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別忘了,我會一直等你信息的」

看著雷克薩斯的后尾燈,鍾寧越看越喜歡,連帶也喜歡起李牧來。

。 三人從海邊離開。

很快就找到一家看似不錯的酒店。

出來玩,最大的樂趣,除了享受玩的過程之外,吃吃喝喝也是一件令人愉悅的事情。

這家酒店是當地人開的,做的也是當地的特色菜。

李初晨專門挑些他們從未吃過的菜品,就是為了嘗試一下。

對此孫欣欣和盼盼都沒有意見。

新鮮的事物或許不易被人接受,但新鮮的美食,絕對能夠吸引大家去嘗試。

就這樣,吃吃喝喝又一天過去。

李初晨他們又在拜迪王國等了兩天,總算接到白澤的消息。

獄神殿的人工島,已經抵達拜迪王國的海域。

簡單收拾一下,李初晨他們就在莎莎公主的護送下,趕到海邊。

莎莎公主目送他們登上人工島,揮手告別時,內心卻是有些不舍。

但她明白人生沒有不散的宴席,只能等待以後有緣再相聚。

李初晨等人都能看出莎莎公主是真情流露,頓時對她高看一眼。

或許以後拜迪國王約瑟夫克羅退位,莎莎公主會成為拜迪王國的新一任國王。

幾人揮手告別後就進入人工島內部空間,而獄神殿的人工島,也很快變成膠囊狀態,像是一艘潛水艇,潛入深海之中。

路上,李初晨再次嘗試聯繫空天戰機,然而,他得到的結果仍然沒有改變。

獄神殿的空天戰機,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與其聯繫上。

李初晨又打電話聯繫白澤,詢問白澤是否有辦法可以和空天戰機取得聯繫?

白澤沉默了好一陣,突然長嘆一聲道:「大人,情況恐怕非常不妙啊!」

白澤一直不敢和李初晨說實話,他已經動用大量衛星進行巡查。

可是,在海量衛星的巡查之下,白澤仍然沒能找到空天戰機的影子。

這就說明問題的嚴重性。

獄神殿的那架空天戰機,恐怕是出事了。

但空天戰機如果真的出事,也會在太空留下碎片才對。

然而,白澤運用衛星巡查的時候,根本沒有發現,那怕是一點點空天戰機的碎片。

「沒有發現空天戰機的碎片,就不能確定空天戰機出事了!」

李初晨語氣堅定地說道,「白澤,在沒有確鑿的證據證實空天戰機出事的情況下,對空天戰機的搜索行動就不能終止。」

「大人請放心,我一定不會放棄的。」白澤握緊拳頭,暗暗發誓。

空天戰機上面,有無名,還有獄神殿的很多戰士。

李初晨把獄神殿的戰士當成家人,白澤也一樣,他也把獄神殿的戰士,都當成是自己的兄弟。

兄弟出事了,白澤的心情也很不好,而且這次的事故,還讓他感到有些力不從心。

以他的能力,儘管可以控制大量的衛星,卻仍然找不到空天戰機的影子。

這種挫敗感讓白澤的心情變得更加糟糕。

也就好在他身邊多了個鐘靈兒,有鍾靈兒陪着他,不斷鼓勵他,才讓白澤從心情的低谷中走出來。

他們兩人強強聯手,繼續控制大量衛星在太空中進行搜索。

與此同時,在外太空。

無名率領獄神殿的戰士,駕駛空天戰機,竟然在外太空迷路了。

幾天前,空天戰機突然闖進一片漆黑的星空。

在這裏,空天戰機的通訊設備全部失靈,他們和地面徹底失去聯繫。 「該死的,」羅素一還有旁邊的那男子猛地跳了起來。

而這一刻,涼亭里開始陸陸續續的掉落下來許多根詭異的草繩,這些繩套像是會尋找目標一樣,向著他們落下。

「羅素一,不對勁,這是一隻復甦了的鬼,林落梅她抵抗不了這樣的恐怖。」旁邊那男子有些驚恐道。

但是不止是這個涼亭。

就連外面的小區里,也開始垂下了無數根繩索,飄飄蕩蕩,彷彿要將所有人都給吊起來。

還沒等他們開始行動,忽然間,有草繩垂落,猛地掛在了羅素一和另一中年人的脖子上。

兩人只感覺脖子處有股恐怖的力量傳來,一股強烈的窒息感和暈眩感傳來。

羅素一低頭看了一眼。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根草繩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繩子的左右兩端橫在半空之中,彷彿一雙看不見的手正在狠狠的拉動這根草繩,要將他給活活勒死。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他就感覺頸脖處一片寒意,彷彿已經失去了知覺一樣。

「不好!」

兩人下意識地想要掙扎,然而卻還是遲了,直接像是林落梅一樣,被吊了起來。

窒息,無力反抗,讓人瞬間就感覺到了瀕臨死亡的恐懼。

草繩上似乎有着某種奇異的力量,讓人根本就無力反抗。

這時候羅素一開始後悔了,後悔自己為什麼要不按常理出牌,非要搞這些自我感覺良好的套路。

現在可好了,對方直接把他們當入侵者,痛下狠手。

該死的,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林落梅很有可能會撐不住的!

「混蛋!給我鬆開啊!」

他掙扎著,拼勁全力發出怒吼,同時在這一刻,動用了厲鬼的能力。

在這一瞬間,他變的似乎不太像人了,渾身纏繞着一股陰冷的氣息,面色晦暗,皮膚下有什麼東西在蠕動着,彷彿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一樣。

然而就是在這些變化出現的時候,鬼繩的拉扯力卻忽然一輕,使得他能夠順利的說出話來。

有某種靈異在與之抗衡。

是他身上所駕馭的厲鬼的力量在抵抗鬼繩。

「這樣就想殺死我?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吧?蘇遠,我們沒有惡意,只是想約你見個面!」

他知道,這小區里還有人住,如果這裏真有鬼的話不可能還有活人。

唯一的答案就是蘇遠。

這是那個解決了s級別靈異事件之人蘇遠的手段。

「你們找蘇遠?地方倒是找對了,但你們不是負責人,看上去像是民間的馭鬼者,我沒見過你們,是外地來的?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我的地盤上動用能力,也不找我報備一下,簡直就是不把我這個負責人放在眼裏!」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可以給你們定個襲擊負責人的罪名直接就地格殺,合法合理,畢竟你們已經有了動手的嫌疑。」

楊間的聲音從前面傳了過來。

卻見他沉着臉一步步走來。

額頭上一隻猙獰的鬼眼,不安分的轉動着,打量著四周。

他最恨的就是這種一聲招呼都不打就直接闖入自己地盤的傢伙了,尤其還是馭鬼者。

像是上次葉楓和王小強的事情就已經給了他一個深刻的教訓。

人可以犯錯一次,但同樣的錯誤絕對不允許出現第二次!

羅素一看着楊間那隻眼睛,不由的感覺有些心驚肉跳,某種東西正在強烈的給出警告。

這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

情報出錯了!除了那個蘇遠,大昌市還有一個可怕的傢伙!

什麼時候大昌市又出現這號人物了?

等等!他說他是負責人?

「大哥!大哥先別動手,有話好好說,我們只是在找蘇遠,打個招呼而已,沒有想要襲擊你的意思啊。」

這一刻,羅素一是真的連腸子都悔青了。

那個神秘的蘇遠沒找到,反倒是先把眼前這個恐怖至極的負責人招惹了過來,想到這裏,他都恨不得直接給自己兩巴掌!

自己還是低估了大昌市的恐怖,以為三個人一起過來再怎麼樣都能應付各種情況。

那裏知道一個負責人的出現,僅僅是照面的功夫三個人就已經陷入了絕境。

漫天垂下的草繩,一隻徹底復甦了的厲鬼,這已經是噩夢開局了。

「打招呼?打招呼好歹也得先問過主人的意見!這裏是我楊間的大昌市!你們有沒有問過我的意見!」

一隻冰冷的手掌突然出現在了羅素一的前面,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將其整個人提了起來。

遠處的楊間忽然消失了,然後詭異的出現在羅素一的面前。

羅素一睜大了眼睛,下意識的想要反抗,他卻驚恐的發現,身體已經不能動了,似乎有一股冰冷的東西侵入了自己的身體里,佔據了一切。

不,不僅是不能動,就連身體里的鬼也沒有了反應。

「開什麼玩笑?這傢伙連鬼都能壓制?」

羅素一的內心此刻已經驚駭到了極點。

他也遇到過不少馭鬼者,可是從沒有一個人能夠達到這種程度的,眼前的這個楊間已經和普通的馭鬼者不是一個級別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平淡的聲音忽然間響起。

「算了,楊間,先放下他們吧。」

楊間沒有回頭,但是腦袋後面卻突然睜開了一隻眼睛,詭異的打量著四周圍。

而來人正是蘇遠。

蘇遠帶着好奇的看着涼亭附近那一層濃郁的紅光和裏面漫天飛舞的草繩,他知道那是楊間的鬼域和鬼繩,也沒多說些什麼,而是徑直走了進去。

是的,他就這樣走了進去。無視了鬼域的隔絕,直接走進了楊間的鬼域之中。

楊間眉頭皺眉,但心中卻是一驚。

鬼域被硬生生的闖入,這種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他遇到過好幾次。

但那些都是鬼。

恐怖級別過高的鬼,能輕而易舉的踏入自己的鬼域之中。

這些他可以理解。

可蘇遠是人啊……

雖然自己只是睜開了一隻鬼眼,鬼域維持了涼亭附近的範圍,但就這樣被硬生生的闖進來,實在是有點被打臉了。

蘇遠這傢伙……果然不可小覷!

解決了厲鬼復甦問題的他越來越恐怖了!

7017k被打斷魔偶製作的大魔法師轉世沒表現出很多反感。

倒是對星痕此次主動來尋找自己頗感意外。

站在地下第七層的石質都市內,由御魔權杖孕育的類元素之靈向人類表示歉意:「再次抱歉打擾到大人您的練習。不過有件事還需要您親自去第一層處理。」

緊接著,星痕將剛才來自第一層守護者魚龍通過水晶傳遞迴底層的消息說出。

大體意思為有隻雪魔族現在來到了亘古禁忌迷宮外。

對方目的不是為了回到第二層,而是說有封信件要……

《天獄邊緣》第六百九十四章:天罰巨劍 出乎楊默的預料,李秀寧離開太原之後的半個月里,趙洪非但沒有和自己為難,相反還一反常態。

甚至日常商討完政務之後,還會主動邀請自己去府中赴宴。

楊默自然全都婉拒,但心裡卻開始泛起嘀咕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