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各色各樣的紋路在天邊出現,這些各色的紋路結合在一起,保持動態的變化,就好像一道扭曲彩虹一般。

火紅、青色、土色、白霜、雷霆、光暗,各種元素以形象的方式顯現在這個世界上,這在以物質為基礎的世界是基本不可能出現的,然而它已經出現了!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天使世界!

「果然是引狼入室….」克爾尼娜低聲的喃喃道。

「噗!!!」瞬間,天空中破開一個缺口,一大片黑紅色侵染天空,仿若岩漿傾倒一般,

大量粘稠的黑紅色液體從那缺口中流出來,擴散到這片天地之間。

克爾尼娜知道,那並不是真正的液體,只是規則的一種特殊形態顯化,也只有在這種規則碰撞的時候才能看到,不只是世界規則是如此,只要涉及到規則層次的戰鬥、碰撞,都有可能出現這樣的現象。

規則顯化異像。

而那些黑紅色的岩漿一樣的東西,應該是深淵規則的入侵吧!

「天堂世界,真是該死!巴別塔的神呢?都去哪了?」克爾尼娜憤憤的想著。

「克爾尼娜….這是什麼情況?」突然,一道略顯成熟的男聲響起,緊接著,一個騎著青色天馬的男人從虛空中顯現。

「德爾。」克爾尼娜喚了一聲。

「嗯。」德爾點點頭,身下天馬瞬間消失,德爾同樣也踏在天空中,走到克爾尼娜身旁。

德爾卓林,世界的第一座騎士學院建立者,還是仍是學院院長。

德爾卓林與其他超凡者不同的是,除了現實世界的投影世界,他並沒有去過其他暗世界,不管是布達克斯世界還是刻音朵世界,他都沒去過,可以說是土生土長的現實世界超凡者。

而他能在現世界晉陞半神級,也足以說明他的天賦,而現在他還想在現實世界晉陞為『神』。

現實世界從未誕生過『神』,至少克爾知道的沒有,如果德爾成功了,那麼他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第一人。

但想要在現實世界晉陞為『神』,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雖說現在現實世界的魔力正處於復甦階段,但比起布達克斯和刻音朵這兩個世界,不知道還差了多少倍。

所以,就算德爾有那個資質,恐怕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

「是天堂!」克爾說道。

時間緊迫,克爾也沒有賣關子,不等德爾發問,就直接說道:「應該是深淵入侵天堂,天堂世界不敵,但又不想牽扯人間界,所以就把禍水引到我們的世界。」

畢竟,人間是天堂的基礎,只要人間還在,天堂就還有重新崛起的一天,但如果人間沒了,那一切都沒來!

「深淵入侵天堂世界?這麼大的事,為什麼我們一點消息都不知道…」德爾說道。

「我也是剛剛知道,而且剛才那些也是我『紅城堡』上一個姐妹出現異狀推測出來的。」克爾尼娜說道。

「那巴別塔呢?巴別塔的人知道了嗎?」

「我不清楚!」克爾尼娜搖搖頭說道。

她們與巴別塔之間都是單線連接,嚴格來說,她們並不算巴別塔的成員,只有『神』,才有資格加入巴別塔,而她們最多算是依附於巴別塔的某個『神』。

………… 田三隆等齊文達一離開,立即親自動手將那四處的金條收到了一起,找了個箱子裝好,然後叫過來兩個親信鬼卒,低聲吩咐道:「你二人速速前往幽魂城,打探幽魂城的動靜,一有什麼風吹草動,立即回來稟報,千萬不得遲誤!」

不提田三隆如何為自己尋找後路,半個時辰后,吳賴已經遠遠看到了絕望山嶺,是一道光禿禿的山脈,全部都是黑色的石頭,上面一點兒植物也沒有,黑漆漆的一片,如同一條巨大的黑龍橫卧在前方,山頂幾乎要和那翻滾的雲霧相連接了!

吳賴一飛過絕望山嶺,身形立在那絕望山嶺的最高峰頂,視野內便出現了一片廣袤無比的平原,遠處一座城池矗立在平原深處,雖然看上去沒有聚魂城那般雄偉,可放在凡間也算得上是大城市了,這應該就是田三隆說的幽魂城了!

「幽魂城,若是任雅嵐她們沒事也就罷了,若是有一點點好歹,小爺我定讓這幽魂城從冥界中抹去!」吳賴遠遠望著幽魂城暗暗發狠道。

雖然按照田三隆所言,說是三日後成婚,可夜長夢多,吳賴可不敢賭,索性現在就鬧他個天翻地覆,想到此處,吳賴運起霞光流轉訣,化為一道紫光,朝那幽魂城激射而去。

一盞茶的功夫,吳賴已經立在了幽魂城的門口,卻見幽魂城的城頭上竟然懸挂著紅色的絲綢,城門正中央更是懸挂著絲綢結成的大紅花,在那黑色城牆的襯托下,顯得很是詭異。

吳賴一見心中頓時來氣,媽了個巴子,這分明是成婚的節奏啊,城主兒子結婚,自然是全城慶祝了!

吳賴也不管不顧了,身子高高飛起,懸在那幽魂城上空,手中紫青神劍突兀出現,一招「倒掛星河」使了出來,只見紫青神劍劍尖倏地噴吐出一團團的星光,宛若銀河倒灌一般傾灑而下,那一團團看似璀璨的星光,一挨著城牆便頓時發出轟然巨響,將那城牆炸下一大片黑色石塊來,而無數的星光團密密麻麻傾灑下來,只聽得「轟隆隆」連續巨響,幽魂城的半邊城牆竟然坍塌了下來,不少的鬼卒從城門裡灰頭土臉地飛了出來,那城牆上面懸挂的紅綢自然也都掩埋在了廢墟之中。

「何方狂徒?膽敢毀壞幽魂城城門?莫非不想做鬼了?」幾道身影從廢墟中激射出來,當先一名看上去隊長模樣的鬼卒手裡捏著一柄三股鋼叉,另一隻手揉著被灰塵眯了的眼睛,高聲喝罵道。

吳賴自然是不想做鬼的,再一看不過是幾個鬼卒大呼小叫,根本沒就懶得搭理,身子就懸浮在半空,朝著城內高聲喝道:「幽魂城城主何在?出來一見!」

「咦?不是鬼,竟然是活人?」剛才那喝罵的鬼卒,這才看清楚對方的模樣,竟然不是冥界鬼物的模樣,微微有些吃驚,不過,雖然對方剛才那一劍看上去很恐怖的樣子,但自己好歹是守城門的隊長,這是在自己的地盤上,再加上自己的手下都在跟前,對方再厲害又能對付得了自己這麼多鬼嗎?

想到這裡,這位鬼卒隊長膽氣大壯,用那三股鋼叉一指吳賴,大聲喝罵:「啊呔,哪裡來的小子?竟然敢如此放肆,乖乖放下武器,束手就擒,不然的話,嘿嘿,小心本隊長的鋼叉將你穿上幾個窟窿!」

吳賴見那城中沒有反應,反倒是眼前這個鬼卒唧唧歪歪個沒完沒了,又是好笑又是好氣,冷笑一聲問道:「你是什麼鬼東西,休得聒噪,叫你們城主出來!」

那鬼卒隊長聞言,心裡暗說,這小子腦子肯定是秀逗了,城主豈是我個看門的小鬼卒能夠叫出來的。

「哈哈!城主豈是你能夠隨便見得,告訴你,本隊長乃是幽魂城城市管理大隊第五分隊第十六中隊第三十小隊的隊長張不二是也,小子,識相的話,趕緊束手就擒!」 鑽石醉婚之尤物名媛 這位鬼卒隊長哈哈笑道。

吳賴見這鬼卒聒噪個沒完沒了,心中有些煩,手中紫青神劍輕輕一揮,一道紫色劍光倏地激射而出,直奔那鬼卒隊長張不二而去!

張不二大驚,急忙揮舞鋼叉想要抵擋劍光,不料只聽得「咔嚓」一聲,鋼叉應聲而斷,紫色劍光倏地沒入那張不二的脖頸,一顆光禿禿的腦袋頓時凌空飛起,屍身也是直接墜地,張不二立即殞命!

張不二身邊的幾名鬼卒頓時都嚇得四散而逃,吳賴正欲朝城內飛去,不料城門口又是一聲大喝:「啊呔,哪裡來的賊子,竟然毀壞幽魂城門,還肆意打殺本將手下!」

隨著這一聲大喝,一名身體看上頗為碩壯的鬼將帶著一眾鬼卒凌空飛起,手裡的武器竟然不是冥界常見的三股鋼叉,而是一柄血色大刀,此時正惡狠狠地盯著吳賴,一副意欲擇人而噬的架勢。

吳賴本來以為來了一個什麼了不得的人物,看了一眼,頓時沒了什麼興趣,這名鬼物看上去聲勢不小,卻不過是一名中階鬼將,放在修者界中不過是先天期的修者而已。

「你又是什麼鬼?」吳賴淡淡問道。

那鬼將冷哼一聲,將血色大刀扛在肩上帶著幾分得色說道:「本將乃是幽魂城城市管理大隊第五分隊第十六中隊隊長劉大頭,識相的棄劍投降,本將饒你不死!」

「聒噪!」吳賴一聽又是這等小人物,也懶得多話,手中紫青神劍一揮,又是一道紫色劍光飛出,那劉大頭還沒有來得及用血色大刀招架,碩壯的身體便被劈成了兩段,連同那柄血色大刀,墜落塵埃之中!

這劉大頭身後的一眾鬼物見吳賴一招滅殺了劉大頭,齊齊嚇得肝膽欲裂,轉身就逃!

「臨陣脫逃者,殺無赦!」隨著一陣巨喝,城門口黑煙滾滾,又是一眾鬼物隨著黑煙殺將過來,當先一鬼,手中三股鋼叉飛舞,竟然頃刻之間,將那劉大頭的一眾逃跑的手下斬殺殆盡!

吳賴看對方終於好歹是個鬼帥了,也沒有多說,只是冷冷地盯著對方。

那領頭的鬼物在虛空站定,朝著吳賴冷哼一聲道:「本帥乃幽魂城城市管理大隊第五分隊隊長冷天巴,你是何人?為何要闖我幽魂城?」

「你分量不夠,叫你們城主出來!」吳賴不想多話。

冷天巴頓時大怒:「大膽,幽魂城大喜在即,鬧事者殺無赦!」

冷天巴倒是吸收了前面張不二和冷天巴的教訓,沒有親自上陣,而是將手一揮,身後黑煙滾滾,數十名鬼將級別的鬼物頓時一擁而上,亂糟糟地朝著吳賴殺將過去!

吳賴哪裡會將這些鬼將放在眼中,一式「星羅棋布」使了出來,點點星光傾灑而出,那些鬼將紛紛被斬成數截,跌落塵埃,其中一團星光直直地朝著冷天巴飛去。

冷天巴大驚,急忙抽身後退,卻是哪裡能夠逃得掉,星光急速穿過,冷天巴的胸口頓時多了一個碗大的黑洞,雙目茫然,直直地掉落地面,已然是當場氣絕。

「還有誰來送死?」吳賴持劍環顧四方,周圍圍觀的鬼物頓時都紛紛後撤,這個人也太猛了,一言不合就拔劍相向,連一向威名赫赫的冷天巴都一劍斬殺,誰還敢出來挑釁啊?

吳賴就在虛空中朝前邁步而行,紫天星辰十二劍訣邊走邊施展出來,整個幽魂城上空頓時星光璀璨,一團團星光墜落城內,吳賴所過之處,城內的那些黑石建築物紛紛坍塌,煙塵四濺,不少鬼物慘叫著四處奔逃。

吳賴哪裡管下面的那些鬼物死活,一邊信步前行,一邊施展劍訣,口中朗聲喝道:「幽魂城城主,出來見我!不然的話,我可就要拆了幽魂城了!」

吳賴朝前行了大約數百步,前方終於有出頭的了,城中某處黑煙滾滾,一眾鬼物氣勢洶洶地迎了上來,當先一名鬼物身高丈余,臉色靛青,藍色的長發披散在腦後,額頭上竟然長了一隻獨角,身上不似其他鬼物上身赤裸,而是穿戴著整齊的盔甲,渾身上下黑氣纏繞,端得是威武不凡。

吳賴眼睛微微眯起,很明顯,終於來了一個差不多點兒的對手了!

「人間修者,你為何闖我幽魂城?」那獨角鬼物聲若驚雷,遠遠便大聲喝道。

吳賴可以感應得到,對方已然是相當於元嬰期初境的實力了,按照冥界的境界劃分,可以稱得上是初階鬼王了,比起之前認識的所謂「位高權重」的田三隆,鬼王級別的存在才算是真正的位高權重了!

「你又是什麼鬼東西?」吳賴並沒有回答問題,他先得搞清楚對方在幽魂城中是什麼樣的存在,看樣子雖然在城中地位不低,卻也不像是城主。

「本王乃是幽魂城偏將,兼任幽魂城城市管理大隊隊長張子良,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要闖入冥界,為何要來我幽魂城搗亂?」獨角鬼物一臉戒備的盯著吳賴,他與之前那張不二、劉大頭之流自然眼光不同,雖然看不出吳賴境界,但看其身上散發的氣勢,絲毫不弱於自己,自然不敢輕易動手。 吳賴一聽這廝連個副城主也不是,自然沒什麼興趣,口中淡淡說道:「你級別太低,你不用管我是什麼人,讓你們城主出來,我是來找你們城主的,你滾一邊去!」

張子良貴為偏將,又身居高位,要知道城市管理大隊隊長,這可是很多中階鬼王都眼熱的差事啊,自己憑藉著這樣的身份,走到哪裡聽到的都是奉承討好,哪裡料到這位人類修者竟然出言不遜,直接對自己如此無禮,若是自己不做點兒什麼,以後在這幽魂城只怕也沒臉混了!

張子良想到這裡,手臂平平舉起,手掌向上,微微念動法訣,只見掌心一陣黑煙翻滾,一柄黑色長槍突兀出現在了張子良的手中。

「斷魂槍!槍下不知已經多少冤魂,本王知道你很強,但是在這冥界之中,你的靈力根本就無法恢復,還敢和本王一戰么?」張子良厲聲喝道,卻是沒有直接動手,畢竟自己若是能夠用氣勢壓倒對方最好,省得自己動手,當然,最主要的是眼前這個看似年輕的人類修者實力深不可測,自己實在是沒有必勝的把握啊!

「要動手小爺我奉陪,能不能少些廢話!」吳賴不耐煩地叱道,神識卻是在城內迅速搜尋著任雅嵐四女的蹤影。

張子良心中那個氣啊,尤其是看著周圍一眾手下那期待的眼神,甚至張子良還能夠聽得到下方不少鬼物的議論。

「哈哈,張偏將出馬,那個囂張的人類一定沒有好果子吃!」

「豈止如此,本人就曾經見過張偏將的一次出手,一個據說是九幽地獄逃出的兇徒,來到咱們幽魂城橫行,被張偏將生生地撕成了碎片,那場面別提多血腥了!」

「尤其是張偏將,斷魂槍一出,誰可匹敵,據說死在那柄斷魂槍下的冤魂要以萬計了!」

……

「小子,我奉勸你不要頑抗,否則的話,你就永遠回不來人間了,只要你束手就擒,說明來闖我幽魂城的緣由,說不定城主會看在你是人間修者的份上,放你回去!」張子良心中實在是沒底,依舊不敢率先動手,手持斷魂槍斜斜指著吳賴,出言恐嚇道。

「啰嗦你妹呢,有完沒完!」吳賴忍不住了,手中紫青神劍斜斜揮出,一式流星趕月使出,紫色劍光倏地飛出,直奔張子良的面門而去!

張子良大驚,手中斷魂槍一抖,滾滾黑煙從槍尖噴涌而出,在空中迅速凝成一個可怖的骷髏頭,迎著紫色劍光而去。

紫色劍光和黑煙骷髏頭在空中撞在一起,那黑煙凝成的骷髏頭如同冰雪落入火炭之上頓時融化於無形,紫色劍光絲毫沒有停頓,繼續朝著張子良激射而去。

張子良嚇得大驚失色,手中斷魂槍連連抖動,一道道黑煙迅速噴涌而出,一個個骷髏頭在空中急速凝結,而張子良咬破舌尖,倏地噴出一篷血霧,形成一道血色的大網,將那些骷髏頭全部罩入其中,那些骷髏頭頓時急速漲大,變得更加猙獰起來,本來空洞的眼眶都出現了一蓬綠汪汪的鬼火,使得這些骷髏頭都活過來一般。

「萬鬼噬魂!」張子良噴出那股血霧之後,神色顯得萎頓了許多,一張臉都扭曲起來,嘶聲發出一聲狂吼,那些骷髏頭頓時在身前組成了一堵牆,將張子良擋在了後面。

吳賴發出的紫色劍光轟擊在了那骷髏頭組成的牆壁上,只聽得「轟」的一聲,那些看上去氣勢非凡的骷髏頭頓時都土崩瓦解,紛紛墜落塵埃,不過好在這些骷髏頭組成的牆壁終於將吳賴的這一劍擋住,紫色劍光也消耗殆盡。

張子良頓時嚇出一聲冷汗,這萬鬼噬魂應該是自己最為強大的手段了,哪裡料到竟然不足以擋住對方的一招,自己好歹是初階鬼王,對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存在,身為人間的修者,為何要來幽魂城?難道是因為之前抓的那幾名人間女子,壞了,少城主究竟招惹了個什麼樣的存在啊!

這已經是張子良的最後一個想法了,一道紫光激射而過,張子良那長著獨角的腦袋就高高飛起,屍身隨同那柄斷魂槍重重墜落,已然是魂斷幽魂城,連鬼也做不成了!

從張子良出現到張子良身死墜地,說起來多,其實時間並沒有過去多久,那些圍觀的鬼物以及張子良身後的眾多手下,哪裡還敢停留,齊齊一鬨而散。

吳賴也不追趕,手持紫青神劍,繼續朝著城中心飛去,他已然看見幽魂城的最中央有一座高聳華麗的建築物,暗忖這應該就是城主府了,且殺將過去,看看這幽魂城中還有誰敢攔阻自己!

很快,吳賴便飛至那座華麗的建築物前,果然見那建築物大門上的橫匾大書著「城主府」三個鎏金大字,而門前更是戒備森嚴,無數鬼物都手持兵器,緊緊盯著飛過的吳賴,一副嚴陣以待的架勢。

吳賴找到了地方,倒也不急,緩緩落在了城主府的門口,邁步就要徑直進入!

「站住,何方賊子,吃了熊心豹子膽不成,竟然敢擅闖城主府?」門口一位統領模樣的鬼物厲聲喝道,身形卻是微微朝後縮去,一副色厲內荏地架勢,沒辦法啊,剛才就傳過消息說城內出了一位來自人間煞星,連初階鬼王張子良都被斬殺,沒想到竟然直衝著城主府來了,自己城主府一個看門的小小隊長,只不過是鬼帥級別,出去豈不是找死?只不過職責所在,不得不詐唬詐唬。

吳賴看出了這位鬼物的膽怯,微微一笑道:「我不與爾等為難,你們去通知那城主出來,本人有話要問他!」

「不用通報,本城主自己出來了!」隨著門內洪亮的聲音,一行人出現在了門口。

「高手!」吳賴眼睛微微眯起,終於明白這一次正主終於出來了,這一行人幾乎全是高手!

正中一人是一名身著華麗長袍的老者,臉色略顯靛青,額頭微微凸起,除了這兩個明顯屬於冥界的特徵,剩下看不出一點兒鬼物的樣子,幾乎就是人間界古裝的打扮,頷下還留著三綹鬍子,完全沒有鬼物的陰森恐怖,反倒是有幾分儒雅的感覺,而最讓吳賴重視的是,此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絲毫不弱於自己,按照冥界實力的劃分,應該已經是高階鬼王了!

而在這老者的身旁一左一右,則是兩名武將打扮的鬼物,長得一模一樣,手中都是持劍,劍上光霞流轉,看上去端得不凡,這一樣的兩名鬼物也都是實力不凡,按照吳賴估計,已然都是中階鬼王的實力了。

而在這三人身後,則是浩浩蕩蕩跟著數十號鬼物,裡面實力最低的都是高階鬼帥,看樣子,整個幽魂城的最高戰力都在眼前了!

「你就是城主?」吳賴沉聲問道,體內靈力高速運轉起來,身上騰起蒙蒙的靈光,在這昏暗陰森的冥界中顯得異常不凡。。

那老者也是滿臉凝重,他身為城主自然眼裡不差,如何看不出來,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已經臻至元嬰期圓滿境,人間界靈氣衰落,修行早就沒落凋零了,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號人物,這麼年輕就能達到如此境界,只怕日後飛升天界也不是什麼難事,只是這樣的修者為何要出現在自己的幽魂城,而且一進來就是打打殺殺,將自己的幽魂城弄得是雞犬不寧!

「老夫便是幽魂城城主程曉波,閣下又是何人?」幽魂城城主程曉波沉聲反問道。

吳賴知道冥界高手如林,自己若是老老實實報上自己姓名,萬一冥界高手到時候追到人間界算賬,那豈不是麻煩了,想到這裡,吳賴將胸脯一挺,高聲喝道:「本人坐不更名行不更姓,乃是人間界幽泉門門主亞美爹!」

「幽泉門門主亞美爹?本城主記得幽泉門門主不是喚作施卜清嗎?而且實力比起閣下似乎也差了不少啊?」程曉波一臉疑惑地問道。

吳賴暗道僥倖,這個幽魂城城主竟然還真的了解不少人間界的事情,連幽泉門的門主都認識!

吳賴心中震驚,表面卻是面不改色,嘿然冷笑了一聲道:「程城主,你這知道的都是老黃曆了,本門主是不久前才加入幽泉門的,由於天資聰穎、才華出眾,是人間界的絕世奇才,修鍊速度更是如同坐火箭一般,很快便超過了施卜清門主,施卜清門主很是慚愧,主動將門主讓與本門主!」

幽魂城城主程曉波聞言,倒是沒有懷疑,點了點頭,雖然吳賴滿那邊是嘴跑火車,一句真話也沒有,但在程曉波眼裡,這麼年輕就已經達到元嬰期圓滿境的修為,說是絕世奇才,還真不算是誇張,只是讓程曉波實在是有些納悶的是,這個絕世奇才的名字實在是有些讓人費解,亞美爹,這位絕世奇才是本來姓亞呢,還是已經有了個女兒叫亞美呢? 羅格睜開眼,入眼的正是之前的地下室。

「大人!」待在房間里的艾曼特第一時間就看到了羅格,並恭敬的躬身行禮。

「走吧,我們出去,看給你準備的東西好了沒有….」

「是!」艾曼特恭敬的應聲道。

妖靈狂潮 艾曼特開門出了房間,老傑爾正站在實驗台前,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飄散在地下室中。

在實驗台旁邊,兩具乾屍像垃圾一般被丟在那裡。

「大人,您來了!」老傑爾老臉獻媚笑的如一朵菊花。

「嗯!」艾曼特頓了頓,然後微微點點頭,此時『大人』並沒有控制他的身體,所以需要他自己來應對。

剛才『大人』控制他身體的時候,他並不是什麼都不知道,他只是換了個視角,以旁觀者的視角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東西準備好了嗎?」艾曼特問道。

「正在進行最後的魔力精鍊,大概還要一個小時左右。」老傑爾掏出懷裡的懷錶,看了一眼如實答道。

艾曼特正想回答,突然旁邊傳來一道聲音。

「讓我來吧!」聲音平靜淡漠,但落在艾曼特耳中,卻有一股奇異的魔力。

「是。」艾曼特微微點點頭。

下一刻,他就感覺自己正在失去身體的控制權,視界的視角也迅速變化著,幾秒后,當他的視界重新恢復正常,他就看見了自己,還有站在他身前的老傑爾。

「把你的實驗台借我用用!」雖然是在借東西,但艾曼特話中卻絲毫沒有詢問的一意味。

「我的榮幸!」老傑爾這人確實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攻於心計,或許這也是他一把年紀了,鍊金術還是如此拙劣的原因。

以羅格的眼界,不需要任何超凡力量,就能看出,老傑爾的真實年紀已經超過百歲,而肉體生命等級最多『一階』,而且多半是依靠藥物,而非自己修鍊上來的那種,因此氣血氣息也顯得混雜。

「還有精血儲備嗎?」羅格拿了一根試管,熟練的在指尖轉了兩圈,顯出超高的熟練性。

老傑爾已經知道艾曼特掌握著非凡的鍊金術,所以看到這一幕也不再驚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