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上,沈城特意留給黑洞將近十秒鐘的特寫,比原作多了將近三倍。

漆黑如墨的詭異面孔,還有那張吞天食地的大嘴,孩子們都捂起了眼睛,甚至有的都被嚇哭了,鴕鳥一樣往家長懷裏鑽。

沒有童年陰影的童年和沒有玩具的童年一樣,是不完整的。

沈城作為孩子們夢的引領者,不可能不考慮這個問題。

······

如果劇情就這麼結束了,那這個電影爭議性就大了。

因為多年過度的大團圓,使得悲劇性結尾的逼格在華夏大幅度上漲,成為有品位的代名詞。

動漫也不例外,像是《神廚小福貴》、《環保劍》、《虹貓藍兔阿木星》、《三毛流浪記》、《水漫金山》、《大魚海棠》、《畫江湖之俠嵐》,看似邪不壓正,但是正已經被擊散崩潰了。

《賽爾號之尋找鳳凰神獸》如果在這裏戛然而止,那它就會和上面的作品平齊,成為一代人永遠難以釋懷的遺憾。

而遺憾,是最能帶來回憶的。

沈城一開始也猶豫過,要不要刪減掉最後十分鐘的劇情。

心中有一個小人一直在蠱惑他,刪掉也沒關係,反正後面小墨又不出場了,死了就死了,雷伊隨便安排個人來救救好了,不耽誤劇情的···

掙扎了一會兒,還是算了。

大團圓吧。

刻意留的遺憾那不叫遺憾,那叫故意噁心人。

······

一個神秘的空間里,天空是暖橘色的,地上是色彩斑斕的花海。

花海上,有一顆顆蛋。

咔嚓!

一顆蛋離開了,小墨從裏面走了出來,她有些迷茫的看着周圍,這裏是天堂還是地獄?

咔嚓!咔嚓!

兩邊的蛋也都裂開了,喬森和汪師傅走了出來。

更多的蛋裂開了,越來越多的精靈脫殼而出,他們有些是大家熟悉的布布種子、皮皮、毛毛,還有些是融合精靈,比如說炎火猴、泰瑞、艾克里桑。

「看那邊!是鳳凰神獸!」

「我明白了,HHL星球被毀滅了,但是鳳凰復活了我們!」

眾人歡呼起來,活下來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誰又會一心求死呢?

「看,那邊有一個超大的蛋!」

喬森突然說道,看着面前接近二十米高的蛋:「什麼精靈能這麼大?哈莫雷特?」

「不可能吧,HHL星怎麼可能會有哈莫雷特?」

眾人正討論的時候,蛋破了,從裏面走出來的是————美麗圖!

而此時的美麗圖和之前不一樣,沒有了蜘蛛一樣的下身,脖頸上圍着雪貂樣式的花紋,兩側的手臂分別來自白元帥和黑司令。

「真是完美的身體啊,看來我和你們一樣,都是被鳳凰所復活了呢~」

融合了三個屬下的力量,美麗圖的聲音更加的嘈雜尖銳,像是用指甲刮黑板一樣。

「那就是鳳凰嗎?真美啊————當我的標本,當我美學博物館的藏品吧!」

「永恆瞬間!」

光線發出,鳳凰瞬間變成了冰雕,然後炸成了碎片,其中一塊就迸濺到了小墨的手中。

「看來你只會做蛋,不會戰鬥哦,跟我這麼完美的存在比起來,還差那麼一點哦~」

「你!你不是要收集標本嗎?為什麼要殺了它!」

「其他的我都要,這個長得太完美了,怎麼能讓那個比我更美麗的物種,存在於這個世界呢?」

它的眼睛瞥向小墨幾人:「下一個是誰,自己報上姓名來吧。」

小精靈們害怕的躲在了他們的身後,殊不知他們也自身難保。

「淡定、淡定。」

這個聲音是————發財!

「有我們在,你們不需要潛水,看戲就好。」

紅包!

「他們很快就要倒霉了!」

恭喜!

一個從未見過的精靈衝過來,站在了美麗圖的對面。

這個精靈的主體部分是雷伊,兩個爪子是紅包的,身上有恭喜的熊貓斑紋,背後還懸浮着發財的小翅膀。

「哎喲喲,從來沒見過的精靈,又是個不錯的精靈樣本。」

「要說也是神獸標本。」發財傲嬌地哼了一聲:「經過黑洞之後,我們被鳳凰捏在一塊兒了,我們三神獸和雷伊合體了,美麗圖,我鄙視你這個收集狂!」

「看上去挺有把握的啊,也不知道實力如何?」

「完美彩虹!」

「完美光線!」

「完美光球!」

美麗圖的主體是機械人,在不考慮冷卻的情況下,攻擊速度根本不是幾個精靈能比的。

儘管雷伊還了幾招「末日雷電」,但都沒有給對方造成影響,都被人家的「完美護盾」給攔住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獸皇自殺讓胡列娜很傷心,她以為這一戰之後,迎來的應該是大和解才對。

「逝者已矣,不用太傷心了,我還以為是你的小情人呢,還留了手,不然一拳就直接送走他了。」李耀安慰道。

可即便是這樣的逗弄胡列娜依舊在傷心着,在她看來是她害死了這個如同哥哥一樣照顧她的男子。

這一幕讓李

《斗羅之帝國的崛起》第二百四十六章唐三再現 雲千嘟囔著小嘴巴:「什麼秘密就聽不得了,我也有成婚的時候,哼哼!」

「成婚?」顧知鳶笑了起來:「郎君找好了么?就想著成婚了?」

被顧知鳶調侃,雲千的一張臉紅的滴得出血來:「不跟你們玩兒了,哼。

雲千一雙手按著邊緣要爬起來。

這個時候,李長樂從水中冒出來一個頭,一把抓住了秦婉婉的腳腕,猛地往水面拉。

「啊!」秦婉婉尖叫了一聲,扯了一下自己身後的林霜雪。

林霜雪身子一滑,跌倒在了地上,腳踹在了剛剛爬上來的雲千的腦袋上,直接將雲千踢到了水中。

緊接著林霜雪也滑下去。

她嚇壞了,在水中驚聲尖叫了起來,濺起了巨大的水花。

她的手臂死死抓住了自己旁邊的雲千的頭髮,拚命的按住了她的頭。

雲千嗆了水,手腳撲騰了起來。

周圍的人卻以為是兩個小姑娘在玩樂,並非沒有上去幫忙。

倒是楊如意的目光一直在雲千的身上,發現雲千掙扎的姿勢不太對,飛快的跳了下去,一把將林霜雪給推開了,將奄奄一息的雲千撈了起來。

楊如意拖著雲千上了岸,沖著林霜雪呵斥道:「你幹什麼?」

林霜雪在秦婉婉的攙扶下,在齊大腿深淺的水中站直了身體,瑟瑟發抖的看著楊如意,低聲說道:「我不是故意了。

雲千瞪了一樣林霜雪,眉頭緊皺:「你是要殺了我啊。

剛剛林霜雪按住她的頭的力氣十分的大,絲毫不像是玩笑,就像是要把她置於死地一樣的感覺。

「我,我只是太害怕了。

」林霜雪紅了眼睛:「我不知道這個水這麼淺,對不起,對不起。

她不斷的給雲千道歉,整個人卻躲在了秦婉婉的身後,一雙眼睛怯生生的看著楊如意和雲千。

不知道的還以為二人欺負了她。

雲千無語,明明受害者是自己。

楊如意冷笑了一聲:「不知道?你要是一直不鬆手,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全家都不夠賠的。

「你說你是無心的,你看看,她的後背都被你掐紅了!」

顧知鳶眉頭微蹙,掃了一眼雲千的後背,確實是紅了一片,看不出來這丫頭的手勁這麼大。

而且……

她已經在水裡面泡過了,怎麼會不知道這水這麼淺,這個理由未免有些太牽強了吧。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林霜雪急的都快要哭了,一雙眼睛著急的看向了秦婉婉。

秦婉婉瞧著自己的表妹受欺負,當下心情也不太好了,她垂下了眼瞼,不悅地說道:「周夫人說話也太難聽了,我表妹不過是嚇到了而已。

「十七皇子妃……」楊如意還想說話,顧知鳶扯了她的手一下,示意她別說了。

李長樂有些抱歉地說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小事情一樁,小事情一樁。

雲千皺了皺眉頭,沒在說話。

她的後背疼的厲害,還有踹在她腦袋上的一腳差點給她踹暈了過去。

林霜雪手腳並用的爬上了岸,跪在了雲千的面前:「公主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求你,饒了我吧。

雲千:? 「我……我這個樣子怎麼讓他們走啊,我也沒辦法……」

凱瑟琳支吾著,不肯幫忙,還是有些不死心,但沒想到下一秒陸昭如同封魔一般,直接抓起杯子用力的摔在桌面上,杯子瞬間四分五裂。

碎片狠狠地扎入他的右手掌心。

凱瑟琳震驚的看着他血流不止的手,心臟狂跳。

而陸昭捏著一塊碎片,朝着自己逼近。

白凈的玻璃碎片上沾染着他嫣紅的血,折射出異常妖冶的光輝。

「你……你幹什麼?」

她嚇得魂飛魄散,不斷後縮。

「公主殿下,是想毀容示眾嗎?你想拉着我墜入深淵,那我和你,玉石俱焚。」

「不不不,你別傷我!」

女孩子的臉可是最重要的,她每天都小心翼翼的呵護保養,可不是讓他割開血淋漓的口子的。

她趕緊拿起手機撥打一個號碼。

電話撥通,那邊傳來興奮的聲音。

「殿下,我們都已經在門口準備就緒了,只要你們一出來,我們保證轟動整個費蘭城。」

「滾,都給我滾,滾的越遠越好。」

「殿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