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女皇重生,也不能!

咻!咻!

完美少女之魔都夜夢 氣流劇烈下沉,形成一塊高壓區域,卡西只覺肩膀及背部有一座大山壓下,妄圖將其束縛!

古代魔法·冰龍之怒!

卡西嘶吼一聲,一條冰龍衝天而起,瞬間戳破了這高壓!

它曼舞於空中,對著蠻古虎視眈眈!

極凍奧義!緩速奧義!

卡西將真理世界中的兩道奧義召喚出來,極度元素環繞周身,一股妙不可言的感覺忽然升騰起來。

呼啦啦!

四周的場景消失了,展現在卡西眼前的是一條條冰系魔法公式,它們就是天地間唯一的存在,它們構造了一個季節!構造了一片地形!組成了這絢麗世界的一部分!

「來····來···來···」

一種渴望在卡西的心中滋生,有一個聲音在呼喚著他!

「來吧。」卡西機械般的回答道。

幾道光柱就在他的腦海中回蕩,其中一道越來越耀眼!

啪!啪!

清脆的碎裂聲蕩漾開來,兩道奧義消失了!

「破碎了?」蠻古大吃一驚,這人類小鬼要完?

滋滋——

下一刻,魔法規則浮現,吟唱起陣陣動聽的歌聲,兩股破碎的奧義糾纏融合在一塊,最終形成了一道全新的奧義!

它,帶著凜冬的怒焰!它,仿若寒冰之主!

王者奧義!凜凍!

與寒冬奧義一起並列為冰系的王者奧義!擁有可怕的力量! ?呼——

寒風凜冽,蠻古靜靜的望著卡西,這個人類小鬼的威脅程度在他心中不斷上升。

畢竟這個世界上擁有王者資質的人並不多。

不過蠻古也不至於忌憚,對於他來說,哪怕卡西現在突破六階也無濟於事。

「凜凍!」卡西慢慢感受著王者奧義在手心流轉,那種親和的力量十分舒適,就像是泡在溫水中享受。

噌!噌!

蠻古控制著氣流,一把把無形的刀刃激蕩而出,形成了一塊切割區域。

零度·刻薄之冰!

卡西雙手舞動著,冰元素快速凝聚,並在公式的約束下組合成一面面梯形牆壁。

當!當!當!

下一刻,氣流之刃不斷劃過冰牆,留下一道道深淺不一的痕迹。

透過旋轉的冰牆,卡西的目光始終聚焦在蠻古的身上,他明白現在自己依然不是這頭大傢伙的對手,但他也絕非是任人揉捏的麵糰!

蠻古昂起身子,作為回應,他的前肢狠狠的砸在了石原大地上。

隆隆!

整片石原再次顫抖起來,一種低沉的嘶吼在其內部積聚著力量,大地仿若受傷的惡獸,在一旁嗚咽,燃燒著強烈的怒火!

咻! 總裁強勢寵:嬌妻,乖一點! 咻!

咚!

說時遲那時快,石原瘋狂搖動起來,一枚枚鋒銳的石筍如同炮彈般朝著天空升起。

咔咔!

冰層碎裂,卡西在空中左右擺動,試圖躲過石筍的攻擊。

「啊!」

蠻古咆哮一聲,龐大的力量瞬間湧入石原,更添一份激烈!

石筍密密麻麻,簡直讓密集恐懼症患者崩潰!更重要的是他們被一種規則包裹!

岩石規則!進可攻!退可守!亦是古巨翼石蟲的種族傳承規則!

卡西有心使用凜冬奧義抵擋,可新生的王者奧義與蠻古的岩石規則相比,稚嫩太多,撐過幾分鐘的時間已然證明了潛力。

咚!

槍林彈雨般噴射的石筍終於還是讓卡西中招了,伴隨著第一枚石筍命中其胸膛,石筍接下來的攻擊如浪濤般連綿不絕。

卡西好像是闖入了一個沙包陣,被不斷捶打著!

那一下下重擊即便是戰士也無法承受,更何況一名法師呢?

呼——

又數十秒后,卡西墜落了!徑直往大地一頭撞去!

「遊戲結束了,真是可惜。」蠻古淡淡的話語中充斥著一股威嚴。

另一邊,從佩姬離開的時候開始,就有數頭古巨翼石蟲前去阻攔。

由於空間沖融的存在,靠近通道的地方規則十分不穩定,不時會有一絲絲空間風暴鑽出來。對於還沒有突破傳奇的生物來說,這一絲絲足以要了他們的小命!

卡西也是沒有辦法了,才冒險將佩姬送出去,哪怕葬身風暴里也總比被蟲族抓住的好。

咚!咚!

佩姬捂住嘴巴,努力不發出聲響,那些兇惡的古巨翼石蟲正在猛烈撞擊著冰霧!

冰霧的濃度不斷下降,佩姬知道,冰霧消失的那一刻,就是這群蟲子亮出獠牙的時候!

「哈!」

勝利在望,古巨翼石蟲加快了速度。

「咳咳!」卡西遙望著通道口,他眼神充滿了落寞,還是失敗了呀。

啪!

蠻古不知何時走了過來,他伸出自己的前肢,用末端鐮刀狀的肢節將卡西的脖子環住,慢慢帶他離開地面。

「咳咳!」卡西咳嗽著,蠻古前肢上絨毛十分堅硬,摩擦著肌膚,很不舒服。

「真是可憐的小傢伙。」 寧西河畔大地情 蠻古桀桀笑道。

「你會死的很慘。」卡西笑了。

蠻古一對大眼睛凝視著卡西,這個人類禍到臨頭還能笑出來,真不知道該說是他有顆大心臟呢,還是沒心沒肺。

「你們完蛋了!精靈族會把這個巢穴徹底毀滅!」卡西一字一句道。

「你到底知道些什麼,最好給我說出來,不然我會讓你知道蟲族的手段。」蠻古厲聲道。

卡西沉默著,只是冷笑相對。他看起來鎮定萬分,實際心中忐忑不安。

他說的話都是順著蠻古的話頭瞎說的,這個蟲巢只是無意中被開啟了而已,精靈族哪裡來的準備要覆滅它呢?

他現在只想要穩住蠻古,以實施心中的計劃。

「我很喜歡人類,也很討厭人類。我喜歡那些軟骨頭,不喜歡你這樣的硬骨頭。「

噗嗤!

「啊!!」扎西面容猙獰,低頭望了一眼被刺穿的左大腿!

滋啦!

將自己的左前肢拔出,蠻古將其緩緩放到口器內。

「真是美妙的滋味,我想你的味道一定很好。想一想,我把你放到嘴中慢慢的咀嚼,你一時半會還不會死,只會痛苦的大叫,伴著耳邊的卡拉卡拉聲,再進入我腹中。」蠻古的聲音放低了,可他描述的畫面衝擊著卡西的心。

這是一種心理戰術,蠻古的目的就是想要逼卡西就範。

「好啊,那你吃了我。」卡西怒目而視,光憑三言兩語就想嚇住他嗎?

「你放心,你還不會死,咱們回去,我有的是世間陪你玩!」蠻古提著卡西,往後走去,冷厲的目光掃過帕麗朵的目光,似有炫耀之意。

對,卡西就是他的戰利品!

對此,帕麗朵報以冷笑,蠻古這個傢伙的野心早已不是什麼大秘密了。

但只要女皇還在,這個傢伙所謂的野心也不過是一場鏡花水月罷了。

「我說過,莫布里家族從來不會有俘虜!」卡西面容冷淡,握緊了雙拳。

蠻古察覺到了不妥。

「再見了,各位。」卡西最後的呢喃隨風飄遠,他要拉開最後一場戲的大幕了。

就算帶不走蠻古,他也要讓這個傢伙付出代價!

咻!

「卡西!!」

正在卡西打算動手的剎那,一道熟悉的聲音從天而降!

婚前以身試愛 唰!

卡西猛地一抬頭,望見了那抹並不算高大的身影。

不是艾克還有誰?

「呼!剛好趕上!」艾克心中先是松出一口氣,但卻沒有絲毫懈怠。

「又來一個?」蠻古很是詫異,蟲巢中還有其他人類?難道他們是先頭部隊?

噗!噗!

蠻古的思考被打斷了,石原底下突兀的冒出了幾根藤蔓迅速的纏住了卡西的腰身!

咻!咻!

兩側又有數十根藤蔓飛舞,迅猛抽擊,讓蠻古毫無防備。

啪!

卡西從蠻古的前肢上掉落,正好被藤蔓編織的小網接住。

嘶啦!

短短几秒的功夫,蠻古手中的人便消失了!

「誰!」蠻古心中驚怒。

「沒事吧?」納菲在不遠處控制著。

「死不了。」卡西捂著左腿,用冰塊封住了傷口,咬著牙道。

「搞定了!艾克!」納菲打出一個手勢。

「撤退!」艾克低喝道。 ?噠噠噠!

艾克與納菲帶著卡西躥向通道區域,可蠻古會讓他們如願以償嗎?

答案自然是不會!

「你先帶著卡西走,我斷後。」艾克望著衝過來的蠻古蹙眉道。

「好,你小心。」納菲也不廢話,直接帶著卡西離開了。

奧義魔法·毀滅封界!

艾克深吸一口氣,真理世界中的毀滅奧義與公式完美組合,迅速成型。

咔咔咔!

黑紫色的能量若隱若現,化為一面面牆壁,阻隔出一塊正方體般的區域。

咻!

蠻古停止了衝刺,他感受到了雷電形成的禁錮牢獄!

「你的對手是我。」艾克淡淡道。

「年紀不大,口氣不小。你想做我的對手?差遠了。」蠻古冷笑著。

「是嗎?」艾克目光波動著,一道道冷意匯聚。

「之前那小鬼也想做我的對手,結局你也看到了。」蠻古桀桀大笑。

「想亂我心智?」艾克大手狠狠壓下,毀滅封界即可收縮,可怖的毀滅之力滾滾如浪,翻騰縱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