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銅巨門,道藏世界是關閉了嗎?」

陸謙覺得有這個可能。

道藏原名天地造化輪迴亘古道藏。

乃是天河道人的根本傳承。

當初之所以能進入道藏,完全是因為天河主動開放的緣故。

如今天河已死,只能陸謙自己開啟了。

開啟道藏想必是要解決白面陰君。

逃過這個傢伙的視線,才能真正開啟道藏,也不知道天河當初是怎麼開的。

白面陰君的術法太強,陸謙根本沒有抵抗的能力。

唯有龍珠的能量方能解脫其控制。

所以又回到龍珠上來。

先把徹底煉化龍珠,道行提高,才能打開道藏大門……

陸謙走出焰心金宮。

站在山頂懸崖邊上。

夜幕深如濃墨,點點星光垂下。

清涼夜風吹拂著衣裳。

陸謙目光堅定。

對於道藏,他勢在必得。

通過蛟伏黃泉圖那一幕景象,陸謙大概了解道藏的來歷。

如果猜得沒錯,道藏來源於那名白面神君。

此人擁有鎮壓鬼神之力。

以及如山一般高大的金身,天河所會的法術大多來源於此。

起碼有丹劫以上的實力。

白面陰君這一身道行根本名為閻魔真身。

修成此身,便是那頂天立地,鎮壓諸天魔神的金身。

即便是天河道人,也未曾擁有此身,只是學了閻魔真身其他衍生出來的能力。

這也是黃泉道統後續的功法。

對於這功法,陸謙勢在必得。

想到這裡,陸謙再次回到焰心金宮。

閉關吸收龍珠之力。

半個月後。

陸謙從打坐中悠悠轉醒,眼中閃過一絲璀璨至極的金芒。

「嗯?這龍珠明明有如此多精氣,為何感覺吸收不下去了?」

陸謙心裡很是疑惑。

吸收這般多精氣,龍珠只比原來小了一根頭髮絲。

明明有那麼多存量,卻感覺吸收的速度變慢了。

陸謙打算去藏書閣查閱一下文獻。

嘩!

這時,一道赤紅光芒一閃而逝。

「終於收集完了嗎?」陸謙眉頭一挑。

前些日陸謙讓手下收集材料,現在差不多完成了。

想到這裡,陸謙飛向六甲秘塔總部。

道兵殿中。

眾人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張峰腦袋冒出冷汗。

「哎,怎麼辦才好。」張峰唉聲嘆氣。

不到半個月就要交貨了,還有一千多道兵的缺口。

可能陸謙後台大,不會受到懲罰,他們肯定逃不過。

一道人影從法陣中走出。

此人便是陸謙。

「拜見大人。」

「大人,材料我等已經收集完畢,不知大人有何指示?」

大殿中站滿了各大總執事。

這些都是陸謙任命的手下。

現在一個個來催著要道兵。

「不著急。先造出五個五色法壇。」陸謙胸有成竹一笑。

沒錯,他正是要建造冥府的練兵壇。

若論道兵製造技術,冥府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

一個練兵壇練兵速度起碼是這邊練兵法陣的十倍。

更別說陸謙還有大煉神將顯形符。

大不了多花點法力再造幾個。

在陸謙的指揮下,眾人造出一個個精密法陣,以及九尺見方的五色法壇。

中間有個五尺血池,旁邊是精密的黃泉陰篆法陣。

「這是什麼?」張峰疑惑道。

「黃泉陰篆,練兵法壇。」陸謙甚至都不怕這幫人偷師。

自從冥府覆滅,如今會黃泉陰篆的人屈指可數。

隨著各種材料放入血池。

這個空間縈繞著一股濃郁的血腥之氣,令人忍不住皺眉頭。

「敕!」

陸謙無視眾人的目光,打出一道道法訣。

金絲銅線法陣亮起。

咕咚咚……

血池冒出水泡。

一道身影忽的從血池長出來。

這是身高兩丈的道士,道士扛著一個漆黑罈子。

罈子傳來一聲聲小兒嬉鬧的聲音。

這是蘭陵坊道士。

「這是新型練兵陣?」張峰瞪大了眼睛,沒想到還有這種新型練兵法陣。

更令他們驚訝的事還在後面。

只見道兵像是不要錢似的,一個接著一個冒出來。 王藝琳再次接到衛何的電話,聽他說完事情經過之後,一顆擔驚受怕的心,終於落了回去。

她生怕秦舒在褚家人面前說出真相,那自己的謊言就要不攻自破了。

但這種事並沒有發生。

王藝琳現在確定,秦舒根本不知道那晚救的人是誰!

她終於不用擔心自己的謊言被揭穿!等秦舒滾出褚家,她就能成為褚家少夫人!

王藝琳心裡有了底氣,便故作委屈地說:「那褚少什麼時候才能娶我?我一想到秦舒代替我嫁給褚少,心裡就不舒服。」

衛何:「您放心,褚少並不喜歡秦舒,用不了多久就會趕走她。」

說完,補充道:「褚少囑咐了,您如果有任何需求,儘管開口。」

王藝琳大喜,眸子一轉,「那、褚少送我的那條項鏈,我可以拿回來嗎?我挺喜歡的。」

要是秦舒看到那條項鏈,想起那晚的事情,可就不妙了。

她不得不以防萬一。

記住網址et

「這個……」

衛何覺得王藝琳這個要求有點奇怪,但轉念一想,褚少跟秦舒領了證,她肯定沒有安全感,才會想拿回項鏈。

畢竟,那項鏈代表著褚少的承諾和褚家少夫人身份。

衛何所有所思道:「項鏈在老夫人那裡,我跟褚少請示之後,再把項鏈給您送來。」

「太感謝你了。」

王藝琳愉快地掛了電話。

她的父母全程在旁邊聽著。

「好個臭不要臉的秦舒,居然拿著我女兒的信物跑到褚家去冒名頂替!虧我女兒看她可憐,一直當她是朋友,沒爹沒媽的鄉下人果然是心思不正,狼心狗肺!」

張雯叉著腰怒罵。

王振華也是不忿:「要不是她橫插一腳,我現在可是褚大少的岳父了!哼,藝琳,以後你要離秦舒這種人越遠越好!」

「就是!」張雯附和。

兩口子並不知道,秦舒本就是褚家少夫人,他們女兒才是冒充的。

王藝琳聽著他們的話,陷入思索。

只要秦舒在褚家一天,始終是個不定時炸彈,還是要想辦法把她弄遠點。

……

別墅里。

秦舒關掉手機上的搜索頁面,一時無法平復心頭的震撼

她知道褚家有錢,卻沒想到這麼有錢。

華國首富、資產萬億計。

涉及領域包括醫療、娛樂、地產、機械……分公司遍布全球。

甚至傳言,褚家還與國內軍工企業有密切合作。

惹上這樣龐大的家族,她還能全身而退嗎?

擔憂之餘,怒意自然也冒了出來。

養父母冒險將她送入褚家,根本沒有考慮過得罪了褚家,她會是什麼下場。

他們簡直是把她推進火坑!

她15歲被接回這個家,好歹一起生活了5年,沒有親情也有感情,她當他們是家人,他們又把她當做什麼?

怒火在胸腔里盤旋,下一秒,她撥了養母周思琴的號碼。

電話一接通,養母驚喜而迫切的聲音傳來:「秦舒,我以前還真是小瞧了你,沒想到你居然做到了!既然你現在是褚家少夫人,可別忘了我和你爸對你的恩情!」

恩情?

秦舒面色冰冷,眼底露出諷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