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怎麼可能!」

「這買賣不合算啊!」

「三千八百塊,接近四千塊錢,這是金海市白領的工資啊!」

不少人都覺得這個工資可以!實在是好的很,甚至有一種做夢的感覺,畢竟,要求是六十歲以下,不是三十歲以下,很多的老農民,面朝黃土背朝天,一輩子也不可能一個月掙四千塊錢啊!

大家紛紛說道:「羅小冬這個小夥子,真是出息了呀。」

「這羅小冬,哪裡發的大財,聽說是挖海參加上養殖大黃魚!」

羅小冬接著說道:「大家安靜一下,應該說,到時候我會出具體的招工啟事,讓你們仔細閱讀,我有專門的人事部經理,到時候會優先錄取咱們小龍村的農民,工資一個不少!還是三千八百塊錢!」

大家紛紛點頭,甚至有一兩個人,當場想報名。還有一些老頭,六十四五,恨不能少幾歲,希望也能參加,賺點錢。

大家農民當的不易啊,羅小冬想。這時候,有一股衝動,那就是羅小冬想把年齡限制給取消,大家七十歲以下都可以報名!

但是胖子看出了羅小冬的意圖,胖子說道:「千萬不可以!」

羅小冬說道:「你知道我要說什麼?」

胖子點頭,說道:「六十歲以上的人,光是醫藥費你都包不起,老農民辛勞一生,都有個疾病,疾病纏身,到時候都算你工傷,你怎麼辦?」

羅小冬想了想,也是,猶豫了一下。

就這樣,羅小冬簽下了合同,當場繳納了三十五萬塊錢。因為交的是現金,所以一大包,現場再次引發了雷動。

三天後的一天,風朗氣晴,羅小冬公布了招人公告,羅小冬公布的啟示主要有那麼幾點,第一點,是要求必須六十歲以下,六十一歲以上,就不行了!第二點,是工資提高到四千塊錢,但是要求,艱苦,耐勞!

羅小冬公布了之後,然後讓周若男擬定了一個標準的適合當地老百姓的績效制度。

因為羅小冬的計劃很大膽,要求是六十歲以下的本村老百姓優先錄取,所以和以往的招聘青年完全不同,這次招聘的,都是老農民。

老農民,自然和流水線工人,有差別,而羅小冬懂的因地制宜,因為羅小冬的目標,是種中草藥。

而普通的上班的小青年,顯然是沒有心思好好種草藥的,所以,不如找那些中年的農民,只要六十歲以下的就行。

羅小冬的招聘公告一出,馬上就有八十多個農民來報名,大多都是四十到六十歲以下的。

羅小冬高興壞了,但是周若男和胖子,則有點不高興了,羅小冬問道:「你們兩個怎麼了?哦,還有,郭大路,你怎麼了?」

胖子說道:「我們是替你擔心啊!」

羅小冬說道:「擔心什麼?」

胖子說道:「你就這麼把四千塊的工資分給老農民,我不是說農民不值這個錢,不值這個工資,而是,而是……這個情況,我們都替你擔心啊!」

羅小冬說道:「的確,我這一步,是個豪賭!」 胖子說道:「我知道,現在,你的籌碼就是金海市的中藥代理商,關天下。」

羅小冬說道:「關天下我覺得可信!」

胖子說道:「萬一他只不過是吹牛呢?你現在和他是沒有任何合同的!」

羅小冬說道:「是啊,我打個電話給他。」

說完,打了個電話給關天下。

關天下說道:「羅老弟,什麼事?」

羅小冬說道:「是這樣的,我現在已經三十五萬包下小南山了,開始招募工人了!」

關天下說道:「好啊,好。」

蝕骨癮婚,霸道總裁的愛妻 羅小冬說道:「我的意思是,咱們是否可以簽訂一個合約?提前簽訂,另外,我還要從你哪裡弄一些種子過來呢。」

關天下說道:「你放心,就像我們最初約定的那樣,種子也由我提供,我們簽合同吧。」

羅小冬這才放下一點心來,畢竟這一次,的確是冒了一次險,沒有提前簽訂合同,純粹是出於信任關天下關老闆!

在晚宴上,晚飯時候,周若男說道:「羅老闆,你太過信任人了!」

羅小冬說道:「也許是吧,我以後要更加謹慎一些,明天,你和我,還有胖子,我們三人一起,去金海市見關天下。」

說來也巧合,關天下的辦公室,還有他們網店的實體店地址,就在金海市大學城以西的一個地方。

這個地方,羅小冬是第一次來。

關天下再見羅小冬的時候,羅小冬感嘆:「這辦公室真是豪華!」

胖子也感嘆,還說了一句粗話,的確,這辦公室的裝潢,實在是豪華,極盡奢華!

羅小冬佩服道:「關老闆,你這公司,真是好!」

關天下說道:「有錢了,就應該享受嘛,沒啥,沒看我的二老婆嗎?」

羅小冬說道:「什麼二老婆?」

這時候,走進來一個人,這人不是花小櫻,也不是花小菊,而是一個大概三十四五的女人,這人上前握手,羅小冬和胖子等人也上前握手。

大家一一介紹,原來,這人就是關天下的第二個老婆,叫王雅!

羅小冬說道:「那之前那個花小菊呢?」

關天下淡然說道:「她幫我辦事去了,這一個王雅小姐,是我明媒正娶的。」

胖子奇道:「這明媒正娶,怎麼能說是二老婆呢?」

關天下說道:「是這樣的,在老家舉行過婚禮的,至於是否要去民政局登記,這不重要!這所謂的名分,其實就是這麼回事而已,不一定非要去民政局登記的!」

羅小冬說道:「明白了,大開眼界,大開眼界啊!」

接下來,就要簽訂合同了,根據關天下的說法,合同有三分,第一份是羅小冬採購種子的合同,這份合同,表明了羅小冬要採購天麻羌活還有三七的種子一共多少斤,羅小冬想循序漸進,所以採購的不多,第一年嘛,先做個試驗,要不然賠本了也不知道怎麼賠的。

第二個合同是將來的約定好的收購合同,這個合同提前做了預約,關老闆願意承擔三分之一的風險。

第三個合同是技術方面的合同。關老闆手中有三名技術人員,想轉給羅小冬,但是由於三名中醫藥技術人員,對即將工作的環境,也就是小龍村,感到水土不服,都拒絕了,所以這第三分合同有形無實!

前兩份合同在手,羅小冬覺得踏實多了,但是實際上對於羅小冬而言,即使沒有這兩份合同,包下青山綠水,種中草藥,自己拿去我國的中草藥批發市場上去賣,羅小冬覺得也不會虧本,另外,就是購物網站的問題,羅小冬去網上查了一下,目前購物網站十幾家,都在做,都在用心做,都在起來,但是最大的只有兩家,一個是風揚購物網,他們的老闆叫風揚,另外一家,是馬國麟的國麟購物網站,這國麟購物網站,村長已經一年半了做的有聲有色,主要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企業的,給企業做的,上面賣東西的人,都是正規企業,另一方面,另一部分,是普通的電子商務網店,也就是普通老百姓也可以開店,只要上傳身份證掃描件並綁定一張銀行卡,就可以開店鋪了,至於說賣的東西是真是假,就真的良莠不齊了。

而關老闆的企業,已經在馬國麟的國麟購物網站去年底新開的一個第三類板塊,站穩了腳跟,這第三類板塊,就是網路批發市場!

什麼叫網路批發市場?

很簡單,就是在網上大批量的買東西,這中草藥,就是其中的一種,最低是十斤起賣的,大規模的賣中草藥,甚至可以賣到五百斤,上千斤。

羅小冬也確實看到了購物記錄,看到了顧客的好評,因為羅小冬知道關天下的店鋪的名字。

再加上這兩份合同在手,羅小冬就更加放心了,胖子也安心多了。

但是這樣以來,卻誕生了一個新的問題,那就是羅小冬的公司留不住技術人員,要種植中草藥,必須要有技術人員,這草藥不是那麼簡單就可以種植的。

這時候羅小冬想到了老重要黃鐵生和他孫女黃鶯!

同時,周若男也去金海市,想招聘一些懂中草藥的中醫藥大學的畢業生,前來工作。

羅小冬想到了黃鶯,黃鶯就是畢業於醫學院的,應該懂重要,另外她爺爺也可以教她嘛!

羅小冬說道:「對了,胖子,這次回去,我們去一趟黃鐵生家裡,還有去看看黃鶯。」

胖子說道:「你好像是喜歡上人家黃鶯了吧?」

羅小冬說道:「不許胡說,我只是想挖幾個人才,我們公司需要黃鶯這樣的人才。」

周若男說道:「是公司需要還是你需要啊,這黃鶯是何方神聖?有幾年的工作經驗?」

羅小冬說道:「這,這個!」

胖子笑道:「我來說吧,郭曉冬的鄰居,黃鐵生大爺,是一個赤腳醫生,老中醫了,他懂的東西多,我這是承認的,但是他孫女嗎,我實在不敢苟同,不過他孫女漂亮是真漂亮,這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們老大羅小冬看上她,也是正常,理所當然的。」

武俠仙俠世界的廚神 羅小冬說道:「對了,我要先回去,拿一些好茶葉,好煙過去!」

胖子說道:「你之前準備的好茶葉好煙,我以為你只是送給劉廣才他們,沒想到你還要送給黃鐵生他們呢,黃鐵生也不知道抽不抽煙?老中醫估計都是抽煙的吧。」

羅小冬說道:「去送就知道了唄。」

周若男說道:「我還想去金海市人力資源市場,招聘幾個,嗯,招聘幾個人才!中醫藥大學的本科畢業生就可以,起碼中草藥不能摻假,現在假的草藥太多了,很多人連蘿蔔和人蔘都分不清!」

羅小冬點頭,說道:「說真的,我也只有吃一口,才知道是蘿蔔還是人蔘,這蘿蔔是通氣的,人蔘是大補的,完全是相反的用途,這制假販假之人實在該千刀萬剮!」 上一次羅小冬在金海市買了一堆好茶,好煙,沒有分完呢,這次,就帶了一些,去郭曉冬和黃鐵生家。

這郭曉冬和黃鐵生家是鄰居,郭曉冬說道:「這黃神醫真是神啊!」

羅小冬問道:「怎麼回事?」說著,就把茶葉放下來!

郭曉冬說道:「老闆,你還給我送茶啊,我以為是送給黃神醫的呢!」

羅小冬說道:「你們兩家都有份,誰也不用讓著誰!」

郭曉冬說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羅小冬說道:「你說的黃神醫真神,是指什麼?」

郭曉冬說道:「我爸爸的蛇瘡,全好了!」

羅小冬驚喜道:「真的嗎?」

郭曉冬說道:「那還有假?」這時候,郭曉冬的爸爸出來了。

說道:「是啊,羅村長,我的蛇瘡,全好了,我真沒想到,這蚯蚓居然還能治療蛇瘡?」

郭曉冬說道:「不但是蚯蚓,還有其他東西呢,總之,這蚯蚓只是藥引子,爸爸,你就別瞎說了!」

郭建軍說道:「好,好!」

這時候,郭曉冬說道:「爸爸,你看,這是羅村長給你的好茶。」

郭建軍一看說道:「好傢夥,是特技鐵觀音啊!」

羅小冬說道:「你們慢慢品茶,我去見一下黃鐵生神醫!」

郭曉冬說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羅小冬說道:「也好!」

人吶,就在隔壁,黃鶯也在家,羅小冬見了黃鶯,有一種說不出的曖昧之情,心中躁動。

黃鶯也臉有點紅了,看樣子也似乎對羅小冬有一點意思,但是呢,還不夠熱烈,不夠熱情。

羅小冬說道:「你爺爺在家嗎?」

黃鶯點頭,然後轉頭說道:「爺爺,爺爺!」

黃鐵生抽著煙,出來了。

來之前,羅小冬並不確定那黃鐵生是否抽煙,所以,這次來,帶的煙,不知道是否符合他老人家的心意。

羅小冬說道:「黃神醫,這是我帶的煙和茶葉,你們嘗一嘗!」

說著,把東西交給了黃鶯。

黃鶯說道:「這如何好意思呢!」

羅小冬說道:「沒啥,這都是小事,對了,我這次來,還有事情呢!」

這句話引起了黃鶯的好奇心,黃鶯說道:「啥事啊?」

羅小冬說道:「對了,你懂中藥材嗎?」

黃鶯說道:「懂一些,怎麼了?」

羅小冬一拍大腿,說道:「好,就這樣,我想聘請你們兩位,當我們公司的中藥材顧問!」

黃鶯和黃鐵生都奇怪,黃鐵生說道:「啥意思?」

羅小冬說道:「我們公司呢,想種植中草藥了,並且,也雇傭了我們村小龍村的一些老百姓來種植,另外,還要和當地百姓簽訂合同,簽訂一個收購合同,大家從我們這裡買種子回去種植,然後收穫時節,我們再以高價收回這些中草藥,但是中草藥容易摻假,所以,老爺子火眼金睛,可以來當顧問,怎麼樣?」

說完,指了指黃鶯,說道:「這黃鶯同學,也是可以當顧問的嘛,你們兩個人掙雙份工資!」

黃鐵生和黃鶯,都很高興,說道:「這,可以,中醫藥博大精深,你能造福鄉里,讓大家一起種中藥材發財,是好事,不過,不能昧著良心,做一些犯法勾當!」

羅小冬奇道:「我種的都是正兒八經的天麻羌活什麼的,怎麼會犯法呢?」

黃鐵生嘆口氣,說道:「我就是指假的多,真的少,以假亂真。蘿蔔當人蔘,這種事,千萬不要做!」

羅小冬點頭,說道:「你放心吧。」

這時候,黃鶯欲言又止,估計是想問工資的情況,又不好意思問,因為讓她給羅小冬這樣一個有點愛慕的人打工,說不出是什麼滋味,說不出是喜是憂。

反倒是胖子說話痛快,說道:「羅小冬,你到底給他們爺倆多少工資啊!」

黃鐵生說道:「能為老百姓做點事,我覺得工資是多少無所謂的。」

黃鶯說道:「爺爺!」

黃鐵生說道:「對了,什麼時候開始!」

羅小冬說道:「什麼時候開始?明天開始吧,但是,合同雖然從明天開始簽,工資也從明天開始算,但是具體的活,估計要再等幾天,我們到時候從種子的進貨開始,到嚴格的篩選,到怎麼播種,還有,種子要低價賣給老百姓去種植,然後高價收回來,這樣村子里的人才會給與好評。大家參與的積極性才會提高。」

黃鐵生說道:「嗯,挺好!」

羅小冬說道:「到時候,你們兩個的工資,先從五千塊錢開始算起,等到秋冬季節,收穫的時候,再跟局你們的作業方案來執行。具體可能會加到一萬塊一個月。」

這一萬塊一個月,一年就是十二個月,十二萬啊,這對於整個金海市的普通老百姓而言,是一個天文數字,一個幾乎不可能達到的數字,但是卻偏偏有人能得到,我國也好,世界上也好,都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中,少數人先富起來,但是后富起來的人,卻在努力辛苦的往上爬,但是卻怎麼也爬不起來,這就是現在的現狀。

聽說羅小冬開出如此高的工資胖子不太服氣了,羅小冬說道:「胖子,你和他們不一樣。」

胖子說道:「我的工資也沒一萬塊啊!」

羅小冬說道:「你是公司副總啊,現在公司剛起步,百廢待興,就需要你吃點苦,等這段日子熬過去了,你就是在咱們公司的創業元老,到時候你愛怎麼嘚瑟,就給你多少錢讓你嘚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