鄔簡仔細的在想:「還有,魔夜城堡的地底有實驗室,他們一直在遵循陛下的指示做著實驗,魔夜所有的實驗都是在那裡完成的。」

夏陌歆覺得有必要問一下這些事情:「魔夜城堡的具體位置,通往地底的通道。」

鄔簡對於她的問題有問必答,直到大約半個小時以後,夏陌歆才按下了魔導錄音器的關閉鍵。

鄔簡要求她履行諾言,夏陌歆只是嗓音很淺的說了一句:「接受現實。」

鄔簡頓時就像是失了魂,嘴裡喃喃著:「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樣子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這個樣子,這不是我,不是,不是……」

夏陌歆單手輕輕撐著顴骨,另一隻手裡還拿著白色長方形的魔導錄音器,眸光淺淺……

……

離落瑤眸光落在那個雙目還溢著鮮血的人,將雪白的腳從冰盆里拿出,單指微勾,魔力帶著冰盆飄去。

鹽水順著漸漸傾斜的冰盆流淌而下,一點一滴的,從那人頭頂開始流下。

發、眼、肩、胸、腰、腿,直到腳尖,一點一滴流淌,悲鳴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離落瑤卻始終面無表情。

小夜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依舊是清淺音質,『你,不是個變態我都不信。』

離落瑤側眸:「單單是憑他看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就可以叛他死刑。」

小夜雙眸淺淡,『變態。』

「不是你動的手? kiss魔法愛物語 而且…」冰色長方體拔地而起,高度不算高,離落瑤雙腳踏上側面,一手放在長方體之上,一手兩指輕抵下巴,單眸輕眨,側臉時,嘴角淺淺的弧,好似惡魔:「這叫『抖S』~」 在審問結束之後,離落瑤把所有抓獲的人都交給了光汐皇室,當汐楓問起那人雙眸的事時,她雙眸淺淡,嗓音清淺:「看了不該看的東西。」

emmmm……

這話……讓人遐想連篇……

但,汐楓等人也知道了為什麼之前唐糖要提醒她「別死了」的原因了……

在那之後,女王邀請她們多住幾天,幾人再三推辭,女王再三邀請,幾個回合下來,由葉雨晴和女王一起敲錘答應了這件事。

但不知道為什麼,女王在那之後,性子……好像有點變了?

和葉雨晴一見如故,兩人每天閑暇時間就在一起玩。

沒錯,就是玩。

離落瑤還一度覺得奇怪,女王怎麼這麼閑?不用去管那些國家大事?

經由唐糖一句話,她懂了。

「女王陛下的丈夫,葉城大將軍會管的,女王陛下只需要在對付那些頑固長老的時候,出來擺擺臉色,鞏固威嚴就行了。」

離落瑤坐在花園裡,看著那邊正和葉雨晴玩的不亦樂乎的女王陛下,微微嘆了口氣。

女王……陛下……

她今天是不是不該出門?

旁邊兩對閃瞎眼的。

自從回來之後,莫紀羽就不斷的哄夏陌歆,不斷的耍不要臉,不斷的裝弱,不斷的玩白蓮套路。

還有,誰能告訴她,唐糖和汐楓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汐楓現在在她旁邊和莫紀羽簡直是在比賽的感覺,一邊比一邊更不要臉

經由汐楓和莫紀羽兩人夾擊,短短不到一天的時間,已經多次刷新了離落瑤對「不要臉」這個詞的認知。

還有,再加上季洛辰是不是就過來問一句……

離落瑤覺得她要瘋了。

偏偏離落芊為了以後和離落瑤一起住,今早出發回家收拾東西。

怕離落瑤累著了,就讓她在這裡等著,不要亂跑。

離落瑤很想說,她是不會亂跑的,偏偏今天女王說一起吃飯。

旅行體驗師 吃完飯之後,就一起在花園逛了下,逛著逛著,就和葉雨晴倆人玩起來了,還是越玩越有精神的那種。

然後吧,就到下午茶時間了,由於夏陌歆以前喜歡在花園裡吃下午茶,於是,莫紀羽就提議在花園裡過下午茶。

而夏陌歆為了不尷尬,所以把她拉了下來。

至於何禹微,他去藏書室了,說是要找些資料。

而後,就有了這樣的場面。

離落瑤覺得,她是個多餘的。

這種場面,一直持續到到下午六點,女僕過來提醒女王大人該用餐了。

說來,她們住的地方是女王平時住的地方,這裡只有一個女僕,叫凝諾,是從小就照顧女王的,和女王陛下一起長大,相交甚好,對於女王的真面目,那是再清楚不過了。

以女王今天所展示出來的真實模樣,離落瑤估計,小時候被折騰的不慘。

不過聽唐糖說,這裡以前還有不少的僕人,都是女王陛下登基之後,長老們派過來的。

一開始,派過來的執事們,被葉城大將軍給全部打了回去,至於女僕們……

女王這挑那挑,結果把每個女僕都挑出了毛病來,最後,只剩下了凝諾。

凝諾看著玩的滿身是花瓣綠葉的女王陛下,眸光頗為無奈:「女王陛下,該用餐了。」

女王回頭,雪白的發有些搭在了臉上,還沾著幾片花瓣:「好~」

凝諾伸出手去摘掉了女王臉上的花瓣,抬眸對著我們,道:「抱歉,女王陛下給諸位添了麻煩。」

夏陌歆嘴角微勾:「哪裡。」

對於皇室的這些事情,還是夏陌歆比較合適…… 「姐姐!~」

離落瑤是先被撲倒在聽到的聲音。

離落瑤單手揉著離落芊的頭,嗓音淺淺,眸光柔柔:「別經常這麼撲,會傷著的。」

離落芊抱著離落瑤的脖頸,身後像是有小貓尾巴在搖晃:「好~」

凝諾帶著幾人入座:「各位請稍等片刻,晚餐馬上就來。」

一分鐘后,每個人的面前都擺上了七道菜肴。

每道菜肴的分量都很足,七道菜肴加起來,足夠一個成年男子一整天的進餐量。

經過中午一次用餐,幾人都懂了這裡用餐的禮儀,開心就好。

女王吃的開心:「不過,落瑤你和我妹妹長得有點像勒~,不看眼睛的話簡直一模一樣呢~」

離落瑤手中的刀叉頓了下,抬眸看去:「是嗎?我沒見過和我長的很像的人,還真想見一見。」

「嗯……」女王嘴裡塞的滿滿的:「我有照片,我妹妹很漂亮的哦~」

離落芊嘴裡嚼著:「我姐姐也漂亮!」

女王笑的開心,和離落芊還有葉雨晴也聊得開心。

幾天後,葉雨晴幾人回到了自己的家裡,唐糖又回到了她的咖啡店去當老闆。

只是……

夏陌歆站在自家門口,看著門外的人,臉色不好:「你幹嘛?」

莫紀羽說的自然:「照顧你,你一個人我不放心。」

葉雨晴和離落瑤以及離落芊已經從花園的落地窗進去了,因為覺得這邊不會很快結束……

夏陌歆強忍著額上青筋的微微暴起:「沒那個必要,落落和雨晴也在。」

莫紀羽抱著一大袋東西:「離落瑤要照顧離落芊,葉雨晴要照顧自己,我照顧你。」

夏陌歆雙腮都有些微鼓:「不需要,你回去!」

莫紀羽眉眼耷拉:「可是你自己一個人我不放心。」

夏陌歆看著眼前人的模樣,雖然知道是假的,但是還是會忍不住的心軟。

夏陌歆硬著心腸,道:「不,行!回去!」

莫紀羽眉眼持續耷拉著,嗓音淺淺的的帶著點委屈:「真的不行嗎?」

夏陌歆一怔,就連大腦都有些恍惚,更別說脈搏的加快:「不,不行!家裡人還在家裡吧,不回去他們會擔心的。」

「這個沒問題,我前幾天已經和他們說過了。」莫紀羽雙眸亮了下:「月姨也有幫忙解釋,他們理解,還說要我帶你回去見見他們,說是太久沒見,想你了。」

「嗯……」夏陌歆眉心擰著,深思熟慮之後才道:「那也不行,阿姨那邊我會去,不用你帶回去。還有!我不是你未婚妻,別一副很熟悉我的樣子!」

莫紀羽雙眸似是一震,頭顱微微低了下,眉眼耷拉的更明顯了,整個人的氣場都是暗色調的:「可是,我們不是約好了嗎?」

愛讓我們無處可逃 夏陌歆以為是這十一年內和鄔簡做的某個約定,心裡頓時就火冒三丈:「你別把和她的約定放在我身上!我不是她!喜歡她就滾去找她,別出現在我面前!」

莫紀羽像是被這她嚇著了,身形都是一縮:「我說的是十一年前的約定。」

夏陌歆一愣,似是想起了什麼一般。

…………

「啊!」

奶棕短髮的男孩跌倒在地上。

深茶色的長發的女孩邁步走近他:「你怎麼這麼弱啊?」

「嗯……」男孩站了起來,抬眸:「所以才要特訓啊。」

「你不是已經通過學校的考試了嗎?老師不是也說過,你已經很厲害了嗎?沒有必要再這樣練下去了啊。」女孩紅唇微嘟,滿臉都寫著不理解:「為什麼一定要和我比呢?全年級的人都比不過我,又不止你一個人,幹嘛不服氣啊?」

男孩拍著身上的塵:「不行,我要變強!」

女孩眉心擰著:「為什呢一定要變強呢?你現在的程度已經很好了呀!」

至少在同年生里,已經是很厲害的了。

男孩固執道:「不行,我要變強,我要保護你!」

女孩愣了下,偏了下頭:「為什麼?家裡有派人保護啊,而且,我也很強,每次考試我都是第一名啊。」

男孩神色堅定:「因為你是我的妻子,丈夫是一定要好好保護好妻子的!」

女孩愣了下,深茶色的的長發被風吹起,反應過來之後,小臉都是紅彤彤的:「誰,誰是你的妻子啦?!我才不要嫁給你!」

「不行!」男孩一愣,看樣子像是有些慌了:「你不嫁給我要嫁給誰?!你只能嫁給我!」

女孩滿臉通紅,耳根子都帶著緋意:「才,才不要呢!我為什麼一定要嫁給你啊?!」

「因為……因為……」男孩也有些慌了:「因為我喜歡你!」

女孩一怔,小臉連帶著耳根都是紅的:「不,不要!」

男孩神色認真,毫無半點嬉笑之意:「那,那你要怎麼才肯嫁給我?」

女孩腦袋都是暈的:「我,那個,你,嗯……你,你什麼時候打得過我了,我就嫁給你!」

男孩雙眸都亮了下:「那好!我們約好了,等我打得過你了,你就嫁給我!」

女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一口答應了下來:「好!」

…… 夏陌歆耳根都有些紅色:「之前那是……我,你,不是,反,反正你也還打不過我!哼!」

莫紀羽嘴角似是在某一刻微微勾了一下,抬起眸時,確實一臉認真:「你怎麼知道我打不過你?」

夏陌歆雙腮鼓著:「我都五階了!你才四階呢!哪打得過了?」

莫紀羽雙眸亮著:「那我能贏你了,你就嫁給我?」

夏陌歆也不怎麼知道是哪根筋突然抽了,秒答:「好!」

莫紀羽把手上的牛皮紙袋遞給她,俯身微傾,似是掛著淺弧的唇瓣淺淺落在額上,嗓音似是和煦暖陽,直灑進人心:「好。」

夏陌歆愣在原地,手中抱著牛皮紙袋,白凈的額上還殘留著淺淡的溫度。

葉雨晴走過來,眸光落在莫紀羽還看得見的背影,搖著頭:「嘖嘖,這人,好深的套路!」

葉雨晴單肩搭在她的肩上,一手還拿著一個棒棒糖搖著:「誒,陌歆,你剛是被附身了還是咋了?怎麼就『好!』了呢?」

葉雨晴轉眸,就看到夏陌歆呆愣愣的。

巴山劍場 葉雨晴頓了下,雙眸眨了眨,眉梢半挑了下:「陌歆?喂?魂兒還在嗎?」

夏陌歆雙眸眨了下,唇瓣緊抿著:「唔……」

「啊!!!」

夏陌歆顧不得自己手上還抱著東西,直接跑進了房間,把自己埋在了被子里,左滾右滾。

葉雨晴在旁邊的夏陌歆被嚇了一跳,趕緊接住被她拋掉的東西。

葉雨晴眸光落在樓梯上,雙眸眨眨,偏頭,微微嘆息一聲。

沒想到陌歆也有今天……

那麼精明的個人啊……戀愛中的人智商,果然都是零……

葉雨晴嘆了口氣,邁步走向了廚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