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牧一口誅仙劍,分化出萬千劍絲,殺向了一群古魔!

大爭之世,當以殺止殺!

……

……大閨女的想法,郭雪華早就知道,是她對不起閨女們,尤其大閨女遭的罪最大,她紅着眼眶跟周想道謝,「謝謝周姑娘。」

周想擺擺手,「別太客氣了,嘉嘉,你去廚房看看打包些什麼食物回去,你大剛叔的胃口可不小。」

郭嘉咧嘴笑,「周姑娘,我大剛叔早就往我家準備了很多年貨了,還叫我教他怎麼加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556章可別欺負老實人 「咻!」

「咻!」

「咻!」

北笙烈一聲令下,雁虎帶來的一萬士兵紛紛張弓搭箭,漫天箭矢橫飛而來,第五闊提鏜催馬快速向前飛馳而去,所過之處背後地面上插滿了箭矢。

風聲勁急,砰砰作響。

地面上箭尾鵰翎兀自顫動不已,宋無缺等人無不駭然。

見第五闊平安歸來,宋無缺舉起手中長槍,聲音雄渾:「撤,撤回城下!」

一聲令下,一萬楚軍分兩列而行,快速向城池下撤去,北笙烈見狀,胯下戰馬疾風電掣,雙眸中憤怒的火焰爆發。

北笙烈擔心楚軍撤回城中,前行的速度加快,然而宋無缺並沒有帶領麾下士兵回城,只是退到城池下給鐵浮屠和拐子馬讓出一條通道而已。

「轟!」

「轟!」

「轟!」

大地震動,地面輕顫。

在一萬大軍撤退後,一千鐵浮屠和拐子馬在候先,常劍,袁白,武逸的帶領下出現。

「將軍快看,城池下出現的到底是什麼軍團?」

陸諱惶恐,雙眸注視着風隱城下,此時數千人身披玄鐵黑甲,僅有眼眸露在外面,他們手執長槍,胯下馬披玄家,整個軍團雖然人數不多,但宛若巨塔屹立在城池下。

「人被兩鎧,鐵鈎相連,魚貫而上,楚軍怎麼可能擁有如此詭異的軍團?」

「裝神弄鬼!」

「陸諱,帶領騎兵衝殺,務必要將敵軍這支軍團擊潰!」

北笙烈不曾見過如此裝備,可在他看來士兵身披如此重甲,胯下戰馬身負重量數倍,他們將戰馬用鐵鏈連接在一起,其速度勢必緩慢,自己麾下騎兵強悍,只要將鐵甲軍衝破,他們將方寸大亂,到時根本沒有一戰之力。

「殺!」

「殺!」

「殺!」

陸諱帶領騎兵飛馳,有鐵浮屠在袁白,常劍四將帶領下,宛若一堵移動的鐵牆,快速向前推移而起,面對從殺而來的騎兵,他們沒有絲毫的畏懼,手中長槍縱橫虛空,殺戮之戰拉開了序幕。

「砰!」

「砰!」

「砰!」

陸諱帶領騎兵衝殺而來,長矛穿刺在鐵浮屠身上,一道道兵刃碰撞聲傳來,空氣中火星飛濺,他們卻紋絲不動,眸子中盡顯冰冷殺氣。

陸諱瞳眸大睜,大驚失色,如此軍團根本就絲毫不懼兵刃刺殺,因為他們只有眼睛才是弱點,可麾下士兵根本無法碰觸到他們的眼眸,就紛紛慘死在長槍之下。

如果說鐵浮屠是古代的坦克,將重騎兵用繩索連接起來,組成一排又一排的連環馬隊,重騎兵方陣集體衝鋒,簡直如同排山倒海,無人可擋。

如此恐怖的重騎兵在北方平原地帶面對步兵是無敵的,對戰輕騎兵他們移動太過緩慢,可眼下天羅騎兵沒有發揮他們機動靈活的優勢,反而想強行衝破鐵浮屠。

此時,風隱城下根本就是鐵浮屠表演的時刻,他們不但推進,所過之處,天羅敵軍一批又一批的倒在血泊中。

「浮屠就是塔,鐵浮屠就是鐵塔!」

「馬挑神駿,人選健兒,如此重騎兵恐怖如斯,無往而不勝,此戰勝敗就在他們身上!」

城池上,郭嘉微眯眼眸,臉上騰起驚愕之色,聲音激動的喃喃自語道。

看着自己引以為傲的騎兵紛紛倒在血泊中,北笙烈大驚失色,心中暗想:「他們身影上和胯下戰馬都被玄甲包裹的密不透風,根本就沒有兵刃可以傷到他們,楚軍擁有如此重騎兵軍團,此戰一敗矣!」

念及於此。

北笙烈緊勒手中韁繩,目光注視着被擊潰的輕騎兵軍團,一道巨吼聲響亮的傳來。

「撤!」

「陸諱,帶領輕騎兵馬上撤退!」

巨吼聲激蕩在風隱城上空,潰退的陸諱聞聲,回馬雙腿拍馬,道:「撤!」

大戰序幕拉開,楚軍勝利在望,眾將豈會讓天羅士兵如此逃走,在陸諱撤走之際,兩股楚軍從左右兩翼殺出。

驀然間。

風隱城下,浩浩蕩蕩的楚軍鋪天蓋地而來,宛若決堤之水,洶湧澎湃而來。

北笙烈錯愕,看着眼前飛馳殺來的楚軍,他知道昨夜楚軍援兵就已經到達,眼前這一切都是他們蓄謀已久的計謀。

眼下楚軍士氣高昂,轉眼間便已經殺到,他麾下輕騎兵軍團損失殆盡現在只有步兵,面對楚軍騎兵縱馬直追而來,北笙烈心中知道想要撤退是根本不可能的,唯有殊死一戰才可能有一線生機。

可想到楚軍鐵浮屠的廝殺,他心中便騰起不詳的預感。

「陸諱聽令,帶領麾下兩萬士兵阻擊右翼楚軍!」

「三大校尉聽令,帶領兩萬士兵阻擊左翼楚軍!」

「其餘眾將士雖本將軍一起擊敗眼前鐵甲軍,殺入風隱城中!」

北笙烈接連發出三道命令,既然知道中了楚軍的計謀,他便想着絕地逢生,唯有背水一戰。眼下只有攻下風隱城,天羅大軍才會有一線生機。

「兩萬大軍,本將軍就不相信無法將你們機會!」

「戰盾兵先上,刀斧手押后,弓箭手張弓搭箭,此戰成敗在此一舉,若敗本將和爾等都將魂歸於此!」

北笙烈破釜沉舟,眾士兵神情堅定,戰盾兵快速向前推進,刀斧手緊隨其後,轉眼間就和鐵浮屠撞擊在一起。

天羅戰盾兵想要阻擋鐵浮屠前行的腳步,可在鐵浮屠的撞擊下,天羅士兵人仰馬翻,凌空穿刺而來的滴血長槍依舊在奪取他們的士兵。

「可惡!」

「真是氣煞我也!」

北笙烈怒不可遏,他大小戰役經歷無數,何曾如此狼狽,一時之間,他竟無計可施,看着麾下士兵被殺,雙眸中騰起赤紅的火焰。

風隱城下,戰鼓催、戰馬叫,廝殺聲鋪天蓋地,兩軍將士瘋狂鏖戰在一起,人仰馬翻、火光一片、殺聲震天,慘叫聲更是讓人不寒而慄,頭皮發麻。

整片天地宛若人間煉獄,彷彿只有殺戮一樣,不停的殺戮。

一將功成萬骨枯,一寸江山,一寸血。

郭嘉神情平靜如水,雙眸注視着城外的激戰,看着堆積如山的殘屍,宛若河流一樣的血海,他深有感觸喃喃自語。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亂世之中,才知豪傑笑傲。

看着大軍中典韋,周瑜,北笙烈提槍縱馬,殺氣縱橫的樣子,郭嘉豪氣萬丈,他並沒有因為北笙烈是敵將而輕視他,恰恰相反,他由衷的有些敬畏眼前天羅此將。 衛何解釋道:「他背後是韓氏集團,在醫療領域一直是我們褚氏的強力競爭對手,另外……」

衛何頓了頓,說道:「您直升機的事,我查到似乎與他有關。」

褚臨沉眸光一厲,「那我真得會會他了。」

上了車。

他突然問道:「藝琳那邊怎麼樣?」

衛何表情有一瞬的糾結,「他們,挺好的。只是……」

褚臨沉不滿,「有話就說。」

「我查看了下您給她的那張卡,動賬挺大的……」

褚臨沉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想說什麼,冷冷道:「我答應過要娶她,卻沒有立即兌現,現在又是這樣的局面。錢隨便她怎麼花,只要開心就好,就當是我對她的補償。」

衛何覺得這樣……不太好。

但這種事,他也沒資格發表意見,又不是花他的錢。

一秒記住https://m.net

只是這麼一比較,他怎麼覺得褚少看上的女人……還沒秦舒靠譜。

褚臨沉手機鈴聲響起來。

他垂眸瞥了眼,備註為「雷子」。

接起,不等他開口,那邊傳來炮轟似的聲音:「沉哥你不厚道!我們沒有你這樣的兄弟了!友誼的巨輪沉沒了!」

褚臨沉擰著眉頭將手機拿遠了些,按了免提,聲音幽冷:「好好說話。」

席雷咳嗽一聲,「你結婚不打聲招呼,也不把嫂子帶出來給我們認識!」

「忙。」他淡漠地吐出一個字。

被對方否決,「借口!喜酒沒得喝,我們兄弟幾個開趴給你們道賀,總可以吧?老地方,我雷子做東!」

褚臨沉呵了一聲,「等你們準備好足夠分量的見面禮,再說。」

「哇,你——」

不給那傢伙咆哮的機會,褚臨沉掛了電話。

把秦舒介紹給他們?好像沒這個必要。

只是個冒牌貨而已。

「褚少,到了。」

衛何將車停到旭風集團辦公樓下。

一身灰色西裝,戴金絲眼鏡的男人迎了上來,見褚臨沉從車上下來,笑道:「褚少,沒想到你竟這麼給我韓某人面子,請。」

在他的示意下,褚臨沉走在前面。

韓墨陽不著痕迹地打量他的步伐,沒看出異樣。

他跟上去,邊走邊說:「這次,我們請了十多位醫學領域頂級專家,打算以他們為導師,培養一批年輕優秀的研發團隊。為此,我們還籌備了一個醫學競賽,不知道褚少有沒有興趣成為比賽的主審官?」

褚臨沉側眸,嗓音淡淡:「不急。」

另一邊。

秦舒一回到別墅,便迫不及待打開了許老師給的資料。

看過之後,她眼神都亮了起來。

如果能夠參與到這個項目里,研髮結果還能拿去參加競賽。

百萬競賽大獎……

要是能得獎,她欠褚臨沉的錢,很快就能還清了。 作為北歐神話中曾經率領女武神的神靈,儘管大部分時候芙蕾雅都會儘可能的打扮的花枝招展、艷麗迷人,但她有時也會全副披掛,駕駛着由兩隻貓拉着的金色戰車,率領女武神們在戰場上遴選英靈。

雖然她確實無比美艷,也確實是愛欲女神,但同樣,芙蕾雅也是一位女戰神。

或許沒有北歐神話里那位錘神能打,但誰要覺得這位愛欲女神只是柔弱嬌羞的女性,那就真的是大錯特錯了。

至少此刻和芙蕾雅一起同乘着戰車的陳墨看着芙蕾雅那一身戎裝與她所散發出來的煞氣,已經很清楚的認識到,即便只是神力化身,這位女神也相當能打的事實。

此刻他們正在趕往北極的路上,之所以乘坐芙蕾雅的金車,一方面是這輛神靈座駕的速度遠超普通飛機,可以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趕往北極。

另一方面這輛金車也是一輛戰車,乘上它的芙蕾雅才能夠發揮出自己最強大的戰鬥力。

就像一位騎士在擁有坐騎的情況下才能夠發揮出最強的戰鬥力一樣,作為北歐的女戰神,芙蕾雅的金車除了是交通工具之外,也是她在戰場上衝鋒的座駕。

那兩隻拉車的貓雖然外表看上去確實是兩隻普通的貓,但那足有獵豹大小的體型,以及隱藏在肉墊當中的利爪都足以說明這兩隻能夠被女神拿來拉車的貓顯然並不是什麼賣萌的寵物,而是兩隻兇猛的猛獸。

對於芙蕾雅來說,雖然已經因為那位荒神對這個世界的滲透而滿腔怒火、義憤填膺,可她並沒有被憤怒沖昏頭腦。

作為瓦爾基里女武神的統領,芙蕾雅絕非是那種腦子裏只剩肌肉的戰神,她可不會讓情緒左右自己的思考。

既然明知要面對的是荒神,還疏忽大意或者任由怒火沖昏頭腦,那是愚蠢的肌肉蠻子才會做的事情。

無論何時以何種情況踏入戰場,都必須做好準備,讓自己處於最佳狀態。

這是芙蕾雅一直以來所堅守的原則,所以即便要面對的只是荒神的爪牙,她也做好了完全的戰鬥準備。

畢竟她現在只是一道神力化身,並非真身親臨,戰鬥力還是有限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