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崩地裂的一幕再次發生,以神力驅動如來神掌,神宮悠一掌前推,空氣在瘋狂涌動、爆裂,極短時間,金色能量巨掌就混合著空氣,膨脹到數百米之巨,而當這巨掌來到斯巴達戰陣之前後,隨著神宮悠前伸的手臂一握。

「嗡!」

巨掌爆炸了,而那些士兵,也擁有了與斯巴達國王一樣的遭遇。

不,他們比斯巴達國王更慘,剛才的只是一記大力金剛掌,這一記,卻是十倍爆發的如來神掌。

在此掌爆炸帶來的衝擊波面前,地面被掀起了數米,雖然斯巴達軍團反應不慢,在衝擊力來臨的第一時間,就把盾牌放下,人伏低身子縮在了盾牌之後。

可惜,連地面都被颳起了一層,地面之上的他們又如何能夠站穩!

整個戰陣所有人,都如同被颶風席捲的螻蟻一般,被衝擊波掀起,拋飛了數百米之遠。

一掌,神宮悠擊退了斯巴達軍團,雖然,此掌殺傷力寥寥無幾,卻把斯巴達軍團的陣形徹底打亂,也讓他們與斯巴達國王匯合的想法落空。

出掌之後,神宮悠沒有猶豫,再次朝著斯巴達國王奔涌而去,並在接近的第一時間,就又是一記衝擊波,把他再次吹飛。

就這樣,一波接一波的衝擊波,神宮悠如同擊球一般,把斯巴達國王趕離了他的軍隊,也讓這位擁有鐵血戰旗的國王,成為了孤家寡人。

「原本還想著得從戰陣之中把你推出來,沒想到你竟然如此腦殘,主動脫離了戰陣,我的運氣還算不錯,難道我真的是天命之子。」

神宮悠在感嘆自己的運氣好,並在吐槽著斯巴達國王的莽撞。

其實,這也怪不得斯巴達國王,作為一個純軍事國家,所有的斯巴達人都是戰士,弱小之人根本無法在斯巴達活下去,這種嚴苛的制度,也讓斯巴達的國王必須驍勇善戰。

神代,雅典城邦的國王可以坐籌帷幄,斯巴達的國王卻必須奮戰在第一線,也唯有這樣的國王,才會得到斯巴達勇士的認可與尊重。

所以,在神宮悠衝鋒時,斯巴達國王主動迎擊是他們的傳統。

而平常,戰神阿瑞斯也不會把神器鐵血戰旗交給斯巴達國王,那是祂的旗幟,是祂的武器。

同時,如果是戰神阿瑞斯使用的話,鐵血戰旗根本沒有所謂的距離限制,只要心中信仰阿瑞斯,祂就能在希臘全境借用戰士們的力量。

一個沒使用過,一個沒認為自己的神器有弱點,兩者都忽視了神器·鐵血戰旗的缺陷,這造就了斯巴達國王的冒進。

但就是這個時候,斯巴達國王還沒敗,他在第一時間反應了過來。

可惜,神宮悠衝擊波的擊退太強了,那種擊退一切的特性,別說斯巴達國王衝出來,就是他坐鎮中央,神宮悠也有可能把它打出來。

畢竟,鐵血戰旗在斯巴達軍團手中,只有匯聚力量跟轉移傷勢的能力,而衝擊力……不算傷勢。

也是有此能力,神宮悠才會一人沖軍!

他,從來都沒想過與斯巴達軍團正面作戰。

「倒是沒想到,不如震震果實的衝擊波,竟然成了此戰的勝負手,果然,沒有廢物的能力,只有廢物的人。」

心中思索,神宮悠也追上了斯巴達國王,此時,他們距離戰場已經有了十公里之遠,而這,也讓鐵血戰旗的加持徹底廢掉。

沒有了加持,斯巴達國王並沒有失去戰意,一手長矛,一手持盾,他英勇的朝著神宮悠沖了過來。

最後時刻,他也無愧於斯巴達戰鬥之族的名號,有勇氣,武技也是精妙,可惜,再強的戰意與武藝,也無法抹除硬實力上的差距。

召喚出能量手臂,讓他們縮小到的常規大小,隨後,神宮悠兩手伸出,抵擋斯巴達國王的進攻,並抓住他的身形,剩餘兩手,化作攻城錘,瘋狂朝著前方錘去。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

7017k 「看到樓下花園裏的百合花了嗎?都是我特意為你種的……」

喬思語垂眸看了一眼,花園裏的花都已經乾枯了,因為下了雪,乾枯的枝葉上都已經有了薄薄的積雪,但是依舊能看得出來,那是百合花……

花園很大,但卻只有一種花!

「可惜花最盛開的時候,你卻沒有看到!」

段瀟南的語氣中帶着濃濃的失落和悲涼,可喬思語完全沒有聽出來,她現在心裏特別亂,只想着趕緊離開這裏去找厲默川。

從陽台上望出去,外面的情況什麼都看不清,喬思語不知道自己現在身在何處,心裏就更忐忑了。

得不到喬思語的回應,段瀟南原本悲傷的眼底閃過一絲寒光,但很快就消失不見。

之後他又帶着喬思語去了另外一個房間,那是一間嬰兒房,裏面不但有小寶寶的照片,還有嬰兒床和各種玩具。

看到那張小寶寶的照片時,喬思語莫名的覺得有些熟悉……

「小羽毛,這裏是我們寶寶的房間,看我們的寶寶跟我們長得多像啊,尤其是眼睛,特別像你,笑起來的時候眉眼彎彎的……我弄了整整一個晚上,才將我們的寶寶弄出來……」

聞言,喬思語心下一凜,「這……這寶寶的照片是你用電腦合成的?」

段瀟南輕笑了一聲,「雖然只是用我們的照片合成的,但我相信我們如果有寶寶的話,肯定是這個樣子的,瞧他那機靈的小模樣,多可愛啊……」

喬思語就好像跌進了冰窖里似的渾身直發寒,段瀟南,他是不是真的瘋了啊!

更讓喬思語毛骨悚然的是,嬰兒床里有一個模擬版的娃娃,而那個娃娃的臉正好是合成的寶寶臉。此時那寶寶睜着眼睛看着她,雖然他在笑,可是喬思語卻無比的驚恐。

「剛剛你睡醒的房間是我們的卧室,這裏是寶寶的房間,還有一個很大廚房……小羽毛,你知道嗎?這個房子是我們在一起后我找人建造的,我原本想着跟你結婚後我們一家人就住在這裏,那時候的我一直憧憬著跟你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有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寶寶。你想幹什麼我都可以陪你,我想跟你白頭偕老,一起譜寫我們簡單而幸福的未來……」

說着,段瀟南苦笑了一聲繼續道:「可是你卻沒有給我這個機會!」

「段瀟南,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我們的關係要麼就是兄妹要麼就是陌生人,永遠都不可能成為夫妻……」

「為什麼!?」段瀟南突然變得狂躁了起來,「在斐濟的時候明明都好好的,你還答應過我你會跟我在一起,永遠都不會再讓我一個人,可是一回到景騰市你就變了,不不不……確切的說一看到厲默川你就變了……」

段瀟南的雙手突然緊緊地抓住了喬思語的肩膀,力道之大,疼的喬思語眉頭都皺了起來,「我認識你比厲默川早,愛上你比厲默川早,我對你愛一點也不比厲默川少,可是你就是不願意跟我在一起!你的小時候還那麼粘着我,可張大了點什麼都變了,小羽毛,你真是太讓我心寒了……」

。 「事情就是這樣,空元帥,一切都是我的錯,請您處罰。」

戰國低垂頭,旁邊鶴參謀也沒有開口求情。

這次戰國的確做的有些問題,處刑羅傑本意是好的,但現在竟然在大局已定的時候被羅傑翻盤。

竟然還讓羅傑那番充滿禍心的話語傳遍整個大海,光憑這一點,戰國的錯就足夠撤職的了!

「這不是你的過錯,是我的錯。是海軍元帥空計算失誤,所以一切也該由我來承擔。」

聞言,戰國大驚失色,「什麼,空元帥,怎麼可以……」

拍拍戰國的肩膀,鋼骨空搖搖頭。

「你還年輕。鶴實力不足,澤法太過剛強,卡普不夠冷靜夏洛特玲玲。

戰國,未來能夠接替我位置的只有你。在沒有上位之前,你不能犯錯,海軍決不能再讓那群CP找到空子。」

空的話讓戰國明白許多,故而他也不再堅持。

「別再想這些不開心的,起碼處刑羅傑后,我們很多目的已經達到了!」

鶴參謀開口,「從卡普那裏得到的消息,白鬍子沒有對這件事表態,甚至收縮了海域防線。

我們已經達到了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羅傑海賊團一方,除卻一些被捕殺的成員。其他人已經無足輕重,真正需要注意的只有三個人,雷利、賈巴、巴雷特。」

「三人實力絕不輸於我們的大將,前兩者是羅傑的左膀右臂,後者更是戰鬥狂人。」

澤法開口,現在難處理的是這三人。

「賈巴已經消失,我們和CP查找數個月也沒有找到他的蹤跡。個人感覺賈巴應該不會再出來了。

雷利,在被我和卡普重創后消失一段時間,不久前得到的消息,他曾經出現在九蛇島,當時和他一起的還有洛克斯海賊團的夏琪。」

戰國咬着牙,當時沒有殺掉雷利讓他十分懊悔,現在他們已經喪失處理羅傑的最好機會。

「雷利,這傢伙不用管了,密切監視他就行了。」

鋼骨空開口,冥王雷利的名頭在大海上可謂是無人不知。當初卡普、戰國、澤法三人聯手都被這傢伙逃掉,現在他又跟夏琪混在一起,想要幹掉他的難度太大了。

「的確,雷利不是一個弒殺的人,要是他本本分分的,倒也不是不可以饒他一命。」

澤法開口,對於雷利他交手過幾次,但現在雷利的實力已經超過他。

「最應該解決的應該是道格拉斯巴雷特。」

澤法咬着牙,自從羅傑死後,巴雷特與原著一樣開始暴走。

數天之內已經屠戮兩個海軍基地、四個海賊團。死在他手裏的人命足有上萬,其中不乏普通百姓。

這種罪大惡極之徒已經讓海軍諸多高層忍無可忍。

「不到三十歲,巴雷特的實力已經快要比兼戰國。夏洛特玲玲和凱多兩個大海賊天賦也不如他。

這種天資不比夏洛特紅王差多少。不趕快解決他,大海上甚至又要出現一位王!」

戰國開口,眾人的表情更加暗淡。

「把卡普召回來吧!巴雷特的事情不能再耽誤了。」

鋼骨空開口,海軍這座巨大機器狂躁起來,殺戮蔓延至四海。無數軍艦肆無忌憚在大海橫行,別人都以為這是海軍在處刑羅傑后的囂張,實際上只有很少人知道,這只是為了把巴雷特逼出來。

然而哪怕海軍和CP多次發現巴雷特的身形,但接下來三個月,巴雷特以一己之力轟破數次圍剿,甚至將一次由五大老牌海軍中將組成的屠魔令擊破,成為海賊史上的第一人。

由羅傑開啟的大航海,由巴雷特錘翻海軍的尊嚴。

這一刻,哪怕是白鬍子和夏洛特玲玲都以為繼承羅傑意志的那個傢伙就是巴雷特。

而真正的傳承者香克斯早就不知跑到哪個角落哭泣。

這個世界的巴雷特向世人宣告,海軍似乎不過如此。

和巴雷特一樣舉動的人也有不少,但他們都死了。

不是每個人都叫道格拉斯巴雷特,海軍依舊用實力說明自身的強大。

————

獵殺公會,伸了一個懶腰,鎮元這些天也是忙碌的要命。

海軍圍剿道格拉斯巴雷特的消息都是由他透露出去。

為此,戰國等人也把他恨得牙根痒痒。

太一毛遂自薦要求剿滅這個老對手,但打來打去,海軍圍剿巴雷特的消息是一條條被擴散。

太一有着自己的正義,但前提是這正義不能阻止自己(紅王)的發展。

現在紅王還需要巴雷特吸引火力,太一自然也要配合。

「終於可以歇一歇了!」

三個月,一直都在和太一對戰。

本身實力相差無幾,都有着頂級的惡魔果實。為了防止有心人的看出什麼,兩人之間每一場戰鬥都是竭盡全力。

這麼長時間的高強度的戰鬥,哪怕中間有所歇息,但鎮元已經很疲勞了。

「還好那傢伙已經被放出來了,這下子海軍有好戲看了。」

狂妄的大笑起來,鎮元手上匕首直接洞穿一張懸賞令。

「邦迪瓦爾德,養了你這麼多年,也該為我做點貢獻了吧!啊哈哈哈……」

翌日,世界破壞者邦迪瓦爾德錘爆海軍中將庫贊。搶奪巨大軍艦的消息傳來。

世界更加震驚,這個傢伙怎麼還活着!

按照原本的時間線,這位世界破壞者早就應該因為手下的背叛而被關進海底大監獄。

事實也是這樣發生的,被冰凍起來的邦迪瓦爾德自己當然是不可能脫困的。但當黑影兵團插手一切就不一樣了!

在他被運往海底大監獄的航行中,在塔拉的帶領下,四位將軍出手,哪怕是海軍中將押送的軍艦也阻止不了他們。

邦迪瓦爾德被搶走了!

因為是黑影兵團出手,軍艦上沒有絲毫痕迹,哪怕事後鶴參謀親自搜查,也沒有得到任何線索。

之後數年,世界破壞者銷聲匿跡,就連海軍都以為這傢伙應該早就死了,沒想當這一次他給了海軍迎頭一棒。

被冰封的邦迪瓦爾德並非沒有記憶,他還記得自己最後是被庫贊冰凍的。

於是乎在清醒過來的第一時間,未來的青雉大將就倒霉了!

。 周元並不知道這一個周一,不只是他自己,到底發生了多少不尋常的事情。

外面又颳起了一股風,星城的天氣就是這麼多變啊。

站在窗檯邊,做完了題的周元俯瞰著窗外,這樣想著。

還差兩萬五左右的樣子,周元就能百連抽了。

應該是個五天左右就能湊齊,這個時候他便已經開始期待起來了。

會是個什麼結果呢?

巔峰A級體驗卡,巔峰B級體驗卡?

還是兩倍熟練度卡,四倍熟練度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