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洞開啟了。

銀髮的男子著一身華麗絲綉蟒袍,雙手被反剪,眼神桀驁不馴地立在重重人群之後。他冰瀑一般的漂亮頭髮好似閃著銀光,醒目又局促地出現在蟲洞一角。

——簡直就是要求我穿過百葉窗縫進行遠距離狙擊了。許陽煦心頭一緊。

他在蟲洞開啟前已經做好了端槍姿勢,食指緊張搭在扳機上。這一刻他來不及思考,憑直覺對準啟美的腦袋,扣動了扳機。

啟美怎麼也沒想到,會有一發子彈從甫一開啟的蟲洞直撲自己而來。他一直冷冷斜睨著這幫低維蠻子在自己跟前擺弄來擺弄去,腦內估算著隔離氣泡消散的時間,卻沒有想到蟲洞開啟后就有這樣兇險的攻擊迎面而來。

來自第六維度的九級觀察員沒有一點點防備,甚至來不及驚叫,一枚溫切斯特55子彈便緊貼著啟美的太陽穴掠過,削去他一縷漂亮的銀髮,也暫時帶走了他的意識。

……他媽的。啟美感到一陣頭痛欲裂,巨大的耳鳴聲中,他白眼一翻,昏了過去。

冰原上的啟丞心頭一震,驀然在風雪中抬起了頭。

「怎麼了,總督?」啟丞身邊的四級觀察員正從平民手中登記清點着維晶;看到突然警醒的上司,忍不住發問,

啟丞答不上來,他摸摸心口,感到一陣莫名的慌張。

「是太冷了吧,大人?」立在一旁等候神族清點維晶的平民農婦謙卑又熱情,抖抖索索從自己的矮腳馬身上取下掛壺遞過來,「這是家裏自己釀的酒。大人不嫌棄的話,喝一點暖暖身子。」

「不了,我不是冷。」啟丞輕輕擺手回絕了農婦的好意,語氣溫柔。「釀酒不易,你們留着慢慢喝吧,謝謝了。」他帶着自己的下屬朝騎行機甲走了幾步,心中仍是不安得很。

他惴惴看着屬下們將一袋袋維晶碼上騎行機甲,心跳一陣快似一陣,最後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不對勁。他將指節緊緊抵在唇上,思考着去處。

又一陣強烈的不安襲來,他心臟一縮——是啟美。

FUXK。他手拿下來,忍不住罵髒話。

「總督,我們——」

「你們繼續沿着既定路線收取維晶,我現在要馬上趕回玉盧山一趟。」啟丞系好厚重的大氅,轉身快步跨上自己的機甲,朗聲宣佈,「啟美出事了。」

========================

【注】山姆·麥克布雷尼,安妮塔·婕朗.猜猜我有多愛你[M].梅子涵,譯.上海:少年兒童出版社,2005.

。 一百九十六、衝擊前的那一刻

大約一個班的越軍,打着手電筒從山洞中鑽出來。手電筒光在七連戰士頭上一閃一閃。後邊的人影也顯得搖搖晃晃。

「注意隱蔽」李森用小的不能再小的聲音告訴身邊的人。然後再由這個戰士向下傳。「注意隱蔽」四個字很快傳到潛伏到這一地區每一個戰士的大腦中。再由中樞神經下線到肢體的每一部分。硬生生地把一個活人捆在原地,動也不動地訂在那裏。一個人能達到這樣的靜態,不能完全用肢體的素質來詮釋,關鍵是毅力,一種愛黨愛國愛人民的思想意志。

這時,在黑糊糊的山澗下,有一條蛇慢慢地爬了上來,朝着戰士們潛身地方悄悄游移。

臉貼在地上的步通,只覺得有股涼氣襲來。他慢慢轉動眼球向涼氣射過來方向去看。在微光下,只見一對綠森森的豆點光亮正逼視着他。

「蛇」步通條件反射般地意識到是這種動物,因為,有一段繩子樣的東西正搭在他身上。

步通混身上下頓時便冒出冷汗。「怎麼辦?」步通做着打算。如果他叫出聲來,蛇必定會被嚇走,也肯定會有戰士過來幫他。或者他迅速向旁邊一滾,也有可能躲開這條蛇的攻擊。

至於這條蛇到了他身邊有多久,是否看出了趴在地上的是個人類,或者準備朝步通攻擊,然後狠狠咬一口,品嘗一頓人肉美味。這些,步通都無從知曉,因為他沒往這想過。僅眼前的這條蛇,盯着也把他嚇呆了。

步通不能動,只要他稍稍有一些動做,都可能會被從山上下來的敵人發現。

「難道就這麼被蛇咬死嗎?」步通心中暗叫倒霉。自己就是被蛇咬了,還不敢出聲。如果出了聲,他沒被把蛇嚇死,也會驚動別人。萬一有人叫出聲來,一樣會被敵人發現,一樣會有危險。

「算了,被你咬,就算老子做了一次貢獻。但願你咬完我,千萬別留什麼毒液。」步通做了這樣打算后,便鐵了心地盯着蛇。

步通能看見蛇的眼中亮光。而蛇也同樣能在人的眼中看到威脅。也可能這個地區中的蛇變異了,它們幾乎不怕什麼槍炮聲,也不怕人的侵入。在炮火連天的戰場上,竟然有蛇敢大膽地穿越這麼多人。現在想來都是匪夷所思。

這條蛇只是靜靜地盯着步通,揚起半尺高的頭吐著舌芯,直對着步通。也許他在等待時機,等待步通最驚恐的一刻。可惜,它等了半天,等來的卻是步通同樣的,毫不畏懼的,陰森森目光。蛇畏懼了,也許是它聽慣了人們在初見它是的驚恐,最喜好那種驚叫時的美樂,在獲得勝者的豪氣后,才向弱者發出狠狠一擊。可是,他等了半天,什麼都沒有等到。不僅步通的嘴沒有張開,而且身體都跟木樁一樣一動不動。

似乎這條蛇被步通的沉穩擊敗了。只見它很快耷拉下腦袋,拉着長長的身體開始向一邊爬去。如果步通趁此時,向蛇發動攻擊,猛地出手將蛇的後半截抓住,然後站起身狠狠地甩上兩圈。這條蛇絕對是戰場前,飢餓到極點的戰士們的一頓美餐。

然而,步通沒動。他只是雙眼盯着那條蛇,看着他長長的身體從自己身上,大搖大擺地爬走了。

這條蛇游弋般地向看不見的黑暗中爬去。直到消失的無影無蹤,步通身上的冷汗才一點點的消退。

「奇遇,真是奇遇。」步通心想,「等打完仗,我要好好向戰士們炫耀一番。

手電筒光距離七連潛伏點越來越近。光線越過透空,形成一股光柱繼續向前。

拿手電筒的這名越軍看樣子是個頭,一邊用電光照着,一邊吩咐其他人,嘴裏吐出的嘰哩哇啦的越南話,趴在這裏的中國軍沒人聽的懂。但從他的聲音能判斷出,他們距這裏很近了。

我軍觀察所里的池永傑,看見那裏有亮光后,氣的直罵,「怎麼搞的,七連怎麼有亮光。」池永傑非常生氣,「給我問問,是誰。回來我要處分他。」

參謀人員趕緊讓電台兵聯繫七連。

「七連,七連請回話。」電台兵連着喊了幾遍,對方都沒有迴音。

這名參謀急了,問,「怎麼回事?」

「七連電台關了。」電台兵說。

「什麼?這個時候,他們敢關掉電台。」那個參謀非常生氣,離開電台兵,走到池永傑身邊,「參謀長,七連電台關了。」

「什麼?關了?」池永傑也是一臉的驚愕。只見他稍稍楞了幾秒中后,突然反應過來,「不好,七連跟前肯定有情況。」

「通知炮兵,向敵人陣地打一發閃光彈。」池永傑命令道。

很快,「哧」一發閃著耀眼光芒的炮彈在敵人陣地上炸響。炸彈聲一過,敵人陣地上一片明亮。

正準備從崖壁上下來檢查的敵人也被這刺眼的光芒嚇了一跳。頓時,他們便停住了。

他們不停住也不行,因為他們全部暴露在我軍觀察所的戰士眼裏。

一個戰士說,「不好,七連陣地前發現敵人。」

不用這個戰士說,池永傑也看到了。

看來,敵人是想到七連那裏去摸摸情況。「龜兒子的,想的到挺好。」池永傑嘴一撇,「通知炮兵,把這幾個敵人打回去。」池永傑只是說打回去,他可沒敢說消滅。

這幾個敵人距七連陣地很近了。萬一有炮彈飛過來,落在自己人頭上,那可就是天大的失誤。因此,他只是讓打回去,只是讓炮彈在地人陣地上炸。只要敵人陣地上再一次受到炮擊,不信這幾個敵人大膽到連炮彈都不怕。

頓時,我軍炮陣地上的大炮又響了。十幾發炮彈帶着刺耳的叫聲,直朝老山主峰下的敵人陣地飛來。

正準備繼續向前搜索的一個敵人喊,「不好,北寇又**了。」

與此同時,其它越軍也作出了快的不能再快的反應,在還沒有得到指令情況下,撒開兩腿,轉身便往半山腰裏的山洞裏鑽。

可惜啊!這幾個敵人跑的再快,他們也跑不過炮彈。躲的再及時,也難逃炮火的覆蓋範圍。只見這幾個越軍剛炮出不遠,黑暗中晃動的人影便在火光突然閃現中露了出來。露出的不再是隊伍的完整,而是被炮彈炸的七零八落的人的肢體。

要說最後悔的就是他們沒有堅持到底。如果再向前一步,發現七連后,再向前一點,朝着地上一蹲,即使我軍飛過來的跑彈再多,也不會有一顆能落到他們頭上。

這個時候,我軍炮兵們投鼠忌器。就是想消滅這伙越軍,也不敢向七連戰士頭頂上砸。如果是這樣的,從山上下來的幾個敵人不就躲過去了嘛!或者是,他們不跑,興許還能活下來。但是,敵人在這二十多天中早被我軍炮火炸怕了,炸傻了。一見炮火過來,焉有不跑之理。這樣一跑,正好鑽入我軍炮彈圈子內。

頃刻之間,下山來搜索的敵人一個都沒能回去,全部報銷。

隱藏在觀察所里的這名敵指揮官,一見他的偵察部隊全沒了,頓時便懵了,他還真弄不懂我軍究竟是想幹啥。「難道只許你們放炮,連人家看看的機會都沒有?」他一邊為自己的士兵惋惜,但也心存僥倖。起初時,他還想着帶兵親自下去看看。

作為一線指揮員,要想掌握第一手材料,當然還是親臨的好。但是他沒那樣做,也許是他預料以了那種危險。

這名越軍軍官一邊考慮著派人過去對不對的事,一邊判斷着我軍炮擊的可能性。但不管怎麼樣,到目前為止,這名指揮官仍然對那片不同尋常的地勢心存疑慮。可是,該怎麼辦呢!用炮轟,結果炮陣地被毀。派人去,也是有去無回。但是,無論如何他還是想弄清那個地方的情況,因為這裏距前沿陣地太近了。真要是有中國軍人的話,他們只要朝着老山陣地來一個衝鋒。用不了幾分鐘就能到達前沿士兵的眼皮子底下。那時,在隨便扔幾顆手榴彈上來,估計比小炮都好使,前沿還能守得住?

想到這,這名指揮官怕了,怕的是真如他所想。琢磨一番之後,覺得實在沒有辦法前去偵察的條件下,那就才取防的策略。總之,有準備總要比無準備強的多。

這名越軍指揮官拿起電話,連着要通了前沿陣地上最突出的那個班,責令他們,無論戰況如何,無論中國方面是否進攻,都要有一挺機槍盯住那。

圍繞着老山主峰,敵人修建了大大小小的許多工事。這些工事,大部分是對原有山洞進行一番改造築成的。由於其山坡較陡,一般地界的坡度都在50度至60度之間。所以,居高臨下之勢非常明顯。

在這一地帶,看不到明顯的戰壕,也看不到有什麼人在山上跑來跑去。敵人把這裏的工事全都改成了地下的交通壕。雖然有些薄弱地方被我軍炮火打掉,但他深層次的,被搶修過的陣地依然很堅固。

黑暗中,一個石縫下,悄悄伸出一挺機槍。這正是那名指揮官所要求的,直對着七連而設。

深沉的夜,如同一個醉酒的人,無論它怎麼掙扎,那對過度疲倦被麻醉了的眼睛終於閉上了。

該打的打了,該炮轟的轟了。總的給敵人一個喘息機會吧!就是他們再討厭,也要給些他們生存的權利。如果再這樣折騰下去,估計山上的敵人還真的受不了。我軍連續二十多天,不間斷的炮轟,早就把山上的敵人搞成了神經質。就是意志非常堅定的人,此時要做檢查的話,估計神經也會有問題。

深夜十二點鐘時,我軍所有炮擊突然一下子全部停止了。

一剎那,老山上下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到這時,被折騰了半夜的越軍才長長出了一口氣,總算停下來了,總算能消停會了。

這樣的沉寂,連那些擔任哨兵的敵人都受不了了。一個個頓感到兩眼眼皮發沉,使勁支也支不起來。而那些沒有任務,躲在山洞裏的敵人更是快意無比。總算靜下來了,總算有了休息時間。如果還不抓住這段時間好好睡一覺的話,那可真是獃子、傻子。誰知道天一亮,炮彈還炸不炸。如果再炸的話,一天的覺又沒了。

這個時候,敵人陣地內,所有的山洞、坑道如同一片墳場,看上去橫倒七八,到處是一動不動的人。雖然也有鼾聲,但聽上去,怎麼也不像人發出來的。因為聲音太大,分貝絕對超過了平常人所能承載的比值。

七連潛伏衝擊出發陣地,李森身邊的884電台再次響了。

「各單位注意,做好衝擊前的一切準備。」

「連長,上級命令做好準備。」電台兵告訴李森。

「通信員,通知全連做好進攻準備。」李森命令道。

通信員郭峰貓腰向各個排陣地跑去。

已經守了三天。戰士們又困,又餓,又乏。到了這個時候,眼見得大半夜過去了。可上級一點動靜沒有。除了**,就是要求他們做好準備。到現在,戰士們炮也聽夠了,人也困極了。因此,有許多人實在熬不住之後,便一頭扎在地上,管你是什麼碎石,還是尖石,只要能放下腦袋,能貼上臉,就偷偷的睡一覺。那怕是一小覺,打上一個小盹,三五分鐘都成。

步通剛剛把眼合上,就覺得身邊有人推他,「哎,精神點,要進攻了。」

步通轉頭看推他的人,見是班長李二柱。

李二柱挨個把身邊的人推醒,「都精神點,要進攻了。」

三天了,除了準備就是準備,除了隱蔽就是隱蔽。進攻,對於他們這隻潛伏部隊來說,還真是第一次。因此,一聽到進攻,戰士們立即打起了精神,就是嗑睡蟲爬滿了全身,也不會再產生一點困意。

戰鬥對於戰士來說就是最好的興奮劑。誰都知道生命只有一次,一但玩完,老天爺絕不會再給你第二個。什麼到陰曹地府轉一圈,閻羅王不收再回來。什麼世上有返魂大法,來世還能做一個硬漢子之類,那全都是扯蛋。當下之急,還是保護好生命最要緊。

所以說,在戰鬥來臨那一時刻,沒有人不重視,沒有人不緊張,沒有人身上不產生異樣。只要仗沒打起來,拼殺的人永遠會處於緊張之中,對生死永遠是呈留戀之態。等戰鬥一打響,所有的人就會不顧一切了。生命再寶貴,也要以榮譽為先。一陣沖啊!殺啊喊聲之後。戰士們就會丟掉一切。什麼功名利祿,什麼生活享受,全都拋到九霄雲外。這時最重要的,就是身邊有沒有戰友,敵人是否被消滅,團隊進展如何。最渴望的,最期盼的就是勝利,哪怕是付出生命,流出鮮血,他們也在所不惜。

步通思想走私了。面對即將展開的進攻,面對未來生命,他一下子陷入了混沌之中。

突然,天空上亮起了三顆紅色信號彈。

拔地而起的三條紅線,在夜空上拉響了戰鬥警笛。緊接着,從北面,中國邊境上,噴出了無數條火舌。一時間,老山上下如同降臨了火山岩漿般的波濤,在頓時間便紅成了一片。炮彈爆炸聲,似乎要把世界翻過來。

「上。」李森發出了沉沉的低吼。

立時,七連百十號人,開始沿着陡峭崖璧向上攀登。

第一批人上來了,但他們剛一露頭,「噠噠噠」從一處石縫中,立即噴出一道火舌。

。 第761章健身房的巨漢

「怎麼了,這是?」

上官雲霜突然的舉動,搞得李庶很是蒙圈。

怎麼突然一下子,人就跟變了一個樣子似的。

雖然不解,李庶也試圖想要想清楚。

但是,作為一名超級直男,又豈會明白女孩子的操作?

沒辦法,李庶頂著一顆滿是問號的頭回到了家中。

今夜,估計母親田紅英得很晚才回來。

她本來就沒什麼事兒,白天日常為李家祠堂打掃衛生。

晚上就是找羅娟聊家常。

現在,張叔開了一家炒米粉店,她也可以過來搭個手。

對於一個傳統農家婦女來說,有事兒做就是要比閑著好玩多了。

這也是她們吃苦耐勞的一種具象表現。

以至於李庶回到老宅子后,沒有母親的吶喊,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叮叮叮!

晚上九點,李庶剛剛準備回到房間休息。

誰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馨兒?」一看是張馨打來的,李庶快速接通,「這麼晚了,有事兒?」

「李庶哥,我在三元街雅緻健身房內。」

「有個肌肉男騷擾我。」

「我現在在女廁不敢出來,你趕緊過來救我啊!」

因為最近忙於合併兩家公司的事兒,所以張馨一直都忙的暈頭轉向。

有一次還因為體力不支,出現了暈倒的情況。

為了不讓類似的事兒發生,馨兒便開通了一家健身房的會員。

每天下班之後,都會抽空來健身房鍛煉一下自己的身體。

不過今夜,自己卻是遭遇了一個極度噁心的傢伙騷擾。

自己一個弱女子,怎麼可能敵得過對方那個身高一米九的巨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