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計時開始。】007語氣有些歡快,它覺得自己簡直是一個無比稱職的系統,如果有必要的話,它希望萬靈書回頭可以給它頒個獎。

浮光抓著錢,大步離開房間。

這一出來就看見身穿短褐的少年站在陽光下餵雞,少年真漂亮,只是餵雞……

浮光沒有多少時間,所以她沒有辦法在這裡耽擱太久,她出了門。

浮光一出門,陸元洲就陷入了沉思,他不知道接下來的日子該怎麼過。

在本國男子一人是無法立戶的,也就是說除非他有一個姐姐或者一個妹妹,或者就是嫁人,可妻主已經沒了,他心裡並不難過,只是有些唏噓。而姐姐妹妹,娘家倒是有的,可是他們肯定不會同意他這個行為,那怎麼辦呢?

陸元洲一直想不出來辦法,最後只能琢磨著走一步是一步,船到橋頭自然直。

浮光速度奇快,兩條細細的腿簡直跟風火輪似的。

遇到浮光的人都在納悶,這潘家娘子是怎麼了?怎麼走這麼快?後面也沒見有人在追她。

浮光趕到了屠戶的家中,這時間再過一刻就到了一炷香的時間。

這屠戶姓楊,因為家中是賣豬肉的,所以也算是一個有錢人了。

只是到了人家門口,浮光有些納悶了。

這屠戶,有點,不對勁啊。

楊屠戶看見浮光,她笑眯眯的說:「小美人兒,你要買豬肉?」

浮光:「……」這個人像極了自己大姐。

「買三百錢豬肉。」

楊屠戶看著自己的「玉手」,她嘆了口氣,說道:「我這樣的美人兒怎麼能砍豬肉呢?司年華,有人買豬肉!」

浮光:!!!

還真是大姐和大姐夫。

就離譜啊。

想到兩個風光霽月的人,居然賣豬肉,就離譜。

浮光看著岌岌可危的時間,她決定先完成任務再說。

她把錢放在案板上,楊屠戶也就是扶蒼華把錢收了,還對浮光眨眨眼。

浮光:請不要對你家妹妹拋媚眼,不起作用的。

「你自己選,要哪塊?」她沉吟片刻,頭探過來,嬌氣的說:「我告訴你呀小美人兒,這買肉就要挑瘦的,但是這個時代似乎沒有菜籽油,你就買一塊肥一點的豬肉回去煉油,以後方便炒菜和吃麵食。」

浮光隨手指了一塊,很快她就看見一個比較陽剛的男人走過來,他戴上手套,把豬肉給浮光串好,讓浮光拎著。

【倒計時1,恭喜小姐姐卡時間完成任務。】

浮光:「……」要不是你把時間卡這麼緊,我能卡時間?

司年華,身體也就是楊屠戶的夫郎,他說:「妻主,我覺得我們有必要換個生意。」

浮光噗嗤笑出了聲,這實在是有點戲劇化。

她看得出來大姐夫有潔癖,大姐不願意碰豬肉卻讓大姐夫來,大姐夫也是一臉的不願意。

扶蒼華摸著自己下巴,笑眯眯的說:「不行哦,我們是來體驗生活的,怎麼能隨便換呢?如果隨便換,那不是喪失了我們遊戲人生的意義嗎?」

她注意到浮光沒有走,於是看向浮光,笑眯眯的問:「小美人兒不急著回家做飯嗎?」

浮光沉吟片刻,說道:「我決定在大姐和大姐夫家吃一頓。」

當然,是開玩笑的話。

扶蒼華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看出浮光的真身,所以只當她說的是其他人。

「嗯,去吧。」

浮光無奈的說:「我是浮光啊,大姐。」

扶蒼華聞言,眨眨眼睛,然後非常的驚喜,「你是小鬧鬧?」她上下打量,然後很認真的說:「沒看出來呀!」

浮光想了想,說:「能掩蓋我們氣息的,只有天道了。」

「你家那位?」扶蒼華好奇的問。

「可能。」

扶蒼華很高興,她和司年華也是剛剛到這個位面,所以還沒來得及去找潘浮光,這會兒看見浮光過來,還先認出了他們,那可真是太好了。

「要吃飯?行,司年華,你去做飯。」

浮光:「……」看了一眼可憐兮兮的大姐夫,她說:「大姐,這是個女尊位面,你這麼使喚大姐夫真的好嗎?」

扶蒼華說:「這是對他的懲罰,他以前老和我作對。」

司年華無奈了,「阿淵,不要在妹妹面前揭我短。」

浮光擺手,「算了,我剛剛只是說著玩的,這會兒我還要回去看我家寶貝。」

聽到這,扶蒼華就不要再攔著她了,畢竟知道自家妹妹是有任務在身的。

「去吧,我們來日方長,有的是時間。」 臨走前順便給玉京山挖了個坑,不知有無效果。

現在陸謙站在樹冠之上,原本以爲葉子會不穩,沒想到如此堅硬,兩人戰鬥的波動都無法影響。

四周皆是慘烈白骨,死氣沉沉。

青帝之道並不算太強,富含生命力,並且以輔助爲主,修煉青帝之道,可以點化植物,並且對煉丹、煉器畫符等都有非常良好的增益。

這是世人皆知的常識,不過現在這個地方卻又不同。

這裡除了的死氣,其他一概沒有。

“草木枯榮是自然規律,青帝之道或許本來如此。”陸謙內心想道。

前方的樹冠死氣更加陰沉,黑得看不清具體事物。

陸謙一步步走向此地。

大千世界能人遍地。

並非只有黃泉道統才最珍貴,七十二變,以及青帝之法也是絕佳的神功。

想要一步步走到最高,就要融合百家之長。

樹蔭很寬,幾乎看不到盡頭,天上也沒有太陽,應該是一處封閉的洞天。

這時,陸謙終於來到核心地帶。

濃濃黑霧內部漂浮着一個漆黑的蓮花。

蓮花高九尺寬五尺,地下莖短而肥厚,中間平坦,活像神像腳下的蓮臺。

蓮花漆黑,本應是水中之靈秀的蓮花,平添了一股妖異的氣質,同時也沒有讓人感到極端的邪惡,而是神聖中帶着一絲邪氣。

矛盾至極。

蓮臺的中央懸浮着一顆黑不溜秋的橢圓黑子。

黑氣不斷從黑蓮子冒出,飛往虛空深處。

陸謙越往裡走,那種萬物死寂的感覺讓人難以承受。

他的皮膚開始變得蒼白乾枯,生命與活力不斷流逝。

所有一切的來源,皆是眼前這顆蓮子。

這顆蓮子神秘至極,令人內心憑空升起一種想要獲得的慾望。

心中剛有這個念頭,陸謙一下子警覺了起來。

這個東西決不能掉以輕心。

一定要小心再小心,畢竟這是青帝的洞府,可不能輕視這裡的一切。

想到這裡,陸謙開始想點子,如果能把這個東西拿下,拿回去研究青帝的法門,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想到這裡,陸謙緩緩靠近蓮臺。

法力附着在手上,抵擋黑蓮子的侵蝕,準備抓住蓮子。

期間務必不要碰到蓮臺。

同時,左手暗掐指訣,一個強大的術式一觸即發。

一旦有意外發生,立即觸發此術。

越發靠近蓮臺,那種死寂的味道着實令人心驚。

黑霧越發濃郁,源源不斷吸收着生機,法力飛快流逝。

陸謙的身軀完全踏入黑霧。

此刻,萬物寂靜,感受不到一絲一毫生命活力。

黑霧像是蠕蟲不斷侵蝕着體表法力金光。

像是一個沉睡的巨獸,雖然巨獸未醒來,身上無意間散發的氣勢,都能讓人喘不過氣來。

看到這個場景,陸謙反而鬆了一口氣。

黑霧沒有章法,完全是憑藉本能,不會擰成一股繩攻擊自己,反而輕鬆了許多。

很快,接近蓮臺邊緣。

陸謙右手不知何時出現一個玉匣。

當然不會用手觸碰這個不知來歷的東西。

玉匣是專門用來裝丹藥的容器,上有一百多個禁制,阻擋外邪的同時,也擋住內部的丹藥發生異變。

中間沒有發生波折,陸謙輕而易舉將黑蓮子放入玉匣。

蓮臺失去蓮子,黑霧迅速散去,世界頓時清明瞭不少。

陸謙也得以一窺蓮臺細節。

蓮臺花瓣色呈漆黑,隱隱帶着一絲半透明,內部有神秘道紋。

道紋隱隱組成一個奇怪的人影。

人影緊閉雙目,盤腿而坐,他的頭頂正是剛纔蓮子漂浮的位置。

再仔細一看,又不像是人影,只是蓮臺內部的經絡罷了。

這時,蓮臺中央閃過一道青光,清朗的笑聲傳遍四方。

“哈哈哈,終於出世了。你就是有緣人?很好!你的身體我笑納了。”

眼前是一個玄衣人。

此人劍眉星目,英姿勃發,眉心有一個漆黑蓮花圖案。

原本五官端正,浩然氣十足的臉龐多了一股邪意,此時的他眼神貪婪看着陸謙。

此人身後不停冒出漆黑魔焰,整個世界都被點燃了一般,魔焰滔天。

“不好!!”

陸謙瞳孔一縮,隨後轉身逃向青銅巨門。

這個人很強,有史以來,給自己壓迫感最強之人。

哪怕禹神族的楊蕭,都沒有這般強大的威勢。

“哈哈,莫走!”

唰!

玄衣男子化爲一道黑光,沒入陸謙的額頭。

識海。

此地驟然出現一個玄衣男子。

這人揹着手,嘖嘖打量着四周。

“不錯,資質不錯,還是黃泉之人。本座奪了你的身軀,也不用多花時間整備。”

黃泉帝龍怒吼着上前,卻被男子一招禁錮。

陸謙元神出現在附近,面色難看道:“你是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