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只見東皇長恨揮出了一掌,看上去輕飄飄的,很是無力。但白皙修長的手掌周圍卻是垂落了一縷縷的霧氣,那霧氣,就是自身法則。

雖然稀少,但噴薄如海,壓塌了蒼穹,與血月轟在了一起。

咔擦!

虛空戰場都快要炸開了,劇烈的抖動著。

「長恨三擊,余恨指!」東皇長恨斷喝一聲,髮絲披散,全身光芒倒飛衝天,點出了一指。

一指如刀,鋒銳到了極致,有法則在翻滾,一指擊向了血月的眉心。

血月面色一片的冷漠,雙手合攏在一起,張口一吸,吐出了一道銀色法則瀑布。瀑布垂落,擊穿了虛空,落入到地面上,炸出了無數大坑,與余恨指撞擊在了一起。

當,當,當。

如同洪鐘大呂般的聲音響起,聲浪翻滾間,從虛空戰場中擴散出,落入到了血月嶺中。整個血月嶺都是在顫抖,宛若要炸開了一般。

血月神王只是哼了一聲,頓時,整個血月嶺升起了巨大的血氣光幕,將其護住。

「長恨三擊,怨恨刀!」東皇太一面色漸漸的凝重起來,耳中飛出了一輪彎刀,非常的鋒銳,怨氣衝天。

怨恨刀橫擊,化為山嶺大小,從天而降,切在了瀑布上,頓時,將瀑布橫斬。無數的法則暴動了,炸開。

轟隆隆的聲音震耳欲聾,二人身旁的數百座大山全部炸開了,化為了齏粉。怨恨刀高有千丈,迸射出神光,繼續向其轟殺。

血魔渾身一震,身上衝出了一道道的光芒,重組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怨恨刀砍在了上面,卻難以突破他的防禦。

血月隨後飛天而起,右足發光,纏繞一道道的法則,而後化為了一尊巨大的鐵蹄,足有萬丈,如同星辰一般,向東皇長恨踩來!

東皇長恨腹部衝出了一尊東皇鍾,極速放大,與鐵蹄撞擊在了一起。轟的一聲,鐵蹄無堅不摧,居然生生踩裂了東皇鍾,落入到了地面上。

轟隆,轟隆,轟隆。

九街 虛空戰場瘋狂的震顫著,那鐵蹄踩得地面不斷的炸裂。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地面上一片的平坦,衝擊波將方圓萬里的地面夷為平地!

所有的山脈都不存在了!

東皇長恨身軀被擊飛,咳出了一口鮮血。那是蘊含了法則的一蹄,一蹄可開天闢地一般!

「闢地!」血魔發出了一聲斷喝,鐵蹄抬起,飛上了虛空,然後又如同山嶺般的沉墜,向東皇長恨踩來。

那一腳落入到了地面上,頓時,方圓萬里的地面上,地殼被踩的變動了!

地面上,一座座的大山拔地而起,再次重新出現,那是一塊塊的地殼撞擊在一起,隆起了山峰!

外界不少人看的都是臉色發白,這是何種的蓋世巨力啊。一蹄落,方圓萬里被夷為平地。再落蹄,山脈被踩的凸起,這已經脫離了凡人的範疇了,幾近如仙。

「我做不到如此。」洪錚心中亦是震撼,徹地大境與通天大境,果然不是一個層次上的概念。一個還在拼巨力,拼神力,另外已經,都已經開始拼法則了。

毫不誇張的說,一道法則就可以擊殺一個徹地大境巔峰的高手。

當血魔第三次落蹄的時候,東皇長恨打出了長恨三擊的最後一擊——長恨綿綿!

他張口吐出一道先天精氣,化為一道黑色巨江,滾滾而過。大浪中,無數黑色怨氣翻滾著。大浪無數,每道大浪中,都蘊含法則。

鋪展而過,與鐵蹄撞擊在了一起。

轟,鐵蹄被擊飛,上面出現了無數血花,灑落在地面上,將地面擊的炸開。血魔面色冷漠到了極致,腹部發光,衝出了一大片血色神光,呈扇形,掃向了東皇長恨。

血魔神光,血神的絕學! 第六百七十八章先天道眼

血魔神光一大片,如汪洋一般覆蓋而來,呈扇形,一下子籠罩了此地。此地所有的一切都發生了大崩滅。血魔神光無堅不摧,徑直的斬向了東皇長恨,要將他攔腰斬斷。

東皇長恨乃是東皇圖騰殿的傳人,乃是東皇太一的嫡系血脈。全身的血液翻滾著,有帝血的氣息在釋放。他天靈蓋上衝出了海洋般的符文,遮籠在頭頂,衍化為一尊天帝華蓋。

天帝華蓋如同一桿神傘,全面撐開,上面附落無盡的法則,將他全身護住。血魔神光轟在了上面,難以擊穿。

東皇長恨眸子發光,頭頂懸浮天帝華蓋,一腳跨了出去,主動向血魔神子撲殺。如猛龍過江,氣息浩蕩到了極致。他就如同踩在大地上,腳下的大地上升起了無數的奇花異草。

「突木樁!」東皇長恨髮絲飛揚,臉頰稜角分明,凌厲無比,盯著血魔,眼神凌厲。血魔非常的強大,比帝血嫡系傳人的血脈不弱。

東皇長恨施展出了大神通,一腳跺在了地面上。頓時,地面上衝出了無數的尖刺,鋒銳無比,如海浪一般,此起彼伏,覆蓋三千丈,擊向了血魔。

血魔爆喝一聲,渾身血氣翻滾,眉心中彎月形標記發光,而後脫離了出來,化為一桿巨大的月牙刃,橫掃在地面上。

咚,咚,咚。

大爆炸不斷的出現,所有的突木樁都被截斷,虛空中到處都是木屑。而後,二人近身搏殺在了一起。

二人從地面中打到了蒼穹上,又從蒼穹上,打到了遠處。神光沖霄,地面上被犁出了巨大的溝壑。

轟的一聲,東皇長恨一掌轟在了地面上。頓時,以他為中心,出現了無數裂紋,如同蛛網般,瘋狂的瀰漫著。接著,從裂縫中衝出了一口口神劍,錚鳴聲不斷的響起,擊殺向了血魔。

「吼!」血魔仰天長嘯一聲,渾身法則波動鼓脹,眉心中,法則如海,將他包裹了。而後,那些漣漪一般的法則炸裂了,向四周擴散!

法則浪潮可怕到了極致,遇神殺神,遇佛殺佛,橫擊三千里。遠處,一片片的山頭被法則浪潮直接的掃去,削成了碎片。

東皇長恨一掌轟在了他的肩胛骨上,將他打了一個踉蹌,一隻手都按在了地上。

轟隆一聲巨響,地面一下子被按塌陷了百丈。他化為一道血光,衝天而起,眉心血月再次發光,迸射出了一道長達數千丈的血光。只有碗口粗細,但衝擊力非常的可怕。

擊中了天帝華蓋,將天帝華蓋擊穿。而後,血魔殺到了,嘴角儘管在淌血,但是卻強大到了極致。

他近身而來,靠近了東皇長恨。膝蓋撞擊向他的腹部,膝蓋上,衝出了血色符文,並且有法則纏繞,一圈又一圈,將虛空撞擊成了無數的碎片。

那一撞如同真龍翻身,天崩地裂。

東皇長恨眸子一凜,以掌迎擊。

轟,轟,轟。

接連三聲大爆炸響起,震的虛空戰場瘋狂發顫。那裡被無盡的光芒淹沒了,如同兩顆星辰撞擊在了一起。

光芒散去,只見東皇長恨後退幾丈,冷冷的盯著血魔。他的虎口被震裂了,掌指上都是鮮血。但血魔的膝蓋,亦是被一掌拍擊的出現了扭曲。

二人勢均力敵。

彗熾昭穹 「東皇長恨非常強大,這個血魔絲毫不弱。」白龍象的面色有些凝重,「二人對法則的理解都出神入化,短時間內難以分出勝負。」

剛剛說完,二人又站在了一起。血魔手持一桿血色長槍,槍尖吞吐螺旋法則,絞碎了虛空,全力轟殺東皇長恨。

東皇長恨則是手持長戟,雪白戟刃寒光爍爍,殺機橫飛。二人勢大招猛,撞擊在了一起,火花四濺,如同兩尊山嶺在碰撞,到處都是光雨。

這一戰,足足持續了三天三夜,還在繼續,一直都是平分秋色,短時間內根本難以分出勝負。

血魔退後數百丈,與東皇長恨對峙:「你很強大。」

東皇長恨擦了擦嘴角的鮮血:「你也不弱。」

血魔冷冷一笑:「不陪你玩了,儘快結束吧。」

「我也有此意。」東皇長恨淡淡說道。

眾人再次一驚,原來打到現在,二人都還沒有動用真正的底牌,一切才是剛剛開始。

血魔的氣勢變了,外界,雲霧翻滾著,月亮再次變的赤紅無比。接著,一道血色光柱徑直的垂落,擊穿了虛空戰場,落入到了血魔的身上。

血魔咆哮連連,眉心中的血月璀璨發光,他斷喝一聲:「裂月九變!」

只見他的背後,血海浩蕩,鋪展三千里,無數的法則化為浪潮,滾滾涌動。接著,從他的背後浮現出了一輪血月,橫掛在他的腦後,如一輪神盤,九天十地都是被照亮了。

而後,血月猛然分離,化為了兩輪,接著是第三輪,第四輪,到最後,一共九輪,一輪比一輪大,如不朽神環,普照天下。

他雙眸都變為了血紅色,赤光閃耀,璀璨熾盛,將虛空戰場染的血紅一片。

「上古血神的傳承!」白龍象眸子眯了起來,「最擔心血魔帶來了傳說中的血龍劍。」

「血龍劍是帝器嗎?」洪錚問道。

「嗯,上古帝器,從天而降,落入到上古血月嶺中,比白帝額骨矛,不差!關鍵他以血神之力催動,能讓血龍劍復甦。這是我們任何人做不到的!」白龍象說道,「比如白帝額骨矛,也只有審判之眸能催動一部分能力!」

九輪血月橫空,凶焰滔天。他看著東皇長恨,,一捏手印,頓時,第一輪血月飛天而起,極速放大,高速旋轉,邊角鋒銳,將虛空切割開。

嗚嗚聲響起,虛空哀鳴。第一輪血月向東皇長恨衝來,若彗星撞日,向東皇長恨迅速撲殺而來。

東皇長恨眸子發光,眼眸深處的六芒星圖案發光,而後在身前交織出了一個高有萬丈的透明大陣。上面無數的符文閃耀著,阻攔在自己的身前!

先天道眼動用! 第六百七十九章血龍劍

極顛神眸,紫極魔瞳,先天道眼,東荒三大至強瞳術。攻殺力第一的,乃是極顛神眸。先天道眼防禦第一,堅固不朽。

轟!

血月撞擊在了高有萬丈的透明大陣上,衝擊波橫掃萬里。山嶺如同割韭菜一般,成片的被削去,飛上了天空。

但先天道眼形成的法陣一動不動,堅固無比。東皇長恨推動六芒星大陣前行,向其撞擊。

而後,剩下的八輪血月齊齊翻滾而出,如八尊太古巨獸出淵,氣息滔天,滾滾而來。

當,當,當。

先天道眼難以打動,依舊橫貫在天地間,護住了東皇長恨。

「除非你有血龍劍,否則擊不穿我的先天道眼!」東皇長恨說道,眸子深處,再次發光,兩束眸光迸射而出,化為了兩尊太古金烏,橫空而去,向血魔轟殺。

血魔臉色越來越凝重,先天道眼他確實打不動,這是東荒的三大至尊瞳術之一。太古金烏橫空而來,張口吐出了黃金神焰,覆蓋了血魔。

血魔手持長槍,硬生生從血海中殺了出來,而後,他一聲大喝。掌指發光,右臂一展,拳勁與法則齊出,將虛空轟的塌陷!

熾焰豪門:boss老公誘妻成癮 而後,他右手探入到了黑洞中!

一股驚天動地的氣息從其中傳出,瀰漫十方,從虛空戰場的缺口處傳出,壓落在東荒大地上。

所有人都感覺呼吸一頓,差點喘不過氣來,那股威壓,他們太熟悉了,帝威!

「血龍!」血魔一聲咆哮,接著,一尊龐大的血色真龍從黑洞中出現了,翻滾著身軀,出現在了虛空戰場中。

一聲殘暴而又凶戾的龍吟聲響徹蒼穹,那血龍太大了。足有萬丈長,真龍威壓擴散,可怕無雙。通體血紅一片,就連眸子與龍角都是血紅色的,只有四爪。

但,也是真龍!

「化!」血魔一聲喝吼,面色蒼白了一分,捏了一道法印。接著,血龍再次仰天咆哮一聲,發出了龍吟聲,滾滾涌動,吼的群山萬壑都是在炸裂,江河山川都是在崩滅。

而後,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血龍身軀縮小,猛然的綳直,化為了一口血色長劍,太妖異了!

只有三尺長,劍柄乃是龍頭,龍角從劍柄上凸出,形成了持握處。賤人,乃是龍軀化成的,劍尖,就是龍尾。

濃濃的帝威擴散,綳的筆直,無堅不摧!

他手持血龍劍,輕輕一震,劍鳴陣陣,響徹虛空戰場。

東荒所有人面色大變,想不到血魔真的帶來了血龍劍!

東皇長恨面色猙獰起來,一聲大吼,先天道眼極速發光,眼中甚至滴出了鮮血!接著,他的身前,星辰了崇山峻岭,山巒疊嶂,瀰漫萬里,擋在了身前!

但血魔只是輕飄飄的化出了一劍。

一道血光並不是太大,只有三丈左右,飛快的擊了出去。

嗤!

嗤!

嗤!

劍芒如同切豆腐一般,切在了崇山峻岭之上。山脈被剖開,從兩旁裂開,不斷的崩碎著!

東皇長恨再次發出了大吼聲,先天道眼更加的可怕了,而後從裡面衝出乾坤碎片,如一方世界在其中沉浮著!

那一劍,太快了,摧枯拉朽,直接剖裂了無數的山脈,徑直的擊向了東皇長恨。而後與那一方乾坤轟擊在了一起!

咔擦!

乾坤碎片炸裂,虛空中,一塊塊巴掌大小的空間碎片如同玻璃渣子一般飄零著。先天道眼非常的堅固,但遇到了血龍劍,還是差了半招!

那一道血光徑直的崩碎了乾坤碎片,已經被削弱很多了,但還是存在。擊在了東皇長恨的胸膛上。

哼!

東皇長恨發出了一聲悶哼,胸膛直接被剖開了,露出了臟腑。那一劍雖然被無限削弱,但還是擊傷了他!

他半跪在地上,不斷的咳出鮮血,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也失去了一戰之力。他披頭散髮,道:「血魔,同階一戰,用血龍劍,合適嗎?」

血魔冷笑:「戰鬥就是無所不用其極,管他合適不合適?有種,你們也帶帝器來戰。」

他臉色也有點蒼白,顯然催動血龍劍對他來說,也是個不小的負擔。

「血魔,你過分了。」詹璇璣喝到。

東荒修士都是非常的氣氛,如果沒有帝器,根本就無人能打破東皇長恨的先天道眼!僅僅有先天道眼護身,東皇長恨就立於不敗之地了!

「你們規定過不能動用帝器嗎?」血魔譏諷的看著眾人,「不服的話,現在就來殺了我啊!」

「你!」說書人怒目圓睜,恨不得立刻殺進去,將整個血月嶺都給抹去。

東皇長河再次咳出一口鮮血,從地上站了起來:「他說的對,沒人規定不能用,我敗了就是敗了,給大家蒙羞了。」

說罷,他退出了虛空戰場,在一旁開始療傷起來。

虛空戰場中,血魔盤膝而坐,開始恢復傷勢。

面具鮮妻 「下一場,誰上?」血月神王問道。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有帝器在手,這還怎麼打?就算他們借來了帝器,也難以與其對抗。

血魔的血神血脈,能將帝器催動兩成之威!而他們,連半成之威都催動不了!

白龍象就要上場,但被詹璇璣拉住了:「上去也是敗,沒準會死。他在其中,立於不敗之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