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真看著一臉正經,卻跟自己聊著雙修之事的王不滅,也是覺得這老傢伙並不是表面上看的那麼正經。

“嘿嘿!如此機緣師祖怎麼沒有把握?”

“泡泡的父母當年死在了魔族大劫之中,她從很小的時候就跟著我,在我眼裡,只當她是女兒一樣看待。”

你妹。

當女兒一樣看待,一見面你就為我沒有和她雙修感到可惜?

當然,這些話徐真時不敢說的。

“還有這次你拒絕了泡泡,據我所知,她可是很小心眼的。所以,下次見到她,你最好躲遠點,不然我怕你會吃大虧。”

“若不是我提前告訴她,不準對你動手。你以為你真的能夠從她手裡上的來我這裡?”

“師祖,這泡泡師伯什麼修為?”

“全盛時期的話也是一名妖尊,不過因為困在這裡,我也害怕他們兩個控制不住的脾性,便將他們的修為暫時封印了一部分。”

戰尊?

徐真拍了拍胸口,還好自己果斷地露出浮屠斬神訣,找到了自家人。

不然,這次懸空塔一行,怕是真的要交代在這了。

二人又寒暄了幾句,徐真也是再度拜別,從頂層的出口離開了懸空塔。

王不滅讓徐真找一個戰皇強者收取懸空塔,這種事情徐真自然自己會做。

不過,想要收取懸空塔,還必須要破除籠罩在懸空塔上的一座法陣。

青羊宮的上空,此刻已經開始匯聚了濃濃的血氣紅雲,那都是一條條性命拼湊而成,還未完全凝練成真正的生靈血氣。

戰國天擎與無妄魔等人主持這血魔陣圖,似乎無暇顧及徐真此刻的出現。

破解法陣。

隨著懸空塔外的法陣嗡鳴一聲徹底消失之後,徐真也是立即張開華夏世界,將整個懸空塔收入世界之中。

也是在這一刻,原本沒有打算理會徐真的上官虛雲,一見徐真竟然將天一宗的傳承靈寶收取了,頓時怒火中燒。

“戰國天擎,徐真收取了懸空塔。”

此刻的戰國天擎哪裡有心思去管一個懸空塔,畢竟一件造化靈寶還比不上眼下這些血魔陣圖之下的生靈血氣。

“一件造化靈寶罷了,回頭本宮主賠償你一件就是。眼下,還是儘快收取這些生靈血氣,與徐天匯合。”

懸空塔的上三層,估計除了徐真,從來沒有人上去過。

天一宗也一樣。

所以在他們眼中,懸空塔就是一個能夠磨練門徒符籙以及法陣的修鍊靈塔,並非重要之物。

上官虛雲聞言,銀牙一咬,心中的憋屈自不必多說。

孫女被殺,三番兩次想要報仇的她,一次次失利,拿徐真毫無辦法。眼下,更是眼睜睜看著對方收取了宗門寶物,更是無可奈何。

“不要給我抓到機會,不然我一定要一刀一刀地割下他的肉。”

收取了懸空塔,徐真懸浮虛空,看著血魔陣圖之下的諸多宗門強者,一點點開始融化成血氣,匯入空中血氣紅雲之中。

不是他不想救,而是就目前對方的陣容不容小覷。雖然他也有兩道分身可用,但卻無法真正擊殺對方。

不然,之前也不會與戰國天擎三人如此膠著。

好在他提前擊殺了聶天敵得到了消息,沒有讓寶相寺、黃巢道宗這樣的友好宗門前來青羊宮。

再加上一點點私心,徐真可是很需要生靈血氣,來鍛造身上的靈寶。

人命草菅。

這是規則。

既然活在這規則之中,生死自己都左右不了的時候,仰仗他人,只願他人沒有落井下石,已經是天大的恩德了。

[徐真,我建議你去血魔陣圖中救一個人出來。]

彌雅似乎是掃描了陣圖中的人員心意,突然開口說道。

“救人?你怎麼突然這樣說?”

[第九青陽交給你的任務需要你去第九家族尋找第九元歌,而我剛才掃描了一下陣圖中的人員,查詢到了第九家族的人。你若是能夠救下一個,或許對你的任務有所幫助。]

“第九家族?哪一個?”

[高台之下,前排有兩人,一老一少。]

徐真放眼望去,只見兩人此刻正在竭力地抵抗著血魔陣圖的煉化之力,也是二人的修為高強,此刻還沒有真正開始被煉化。

徐真點了點頭。

“再等一會,現在救下他們效果不是太顯著。”

救人這種事情。

不到真正的生死關頭,又怎能讓人真正的感恩戴德?把利益最大化呢?

只不過,這種想法終歸是不可取的。救人,不分利益大小。若有實力,救人於為難之間,才是生而為人最大的精神財富。

時間緩緩流逝。

徐真耳畔間的哀嚎逐漸淡下。

戰國天擎等人除了時刻關注著血魔陣圖的運轉還要分心提防徐真。

雖然徐真只是遠遠地懸浮在虛空觀看,但是給眾人心底產生的壓迫感也是十分強烈。

“這個混蛋,東西也收了,人也搶了,為什麼還不走?”

趙帷幕臉色陰沉,與上官虛雲一樣,多次在徐真手上沒有討到便宜,他心裡的怨恨一點也不比上官虛雲小。

“他肯定在打著生靈血氣的主意,無妄,你盯著他,這次天王的任務若是再有閃失,你我都很難復命。”

說話之人乃是四魔其中之一,名喚魔冥,而另一人喚作噬血魔。

聽其口吻,想必在魔耀十二星中,地位要在無妄魔之上。

也是這個時候,虛空中的生靈血氣終於快要凝練完畢。

徐真陡然身影一動,磅礴的靈氣在數十種道韻的加持之下,化成一張大手抓向生靈血氣團。

“徐真,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當然是搶這生靈血氣了!”

戰國天擎雙眸一凜,冷哼一聲:”你果然是貪得無厭!懸空塔被你收取還不夠,你還打血氣的主意?”

“怎麼?允許你們四大宗門做強盜,不許我做土匪?搶得就是你們。”

“無妄大魔經—天魔大手印。”

無妄魔的神通靈法突然從天而降,一掌將徐真幻化出來的手掌拍的粉碎。

隨後,落在徐真身前。

“魔耀星無妄魔,領教閣下神通。”

。 「什麼時候公開呢?」吉祥也在想。

吉祥是不在乎什麼時候公開的,她覺得戀愛這個事情是很私人的事情。

但是她作為公眾人物,粉絲十分關心她的感情生活,她也答應過戀愛了就會公開。

然而,真戀愛了,是否公開以及什麼時候公開都應該和對方商量。

給姜安發過去「什麼時候公開」的問題后,吉祥也帶著這個問題睡了過去。

再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手機里收到姜安的一條信息:「聽你的。」

吉祥躺在床上回復了一條:「等你回來吧!」

信息剛發過去,電話就打了過來。

吉祥懶洋洋地接起,聲音也懶洋洋地,「嗯?」

姜安悶笑著小聲問道:「還沒起床?」

吉祥:「嗯!你今天怎麼這麼早?」看了下時間,才早晨七點多。

姜安:「今天需要早點到片場。什麼時候去青城?」

「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27號。」

「去幾天?」

「五天吧。」

「好,知道了。」

「等我回來,你也差不多殺青了。」

「嗯,想你。」

「我也想你。」

……

自從兩人決定在一起后,吉祥和姜安就每天在電話里里膩膩歪歪一會兒。

近期,《香蜜沉沉燼如霜》的主要演員已經基本都定完了。一些小配角、群演什麼的就由鞠獲操心了。

吉祥忙著在到處看景,做具體分鏡,之後去青城也是為了看景。

從浙店看景完,吉祥回到古城,準備處理一些瑣碎的事情后,就出發去青城。

拍攝一部劇是真的操心,也累,大多數還不知道劇的未來前景怎麼樣。觀眾是不是買賬,能不能賺錢。

所以製片人基本上都是選好劇本后,找投資人,再找導演組織拍攝團隊。

即使虧了,也不是完全虧自己的錢,賺錢大家分。

很少有像吉祥這樣,自己當出資人,自己拍攝,虧了賺了都是自己的。

但《最好的我們》成本三千萬,賣價八千萬,還是讓投資人看到了賺頭。

那之後,很多投資人就找上了吉祥和樓蔡浩,希望投資吉祥拍攝的新劇《香蜜沉沉燼如霜》。

吉祥參加綜藝和歌曲銷量所賺的錢完全夠她拍幾部電視劇了,而且歌曲銷量還在漲。

所以吉祥自己投資拍攝電視劇完全不用別人投資,但是有錢也最好不要吃獨食,這個道理吉祥還是懂的。

人的力量再大,也會有遇到難題和解決不了問題的時候,這時候就需要朋友幫忙,或者合作夥伴幫助解決。

生意場上講人情更講利益,什麼能讓對方心甘情願地幫助——利益捆綁。

所以《香蜜沉沉燼如霜》的出品公司除了吉祥如意傳媒外,還有一曲傳媒和音書影視兩家。

吉祥如意傳媒有限公司人員有限,資源也有限,目前的優勢是劇本和導演團隊出色,以及吉祥自帶流量,有賣點。

一曲傳媒更加擅長宣傳、推廣。

音書影視在特技製作上技術更成熟。

三家各有優勢,可以互相取長補短。

在最初一曲傳媒和音書影視要加入時,吉祥就和他們約定,不能干涉她選角和拍攝,否則不合作。

在整個選角過程中,兩家公司也推薦了他們想推的演員。

但是也是要試鏡併合格后才能被定下,不合格的一律打回,沒有什麼優待。

行就留下,不行就走。

吉祥在對待自己投資料或者吉祥他們主動聯繫的演員在試鏡這一關,或者其他方式推過來的演員沒有什麼區別。

吉祥的選角宗旨是一切都為角色服務。

最開始,一曲傳媒和音書影視認為約定是約定,他們推薦過來的演員總是要有些面子的。

其中,一曲傳媒就推薦了一個他們公司的一個流量小花,名叫梁蒼蒼。

梁蒼蒼是一曲傳媒最近兩年推出來的唱跳愛豆,和其他偶像走得都是一個路子,期望影視歌三棲發展。

以唱跳出道后,就積極尋求影視上的突破。

梁蒼蒼已經在一曲傳媒自己製作的一個偶像劇中擔任過女主角。

但是那個偶像劇可以用粗製濫造來形容,所選擇的演員都是一曲傳媒自己的新演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