分鐘就能成為一名光榮的本家成員,到時候,瞬間到達人生的巔峰,誰還樂意呆在這裡?

所以,為了他的夢想,沐陽台這次必須在二小姐面前留下好的印象。

「咕嚕——」

沐塵喉嚨滾動,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表情有些木訥道:

「這……這也太多了吧!」

在他的面前,一個足足有近十米長的桌子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菜肴,那散發著的香味,勾動著他的舌尖。

敗家!真是太敗家了!

沐塵覺得,做這麼多飯,他又吃不完,到時候又要倒掉,想想都覺得可惜,有些菜嘗還沒有來得及嘗一口,就這樣被倒掉了,身為一名美食愛好者,想想都覺得,啊!心好痛!

「不多不多,如果不夠,我讓廚房接著做。」

沐陽台臉上堆滿笑容,十分賣力的想要討好沐塵,先前他看得出,二小姐對這位少女那是格外寵愛有加,莫非,這名少女是二小姐表妹什麼來著,反正不管什麼來頭,只需知道少女和二小姐關係匪淺就行了,接下來,就該好好討好這兩位了。

「好了,就先到這裡吧,如若不夠再說。」

這個時候,從走到這裡從未說過一句話的沐清婉突然發聲了。

「是!是!」

沐陽台趕緊點頭哈腰,吩咐著廚房可以不用做飯了。

「哎呦我去,累死我了。」

廚房內,一名廚師放下手裡的湯勺,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說,這沐扒皮這次是怎麼了,以前我們多做一道菜他都要扣我們工資什麼的,這次是中邪了?居然要做那麼多菜?而且每一個都還要求那麼高!好久沒有認真做過菜了,真是累死我了。」

他一邊扭著脖子,一邊向同伴抱怨著。

「你不知道嗎?」

在他旁邊,同伴露出一個令他費解的眼神。

「怎……怎麼了?今天發生什麼事了?難不成,今天做這麼多菜,是沐扒皮的老相好來了?」

「!!!」

旁邊的同伴一聽,嚇得趕緊捂住這位口無遮攔的笨蛋,眼睛快速在四周打量,確認剛才的話沒有被人聽到過後,吐出了一口氣。

「你這個笨蛋!你知不知道你這句話讓別人聽到,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所以說,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你真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確認沒有撒謊后,同伴嘆口氣道:

「今天,本家家主一脈的二小姐來我們浮羅城沐家了!」

「什麼!!」

大吃一驚,隨即說道:

「那我完了。」

「怎麼了?」

顫巍巍的伸出手,說道:

「我剛剛做飯時,一不小心,把一枚小鐵釘掉進菜里了。」

「……」

Whatareyou你說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