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通鼓,三次號。

一經響起,整個藍田大營頓時震動了,自從中原大地之上滅國戰爭結束,藍田大營之中從未響起過三通鼓,三次號。

一個個軍中五百主,千夫長,主將迅速在各自的營地集結大軍,然後朝著藍田大營的主校場趕去。

戰場之上,大秦戰旗迎風招展,黑色玄鳥旗在風中,彷彿要活過來一樣。

半個時辰之後。

而這一刻,點將台下,各大武將再列,二十萬大秦銳士肅然而立,整個校場之中瀰漫著無盡的肅殺。

王翦手持帥劍,一步一步的走上了點將台,大紅披風被風吹起,整個校場之上只有旌旗獵獵,以及大軍將士的呼吸聲。

走到點將台,王翦望著肅然而立的三軍將士,雙眸之中微微發紅,看著這些意氣奮發的男兒,他心中不由得生出一抹愧疚。

他們用生命守護這個國家,但是這個國家的國人百姓終究是辜負了他們,雖然只是一些喪盡天良之輩,但是這依舊讓他們心寒。

「諸位將士,本將王翦,大秦帝國武成侯,現任藍田大營主將!」

王翦的聲音經過尚工坊根據藍田大營戰場設計的擴音器械的增加,落入安靜的只有呼吸聲的校場之中。

「武成侯——!」

「武成侯——!」

「武成侯——!」

……

這一刻,王翦一開口立即就點燃了整個校場,三軍將士的歡呼聲響起,一波比一波熱烈。

這一陣歡呼,一直持續了一刻鐘。

在點將台的一側,內史騰雙眸微微一眯,他有些眼熱。他心裡清楚,只要是一個武將,看到這一幕就沒有心情不亢奮,不羨慕王翦的。

這便是絕對的信仰力與統治力的體現。

生為男兒,若是有這麼一日,才是真正的生得其所,不枉在這人世間走了一遭。

王翦站在點將台,眼眶發紅,整個人的情緒達到了極致。

這一刻,王翦在沉默,他在等歡呼聲落下,直到一刻鐘之後,歡呼聲消失,校場之上再一次恢復安靜。

王翦方才語氣幽幽,道:「國府官署右相李斯,行走於關中諸郡縣,得知我大秦三軍將士遺孀被青皮無賴欺壓。」

「更有甚者,霸佔其妻女,謀奪其家產,於是右相李斯連夜入咸陽宮,陛下震怒。」

「今頒布詔書:在大秦帝國之中組建大秦軍事法庭,介入徹查此事。」

「同時,太尉尉繚修書一份,本將明日便會前往咸陽參與徹查此事,今日本將聚兵,聚將,只是想要告訴諸位一聲。」

「發生這樣的事,本將難辭其咎。之前,陛下與本將不知,如今得知,必然會還陣亡的兄弟們一個公道,嚴懲惡賊。」

……

一刻鐘。

一炷香。

……

校場之上,依舊是一片安靜,只是呼吸聲變得更加的粗重。

對於王翦的慷慨激昂,二十萬大秦銳士沉默,沉默,還是沉默。王翦想象之中的悲憤,憤怒都沒有出現。

只不過,在這一刻校場之中殺氣,變得更加的凌厲。一股股百戰餘生的慘烈氣息,幾乎在一瞬間蔓延全場。

殺機涌動!

很顯然,王賁的這一番話,大秦銳士並非無動於衷。只是經歷了戰爭洗禮的大秦銳士,習慣了用實力去解決問題。

用自己最擅長的方式!

威嚴的目光掠過全場,王翦突然朝著二十萬大秦銳士深深一躬,然後轉身離去,只留下一道聲音,驟然響起。

「本將此去帶兵三萬入咸陽,為死去的兄弟伸張正義,掃平天下不平事。」

「所有人阻,拼上本將這一把老骨頭,也要殺得天下為之失聲!」

……

。 陳會長走了,他沒有想到凡楊會是這樣的回答,本來還想幫一下凡楊,可是現在他沒有這個心思了,到不是說凡楊得罪了他,而是凡楊的回答,讓他看到了行業的希望,想想就是他這個會長,都想著想辦法走後門,而凡楊卻堅持著自己認真考試。

「凡楊又給他上了一課,當然這些凡楊他不知道,單純的覺得王境的考題,對他來說一點難度都沒有了。」

「因為他本來就皇境的廚道技能了,如果還讓王境的難住了,那他就不用混了!」所以在陳會長說出來幫他的那一刻,凡楊就立及反對了,這種事情自己明明能做到,沒有必要浪費人情,也許以後還能用得上這個人情。

主要是以後萬一有人卡他食材這一塊,這會長也能幫他的忙,幫他弄一些來,這也是以防萬一,雖然這樣的事情不太可能發生,主要是現在凡楊都有意無意的,將一些東西丟到自己的本命世界,在那裡有人專門的幫他種植。

這樣一來的話,凡楊的很多材料自己都有了,不用在求到別人,但是在肉食這塊就不行了,別的東西還行,可是他總不能在自己的本命世界養怪物,或者說外域生物吧!

「不對,好像還真可能,突然凡楊想到了一樣東西,好像自家有一個關押入侵生物的地方,如果自己將那個地方融合了,天天去割他們一點肉,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想到這裡凡楊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看得貓小妹二寵都一愣一愣的,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家的小主人,現在突然笑了起來,難道是小主人產生了意症,不過這也不可能啊!明明剛剛還好好的,現在為什麼突然就這樣了。

小主人,你又發什麼呆,你這個樣子好嚇人。

「呃!有這樣嚇人嗎?」我只是想到了一些開心的事情,所以才會這樣,你居然會覺得嚇人,是不是我平時不笑,讓你誤會了我就不會笑了。

不是這個意思,小主人你看,最近發生了這樣多事情,沒有一件是值得高興的,看到你突然這樣笑了出來,我們都以為你被壓力,逼瘋了,所以才這樣問的。

「這點壓力我都承受不住,你覺得我還配是鎮守一族的人嗎?」我是在想,我們以後可能不用擔心食材的來源了,別的食材,我們可以自己種,肉食本來還說怕別人到時卡我們,可是我想到我們家好像還有一個大牢。

二寵兩眼一亮,說道:「小主人的意思是說,我們可以對他們下手了嗎?」聽到這裡不但貓小妹,就是狗子也一下神精起來了,那些個傢伙都是要關很久的傢伙,並且感覺他們的肉質應該都不錯,一直他們都想打這些傢伙的主意。

可是當時他們不敢說,也不敢動,主要是凡楊家老爺子他們給二寵的壓力太大了,讓他們不敢亂動,久而久之就這樣放棄了,可是今天居然聽到凡楊說,可以動那些個傢伙,他們當然高興了,不過又有些擔心。

覺得自己二人有些失態了,於是假意的說道:「小主人這樣真的好嗎?要知道他們能關著的,都是能放的,我們將他們吃了,這樣會不會不太好,畢境他們這些都不是犯的死罪。」

你們想到什麼地方去了,我也沒有說要殺他們。

「可是不殺他們,那來的肉吃,這不是和我們說笑嗎?」小主人這樣的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好不好,二寵聽到凡楊這樣說,就覺得凡楊在忽悠他們玩。

這個殺不殺他們和吃不吃他們的肉,它們之間沒有矛盾的好不好,有時候吃肉也不一定要殺死對方,不殺死才有更多的肉吃。

「小主人,你不會是想割他們的肉吧!」這樣是不是殘忍了一些,還有他們知道了,會不會鬧翻天,總覺得這樣做不太好,可是他們的內心想法,卻想的是,為什麼我們早沒有想到,如果早想到了也不會到現在都沒有吃上一口他們的肉。

沒有什麼不好的,到時用肉來減刑好了,這樣的話,我們都各有所得,各不相欠不是很好嗎?而他們的肉讓別人吃了,他們的罪也減輕了這樣不是很好嗎?因果循環報應不爽,這不剛好契合天道規則嗎?

總覺得小主人對天道有什麼誤會,從那凡界的天道接促后,感覺小主人對天道就少了很多的敬畏,你說這樣對小主人以後發展是不是不太好。

「沒有什麼不好的,天道只是一方世界的運行規則,小主人註定不會受一界限制,所以沒有必要對天道有所敬畏。」

你說得也是,不過狗子,我感覺你也對天道有所不滿,是怎麼回事,難道中間有什麼我不知道的故事,要不你說出來我聽聽,我保證不給小主人說。

貓小妹,你在保證不給我說的時候,記得用傳音,這樣我就算知道了,也假裝不知道,不會支聲的,凡楊對貓小妹有些無語了,這樣當著自己的面說出來,也就貓小妹了,不過凡楊也有些好奇狗子是不是真有發生什麼事情。

小主人,你們別這樣看著我,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只是單純的覺得有天道不好下口罷了,你們想,我在長要吞不少世界,而要吞下一個世界,第一個就是和這個世界的天道對上吧!如果沒有天道我是不是就可以直接下口了。

這樣的話,我就有不喜歡天道的理由了,我這樣的理由夠不夠了。

夠了,這個理由對於你來說,沒有什麼話比這句話更有資格了,凡楊有些無語了,原來是這個原因,他還能說什麼,只能說狗子是真正的乾飯人,一切影響到他吃飯的,都不被他喜歡。

就在一人二寵說得歡實的時候,程靈走了進來,通知凡楊可以去考場了。

「可以考試了嗎?沒有想到你們準備的還真夠久的,不就是考個王境的廚道證書嗎?要這樣長的時間準備,你們平時都不考試的嗎!還是說專門我為準備的,如果是這機關報話,還真是有些太小題大作了。」

程靈不敢回答凡楊的話,一開始如果只是覺得凡楊是一個二代的話,現在的她就不這樣覺得了,從陳會長身上,他看到了不是對凡楊家的妥協,而是對凡楊本身的一個態度。

「不但是陳會長,而是整個認證協會,都是這樣的態度」。這樣一來的話,就很可怕了,還有準備這樣長時間,都是在等一些大人物,從來都沒有一個考核,會驚動這樣的大人物,還這樣多,這讓她都感覺這個世界變化太快,她有些跟不上這個思維。

那我們就走吧!別讓他們等太久了,我也不想在這裡一直坐著,好無聊的,有這個時間在家睡覺他不香嗎?所以前面引路吧!對於你們這裡,我不報有什麼希望,畢境這樣一點地方,這樣多個認證機構,我也怕走錯門了。

程靈聽到這話,有些無語,外面的這些只是一個表像罷了,還真以為認證機構就是表面上看到的這樣嗎?

走著走著,凡楊突然說道:「對了,我還沒有交費呢!」就這樣去考是不是有些不合適,聽說你們這裡收費還是很高的,我得看看我錢夠不夠,如果不夠的話,只能下次在考了。

而凡楊不知道的是,從他走出休息室的那一刻,全都直播在了考試會場的大幕上,看到這一幕的不但有那些所謂的大人物,還有一般的公證平民。

他們聽到凡楊的話后,都有些哭笑不得,本來這些普通人不知道今天考核的事情,他們只是像工具人一樣,隨機叫到來做一個見證的,本來這樣的事情對他們來說,都是家常便飯了,但是像凡楊這樣的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聽到凡楊的話后,都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覺得這孩子還真是有趣,什麼話都敢往外說,就不怕真的取消他的資格嗎?」

不過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時程靈卻回答道:因為讓先生等待太久,為了表達我們的歉意,所以這次考核的一切費用,都是我們協會承擔,所以你不用擔心費用的問題,你只要安心的考核就行了,別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還有這樣的好事,那我們就不客氣了,要不是我們都快吃不上飯了,也不會跑來考證的,如果不考證就不讓我擺攤,哎!生活所迫啊!

聽到這話,程靈不想回答,也確實不好回答,她心想你這樣的會吃不上飯,騙鬼都沒有這樣騙的,如果不是知道你的一些底細,還真有可能讓你給騙了。

不過別說,現場的還有很多無知的普通人,卻讓凡楊的這番話給感動了,他們認為凡楊是真性情,所以不會覺得凡楊在騙他們,真的以為凡楊是吃不上飯了,急著想考一個證,這樣可以維持生活,他們對這個很有認同感。

而那些個大佬,對凡楊的說話都嘴角抽了抽,他們可不認為凡楊說的是真話,就算鎮守一族再怎麼沒落了,也不會讓他這個這代鎮守會吃不上飯的程度,不說別的,鎮守一族老宅就有很多好東西,隨便一樣,都夠凡楊吃個十年八年的。

看到程靈沉默不語,凡楊接著說道:「小姐姐你別不相信,本來我家還有點家產的,可是我家的這狗太吃得了,我不得不做好準備,不然到時我們都得餓肚子,當然了我也很吃得,所以才會這樣。」

信你個鬼,一個狗能有多吃得,還有就你這小身板,能吃多少,剛才那點心都吃不完的人,還給我說很吃得,你覺得我相信嗎?當然這話程靈只是在心裡說說。

算了,一會你就知道了,對了,食材什麼的不用我自帶吧!

好像不用,不過這次你的考核,有些特殊,雖然食材沒有限制,但是都是一些普通的食材,至於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哦!只要有食材就好,我還沒有到無中生有的程度,主要修為不夠,現在我就是一點修為都沒有廢物,想要無中生有是不可能的,至於什麼樣的食材那都不重要,就算是普通的食材,也能做出不普通的食物,這才是廚師的存在價值。 褚氏。

褚逸辰一天工作心不在意的,處理事情的速度也很慢,還不停看手機。

見沒有動靜,臉色就更冷了。

李程在一邊看著,哎,總裁那麼做的時候,不就已經知道會面臨什麼了。

就李安安脾氣,不生幾天的氣,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總裁,李安安今天去了機場接沈俊,還有沈修然說約你再次見面。」

今天離開的時候,李程給了沈修然名片。

沈修然果然主動打電話了。

「你說,她真的是沈昊穹的女兒嗎?」

褚逸辰閉眼,如果真的是,他處理沈俊,就會變得束手束腳。

「沈家那邊說是,李安安也沒有否認,應該是了。」

如果不是,李安安為了總裁一定會跳出來否認,可是她沒有。

那麼應該就是。

「該死~」

褚逸辰罵。

現在事情變得棘手。

「我父親那邊怎麼樣?」

「先生很好。」

「但他說臉沒好之前,不會見夫人的。」

褚逸辰感覺自己能被氣死。

把人救出來了,他卻顧著臉,不肯見面。

「還有總裁,如果先生出面了,背後的人可能抓不住。」

這也是先生不肯露面的原因。

「那就讓褚瑞峰加快速度,我沒耐心.」

「是,那我今天就派人去收拾他,再加上你上次讓他丟臉,他一定會有所行動。」

褚逸辰沒說話

現在沒心思管別的事情。

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卻唯獨沒有料到,安安是沈昊穹的女兒,兩人之間隔著仇恨。

不是那麼好化解的。

這時候秘書敲門進來。

「總裁,祝小姐來了,說要見你」

「不見」

他現在沒心思見任何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