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他已經迅速起身,朝著華森沖了過去,一手狠狠揪住了他的領口:「你要是敢打我兒子的主意……」

「君年!」

余卿卿站在門口,沉著冷靜的叫住了他。

她默默看了他一會兒,才走了進去,冷眼看著華森,一字一句的道:「你放心,爺爺的事兒,我會儘早給你一個交代的!」

不過,今天他施加給自己和傅君年的屈辱,她也會千百倍的還回來。

說完,余卿卿緩緩抬起手來。

不鏽鋼的金屬環,在她的手腕上,散發出清冷的光輝。

「這支電子手銬,我已經戴習慣了。不用換人,我可以繼續戴下去——直到找到真兇的那一天!」

華森看著她,有些讚許的點了點頭:「余小姐果然快人快語,那就祝您早日找到兇手,我們彼此也都得解脫了!」

說完,他將手裡的煙蒂摁滅在煙灰缸里,起身向外走去。

到了門口,他忽然停了一下,似笑非笑道:「但是這次,我可不希望余小姐再找一個替罪羊來糊弄我……」

。 第七章青梅竹馬(七更求收藏啊!)

「爸爸辛苦了!」

「沒……!」

只是象徵性的跟劉同客氣了一下,還沒等劉同回應,劉琪直接抱住了陳修。

「陳修哥哥,這麼長時間有沒有想我啊?」

一道rou軟的觸感抵在陳修xiong前,劉琪身材高挑,墊着腳抱住陳修倒也不費力。

看着劉同已經黑化的臉,敢佔便宜就拚命的眼神,陳修尷尬的咳嗽兩聲。

「想,天天都想!」

背過手分開劉琪的胳膊,讓讓兩人分開了一段距離。

劉琪顯然也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小臉唰的變紅,兩隻手糾結在一塊,感受到尷尬的氣氛,嬌嗔道:「誒呀,陳修哥哥你一個大男人害羞什麼,我們小時候不也經常這樣的嗎!」

陳修摸了摸鼻子,回道:「那是小時候,現在不是長大了嘛!」

陳修心說,大了,確實都大了,誰能想到當年硌人的肋骨現在這麼有規模。

劉同思想傳統,看着女兒失態的樣子,有些生氣。

」小琪,怎麼如此失禮,都這麼大了還像個瘋丫頭似的…!」

劉琪從小被劉同訓斥的都有yin影了,聽着劉同的話,不由得有些委屈。

看着還在呆立的陳修,不由得氣惱的使眼色。

陳修明悟,趕緊上前阻攔。

「劉叔,小琪也不是故意的,算了吧!」

「什麼算了!我……!」

「老劉!天天磨嘰你有完沒完,陳修剛到家也不知道讓讓,跟自己女兒耍什麼威風!」

劉同的訓斥聲戛然而止,看着廚房裏漏出半個身子還拿着炒勺的老婆,輕咳一聲。

「那個也是哈,陳修,別愣著,阿姨專門給你做了好多菜呢。」

劉同有個毛病,是怕老婆,老婆一發話頓時熄火了,只能看着陳修找個台階。

劉同的老婆叫周雲,溫婉賢淑,典型的賢妻良母,典型的華夏女性,而且從小對陳修特別好,一直到陳修長大,都認為陳修是最合適的女婿人選。

一桌子飯菜擺上餐桌,陳修在這裏也不是外人,氣氛其樂融融。

吃完飯,周雲給劉同使了個眼色,劉同有些沒看懂,但還是被周雲強拉硬拽弄回了房間,把空間留給了兩個年輕人。

陳修也有些明白周雲的心思,在劉琪的帶領下兩人到了花園。

青年男女還都是單身,迎著月光看着身邊的劉琪,陳修說不心動是不可能的。

不過,他一時之間還真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

劉琪首先打破了沉默,拿出一本漫畫,正是陳修所畫的漫威美隊。

「陳修哥哥,這本漫畫真的是你畫的嗎?」

「署名不是寫着呢嘛。」

要不是劉琪對陳修有意思,這一句話就把天聊死了。

劉琪氣惱陳修沒眼色,不過還是輕聲道:「其實,我也喜歡漫畫的,尤其是陳修哥哥這本,真的是讓美隊翻天覆地,我們很多同學都愛不釋手,說起來,我在大學也學習了繪畫專業呦!」

劉琪獻寶一樣說出了自己的心意,但是陳修卻沒明白。

「啊……ting好的!」陳修點頭道。

「陳修!你是不是故意的,我都說的這麼明顯了,你還裝傻!」

劉琪撅起了小zui,鼓著腮幫子,不滿道。

陳修直接懵了,疑惑道:「我真沒明白你的意思!」

「那個……要不然我去給你當漫畫助手好不好?」劉琪看着陳修說道。

原來這個小妮子獻殷勤就是因為這個啊!不過讓小丫頭來上班沒問題,關鍵是……

想到這裏,陳修道:「那個,還是問問劉叔的意思吧。」

「我爸他敢不答應?他要是不答應,我就找我媽告狀!所以,只要你同意就行了。好不好嗎,陳……修……哥……哥。」

劉琪拉着陳修的手搖擺着,一句拉着長聲的撒嬌,直接把陳修弄得一哆嗦,這丫頭魅惑的聲音陳修根本沒法抵抗。

陳修只能無奈點頭答應道:「好吧好吧,算我怕你了!」

「耶!」劉琪興奮地抱住了陳修,高興道:「陳修哥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然後,她朝着陳修的臉頰一點,趁著陳修沒反應過來,飛速的跑開了。

「說話要算數哦!」

看着劉琪背着手蹦蹦跳跳的回了家,陳修摸著自己的臉。

「果然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啊,沒想到我這麼快就淪陷了。」

佔了人家女兒便宜,陳修有些心虛,沒有再跟劉琪回去。

而洋樓上看到了一切的劉同則是無奈的長嘆一聲。

「女大不中留啊,這閨女給人家養的嘍!」

(推薦《大唐之混世王子》!天榜大神所寫,絕對好看,非常之爽哦!)

(希望大家踴躍支持啊,鮮花評價票月票打賞評論,我全都要啊!)

。時間又過去了兩天,整個十一軍中,除了第六大隊依舊如故之外。

其餘的各個大隊,都有些風起雲湧,不少高層開始被無故替換,形勢也開始緊張起來。

而在東華域南方的一座城池中央,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當中,氣氛卻有些凝重。

只見大殿中,有着大約二十來人,修為皆是不凡,最低都是人仙

《從青雲門開始面板修仙》第一百七十三章霸刀門末日 想到那男人,宋九月的眉頭就情不自禁地皺了起來。

這個時候,秘書剛好打來電話,說前台有人想要見她。

「誰?不是說過沒有預約的,都不見?」

這段時間因為宋九月和夜闌開的緋聞,不少記者還冒充商業夥伴,想要上樓採訪宋九月,被高敏發現過幾次。

加上宋九月還是慕斯爵的老婆,平時想要通過拜訪她和慕斯爵套關係的人就很多。

這才明文規定了,要是沒有預約,是不能放進來的。

「我知道,不過她拿著刀威脅我,讓我給您打電話。」

電話那頭,已經傳來前台小妹妹哭哭啼啼的聲音。

「哦,那就讓她上來吧。」

宋九月嘴角勾起一抹淺笑。

「我去,是誰啊,這麼瘋狂,為了見你,還動刀子?需要報警么?」

高敏瞬間來了精神。

「你很快就知道了。」

宋九月沒想到,溫情的速度這麼快。

她還以為葉奕深那邊,會自己過來呢。

不過這樣更好,那天沒有見到溫情,宋九月心裡還挺懊惱的,葉奕深給她的感覺太奇怪了,她有點看不透這個人。

很快,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高敏連忙跑去開門,就看見一個身穿白色西服的女人,出現在她面前。

女人大概一米七左右,身材高挑,扎了一個高馬尾,黑高跟,一看就非常有氣場,是完全不用於米雪那些小白蓮的人。

「宋小姐你好。」

女人直接越過高敏,朝宋九月走了過去。

「你是溫情?」

宋九月開門見山的問了起來。

「不是,宋小姐,我是溫柔,是葉總新任的總裁助理。」

一聽這話,宋九月眼裡閃過一絲驚訝。

她以為溫情捨得過來找她了,沒想到,居然不是?

「那溫情是你什麼人?」

兩個人都姓溫,難不成是姐妹?

「就是同事而已。她做錯了事情,葉總已經辭去她的職位,今天特地讓我上門,給宋小姐道歉的。」

溫情笑容可掬地站在宋九月面前,一臉坦誠,眼神大方,沒有絲毫的閃爍,並不像是在說謊。

「不好意思,溫情所犯的錯,可不是道歉就能夠解決的。我想你們葉總還是沒有理解我那天的意思。我要的是交代,不是道歉。」

宋九月不滿地把臉冷了下來。

她那天就說過,她不需要解釋,不需要道歉,是想找溫情要個交代。

問問她,到底和自己什麼仇什麼怨,為什麼一直以來,都在暗中針對她,害她。

「我知道的,宋小姐。你的心情我理解。溫情太不懂事了,老是給你惹麻煩,還挑撥你和葉總的關係,我都替你生氣呢。所以作為第一次見面的誠意,我給你準備了一份見面禮,希望你喜歡。」

溫柔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精緻的木盒子。

「我不缺首飾。」

宋九月毫不猶豫地拒絕。

「宋小姐誤會了,你可是慕少夫人,怎麼會缺首飾呢,而且看你的樣子,也不是缺錢的人啊,我送你的禮物,是代表我對你的尊敬,你一定會喜歡的。」

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倒是勾起了宋九月的好奇。 羅恩的手扣著梅莉的手腕,金色的聖劍停留在奧爾加瑪麗的額頭前一寸。

「……誒呀!真是一個護犢子的Master呢?我不討厭您這樣的人哦~」

梅莉輕笑一聲,手中金色聖劍則是順手舞動…或者說把玩般收入了法杖之中。

「那把劍……」

奧爾加瑪麗的睫毛微微顫抖,即使是本能的因為恐懼閉上了雙眼,但是她還是看到了那一把黃金的聖劍。

只要是見過一次就絕對不會忘記,即使是特效不同,奧爾加瑪麗也認得,那是……『誓約勝利之劍』。

「怎麼回事?怎麼還不睜開眼睛?」

「Master,其實我對她下了<睡美人>的詛咒哦~需要Master您的吻,才能醒的。」

「這樣啊!那麼拯救昏迷少女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來……」

當奧爾加瑪麗睜開眼睛的那一刻,所看到的是羅恩湊近了的臉龐,嘴唇……很近……

突然,奧爾加瑪麗有一種繼續閉上眼睛的衝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