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他的嘴角也是流出了一縷殷紅的鮮血,身上的生命之力正在飛快的減弱。

他知道他這一招的威力雖然是十分的恐怖,但是也只是暫時的維持著而已,他要是想要長久的維持這一招的話,就必須要恢復自己的生命力。

然後才能夠再次的施展出來這一招,不然的話,就算是施展出來這一招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效果,只會讓自己的生命力消耗得更快。

他現在也是明白了,想要戰勝林倩的話,就必須要先恢復自己的生命力才行。

而只有恢復了自己的生命力,他才能夠將這一套天魔解體修鍊到極致。

到了那個時候他就不怕林倩,也不用擔心自己的生命會不保了。

「林贊,我勸你還是放棄吧。你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林贊聽了林欣的話,嘴角也是微微的翹了起來,露出了一抹譏諷的笑意,」哼!林倩,你也不看看你現在是什麼樣子,你已經是廢人了。

而且你已經是被封印了靈魂,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投降,這樣的話或許還能夠留一條活路。

否則的話等到我施展出來了這一招的話,就算是你的靈魂力量再強大,你的靈魂力量也根本就抵禦不了我這一招的。」

林欣聽了林贊的話,卻是冷笑一聲,道:「你休想!你這一招雖然厲害,但是我也有辦法可以對付你,到了那個時候,就輪到我出場了。」

「是嗎?我拭目以待。」林贊冷笑一聲,眼眸中閃爍著森然的寒光,道:「希望你真的能夠抵禦得住我這一招!」

說完他也是沒有再理會林欣,而是直接再次施展出了這一招。

他這一次施展的這一招,也是一招極其強悍的神通。

在他的周圍也是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黑洞。

那些吞噬的黑洞中充斥著無窮無盡的黑暗之力。

這一刻天地之間的所有光線似乎都在他這一招之下黯淡了下來。

這一幕看起來是十分的壯觀。

林贊再次的施展出來了這一招。

而且他施展出來的這一招比起之前的那一招,也是強大了數倍甚至是十數倍。

這一道巨大的黑洞,瞬間就向著林欣席捲而去。

那黑洞的速度很快,眨眼間就到了林欣的身前向著她吞噬而去。

而這個時候林贊也是再次的將自己的真元注入到了這一道巨大的黑洞之中。

。 這動靜也吸引了酒吧大堂里的員工和客人。

幾乎是同一時間,所有人的視線都轉向了同一個方向。

一個穿着侍應生套裝裙的女人跌跌撞撞從包廂里跑出來,那聲「救命」正是她喊出來的。

她一隻手捂著自己的脖頸,另一隻手裏還抓着倉皇中忘記放下的托盤,緊緊抱在懷裏,似乎把它當成了一個抵擋傷害的盾牌。

她抱着托盤邊跑邊喊,頭也不敢回一下,彷彿身後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在追趕。

妝容精緻的一張臉早已變得慘白灰暗,那驚恐的表情由心而生,讓人只看一眼就不禁動容。

同樣身穿侍應生制服的員工拉住了女人,似乎認識對方,關心地詢問道:「小如,你怎麼了?」

女人瘋狂搖頭,頭髮散亂開來,卻無暇顧及。

她甩開同事的手,手中的托盤滑了出去,打倒了旁邊桌上的一瓶酒。

酒瓶落地,發出哐啷的破碎聲,酒液四濺。

女人卻仿若沒有看到,橫衝直撞地沖向酒吧門口。

首發網址et

赫然是朝着秦舒和席雷這邊沖了過來。

在對方即將衝到他們面前時,秦舒眉頭微微皺了下,站在她身旁的席雷立即出手。

他用了很大的力氣,才沒讓這女人像剛才那樣掙脫。

席雷不客氣地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或許是他強硬的態度給了對方壓力,女侍應生顫抖地喊叫起來:「是、褚少……他瘋了,他要殺了我!好可怕……好可怕!」

她一隻手捂著脖子叫喊,一邊又試圖掙脫席雷的桎梏。

在她的話語里,重複最多的是「可怕」兩個字。

秦舒和席雷快速對視了一眼,從彼此眼中看到一抹錯愕。

而大堂里的其他人也紛紛露出驚詫之色。

誰都知道,整個海城能被稱之為褚少的只有一個人。

褚臨沉。

可是他到底對這個侍應生做了什麼,讓人變成這個樣子?

秦舒心裏也滿是不解。

她目光落在女人始終護著脖頸的手掌上,眸子微眯,突然上前一步,果斷地拽下了對方的手掌。

女人原本嬌嫩雪白的脖頸上,一片通紅,一圈青紫色痕迹躍然映入眼帘。

那修長的指痕,十分明顯。

秦舒怔住,身為醫生,她很清楚要在脖子上留下這麼深的印記,需要多大的力道。

她突然明白眼前這個女人恐懼的原因——對方剛從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看到女侍應生脖子上傷勢的人紛紛發出唏噓之聲,驚呼起來:

「褚少居然會對女人下這麼狠的手?」

「好可怕,我都能想像自己被掐成這樣,估計早就斷氣了。」

「敢在這種地方殺人?不會吧,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誰知道怎麼回事啊……」

聽着周圍的議論紛紛,秦舒的臉色很不好看。

她向眼前的女侍應生確認道:「你這個傷真是褚臨沉弄的?他為什麼會這麼對你?」

她下意識地選擇相信褚臨沉,自然也不希望旁人對他有任何誤解。

這裏面也許還有別的誤會。

然而,女侍應生的回答破滅了她的想法。

「就是褚少、我、我只是去送酒……他突然撲過來,兩隻眼睛紅紅的、像野獸一樣,好可怕……」

女人恐懼卻篤定地說着,顫抖地抬手指向身後那扇半開的包廂門。

順着她所指,秦舒和席雷看了過去。

兩人面色隨即一變,因為那確實是褚臨沉所在的包廂。

秦舒抿著唇,神色漸漸地凝重了下來。

席雷也是怔愣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的閱讀地址:https:///165925/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最新章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全文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txt下載、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免費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

星落鯢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炮灰安若一世、重生之帶着空間混末世、穿書女配花錢買命、(女尊)帝國第一造物主、替嫁新夫撲倒記、人妖之間、情難自禁、楊老太在六十年代科技興國、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

。 顧知鳶瞧著旁邊兩個還在往這邊來,拉著顧蒼然就走了,二人剛剛走開,又有人爬到上面去了。

顧知鳶一看,眼睛彎彎如同月牙一般,笑了起來說道:「有好戲看了。」

隨後,一聲慘叫聲響了起來,那兩個人在地上掙扎著扭著身子,一副十分難受的模樣,像是蛆一樣在地上扭來扭去的。

「看,他們像不像兩條蛆。」顧知鳶說。

「像。」士兵們回答了一聲,他們早就看這些人不順眼了,現在看到他們的模樣簡直是太過癮了。

一個個圍在欄杆處看熱鬧,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敢碰欄杆,顧知鳶也站在旁邊看熱鬧,那兩個人滾來滾去的,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敢伸手扶他們。

張賓士凶神惡煞地走了過來吼了一聲:「都沒事情做么?在這趴著做什麼,回去訓練。」

欄杆那方的人一鬨而散,張賓士狠狠盯著顧知鳶,眼中劃過一抹狠辣。

顧知鳶翻了白眼,臉上浮現了一抹冷笑,嘴角勾了起來,這個人是不是玩不起!

「顧知鳶。」這個時候宗政景曜站在外面喊了一聲顧知鳶的名字:「走了。」

「來了。」顧知鳶對顧蒼然說道:「哥我先回去了,明日來看你。」

回去之後顧知鳶便進城去了,跟銀塵兩個人去找工匠。

「王妃,這個圖紙巧妙,這樣的東西也從來沒有見過,是從什麼地方地方得來的。」工匠一臉好奇的看著那伸吸管的圖案說道:「做什麼用的?」

「你別管什麼地方來的,你就說,你能不能做吧。」顧知鳶說:「多少錢一支?」

「能做,當然能做,王妃明日來取,一根一貫銅錢。」工匠說。

「行吧。」顧知鳶說,二人出門去,路過賭坊的時候,看到現在有更多人圍在裡面了,好奇的看了一眼發現現在壓顧蒼然的特別多。

「顧將軍已經獲得了筆試的第一名了,他征戰沙場多年,想來最後一場也不會輸的。」

「就是。」

「聽說昭王給了王妃一大筆錢,足足幾百兩銀子呢。」

「那壓顧將軍肯定沒有錯了。」

「王妃。」突然顧知鳶看到宋含雪帶著丫鬟一起從賭坊裡面出來。

「誒,宋小姐。」顧知鳶的眼前一亮說道:「你怎麼在這裡?你該不會也是來下注的吧?」

聽到顧知鳶的話宋含雪的臉頰一下就紅了起來,連忙轉移了話題道:「我剛想去找你的,太巧了。」

「找我?」顧知鳶疑惑地看著宋含雪說道:「有什麼事情么?」

「我想著,顧大哥在軍營裡面一定吃的不好,所以我想做點吃的給他送進去,不知道能不能進去,若是不能你明日幫我帶進去吧。」宋含雪說。

「既然是你做的,你就親自送去。」顧知鳶笑了起來:「對了,你會做糕點,你可以教我做么?」

「只要王妃願意學。」宋含雪笑了起來。

顧知鳶的心中有個大膽的想法,前世吃過許多的甜品,而雲樓有一種軟酪特別想糯米糍,裡面也是流心的,吃起來甜甜軟軟的,不知道宋含雪會不會,能不能做出蛋糕來。 蘇景行感慨。

倒不是說,《九步踏天》秘籍最後一頁上隱藏的內容,就一定是武功。

它也可能是一張地圖,記載藏寶的位置。

或者一件極其重要的機密事情,外人無從知曉。

又或許是一張高級丹方,一門靈兵的鍛造法。

甚至乾脆就是空的!

魏家先祖故意留的惡作劇,根本沒什麼秘密。

種種情況,都有可能。

這個秘密想要揭開,就得去見大白鵝。

念及此,蘇景行最後仔細檢查《九步踏天》秘籍,確定沒有了其它發現,將秘籍收進掌心空間。

隨後,騎車狂飆,直奔新緣城。

回到城中,隨便找了家修車鋪,半價賣掉機車。

又在網吧入侵航空中心,買到最快一班的機票,直奔機場。

登上飛機,才稍稍鬆氣。

如果沒有意外,明天晚上就能回到傾河城。

就怕中途有情況發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