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皖聯軍攻打圍困七日夜,蕉城破,徐老二,李明,被擒。押送至皖國國都,皖王問徐老二,此計如何呀。

徐老二道妙。大王實在是高。但不知大王要如何處置我等這數百人。皖王道,看到賬前通鼎否。

徐老二點點頭,皖王道,烹制。徐老二呵呵笑道,這個主意真不錯。但請皖王,解去繩索,我自己走入鍋中,豈不是更有趣,怎麼皖王這裡甲士林立,害怕我跑掉不成。

皖王笑到,倒也有趣。問如不烹你,可否為寡人所用。徐老二道,不能。

皖王道,來人解開繩索,讓他自己走入鼎中。那軍士剛剛解開繩索,徐老二趁其不備奪下軍士腰間佩劍,低在皖王喉間,挾持皖王道,叫你的軍隊撤出蕉城,你與我同回蕉城,叫你的軍隊與吳軍廝殺.替我奪回平原,益陽二成。

不然同歸於盡。皖王沒料到被挾持,只好下令招辦,徐老二挾持皖王回到蕉城后,立即召集,南皮,代成,郡成的守軍向蕉成集結。

然後徐老二用脅迫,欺詐,畫大餅,利誘,矇騙。等各種手段,讓皖王就範,一萬五千奴隸軍,立即在徐老二的帥領下,進駐皖國各個城池。

皖王被挾持,利誘,矇騙,只得叫成開門,令士兵放下武器,任由奴隸軍進入。

並命令皖軍與奴隸軍,合作攻取吳國大小城池二十六座。至此吳皖聯軍瓦解,吳國大部分城池淪陷,皖國僅剩王宮與左右兩座城池。

吳國向大平帝國稱臣,承認是大平帝國附屬國。並年年進貢朝拜。徐老二此次九死一生,奠定了大平帝國,真正的雄厚基礎。

國土面積增致一千五百平方公里,人口贈至四十餘萬。兵器馬匹錢糧不計其數。

皖王被放歸途中暗殺,皖王宮被奴隸軍圍困日夜攻打三日夜后破城,皖國滅亡。

吳國國君為慶賀徐老二滅亡皖國,獻出三座城池,至此本次戰役結束,吳國僅存國土面積一百二十平方公里,城池五座,人口兩萬餘人。

軍隊五千餘。徐老二改皖國為皖成,班師回朝。留大將李明鎮守皖成。

回潮后,休養生息半年後,令李明帥三萬大軍,突襲吳國,吳國滅。吳王自盡。

徐老二悠哉悠哉又過了一年。一天天無事可做。 次日近晚時分,仙闕音乘着昏黑的天色,一路避著人來到了廚房,此時頗超信正在裏頭替雲獒煎藥。

頗超信見她進來,便趕緊把門帶上,輕聲道:「仙姑娘,你可來了,我在這都等好一會兒了。」

仙闕音賠笑道:「不好意思啊副管家,我出去尋了點不太好弄的東西,路上耽擱了。」

頗超信瞧了眼她手裏的桑皮紙包,低聲道:「這東西可是你手裏之物?裏頭裝的什麼呀?」

仙闕音眼含幽色,湊近些道:「是硃砂。」

頗超信誠惶誠恐:「硃砂?這東西毒性可不小啊,如是摻著葯湯服下毒發身亡,免不得腸穿肚爛,口唇青紫,這種顯而易見的中毒死狀,擱誰瞧了,都一定會心生懷疑的。」

仙闕音淡定地淺笑了笑:「這東西未必一定要從口入啊,你可以將它塗灑在傷口上。那雲獒受了三十杖,想來下半截身子一定被打得皮開肉綻,鮮血淋漓,這段時間必得用大量金瘡葯。所以你只需將這硃砂粉摻進那些藥瓶里,日日給他敷上幾遍,要不了多久,這毒便會經血脈遍襲全身,壞了臟器,很快就會器竭而死。縱是不死,他的傷口也會變得日益嚴重,流膿潰爛,皮肉筋骨皆壞,疼也能疼到他斷氣。」

頗超信輕吸了口氣:「孺人這般恨雲獒嗎?不惜擔着殺人的風險,也要置他於死地。」

仙闕音嘴角掛起淡然的笑意,十分和善的樣子:「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就好比你厭雲獒厭得牙痒痒,是因為他長期把你阿貓阿狗一般虐待。不過以後好了,他一死,你就能填位沒藏府管家,往後這上上下下的僕人,都得聽你差遣。頗超管家,還請你將來多多關照我們崇明樓了。」

頗超信怯怯地點了點:「那是自然,此事若成,梁孺人就也算是對我有提攜之恩。我頗超信自當湧泉相報。」

仙闕音將硃砂揣進他懷裏,笑吟吟道:「唉,瞧你唯唯諾諾的模樣,都到吃飯的時候,竟還在這裏幫人煎藥,哪有半分頗超家公子該過的日子。前幾日王妃給孺人端來一碗驢肉粥,說是你兄長親自獵的野驢,這同是公子,人家在草原上拈弓搭箭,意氣風發,而你卻在給下人當下人,真是讓我為你抱不平。」

頗超信深埋下頭,語氣暗含卑微:「唉,這有什麼辦法呢,誰讓我與我的生母出身低微。其實我能走到今天這份上,也都虧了王妃幫襯,若不是她把我弄到這的話,我早就被逼死在頗超家了。」

仙闕音抬了抬眼帘,徐徐道:「你這心眼可真夠單純的,這從火坑裏挪到火架上,雖說那火是小點,可不也一樣灼人嗎?沒藏家也有不少莊子別院,隨便把你撥到哪個,也比待在本家給人呼來喝去的強呀。」

頗超信默了片刻,低低道:「或許……或許王妃在這裏勢單力薄,需要我幫襯她吧。」

仙闕音閑閑一笑:「幫襯?這話通常是用在兄妹之間的,可你與王妃的關係,我瞧著用使喚更合適。副管家,我們孺人聽說了您身世后,對你的遭遇抱有很大的同情,以後你若是遇到什麼麻煩,大可與我們說,不必同我們見外。」

仙闕音的面容看着極是溫柔,這等和悅的臉色,對於頗超信而言是極少見到的,他連連點頭,緩緩道:「頗超信多謝孺人和姑娘體恤。」

仙闕音的笑多了幾分頑色:「好了,東西已經帶給你了,我得回去伺候孺人用膳了,你忙吧。」

頗超通道:「姑娘慢走。」

懷中的硃砂似乎已暗暗散發出噬命的氣息,他低着腦袋緊盯紙包,欣慰自喃:「在那個暴徒手裏戰戰兢兢的活了這麼多年,終於要熬出頭了。沒有挨打,沒有辱罵,沒有一聲聲無端的訓斥與威脅,這樣的安生的日子,可算是盼來了。」

沒藏家的執行私刑的小廝,許多都是曾在牢獄里待過的酷吏,個個都手活毒辣。往日裏雲獒領着這些人,不知打死打殘了多少下人,可如今卻也輪到自己體會這杖責的滋味。

三日下來,雖喝的抹的用了許多藥物,但云獒的傷口卻依然看着是觸目驚心,那被棍打的地方紫紅一片,迸裂的口子無不往外頭沁著血點子,兩條骨折的腿已與石頭杆子毫無差異,總之自腰椎往下望去,愣是找不到一處好地。

雲獒趴在床上不停地哀喚著,時不時的嘴裏還罵罵咧咧道:「梁念慈那個詭計多端的小賤人,原是國相尋她麻煩,她竟一通攀扯,禍水東引,讓公子把火氣撒我身上!哎呦……可憐我這雙腿以後怕是要廢了!」

頗超信賠了十足的笑意,安慰道:「不會的雲管家,裘姚夫人派人送來的都是上好的金創葯,對這傷口癒合有極好的作用。另外我今日特地去找有名的漢人郎中要了服吊命的方子,煎了碗三七丹參蘇木湯,專治你這種皮肉淤血,骨折筋傷。」

雲獒不知好歹的虎了臉道:「得得得,別光在那嘴上孝敬,這湯在哪呢,我怎麼沒見着啊?不趕緊端來給老子喝,你等它餿嗎!」

頗超信恭順地回道:「才煎好沒多久,正冷著呢。」

雲獒不耐煩地下指示:「趕緊端來!」

頗超信端來葯湯遞到雲獒嘴邊,剛喂上一口,雲獒便將口中的湯吐到他臉上,隨手又將碗揮翻在地:「啊呀!你這蠢羔子是想燙死我,好當上管家是不是!」

頗超信擦拭著身上的葯湯,眼中微微一沉:「我說了才煎好沒多久,是你要現在要喝的啊。」

雲獒蔑然望着他,兇狠地怒罵道:「你竟然敢跟我犟嘴?你是不是覺得我現在廢了,你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了!葯湯燙你得吹啊,長個嘴幹什麼吃的?難不成跟你那青樓出身的母親似的,只會用來給爺們嗦陽勢么!又呆又木的蠢野種,難怪你們頗超家不把你當個人看!」

。 白少塵拖著宮尚又回到了之前經過的那個鎮子上。

但是這一次,白少塵帶著宮尚直接來到了,那個清風寨所在的那個商號。

本來白少塵並沒有想直面對付這個商號,而是採用游擊的戰術對清風寨造成威脅,因為如果直接霸佔這個商號的話,難免清風寨會直接派手下對付自己。

但是現在不同了,宮尚身受重傷,必須的找一個落腳之地,而白少塵帶著他肯定走不遠,清風寨的人不久就會追上自己。無論怎樣都逃脫不掉,與其到處被人追殺,還不如先下手為強呢,所以思來想去之後,白少塵決定還是從這個商號下手。

「小子,你找死啊,知道這是哪嗎,還不滾遠點!」

白少塵拖著宮尚,剛剛靠近這商號,就被門口的兩個打手給攔住了。

白少塵抬頭看了而看那兩個人,然後一臉冷笑的說到:「找死?你想錯了,我是來找茬的!」

說著猛地一出手,那兩個人還沒看清白少塵是的什麼招數,兩個人瞬間就見了閻王。

接著白少塵便拖著宮尚直接向商號裡面走去。

院子很大,大概是三進院的樣子,白少塵剛踏進大門便看到一幫人在往馬車上裝東西。

而此時看到一個破衣爛衫的臭小子,拖著一個大樹枝,樹枝上還躺著一個人,此時正向院子裡面走來,那些正在往馬上裝貨的幾個青年男子,立刻就圍了上來。

「臭小子,你可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是你能來的地方嗎,還不趕緊滾出去!」這時候其中一個人,看著白少塵怒道。

白少塵看著面前的幾個人,冷聲道:「你們這裡誰說的算,把他叫出來!」

「吆喝,沒看你出來啊,你這小崽子原來是找茬的啊!」那人看著白少塵突然怒道:「想見我們管事,恐怕你還沒有那個資格!」

「好!那你說,怎麼才算有資格?」白少塵冷聲道。

那人看著白少塵輕蔑的一笑,然後岔開兩條腿,道:「瞧見沒有,從這裡爬過去,就算你有資格!」

「好!」白少塵放下樹枝,慢慢的向那人走了過來。

「鑽啊,爺爺們都等不及了!」那人帶著旁邊的幾個人立刻笑道。

白少塵到了近前,看了他一眼,突然冷的一抬腿,對著他胯下的那點玩意就狠狠的踢了過去。

「嗷……」

瞬間醫生驚天動起的慘叫聲想起,那人緊緊的夾著雙腿,就跪在了白少塵面前。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周圍的幾個人兩腿瞬間就是一緊。

「還看什麼,還不他媽給我上,老子要親手廢了他!」那人指著旁邊的幾個同夥怒道。

那幾個人瞬間就朝白少塵沖了上來。

白少塵冷冷一笑:「就憑你們!」

說著白少塵一把抓住第一個來到自己身邊的人,然後使出鷹爪力,一把就將他的喉嚨給撕碎了。

鮮血從脖子上噴了出來,恰好噴在身後那幾個人的臉上。

「啊……」

那幾個人瞬間愣在了原地,一臉驚恐的看著白少塵,不在敢上前一步,即便他們作為土匪,恐怕也沒有就見過如此殘忍的場面。

「哼!」白少塵冷哼一聲,道:「和你們好好說話沒有人聽是嗎?」

一聽這話,面前的幾個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覷,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

「廢物,還不去叫大夫和你們管事的!」白少塵沉聲道。

「啊,……對!」

這時候,那幾個人才反應過來,然後有的去找大夫,有的向院內的正房跑去。

不久之後,便從院子深處快步走來兩個人。

其中一個身材高大,一副傲然的神態,此人便是這裡的管事薛虎,而跟在他身後的那個人,正式前些時日,在酒館和白少塵要錢的男子。

兩個人到了近前還沒有說話,看到地上的屍體和捂襠慘叫的一名男子,以及白少塵拖著的宮尚,眉頭不禁就是一皺。

「臭小子,你竟然敢找上門來?」這時候之前那名之前在酒館和白少塵要錢的男子,指著白少塵就沖了過來。

之前他跑自然是因為宮尚,如果現在站在他面前的是宮尚,他自然不敢如此囂張。而如今他見宮尚已經倒地不起,而白少塵又只是一個瘦小的毛孩子,所以之前對他們的恐懼瞬間蕩然無存。

「小子,現在那傢伙已經死翹翹了,而你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自己送上門來,這次我一定要讓你好看!」

說著就要伸手。

白少塵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之中滿是不屑,像這種欺軟怕硬的人,根本入不了白少塵的眼睛。

白少塵手指輕輕一彈,瞬間一股靈力就射了出來,然後緊貼著那男子的耳朵就像向後面的薛虎飛去。

「轟……」

「啊……」

此時薛虎後面的房屋在這巨大的爆破之下,瞬間化作一片廢物。

而一次同時,那男子的一隻耳朵,也瞬間化作了血霧。

白少塵來此並不是報仇的,而是控制住這個商號,並用他們的資源為宮尚療傷的。

因為白少塵知道,自己的目的是控制清風寨而不是毀滅它,如果想要控制住清風寨的話,首先就要控制住清風寨的人。

對於那些無所謂輕重的小蝦米來說,他們的死活對自己來說根本就沒有意義。

而對於想薛虎這樣作為商號的掌控著來說,最好的結果就是讓他臣服於自己,因為

收服了他就等於收服了這個商號的所有人。

此時薛虎看著白少塵,也驚駭不已,剛開始的時候,他和那男子的想法一樣,一個小小的毛孩子也想來此撒野,但是看到白少塵使出的靈破指之後,立刻就改變了想法。

這肖雄乃有著初元六重的實力,乃是清風寨的核心人物,和寨主肖雄的關係非同一般,所以才被派來掌控這除了清風寨大本營之外最重要的據點。

以肖雄的判斷,對方雖然只是一個年紀輕輕的毛頭小子,但是從這一招靈破指的威力上看,別說是他了,恐怕就連肖雄也不是對手。

「這位小兄弟,有話好好說嘛,幹嘛發這麼大的脾氣啊!」薛虎看著白少塵立刻開口笑到。

薛虎一邊和白少塵寒暄,一邊用手勢叫人去清風寨報信。

薛虎的這些小動作,完全被白少塵看在了眼裡,但是他並沒有戳破。因為這也是他想看到的。

從走進這家商號的那一刻開始,白少塵就已經決定對整個清風寨出手了。 眾臣面面相覷之後——

「陛下,蕭大將軍、蕭大人帶被褥上朝,藐視朝議,不成體統!」

「陛下,蕭大將軍和蕭大人根本不把陛下,不把朝議放在眼裏!」

「蕭大將軍、蕭大人恃寵而驕,定要嚴懲!」

「……」

「噓……」魏皇壓低聲音呵斥,「小聲點!」

一腦子問號的眾臣:「……」

蕭景寒似笑非笑:你們等著打臉吧!

蕭景夜不動聲色:你們等著獻膝蓋!

魏皇愛不釋手地抱着被褥,笑得心花怒放。

臉上的褶子都跑出來了。

笑得……有那麼一丟丟銀盪!

有個大臣忍不住好奇,問道:「陛下,被褥里是……」

魏皇樂呵呵地笑,「小萌萌。」

下巴掉了一地的眾臣:「???」

小萌萌是個人?

是女子?

寵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