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強大的火力一覆蓋上來,這簡直就是讓人一點希望都感覺不到了,腦瓜子都是刺疼刺疼的這麼一種感覺。

噗噗噗的聲音響起,想逃離,可不是這麼的容易就可以辦到的事情哦。

就這樣,大家跑也不是,繼續的戰鬥也不是,處在了這麼一種擰巴的狀態之中心情簡直就是糟糕透了,真的是恨瘋了這該死的葉浮生!

一切都是這個該死的爛東西搞出來的!

不是因為對方,不會是變成這樣,恨不得就是要這個傢伙死的這麼一種感覺那是如此一般的清晰的出現了。

一個一個的惡魔咬牙切齒的。

好,不管其餘的這些戰士一定是要將葉浮生給幹掉。

就這樣,都朝着葉浮生沖了過去。

信誓旦旦的。

噗噗噗。

葉浮生就像是一個絞肉機一樣,只要是你敢於到來,那麼,來多少就是幹掉多少,就是這麼的簡單的一回事。

只要是大家這麼的一直的是作死下去,那行呀,繼續這麼的到來繼續這麼的作死,繼續的將你們給送走,多簡單的事情呢。

感覺腦瓜子嗡嗡的,就算是這麼的繼續的下去,朝着葉浮生衝鋒,前提也得是真的有機會將他給幹掉才行啊。

這麼的下去就是送死!

逃離,那也跑不掉。

這不,這一刻是輪到空中部隊登場了。

這些帶着翅膀的在這一刻直接就是騰空而起,他們要從空中逃離,跑出去多少是多少吧。

想法呢,那是好的!

但是,下一秒鐘這戰鬥機,武裝直升機瞬間就來了,這麼的一來直接就是朝着這些空中飛翔的惡魔展開了這十分之可怕的攻擊。

這攻擊覆蓋而上的這麼一種感覺,讓人簡直就是感覺不到這人生還會是有什麼希望。

太抓狂了。

一道一道的身形被打掉了下來。

看得出來,無路可逃。 「照你這麼說你家厲先生真的很有問題,不過我還是相信他不會出軌……這樣吧,你也別太擔心,我先去探探情況再說。」

「嗯……」

「不過你那邊也別放棄啊,反正時不時地去色-誘色-誘他,刺激刺激他,實在不行,霸王硬上弓啊!我就不相信厲默川能堅持不碰你……」

聽何雨瞳這麼一安慰,喬思語也花悲傷為鬥志了,「嗯,我知道了!」

掛上電話,喬思語又不死心地去了書房,敲了兩聲門,裏面沒有任何回應她才推開門走了進去。

咦,人呢?

見厲默川不在辦公桌旁,喬思語在書房裏找了起來,卻在陽台邊看到了正在打電話的厲默川。

喬思語剛想悄悄走過去蒙住他的眼睛,突然聽到了他打電話的聲音,「嗯,我剛洗完澡,你呢?在幹什麼?」

如此溫柔的話語讓喬思語腳步一頓,下意識地躲在了書架後面。

她摸了摸自己狂跳的胸口,偷偷地看向了他……

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他突然勾唇輕笑了一聲,「嗯,我也很想你……」

心口倏然一疼,喬思語的臉頰順便變得慘白。

想?也?

所以對方剛剛說了想他的話?他也回了一句想對方的話!?

在喬思語的記憶中,好像沒什麼人能跟厲默川親密到用「想」字的地步吧?而且看他好像沉浸在熱戀與幸福中的模樣,對方很明顯是個女人。

怎麼會這樣,是她在做夢嗎?這一切都是假的吧?

喬思語伸手狠狠地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很疼很疼,不是在做夢,是真實的……

「早點休息吧,女人熬夜對身體不好對皮膚也不好……喬思語?她估計已經睡了,放心,沒有人會打擾我們煲電話粥……」

不,這不是真的!這不是厲默川,不是她老公……

眼淚順着臉龐一滴滴地落了下來,可喬思語無暇去擦,緊咬着唇讓自己沒哭出聲,一雙含淚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厲默川,胸口痛的無以復加。

「婉心,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嗯,晚安……」

婉心!?溫婉心?

果然是她,他身上的香水味真的是溫婉心的!

為什麼會這樣,他們是什麼時候勾搭在一起的!?

突然聽到一陣腳步聲朝自己走來,喬思語緊咬着唇捂著嘴巴落花而逃似的跑出了書房。

因為此刻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厲默川!

而在她離開后,厲默川眼神複雜地從陽台邊走了過來,他的手機一直在黑屏狀態,沒有什麼跟溫婉心的通話,一切都是他剛剛設計好的。

剛剛從卧室離開后,他燥熱的身體一直都平靜不下來,所以他才到陽台邊吹吹風。

可他的聽力極好,他聽到了喬思語走進書房的腳步聲,所以才策劃了打電話的一幕。

他要讓思思對他絕望死心,那樣的話他就算是死了,她也不會跟着他殉情。

他只想要她好好的活着,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活着……

。 從其他的岔道進入,老胡他們來到一個類似地下車庫的空間,只是周圍的風格大變,四周的牆上,有十七幅石壁刻畫。

石壁刻畫,也就是石壁上雕刻的浮雕。

大廳的中央,是一個大型的祭台,立著十七根石柱。石柱上,都有老胡不認得的古老文字,有點像甲骨文,但又不完全相似。

大家也清楚,中國的甲骨文普遍認為商朝晚期王室用於占卜記事而在龜甲或獸骨上契刻的文字。

具有對稱、穩定的格局。具備書法的三個要素,即用筆、結字、章法。從字體的數量和結構方式來看,甲骨文已經是發展到了有較嚴密系統的文字了。

這裡,也有青銅器,甚至一大堆的龜殼、獸骨等。

龜殼、獸骨上,都刻著一些文字。

一個想法在老胡腦海中炸開。

周邊十七幅石壁刻畫,以及豎起來的十七根石柱,記載的,不會就是夏朝十七位皇帝的功績吧?

這念頭在心裡滋生,老胡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他連忙認真解讀石壁刻畫,以及石柱上的古老文字。石壁刻畫容易懂一點,確實是講述一位位帝王登位時的場景,或者是這些帝王在位期間做出的豐功偉績。

比如第一幅,講述的,是禹王帶人治水的場景。

老胡倒吸了一口氣,這裡就像是整個夏朝的記錄場所。

「胡老,這些好像是夏朝的文物呀!」有人試探說道。

老胡笑著點頭:「嗯!你們看這些石壁刻畫,還有十七根的石柱,記錄的就是夏朝十七位帝王的事情。

小陳,你也出去,聯繫當地政府,讓他們派出警員,前來保護現場。」

說是保護現場,還不如說封鎖現場,在沒有完全處理好的情況下,閑雜人恐怕不能再靠近這裡。

老胡清楚,這裡的一切有多重要。此處,保存著中國最早的一兩千年歷史。

其心中更加驚疑:這到底是誰建造的?

看得出,對方的意圖,是要保存那些要泯滅的歷史,以及文化。

此時此刻,他雖然對方醒的爺爺老方有點矛盾,但對方家的祖宗,卻相當敬佩。發現這樣的「藏寶室」,居然沒有將這些寶物搬走,而是讓後代等待時機成熟,再公布出去。

隨後,老胡他們又造訪了其他地方,陸續發現周朝,以及周朝分裂后的各國「陳列室」。

而老胡他們也終於找到了傳說中的九州鼎,看到那九個精美、大氣、古拙的青銅鼎,老胡幾乎立即肯定,那就是九州鼎。

……

雲霧村,趙老、錢老他們聽著老胡打回來的電話,以及看著對方拍下來的一些照片,心情非常激動。

「九州鼎找到了,不僅如此……」

錢老拍了拍方醒的肩膀:「你小子又立大功了。這次的發現,足以稱為21世紀最偉大的考古發現。」

別的不說,就九州鼎的找回,便足以將此次發現載入史冊。

國家高度重視,二號領導人親自吩咐,要求所在省的各級政府,積極做好配合工作,保護好現場等。

「奇了,你們方家,是怎麼發現這些寶藏的?」終於,趙老忍不住問出了這句話。

此話一出,錢老、老院長、劉世軍等人,都紛紛豎起耳朵,顯然也很好奇。

方醒兩手一攤:「我怎麼知道?你們又不是不清楚,從小,我爺爺就沒打算讓我接觸這些信息。」

行吧!

大家略有失望,但也清楚,方醒說的是事實。

知道越多,越危險!

老方估計也是想到這點,才那樣做。畢竟他們老方家,就只剩下方醒這麼一個獨苗了。

「小方,還有各位,我老頭子就不逗留了,首都那邊,還有點要緊事。」老院長立即提出告辭。

錢老和趙老聽了,都忍不住心裡鄙視:想去老胡那邊就直說,說什麼回首都?

還不是為了九州鼎?

這老傢伙,屁股一撅,他們就知道他想要幹什麼了。

認真說,九州鼎的發現,全國各大博物館的人都坐不住。更別說,那邊還有夏商周,以及春秋戰國時期各國的珍貴文物。

目送老院長離開后,趙老才說道:「要我說,乾脆在那邊建一個獨立的博物館。那些文物,分散到各地,感覺不怎麼好。」

錢老的地位無疑是最高的,他開口的話,國家會考慮那樣做。

「有道理,我跟上面提一句。」

實際上,錢老也正是這種想法。凝聚了夏商周等時期,一千多年的歷史文化,既然前人將它們弄在一起,應該尊重前人的想法。

其實,現在他們也在好奇,那些「陳列室」,到底是誰建造的。

既然九州鼎都放了進去,這說明,建造那個地方的人,應該是戰國後期,或者秦朝建立之後的勢力。

畢竟秦國是得到過九州鼎的。

會不會是秦始皇的手筆?

這個想法,剛才劉世軍提出過。但老胡那邊否認,地宮的建造,應該是從戰國時期開始的,維持的時間有點長。

……

吉田正一還在幫忙破譯古滇國那些青銅簡上的文字,當聽到,中國又發現了一個遺址,保存著夏商周等一千多年歷史文化,當場就酸了。

他也想去看看呀!

不過,如此重要的場所,估計暫時不會讓外國人插足。他現在,也只能老老實實幫忙破譯古文字。

唉!自己國家,滿打滿算,也就是三千年的歷史。而人家中國,一個遺址,就保存了超過一千五百年的歷史文化。

這就是底蘊呀!他們島國比不上。

他們國內,有部分人認為自己的祖先來自古中國,吵著要認祖歸宗。

正如中國的歷史傳聞,秦始皇派徐福出海尋找仙山、仙藥,無意間去到他們島國,成為他們祖先一樣。少數的一些國民,還真信了這種說法。

說實話,吉田正一內心也有點希望那是真的。

如此一來,就能共享輝煌的古中國歷史文明,說出去有面子。

再加上他們島國,處於地震帶,真搞不好哪天地球不穩定,整個國家就沉入太平洋。他們對內陸的渴望,是很多國家的人沒辦法體會和理解的。

如果能夠到中國生活,大部分人都會很樂意。

。 那人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說的閆世晨點了點頭,這個刀疤臉一直是他的心腹,辦事也很牢靠,既然他說一定沒事,那就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

「老大,要我說呀,您跟本就不需要有什麼計劃,只要您露一露臉,那個什麼南天林就會被嚇的和孫子一樣。」

在他的身邊,一個穿著花里胡哨的青年滿臉媚色的說道。

「廢話,如果他要是孫子的話那老子是什麼?豈不是比孫子還孫子!」

聽到那青年的話,閆世晨站了起來,啪的一下給了他一個耳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