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克感受到了愛莉瞥過來的目光,不由背脊一寒,這丫頭還是一如既往的彪悍呢。

轟!轟!

不過現實並沒有給他們回神的機會,破舊的牆壁在外力的作用之下倒塌,一台台阿爾法機械傀儡突突而來。

「魔族。」到現在艾克冷笑起來。

默默回到艾克的身邊,愛莉依舊持著霜。

「叮!威脅分析系統啟動!掃描中!」

「名稱:血佣,類別,魔法陣召喚物,血族特有手段。」

「是血佣。」愛莉淡淡道。

「血佣?」艾克眯起雙眼,腦海中跳出一個人物。

「奧蘭維多!」

「奧蘭維多?是誰?」愛莉歪了歪腦袋,算是表現出一縷疑惑的表情。

「恩——敵人!是個敵人!如果薩帝也在這裡的話他恐怕會很高興。」艾克被愛莉的表情萌到了,但話語中有著深深的擔憂。

奧蘭維多可是能殺死一名黑衣執事的傢伙,實力絕不是他們可以抵抗的。

「哎——阿拉貢的預感是對的。」艾克忽然間感到頗為棘手,他可以肯定,從一開始,奧蘭維多就是沖著他來的,目的很明確。

真是不知道那一塊普通的石頭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它已經葬送了整個勇氣傭兵團,如今還要再搭上幾人的性命嗎?

「小鬼,東西暫且存放在你那裡,我會來取的!」

「被血族盯上的傢伙可從來都不會有好下場!」

當初的話語如今想來還冰冷徹骨,奧蘭維多魔性的笑聲回蕩在艾克的腦海中。

「怎麼了?」愛莉揮了揮手。

艾克一笑,「愛莉,有時候真的很羨慕你。」

「羨慕我?羨慕也是人類的情感吧,那是什麼感覺?」

「很棒的感覺。」艾克不由自主揉了揉愛莉一頭耀眼的金髮,動作親昵。

而絲毫沒有男女之防的愛莉也是默默承受著,她感覺這樣很溫暖,很舒服。

「是啊,羨慕你,每一天都是在自己的世界中渡過,沒有情感,也沒有憂慮。不過我就是我,我是艾克!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呼呼——

機械傀儡們一擁而上,他們要把眼前的兩人抓回去。

這時的愛莉心中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想要把眼前這對打斷兩人交流的鐵疙瘩變為廢鐵!

「叮!情感波動! 重生之絕世大小姐 厭惡!難受! 穿越女重生手札 數值記錄中···」

噌!

劍刃出鞘,留下一條條細線,如同密集的大網,鋪天蓋地而去。

「古代魔法·雷龍!」

艾克吟唱著,雷元素在狂暴著,它們在半空中凝聚。

原本亮麗的天空也發生了一部分變化,一團烏雲匯聚著,隆隆雷音醞釀著。

吼!

一聲龍吟九天震,那烏雲幻化,最終變為一條碩大的雷龍!

在雷龍出現的那一刻,一股淡淡的威壓掃向四周,即使是沒有情感的機械傀儡與血佣也受到了影響。

古代魔法,耀光特性!

雷龍的狀態賦予便是威壓,可以令敵人的戰鬥力減弱。

從雷龍宣告自身開始,戰鬥的鐘聲便打響了。

···

大都雷賽城!

光明教廷分部!

噠噠噠——

「騎士長大人!騎士長大人!」

教廷所屬的軍營下,一名身穿明亮騎士鎧甲的青年奔跑著。

「薩托,何事?」身為審判騎士長的希爾淡淡的望著眼前的青年。

「在多柯城附近的地方收到了聖女傳來的信號。」

「哦?潔西卡從本堂出逃,原來到了加瑪帝國。」希爾一絲不苟的面容在提到這個少女時也是露出了真誠的笑容。

「根據傳來的信息顯示,在多柯城附近有高等魔族活動的跡象,很有可能就是奧蘭維多!」薩托簡短道,神色肅穆。

「奧蘭維多!」希爾噌的站起身子。

他為何接替了此處光明教廷分部的位置?還不是因為前任南加特執事慘死於血族之手!

「哼哼!竟然還敢在埃爾洛停留,他還真是囂張啊。」希爾捏緊拳頭,對於他來說,眼見同袍慘死,那就是身為騎士的恥辱。

「騎士長大人,那我們···」

「吹號角,戰鬥開始,這一次我絕不會輕易放過他了!」希爾面色冷峻,身上的氣勢一散,讓薩托心神一震。

「是!」

嗚嗚嗚————

沒一會,低沉的號角聲在軍營響起,整座光明教廷都震動起來,頗有股山雨欲來的意味。

···

多柯城,萊爾瑪吉斯。

勞倫斯眼望著艾克兩人離開后眼皮便一直跳個不停,心中的不安越發濃烈起來。

現在,他有些後悔與奧蘭維多做了那種交易,若是事情被揭發的話,他的末日也將到來。

咚咚咚!

急促的敲門聲讓他心中一緊,深吸口氣后他整理了一下妝容,故作鎮靜道,「進來。」

吱嘎——

進門的是海格力這個魁梧的壯漢,他挑起眉頭,斜瞥了一眼勞倫斯。

「是你?放著好好的法師學院院長不做,來我這幹什麼?」勞倫斯淡淡道,不過從緊攥的拳頭來看,心情可沒有表面上那麼平淡。

「光明教廷剛派來了人,說多柯城外的寂靜山谷中有魔族活動的蹤跡。」海格力直勾勾的盯著勞倫斯,似乎想從他的臉上瞧出什麼。

「什麼?寂靜山谷外有魔族活動?那麼說來上一次傭兵團的消失跟他們有關係嘍?」勞倫斯詫異的站起身子,眉宇間出現一絲憂愁。

「這不是重點。」海格力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我知道,今天我剛把遺忘之街的兩個學生派出去,你是擔心他們吧?」

「沒錯。」

「哼,你該不會是懷疑我故意這樣做的吧?還是想說我和魔族勾結呢?」勞倫斯不屑道。

「那倒是沒有,你敢背叛埃爾洛嗎?」海格力攤攤手,「我只是來通知你過一會集合,我們都要去寂靜山谷!」

「好!我準備一下!」勞倫斯點點頭。

「回見。」海格力踩著步伐消失在了門口,勞倫斯緩緩的坐在轉椅上,背後的衣衫早已濕透。

「還真是自作自受啊。」 ?吼!

雷龍碩大的身軀抵擋在艾克的前面,成為了他最忠實的護盾。

陰影獵殺!

艾克隱藏了自己的身軀,而失去了目標的機械傀儡與血佣直接鎖定了愛莉。

噌!

無月之華在手,愛莉化身為戰場的女武神,鋒芒爍爍,行走於刀刃劍舞之間。

奧術潮汐!

陡然間,艾克現身於一處偏僻的角落,口中默默吟唱,奧術元素在瘋狂凝聚。

奧義雛形·自由!

艾克睜開雙眼,身上糾纏著一絲絲淡藍色的元素,他們凝聚成一道絲帶似的物什,這是屬於奧義的光輝!

自毀滅奧義雛形之後,藉由著從輪盤裡得到的奧義之道捲軸,艾克成功的將奧術魔法的奧義領悟出來。

奧義之道捲軸,這是少數幾種可以加速領悟奧義的東西,十分珍貴,只能由先知級別以上的學者製造。

也正是艾克的競技場十四連勝才能從輪盤中開出如此好東西。

奧術潮汐本來就是奧術系中群體威力最強大的幾種魔法之一,更何況是前綴古代魔法,擁有潮汐狀態施加效果。

潮汐狀態:在奧術潮汐範圍內留下的時間越長,受到的傷害累加越重!

加入了自由奧義之後,奧術潮汐變得越發靈動起來!

只見在魔法中央,一團淡藍色猶如水波般的球狀體砰然炸裂,一道道浪潮向著四面八方涌動。

被奧術潮汐擊中的機械傀儡與血佣搖擺著,身上出現了一道道裂縫,伴隨著時間的延伸,裂縫逐漸擴大,最終碎裂成渣。

抓住這個空檔,愛莉收回霜,雙手持著一個炮筒!

麥克斯魔導手炮!重型武器!

「叮! 假如不曾遇見你 能量凝聚中!預計消耗百分之五的能量!」

「釋放!」愛莉下令道。

滋滋滋——

轟!

愛莉身子一震,朝著後方倒飛出去。

啪!

她纖長的**抵在大地之上,留下一道滑行的痕迹,而前方一金黃色的炮彈激射出去。

卡拉!卡拉!

地面上的泥土與磚瓦紛紛被那股壓力碾碎,炮彈沖入機械傀儡中引發連鎖炸裂!

轟!

「呸——」擦了擦臉上的土漬,艾克灰頭土臉的從一旁鑽了出來。

「愛莉,以後放這種東西能提醒我一下嗎?」

「可你並沒有事!」愛莉眼睫毛猶如小扇似的一撲一撲,望了艾克一眼。

艾克愣是半天沒發聲,最後還是搖了搖頭,跟這丫頭說不清楚啊。

「看來你們玩的很高興啊。」

突兀的聲音徹底打破了戰後的片刻寧靜,在天空中,一對黑色蝠翼拍打著,露出一抹看似高貴的身影。

「奧蘭維多。」艾克不由退後一步,將愛莉護在身後。

「又見面了,小鬼。」奧蘭維多嗖的一聲落在地面之上,那身西裝剪裁得體,不過蒼白的臉頰與猩紅的雙眼著實嚇人一跳。

「果然是你搞的鬼。」艾克盡量保持鎮定,思索著對策,這一次可沒有人再來救他了。

「想要請到你還真是不容易啊。」奧蘭維多輕聲細語道,「當然了,都怪那群該死的光明信徒,打擾我們的再聚。」

艾克警惕的盯著奧蘭維多,心中急如焚火。

「噓——不要害怕,我可不是一個壞人。」奧蘭維多將手指伸到鮮艷的嘴唇邊淡笑道,一對尖銳的牙齒就這樣顯露出來。

「費勁如此心思,你是為了那一塊石頭嗎?」艾克深吸一口氣。

「哦,看來你已經看過那裡面的東西了,恩,沒錯,我要那一塊石頭。」奧蘭維多聳聳肩道。

「那一塊石頭到底是什麼東西?」艾克捏緊的拳頭中多出一個物什,正是從空間指環中取出的石頭。

「告訴你也無妨,那個石頭裡隱藏著一個秘密!一個關於沉淪十二朽的秘密!怎麼樣?是不是很誘惑人呢?」奧蘭維多偏過頭,餘光瞥向艾克,聲音充滿了蠱惑力。

啪!

艾克沒有想到奧蘭維多竟然就這樣說出了石頭的秘密,更重要的是他明白他的用意!

死人永遠是不會說漏嘴的。

「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