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仲身子顫抖,從精神最深處突然海嘯一般震蕩起來,在韓星身上,他竟找到的一種如臨天地之威的感覺。

這是天帝才有的氣概……征討天下,打破『天道』對此界的緊錮!

「在我悠久的生命中,老夫一直以天下蒼生為念,若當真如你所說,老夫願意!我體內的千百萬陰魂,為使我能掙脫封神的枷鎖……它們……心甘情願……讓我吞噬,便是為了有一天,在大爭之世,讓我替他們完成未了的夙願,一統河山!」聞太師的聲音透著悲壯。

這讓韓星心中莫名的一痛。

「刷」

韓星手一揮,將如一座具有萬鈞大勢,山一般的番天印,化成一片晶瑩璀璨的玉光,收入進了識海中去。

「我知你生前貴為太師,劫運使然才讓你殞落,今日,你縱然是以星辰奧義激活了神屍之軀,便是沒有真靈附體,也是貞烈高潔,看在後人對你尊祟有加的份上,我也不為難你,只想跟你做個交易。」韓星沉吟片刻,念頭一轉,淡淡道。

聞太師心中震撼,問道:「什麼交易?」

韓星不兜圈子,直截了當,道:「我乃天帝轉世之體,九世輪迴,都是為了顛覆天庭,如果你願意永遠效忠於我,永不背叛,倘若有朝一日,我再成天帝果位,便答應賜你們已被封神的真靈重歸神屍,並助你們突破至更高境界……成仙!這就是交易,你看如何?」

這話說得再清楚不過了……既為天帝,他終究是要再臨九天!

聞太師眼神卻是多了幾分不信,問道:「降歸降,但你許如此大的承諾,憑什麼讓我相信你?」

韓星仍舊從容不迫,淡淡笑道:「你是從封神大戰中走過來的人,你,應該知道……道可道,非常道,天下之道,有有德者據之。」

他悠悠的笑了笑,接著又道:「山河社稷圖,造化仙玉、鎮天棺,包括天、地、人三鼎已皆歸屬於我,便是清源妙道真君和他帳下的一千二百草頭神的神格,也在我體內。現今,天祭之壇又為我所掌握,以你的睿智,幫我想一個讓你不相信的理由?」

下一刻,韓星將天帝那滴精血催動……周身光芒爆發!

他自己並未覺的有什麼大的改變,但在聞仲眼裡,卻如在黑霧洶湧中,突見烈陽橫空,神輝普照!

烈陽中心站立之人,依稀便是天帝。

聞仲駭然震驚:「這氣息如此恐怖,我甚至隱隱覺得,好似天威!!!」

轟!

突然的,又一股氣息從韓星身上驟然折射爆發!

這氣息之強,驚天動地……

山河社稷圖飛上半空,一下子鋪展了開來,三十三天盡顯其中,在規則法則當中,地水風火交織,宛如一個真實的世界浮現。

閃婚虐愛:BOSS別上癮 轟!

又一股氣息如狂風橫掃衝出,天、地、人三鼎橫空,綠銅鼎如一座大山居中,擠壓滿了天空。

「這,這怎麼可能……」聞太師好似腦海被撞擊,驚的心神轟鳴,半晌才恢復過來。

突然間,封神大戰中的記憶,湧進了他的腦海……

韓星掌握的每一樣東西,無不是仙界至高無上的法寶,更有一些,是遠古聖人才能掌握的。

這些東西集予一身,便是秉承天意!

韓星猛的抬頭,雙目露出明亮之芒,道:「怎麼樣,你還需要看看什麼?以我如今的修為加上這些仙寶,現在應該相信本尊說的話了吧?」

聞太師己完全被折服,向著韓星一拜:「多謝天帝……大人成全!如果你真的能夠助我解脫了封神榜,再踏登仙途,休說臣服於你,便是肝腦塗地又有何妨?」

再起身時,他的目光里仍難掩住對韓星的震撼與崇敬。

「好!韓星沉默片刻,說道:「既然這樣,做交易講究平等,你先將你收去的葬屍釘交出,本尊要重新祭煉,然後你放開松你的神之印記,讓我將葬屍釘釘在你的靈魂中!」

他斬釘截鐵毫無半點迴轉餘地的又道:「以後只要你不背叛本座,這葬屍釘就等於不存在,若是你生有反叛之心,葬屍針就會在瞬間毀滅你的靈魂和神屍!」

聞太師豁然抬首,一臉的悲愴之色,道:「我聞仲一世英名,生前位極人臣,一言九鼎,又怎會做出背主之事?如若被葬屍釘鎮壓,倒不如就此殞落來得痛快!」

他雖然落在下風,卻是鐵骨錚錚,寸步不讓。

但無論如何,有一點,聞太師己然料到……

韓星一定會想法控制自己,換成自己也會這麼干。

韓星微微眯起眼來,一臉的理解,解釋道:「不是本尊多疑,而是你體內的千百萬陰魂太強大,只怕將來連你也壓制不住,一但走火入魔,將永遠證不了仙,而有這枚葬屍釘在,自可替你護道,當然,你若是對本座衷心,我也會將葬屍釘解除,並將它祭煉成你靈魂印記中的法寶。」

聞太師眉頭緊皺,心念急轉…… 聞太師眉頭緊皺,心念電轉,沉思起來……

韓星所言並非妄言,他已經察覺到了這點:自己體內的千百萬陰魂,就是一把雙刃劍,能讓自己成為大魔仙,也能讓自己下地獄!

千百萬生魂附在自己的神之印記中,便如青蠅逐血,無時無刻都在吞噬著神之印記中的靈力,而自已則同以身伺鬼。

若僅一個陰魂的吞噬,以自已神屍中的神之印記之強大,可以不放在眼裡,但一百個一千個呢?

更何況,自己吞噬了一支大軍……足足有千萬之眾的魂魄!

一旦遭受反噬,數不盡的陰魂就會把神之印記如同螞蟻啃骨頭一般,啃得連渣都剩不下!

屆時,就算自己不死,也會重創……走火入魔!

半晌后,聞太師緊握的拳頭,一點點的鬆緩了下來……

顯然,韓星的話已經打動了他。

聞太師猛然回過神來,深深吸了口氣,強行將心神激蕩鎮壓下去。

他身軀猛的一震,青光一閃,先前收取的那枚葬屍釘,便送到了韓星手中。

韓星看也不看,驀地將這枚已經被打的靈氣全無的葬屍釘,拍進體內的青銅天棺中。

他以所學《亂古崩天法》中煉器的之法,用青銅天棺中積聚的億萬神魔生靈的戾氣,瞬間將葬屍釘又重新祭煉了一遍,這才取出。

韓星在藏經閣中所得《亂古崩天法》乃是絕世功法,所記多為一些逆練經脈、吞噬化功、聚靈煉體等一些極端冒險、快速提升修為的手段,更是將一些煉器的法則也反其道而行之。

韓星現在的煉器手法,已不弱於任何一個煉器宗師,以《亂古崩天法》煅煉之物,更有驚天地泣鬼神的功效。

葬屍釘經過一番祭煉后,變得比頭髮還要細,只有半寸長,宛如一根芒針。

韓星用釘尖刺破中指,灌注一滴鮮血滲透了進去,他以自己的荒古血脈神奇力量來加持,在葬屍釘中演化成元神禁制。

葬屍釘突然又重新產生了一絲絲陰冷、凶煞的氣息,這一股陰森腐朽的力量,竟是讓聞太師心中生出一股無法抵擋的寒意。

隨後紅光一閃,葬屍釘上傳出的凶煞氣息略微一顫,便又緩緩沉入釘體內消失不見了。

韓星道:「葬屍釘與我已有了神識上的聯繫,只要你忠誠於我,此釘絕不會加害於你,反而會助你鎮壓體內千百萬陰魂,現在開始吧!」

這細如毫毛的葬屍釘,竟有如此威能!

聞太師臉上神色陰晴片刻,豁然抬首,艱難的閉上了眼,心中已有了決定……「既然如此…那就來吧!」

驀地,一股狂暴腐朽的陰力,從韓星手中發出,葬屍釘沿著聞太師的神識蔓延而進,闖入他體內的神之印記之中。

神之印記,那是聞太師重新覺醒的元神之所在,猶如被毀滅般的劇痛,瘋狂的湧入。

神之印記被這股力量層層包裹,直到葬屍釘深深被釘入其中,這股狂暴毀滅氣息,才慢慢平息了下來。

以聞太師至古的修為,神識也是震顫不已。

葬屍釘,盡克世間種種神屍、殭屍!

聞太師隱隱感覺到,現在只要韓星心念一動,葬屍釘就會爆發出破滅力量,可以輕鬆斬殺自己!

甚至,連體內的千百萬陰魂,也會崩潰湮滅!

「主上,聞仲任憑吩咐!」聞太師心中凜然,再不敢有半點託大……

韓星此刻聞言,心中喜悅忍不住的湧起,直接道:「我丹田己祭煉成異像世界,裡面有百萬兵甲,行兵布陣不是我的強項,極待太師統領調教,裡面的人我已經知會,就勞煩太師了,待我收了天祭之壇,再了卻一些瑣事,必當與太師把酒言歡。」

聞太師恭聲回應:「遵命,定不負所托,老夫自會竭盡全力,為你打造一支天下無敵的鐵軍!」

韓星招手,先是將青銅鼎收回體內,隨後山河社稷圖徐徐落了下來。

聞太師已然明白,轉身一步邁出,身影瞬間融入圖中不見,被韓星收入到了丹田世界中。

此件事了,下一步,他要收了天祭之壇!

「起!」

韓星發力,要拘天祭之壇出來,不過就在扯動之間,他卻突然感覺到了從地基下面,傳來一股巨大的抗拒之力。

他盤膝坐在天祭之壇上,張開天覲神眼,將精神烙印化為虛無,烙入地下。

韓星要查探祭壇地基的虛實形態……

只是一看之下,直令他心底發寒!

天祭之壇下面的土是紅色,深埋地下的石頭是紅色,整個祭壇的地基是紅色,就連地下滾滾翻騰的暗河之水,也是紅色!

所有的紅色,像是被血液給浸染過的一般,讓人一看,便有一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彷彿進入了冥土血海之中。

一陣陣殺氣波動,從地下驚濤駭浪般的向上衝出,即使韓星有「戰」字元護體,臉色也不禁一變,急忙調動體內靈力加以抵擋。

稍時震撼過後,他的目光開始在地下祭壇縱橫交錯的地基結構上遊離……

只見地基上的基脈門戶重疊,或隱或現,宛如五行變化。

最後,他終於確定,祭壇的地基是一座深埋地下的大陣!

韓星在心中感嘆:「怪不得祭壇能封鎮葬神天域,卻是以此陣逆轉的無上殺伐之力,形成了封印,才能承載億萬眾生的血煞陰魂,可見此陣在遠古時,也不知誅殺了多少仙人與神祗。」

韓星感受著那古老的鎮壓無上的寂滅仙力,靈魂彷彿都隨著顫抖,半天難以動彈。

恍惚間,他感覺到了體內有一道金光漣漪盪出,竟然源於那《道經》,瞬間讓他平靜了下來。

他運轉體內混元真氣,凝神調息,慢慢將精神力向雙眸集中……

韓星將《覲天神術》中的測地之能,運用到了極致,黑漆漆的眼球之中竟泛出了點點金光!

頓時,場景大變樣,一座古陣在他的眼中完整的浮現而出……

只見大陣東南西北,各有四把古劍鎮守,乾一、坤二、震三、艮四方位裡面有神經、聖紋的拓印,而離五、坎六、兌七、巽八,各有神燈、斬仙飛刀、毀神鼓等多重寶物安置懸挂。

只是這些寶物有些已經開始殘破,還有一些並無半點靈光,尤其是按照星辰布置的周天之數的位置上,本應有法寶擱置,現在卻無一件守護。

大陣的陣眼,顯然便是八角祭壇,但二側太陰、太陽之位卻是空空蕩蕩……寶物明顯的缺失。

就是這樣一座殘破不堪的大陣,卻蘊藏著恐怖神力,直讓神屍無法抗衡,若非如此,恐怕早就脫困而出。

韓星的神識慢慢向陣眼掃去。

突然,陣眼被他覲天神眼中透出的靈力觸動了……

古老的陣紋開始浮現,有無法形容的氤氳在閃爍,仔細看來,卻是「乾坤戮仙陣」五個字。

從「乾坤戮仙陣」五個字中產生出的氣息,令得他心驚肉跳……

在這一刻,地下的場景瞬間大變,轉眼間從陣紋中冒出一片刀山火海,像死亡煉獄浮現,向著韓星的神識吞噬而來。

韓星微微變色,急忙將神識抽了回來,饒是這樣,雙眸已是隱隱作疼。

就在這個時候,轟隆一聲巨響,一股亂天動地的可怕威壓從地下傳了上來。

韓星腳下被大陣禁錮的土地,竟出人意料的開始龜裂,大陣地基自主浮現而出,衝天而起。

驀地,天地震動,湖泊般大的地基倒轉,將韓星扣在下方,像一座巨山,壓落而下,想將他碾成肉泥。

韓星橫飛,急速向外激射。

驟然間,從祭壇地基陣紋上衝起璀璨的聖光,道道通苻文光柱從天而下,將韓星生生壓制到了地面,死死困住。

韓星瞬間明白了……封印葬神天域的禁制,現今被用在了自已身上。

只怕下一刻自己就要靈魂破滅,也將被磨滅成一具神屍。

「給我打出去!」 舊情難擋,雷總的寶貝新娘 韓星被困,仰天怒吼。

他徹底放下了怕打碎此處空間,而不敢動用仙器的顧慮。

此刻,韓星黑髮倒豎,什麼青銅鼎、鎮天棺、雷池、土圭,陰陽大磨盤……等等一股腦的祭了出去。

他要用這些法寶,為自己打開一條生路,否則,就是個死!

諸般仙器法寶同時爆發出了最為恐怖的神威,像是驚濤駭浪一般席捲而去,將前方的空間都快要打塌陷了。

眾多法寶齊動的威能難以想象,只是這方祭壇的地基牢不可破,竟然擋住了這可撕裂天宇的密集攻擊。

祭壇地基沒被打碎,反而引來地基猛烈震動,現出了一道漆黑的裂縫。

在轟隆隆聲中,地基上面峽谷般漆黑的裂縫,如同一方黑色的無盡空間,將這些仙寶、神器盡數全吞噬了進去。

韓星頓時大驚失色!

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神器被補充到了「乾坤戮仙陣」的陣眼中,以及其按星辰布置的周天之數位置上。

「乾坤誅仙陣」陣眼的缺失得到了部分補充,在這一刻,竟綻放出了無量的仙光,加速了對韓星的封印、鎮壓之力。

「拼了!」韓星爆發出滅天之威,把身上所有的寶物全都打了出去…… 最後,韓星連山河社稷圖都祭了出去,想要摧毀整個天祭之壇的地基。

不過,結果還是讓韓星失望了……沒有他期待中的驚天爆炸聲!

所有祭出去寶物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竟然心甘情願地投入到了天祭之壇的地基大陣之中。

太氣人了……放屁,還有個動靜,這連個動靜都沒有!

韓星只覺得一陣旋暈……無奈無奈,太無奈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他開始急速回憶自己對天祭之壇所知……

天祭之壇,用於祭祀天地,諸天神物都曾經被作為祭品為它所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