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雪玲掏出了手機,將自己偷拍的合同文件遞了過去,說道:「媽,這裡面全部都是這次爸爸這次項目所有的內部機密,如果我們把它轉手倒賣給敵方公司的話,是絕對可以獲利五個億的。」

聽到這話后,盧曼的眼睛也都跟著亮了起來,劃過了一道算計的光芒,對於目前的情況來說,這倒的確是一個好主意。

「雪玲,還是你聰明!」

蘇雪玲勾起了唇角,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兩個人離開醫院后,很快聯繫好了敵方公司,轉手就將這些數據全部都賣了出去。

敵方公司欣喜若狂,差點兒嘴都笑得合不攏了,這可是二十多個億的大項目。

她們母女竟然僅五個億轉手倒賣給了自己,該說她們是天真還是愚蠢……

就算這蘇振華再厲害,也架不住這後院著火。

晚上的時候,盧曼母女就將所有的錢全部都存放到了一張銀行卡裡面,準時帶來了和他們約定的地方,將卡交給了許楠。

許楠接了過來,眼中露出了些許驚訝,但不過隨即還是很快反應了過來,用手機銀行查了下這銀行卡里的數字,發現的確是有十個億,臉色也都跟著微變了下,意味深長看了這母女二人兩眼。

他本就是恐嚇一番,沒想到這倆人會在一天之內湊齊了這麼多錢。

十個億,這可不是一個小數字。

看來,這對母女比她想象中還要有錢。

他勾起了唇角,露出了一抹算計的笑容,看來這倆人還有更多可以壓榨的價值。

盧曼看著面前的男人,態度極其的小心翼翼,帶著些許懇求的卑微在裡面。

「許先生,現在我們已經湊夠了你想要的錢,你這下總該可以放過我們母女了吧。」

許楠沒有說話,只是掏出了一根香煙點燃,緩緩抽了起來,濃郁而又嗆人的煙霧吐了出來,空氣愈發的沉浸,給人帶來了些許不安的感覺。

盧曼有些害怕,胸腔裡面的心臟不停瘋狂砰砰砰的跳動著。

許楠掀了下眼皮,懶洋洋的說道:「這話我可就聽不懂了,什麼叫做放過你,我們不是朋友嗎?朋友差點錢,你不是應該幫幫忙嗎?」

聽到這話,盧曼臉上的血色一點點的褪去,最後變得一片慘白。

因為她知道,許楠這是徹底打算訛上她們了。

盧曼的情緒也都變得有些激動了起來,「許先生,我們先前可是說好的,我們給你湊起十個億,你就放過我們母女,怎麼現在說話不算數了。」

許楠的臉色一沉,明顯是有些不開心了,犀利的目光停留在了她的身上,夾雜著些許的壓迫和威脅。

「你可能忘了一件事,在這裡你可沒有說話的權利。」

盧曼瞪大了眼睛,裡面充斥滿了濃濃的憤怒,「你——」

弱肉強食,適者生存,這就是許楠的法則。

他的語氣變得更冷,「你要是不願意,現在馬上就可以離開,只不過……你的女兒可就沒有那麼好運了。」

盧曼的渾身僵硬在了原地,手腳冰涼一片,忍不住的哆嗦了起來。

「你究竟想要怎麼樣了?」

「很簡單,」許楠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我還要五個億。」

還要五個億!!

剛剛她們才再湊了十個億,再要五個億,這不是分明想要逼死她!

盧曼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眼中滿是懇求,希望他可以放過了他們。

「許先生,這是十個億已經湊齊了我們身上所有的錢,現在根本沒有多餘的一毛錢,你就行行好,放過我們母女吧,只要以後您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我們無論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一定萬死不辭。」

許楠的眼中輕蔑,就這對母女除了心思惡毒點,手無縛雞之力,能幫他辦成什麼事。

「沒人要你幫忙,我就要五個億,看不到錢,你就等著給你女兒收屍吧。」

說完后,他就冷冷朝著另一個方向離開。

盧曼整個人都痛苦極了,眼中滿是一片絕望,半蹲了下來抱住了膝蓋,淚水簌簌掉了下來。

她現在真的是後悔,後悔招惹這個魔鬼,導致現在她們母女要永遠活在他的陰影下面,根本也無法擺脫。

蘇雪玲一個人在家裡面等著許久,心裏面一直擔心著母親出去送錢的事情,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裏面竟然隱隱約約有些不安起來,再看到了母親回來后,立馬第一時間迎了上去。

「媽,許楠收錢了嗎?事情解決了嗎?」

盧曼失魂落魄,再看到自己女兒的時候,情緒再也綳不住上了,一把上前抱住了她,聲音都帶著幾分哽咽,「雪玲,現在該怎麼辦,我們完了,我們徹底完了……」

蘇雪玲明顯感覺到了不對勁,臉色也都跟著變得難看起來。

「媽,你別著急,坐下來慢慢說。」

盧曼臉色慘白,坐在椅子上一副極其恐慌的模樣,唇都在哆嗦,說道:「許楠收到了錢后,獅子大張口,又和我們要五億!要是我們不拿給他,他就殺了我們!」

。 要知道九玄天書可是帝術!

能夠掌握帝術的人,哪怕天資在平庸也會飛快的成長,更不要說像小柔這種天縱之才。

如果將九天玄火給小柔的話,恐怕以後小柔將會成為第二個九玄天帝。

只是不會有如果,有紫薇天火的存在是不會允許九天玄火被其他人收走。

藍海劉德華:「好了,諸位仙友,我開直播的沒有其他想法,這不是尋思著神界交流會快開始了,正好我在冥界,就讓大家了解一下冥界,為神界交流會做準備嘛。」

九把刀:「藍海線以後說的甚有道理。」

我不是葯神:「藍海仙友能夠時時刻刻為了我們東方神界着想,真的可以稱之為最佳判官。」

奈何橋上看日落:「可恨啊!老子辛勤了這麼久還是個巡遊,藍海這廝竟然已經成為了判官!氣煞我也!」

藍海劉德華:「啊哈哈,好了,我可能會和大家互動的很少,大家靜靜的看就行。」

給手機施展了一個術法之後,薛維便不再理會。

現在薛維並不打算繼續在內城耗著,他要直接前往主城!直接找到阿爾薩斯!

之前阿爾薩斯受到了紫薇天火的灼燒,恢復的絕對不會太快,如果紫薇天火只是尋常火焰,那麼當時死的可就是薛維了。

作為頂級天火,他造成的傷害可不是一點兩點就能消退的。

只是想要直接前往主城哪有那麼容易,薛維很敏銳的發現,死亡城的主城佈局和血王城的佈局完全不一樣。

血王城的佈局中規中矩,基本上從內城便可以看到雄偉的主城。

可是在死亡城卻完全看不到這一點。

在內城朝着中間看去,整個死亡城完全就是一片連綿的冰山。

難道死亡城沒有主城?怎麼可能。

總不可能這巨大的冰川就是死亡城的主城吧。

正在薛維疑惑的時候,整個內城好像暴亂了起來一般,所有的人群開始不斷涌動,大量的軍隊出現在內城的街道上。

不少的內城局面已經出現了一絲恐慌。

他們都很茫然,一向平安無事的死亡城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一個年輕人臉色有些恐慌的從薛維旁邊經過,薛維連忙跟上去。

「這位兄弟,這位兄弟,咱們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都開始慌慌張張的?」薛維不禁問道。

年輕人看了薛維一眼不禁嘆了口氣。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聽說內城出現了叛逆分子,甚至都直接屠殺了集訓營的教官,不過我很懷疑是聖石軍做的。」年輕人小聲說道。

聖石軍?

薛維一怔。聖石軍?

這還是他來死亡城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這聖石軍是什麼東西?聽名字也是一方勢力?」薛維有些茫然的問道。

年輕人驚訝的看着薛維。

在死亡城竟然還不知道聖石軍?

「咳咳,我是剛加入死亡城,所以對死亡城的一些還不熟悉。」薛維笑道。

一聽這話,年輕人不禁瞭然。

原來如此。

「不過兄弟,你一來到死亡城就可以進入內城相比你也有過人的本事,不過嘛,聖石軍在死亡城也是屬於禁忌,不能隨便說的。」年輕人瞥了薛維一眼。

薛維尷尬一笑。

隨手一翻直接出現了兩塊靈石。

「害,兄弟,我也知道這是秘密,所以嘛,悄悄告訴我就行,我來死亡城的時候無意得到了兩個靈能晶,我看着兩個靈能晶與兄弟有緣,不如直接送給兄弟。」

不等年輕人說話,薛維直接將靈石塞到年輕人的手裏。

年輕人露出了一個瞭然的笑容。

「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換個地方,待會可能會有死亡十字軍來巡邏,被他們盯着可不是一個好事情。」

說着,薛維便跟着年輕人來到了一個酒店之中。

酒店呈暗藍色裝飾,整體雖然氣氛壓抑可是也是極其奢華無比。

兩個人前腳剛進入酒店在那寬闊的街道直接被身穿黑色鎧甲的軍隊佔滿。

顯然內城對於暴亂十分的在意。

「這就是死亡十字軍?」薛維看着窗外那密密麻麻的軍團不禁問道。

年輕人點點頭。

「死亡十字軍屬於內城,不,應該是整個死亡城的最高戰力之一,死亡城有三大軍隊,死亡騎士團,死亡十字軍以及遠征護衛隊,這三大軍團只有死亡十字軍常駐在內城。」年輕人輕輕說道。

因為這對於死亡城來說可並不是秘密,所以這些東西說出來並沒有什麼影響。

「原來如此,那之前老哥您剛才說的那聖石軍又是什麼東西?」薛維問道。

年輕人直接喝了一口酒釀。

他瞥了薛維一眼后又一副徐徐的樣子。

「你所看到的死亡城只是表面,在死亡城的暗處可是充斥着陰暗,在死亡城之中充斥着一股力量,他們想要解決掉死亡騎士大人,這股力量不知道存在了多長時間,從來沒有人能夠完完全全的米誒到聖石軍。」

「不過也有一個傳言,聖石軍的統治者名為烏瑟爾,是曾經死亡騎士的導師,所以不知道是死亡騎士大人的留情還是烏瑟爾的太強都不得而知,自從之前死亡騎士大人回來之後,死亡騎士大人就一直沉寂著,恐怕聖石軍正是看中了這一點,聖石軍準備發動暴亂了。」年輕人緩緩說道。

薛維不禁恍然。

沒想到自己只是無意殺了一個教官,竟然還能引出來這麼多事。

「對了,老哥,我還有點想問的,為什麼咱們死亡城的主城和其他城池不一樣?我也在血王城待過,血王城的主城可是建造的非常雄偉,但是咱們死亡城的主城怎麼是一個冰山?」薛維好奇的問道。

恩?

年輕人又是充斥着疑惑看了薛維一眼。

不過後者又拿出來了一塊靈能晶這又讓年輕人心情大好。

「害,你剛加入死亡城也很容易理解,死亡城的主城就是一座山脈,他名為冰冠冰川,阿爾薩斯大人就在冰冠冰川之上。」年輕人漫不經心的樣子。

薛維遙遙的看了遠處的冰山一眼。

冰冠冰川?有意思。

「好了,謝了。」薛維站起來就準備朝着外面走去。

「恩?我很好奇你問這個幹什麼?」年輕人一副疑惑的問道。

「當然是為了阿爾薩斯大人。」

。這間海邊的小屋距離最進的村子大約有個十六七里左右的距離,不過像這種偏僻的地方當然不可能有什麼禁止御空的陣法,所以不管是遁術還是御劍,從小屋到村裡都僅需要幾息就足矣。

而就像帶她們來的那個船主說的一樣,現在正在進行這石州島上一年一次的神女祭典,街邊張燈結綵,到處都掛著彩色的花環。

《綻靈記》第003章.神女祭典小姑娘心慌意亂,急的眼角緋紅。

越是緊張,越是叫人想要欺負下去。

她嗚咽著聲:「這兒是城樓……」

人來人往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