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術的話好似連珠炮一般,便聽見王玖玖「咯咯咯」的笑聲,張術更是開心。

「快說,伯母怎麼放你晚上出來了,之前從來沒有過。」張術絲毫沒有刻意的壓制心中的歡喜,脫口而出。

王玖玖嬌嗔的說道:「怎麼,你還不願意?」

張術此刻哪裡敢說不願意?

「願意願意!願意之至!」張術滿口答應。

王玖玖這才嬌嗔的對著張術開口:「今天是你生日,我想給你過生日,所以就跟媽媽說了一句,她同意了。」

張術一愣,這才想起,今天果然是自己的生日,難為王玖玖還記得,自己這個當事人都已經給忘掉了。

張術笑眯眯的開口:「那好,你在家等著我,我去接你。」

說著,只看張術一刻都不停留,開著從南天林那裡借來的越野車,瘋狂地跑在高速上,恨不得此刻就飛到王玖玖的身邊去。

王玖玖在家焦急的等待著,桌子上還放著她給張術選的禮物。

付麗從客廳走到王玖玖的房門前,敲了敲門。

王玖玖正在怔怔出神,便聽見付麗的聲音傳來:「玖玖,開門。」

王玖玖此刻就好比是驚慌的小鹿,生怕付麗改變主意,急忙說道:「媽,我穿衣服呢,就要出去了。」

付麗站在門口,自然知道女兒這麼說的用意,輕微的嘆了一口氣:「媽不是要攔著你,只是有話要跟你說,你打開門。」

說著,推開了王玖玖的房門。

王玖玖猝不及防,急忙將給張術買的禮物藏在身後,付麗那一雙眼睛來回的在王玖玖的身上掃描著,過了半晌才開口:「今天晚上你出去給他過生日,12點前必須回家,不然下一次你別想出去。」

王玖玖乖巧的點了點頭,算是應承了下來。

隨後便看付麗又是重重地嘆了一口氣:「不該做的事情不要做,畢竟你現在還不是他的妻子,有些話我說了你也應該明白,不要過分親密。」

王玖玖瞬間羞紅了臉,但仍舊沒有反對,只是緊緊地咬著嘴唇,點了點頭,一臉的羞赧。

付麗看了看時間,「不能跟不三不四的人廝混在一起,我看那個張術,很危險。」

王玖玖依舊是猛然點頭,但當她聽到這句話時,又狠狠地搖了搖頭:「媽,張術是個好人!」

付麗冷哼了一聲,「好人難不成會寫在臉上,告訴你他是個好人?」

王玖玖無言語對,這時,電話鈴聲響起,王玖玖急忙接通,但卻是聲音小了許多。

張術立即感覺到有哪裡不對,眉毛一挑:「伯母在你房間?」

王玖玖偷偷的瞄了一眼付麗,這才點了點頭,小聲說道:「對,她在。」

付麗好似聽到了兩人的對話,不由得走上前來,搶過王玖玖手中的手機,直接開了免提:「晚上12點前,玖玖必須回家!」

付麗的聲音很大,震得張術的頭腦嗡嗡直響,張術十分無奈:「遵命,伯母。」

王玖玖嗔怪的看了一眼付麗,這才拿著給張術的禮物,興沖沖的下了樓。

張術自是等的焦急,想來自己和女朋友約會,還要十二點前回去?心中未免有些惆悵,但一想起之前付麗那一副生人勿近的嘴臉,此刻卻又不得不心中歡喜,付麗今天做出了讓步,或許以後,會更好一些吧?

王玖玖今日穿了一身水藍色連衣裙,映襯得她整個人都透著清新淡雅的氣質,張術看得一陣目瞪口呆。

「張術!」只看王玖玖三步並作兩步,蹦蹦跳跳地朝著張術跑了過來。

張術張開懷抱,一把擁住王玖玖,感受著對方的溫度,不願離開。

當下,便看王玖玖滿心歡喜的掏出禮物:「張術!這是給你的!生日快樂!」

張術心中充滿好奇,王玖玖會選什麼樣的禮物給自己?

當下便是拆開包裝,露出那精緻的一塊手錶來,張術看著王玖玖的手上也帶著同樣的一塊,眉眼中不禁笑意盈盈:「喜歡嗎?」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帶着兒子打江山最新章節、帶着兒子打江山嵐風、帶着兒子打江山全文閱讀、帶着兒子打江山txt下載、帶着兒子打江山免費閱讀、帶着兒子打江山嵐風

嵐風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帶着兒子打江山、

。。 第424章阮湘雨這個蠢貨

阮恆這話語中,蘇招娣自然聽出了咬牙切齒,從她跟鐘太師府,還有靜貴妃結怨以來,這阮府的做法太讓人心寒,之後更是跟張家那般算計,如今又跟張府聯姻,徹底是站在了她的對立面,既然都對立了,那蘇招娣覺得,就沒必要再對她們客氣什麼了。

蘇招娣拿了禮單,並沒有急着看,而是對李管家道。

「辛苦李管家了,禮單我拿回去慢慢看,你們先開始佈置院子吧,我們時間很緊。」

李官家恭敬應是,便抬手招呼那些抬箱子的小廝,沉聲道。

「把這些東西都抬到世子妃的院子裏,然後留下幾個人任世子妃差遣,其他人都出來跟我佈置院子。」

蘇招娣對着阮恆跟阮夫人彎身施禮。

「父親,母親,這府中具體要如何佈置,李管家會跟你們說的,女兒就先告退了。」

阮恆已經氣的臉色鐵青,他現在無比後悔當初答應蘇招娣,讓她成為阮湘雲,他甚至為了出口氣,真想告訴所有人,她是蘇招娣,不是阮湘雲,可是看着蘇招娣臉上清淺的笑容,還有那雙幽深冰寒的眸子,他心裏的念頭立刻便散了。

他很清楚,若是真那般做了,不止是會毀了蘇招娣,而且也會毀了他們阮家,他才剛入京都,如今又攀附上了鐘太師這條船,他仕途後面是平順的,跟蘇招娣魚死網破,他如何甘心,怎麼值得呢?

蘇招娣彷彿沒看到他的臭臉色,帶着秋月跟夏蟬徑直朝梅園走去。

這裏因為阮湘雨住過,剛才夏蟬已經打發小廝跟丫鬟過來清理了,凡是阮湘雨的東西都被丟了出去,阮湘雨此時正在門外大喊大叫。

呵斥那些小廝跟丫鬟,但是小廝跟丫鬟根本就沒人理會她,全都在清理院子。

阮湘雨氣的抓住一個丫鬟就打,丫鬟不敢還手,硬生生挨了她兩個耳光。

「哎呀,三妹好大的威風啊!」

見到蘇招娣,一院子的丫鬟,小廝全都跪了下來。

「世子妃萬安。」

蘇招娣擺擺手,「都起來。」

她走到阮湘雨身旁站定,望着她那雙充滿憤怒的眸子,輕笑了笑,可是語氣卻是一副不解的模樣。

「三妹,你為何要動這麼大的氣?你如今都出嫁了,這院子你也不住了,那空置也是空置著,我用用而已,你怎麼那麼生氣?」

「我就算空置著,也絕對不能便宜了你。」

蘇招娣挑眉,「哦?那我當初只是暫住寧王府的時候,我的院子也才不過空置了幾日,你就迫不及待的搬進來了,這又是何道理?還是你覺得,你比我高貴?」

夏蟬立刻冷哼,「不過一個從小被關在荒廢院子養大的庶女,如何能跟主子您比,別說以前了,如今主子馬上便是世子妃,這三姑娘不過張府上一位公子的貴妾,一人如天天邊牡丹,一人是地里野草,一為主,一是仆,如何能比?」

夏蟬幾句話,說的阮湘雨臉色鐵青,眼神已經不能用憤怒來形容了,簡直就是快要被氣的暈厥過去了,她渾身都在發抖,手指指著夏蟬,不停的說你,你……卻再說不完整一句話。

「看來張府的姨娘身子不適啊,夏蟬,扶姨娘下去休息吧。」

聽着蘇招娣一口一個姨娘,阮湘雨的臉色氣的大叫,朝着蘇招娣便要衝過來。

「阮湘雲,你這個賤人,你……」

她才開口,夏蟬一把抓住她的衣領,對着她就是一巴掌。

「世子妃也是你能直呼其名的嗎?一個卑賤的奴婢而已。」

蘇招娣上前,望着阮湘雨,呵呵一笑。

「阮湘雨,你如今雖說嫁入了張府,不過也還是個奴婢,再敢對我如此不敬,可別怪我不念及姐妹之情,撕爛你的嘴,別說是你,就是你的那位夫君,也不敢來找我麻煩,你明白的吧?」

夏蟬一把推在阮湘雨身上,「把她帶下去,看好她,今夜不準出府,更不能讓她跟任何人接觸。」

立刻有兩名侍衛上前,把阮湘雨堵住嘴巴給押走了。

阮湘雨憤恨的不停發出嗚嗚的聲音,可是對於蘇招娣來說,無關緊要。

院子裏整理很快,凡是阮湘雨用過的東西全部都被丟掉了,全部換上蘇招娣要用的東西,就連屋內陳設,裝飾也全部換掉了。

雖然蘇招娣只住一晚,可也是要出嫁的地方,何況她不喜歡自己的屋裏有別人的味道,既然是南玉清出錢,她自然是要全部都換掉的。

夜幕漸漸降臨,此時有些官邸府宅之中全都是一片凝重之色,家主書房內緊急召見自己的親信,商討該如何與應對。

尤其是張府,鐘太師府,還有就是宮裏的靜貴妃處。

張富在得到消息后,坐在椅子上發了一會兒呆,總算消化了這個消息,便急匆匆的去了太師府。

鐘太師正要出門,見他來了,便讓他進門,一起進了書房。

「太師,這可如何是好?這寧王府忽然發了請帖,明日大婚,這太讓人措手不及了。」

鐘太師是個頭髮花白的老者,一雙如鷹般的眸子透著狠厲,他看着張富滿臉寒霜。

「你還問我,你到底是怎麼辦事的?不是讓你盯緊寧王府嗎?怎麼婚期提前了我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怎麼盯着的?」

張富被太師呵斥,嚇的兩腿一彎,跪了下來。

「太師,這……下官也不知道為何會如此,寧王府那邊一直是沒有任何消息透露出來,到是前兩日那位阮家的二姑娘進宮裏學紡線,當時城中眾人都說她女紅不好,故而想要多學一些。下官派人去查,得到的也是這個消息,難道……」

張富才說道這裏,鐘太師就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哼,那時候怕是寧王府就已經決定把婚期提前了,你們這些人到底是幹什麼吃的?居然什麼也不知道。」

被鐘太師如此呵斥,張富卻不敢有絲毫的反駁,就那麼跪在地上靜靜的聽着,見太師不再罵了,才抬頭小聲問道。

「那太師,我們如今該如何是好啊?貴妃娘娘那邊可有良策?」。 許是應了她心中所想,下午喬勝凱和杜月蘭就熬了鴿子湯來到了醫院。

喬思語表面上沒什麼太大的反應,但心中早已狂喜不已,無論以前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情,人生病的時候就很希望自己的父母在身邊,喬思語也不例外。

「爸……」喚了一聲喬勝凱后,喬思語淡淡的看了一眼杜月蘭,還是招呼了一聲,「杜阿姨……」

厲默川看到喬勝凱后,一張冷硬的俊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原先以為喬思語是喬勝凱的女兒時,他就對喬勝凱就沒什麼好感,甚至還有些厭惡喬勝凱。如今知道喬勝凱不是喬思語的親生父親,就更不想看到假惺惺的喬勝凱了。

感覺到厲默川冰冷懾人的目光,喬勝凱脊背一寒,乾笑著將鴿子湯放在了桌子上,「小語,這裡是你阿姨熬得一點鴿子湯,補血的,你和默川都喝一點。」

聞言,厲默川冷笑了一聲,「如果我記得沒錯,喬先生這鴿子湯都熬了三個星期了吧?想必都成精華了。」

喬勝凱有些尷尬,杜月蘭卻突然開了口,「思語,你住院的這段時間你爸爸一直很擔心你,他也很想來看你,只是知道你大出血貧血,又知道野鴿補血比較好,專門去鄉下的山裡給你抓鴿子,為了抓這個鴿子,腿還受傷了,所以你也別怪你爸爸……」

說著,杜月蘭給了喬勝凱一個眼神,喬勝凱會意后,嗔怒的看了杜月蘭一眼,「你跟孩子說這些幹什麼?還不快點給小語和默川倒鴿子湯。」

被喬勝凱使喚的杜月蘭心有不甘的拿出兩個碗倒了兩碗鴿子湯。

喬勝凱將一碗鴿子端到了厲默川面前,「默川,我聽席兒說你受了很重的槍傷,這野鴿補血功能特別好,你趕緊喝點。」

「不湊巧,我最討厭鴿子湯,麻煩喬先生端遠點。」

喬勝凱臉色有點僵,而喬思語微微皺了皺眉,該死的厲默川到底怎麼回事兒?討厭鴿子湯?昨天韓姨帶過來的時候,不是喝的挺開心的嗎?難不成只過了一晚口味就變了?

對於厲默川這臭脾氣喬思語有些無語,但喬勝凱和杜月蘭在她又不好說什麼,也不想讓喬勝凱尷尬便驚呼道:「哇……好香啊,爸,我要喝……」

喬勝凱臉上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一點,將鴿子湯端給了喬思語,「小心點,有點燙……」

「恩……」喬思語剛想伸手去接碗,一個大手先她一步接過了碗,「給我吧,我來喂……」

喬勝凱的一張臉更黑了,明顯的厲默川就是在針對他,剛剛還說不喜歡鴿子湯的味道,還讓他拿遠一點,現在難道又喜歡了?

一看到人家不歡迎自己,喬勝凱和杜月蘭沒待多久就離開了。

喬思語怒瞪了厲默川一眼,語氣里不免有些責備,「厲默川,你今天怎麼回事兒啊?渾身長刺了?我爸爸好心給你端鴿子湯你不喝也就算了,何必弄得他下不了台呢?」

見喬思語生氣,放下鴿子湯將她抱進了懷裡,「我不喜歡他假惺惺的樣子,還野鴿呢!?」

。發覺了這碎星角原罪的強度和外面的強度確實不同,蘇日安也放心了很多。

雖然說眼前的黑色鳥類不過才只有五六階的實力,但是蘇日安能夠確定,這裏的原罪,和外面的不同。

即使只是遇到了這一小群的原罪,但是蘇日安不相信自己的運氣能夠差到隨意都遇到特殊的原罪,雖然說現在靈兒不在自己的身邊,但是蘇日安對自己的氣運還是非常自信的。

在不遠處,所有人都看着蘇日安和那原罪的戰鬥,雖然只是一次交手,但是那原罪的恢復……

《圖騰甲》第498章首殺原罪生化危機的爆發,並非只有人和動物受到感染,T病毒蔓延全球,就連整個地球的環境也跟著變化了。

曾經肥沃的土壤已經變得極其稀少,可怕的沙漠幾乎席捲了全球。

在一處大荒漠之中,能夠看到一棟破舊的小木屋聳立著,在荒漠之中顯得非常的突兀。

只是,這一棟小木屋卻用柵欄圍著,露出

《全民獵人時代》第242章攻佔沙漠基地 養牛場。

季柚、楚嬌嬌、岳棲元、岳棲光、沈長青、盛清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