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震帶着一干商隊元老,欣喜無比地走了出來。

“婷蘭,怎麼樣,走商成功了吧!”

童震面帶微笑地問道。

“父親,我成功了!所有貨物,完好無損!”

童婷蘭笑了笑,熱情擁抱上了童震。

童震欣慰地拍了拍女兒童婷蘭:“好,好,好!女兒你長大了!日後,蒼羽商隊交給你,我也放心了。”

在人羣中,一個油頭粉面的小生,也是躥了出來了。

油頭小生故作瀟灑,要與童婷蘭搭訕。

“恭喜,恭喜!婷蘭妹妹,你如此出色,兄長真的歡喜的很!”

油頭小生哈哈一笑。

童婷蘭不鹹不淡地迴應了一句:“斐沸表哥,過獎了!”

“對了,這一次,女兒能夠走商成功。溪名大人,出了大力。 嬌妻不乖:妖孽殿下de罌粟新娘 溪名大人,不僅在隕天荒山誅殺了影子團的無恆影,在死亡沙漠中更是一人對付了風行銀行三大高手。在嚎哭深淵,獨闖三大鬼門關。若非有溪名大人,在女兒一行人,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童婷蘭恭恭敬敬地把南天請了出來了。

童震皺了皺眉頭。

剛纔童婷蘭說得每一個事情,童震都很震驚。

不過,能夠庇護童婷蘭一行人安然無恙,並且如此神乎其乎,最起碼應該是一個看起來比較成熟的中年的男子吧。

怎麼會是,一個穿着普通,打扮得土裏土氣地毛頭小子呢?

童震心裏頭,已經在懷疑童婷蘭再說謊了。

童婷蘭知道父親不相信自己說得話,但是,有些話,童婷蘭必須要說出來。

“父親,我說的話,句句屬實。溪名大人,庇護我一行,大恩大德,我等無以爲報。”

“現在,溪名大人的姐姐和一個要好的姑娘在風行省失蹤了。還望,父親你能夠全力支持一下!”

童婷蘭懇切地說道。

還不待童震說話,那個油頭小子,就跳了出來。

“婷蘭妹妹,你涉世未深,千萬不要被一些人給坑騙了!”

“不說其他的,就說嚎哭深淵的三大鬼門關,無盡歲月來,有幾個人真正的闖過了?”

油頭小生冷冷地說道。

“就這破破爛爛的小子,我看就是一個大騙子!應該直接殺掉,免得再禍害別人!”

油頭小生見到童婷蘭和南天關係比較好,心中有了一絲醋意。

不知不覺,油頭小生殺意冒了出來。

“我靠,表妹平日裏頭和我都沒有這麼親熱。和這個土掉渣的小子,這樣有說有笑。還極力誇讚他,真是豈有此理。我一定要把他乾死掉。”油頭小生心中狠狠地道。

“表哥,請你注意你的言辭!溪名大人,何等尊貴,你再這樣侮辱大人。我定和你翻臉!”

童婷蘭面色一沉。

“什麼,婷蘭妹妹,你竟然要和我翻臉?我可是你的表哥呀!”

油頭小生對南天更加怨恨了。

“你這個王八蛋,你對我的表妹到底使用了什麼妖術!不管怎樣,我今天必要把你殺掉!”

油頭小生冷冷地說道。

“來人,快把這個混蛋拿下!”

油頭小生命令着。

油頭小生看樣子在蒼羽商隊中,很有地位。

油頭小生一個命令,立馬招來了上百個彪形大漢。

這些大漢面目兇惡,一看就不是善茬。

喻子實和容嬤嬤也站了出來。

“會長,溪名大人,的確對我們幫助很大!您萬萬不可怠慢了溪名大人!”

喻子實和容嬤嬤異口同聲地說道。

有了喻子實和容嬤嬤做擔保。

童震也猶豫了。

喻子實和容嬤嬤與童婷蘭不一樣。

他們二人是蒼羽商隊中,成名已久的高手。

而且,都是年長之人,見識也比童婷蘭成熟。

他們一般情況下,是很難被人迷惑的。

“這個……”童震犯了難。

不過,童震也是一代梟雄。

“你們現在全部停手!”

童震想要把事情調查清楚。

萬一,南天真的是一個大高手,並且幫助了蒼羽商隊,觸犯了南天,那麼結果十分嚴重。

童震一聲呵斥,那些彪形大漢立馬止住身形。

“大舅,那個小子一定有問題。我看,不僅婷蘭現在被迷惑掉了,連喻子實和容嬤嬤都被迷惑住了。我們必須擒住他,不然的話,難保隨後不會多生事端!一切問題,只要大舅交給我,我來一個嚴刑拷打,就清楚明白了!”

油頭小生面目兇狠地說道。

油頭小生,已經下定決心了,必須要南天置於死地!

見童震,還未有動作。

油頭小生不禁冷笑一聲:“大舅,大長老前些日子可是認了我做關門大弟子!您不會這點面子都不給我!”

“而且,大長老也說了。只要婷蘭妹妹這一次走商成功,就會替我來提親說媒!日後,我與婷蘭妹妹結爲夫妻,更是親上加親!”

油頭小生嘿嘿一笑。

提到蒼羽商隊的大長老,童震都是面色一變。

蒼羽商隊上上下下並不是死板一塊。

其中商隊內部分爲了兩大派系,一個派系以童震爲首,另一個派系就是以大長老爲首。

而且大長老在商隊中資歷最老,認識一些老輩人物,人脈極爲深廣,包括童震當年能夠當上會長,都是得到了大長老的提攜。

現在,大長老驀然收油頭小生作爲關門大弟子,其中深意,也是讓童震不得深慮。

童震一時間竟不知,如何抉擇了。

童婷蘭倒是豪快:“沈潔,你不要做夢了!我是不會嫁給你的!”

正在此時,突有門衛來報。

“報會長,以及諸位大人!大都督帶領大軍包圍了我們蒼羽商隊總部!”

【 ..】 ,最快更新重生之機甲武神最新章節!

“大都督怎麼來了?”

童震和一干元老不禁臉色一變,驚恐之色,油然而生。

只有,童婷蘭,喻子實,容嬤嬤面色一沉,心中泛起了不好的預感。

他們萬萬沒有料到,江家行事如此霸道絕倫。

自己兒子犯錯了事情,光天化日之下,想要強搶民女,明明是做錯了事情,被人趕跑了。

當老子的,執掌一省軍政大權的大都督,反而親自帶兵,來打到別人家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誰能跟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

童震咆哮道。

童婷蘭只得把事情,原委說了一遍。

童震聽罷,仰天一嘆。

“喻子實,容嬤嬤,你們兩個都是久經事故的老手了,小姐犯糊塗,你們怎麼跟着犯糊塗?江家何等強大,在風行省那是說一不二的存在!江家大少,在風行省行事,何須顧忌他人?”

“你們知道嗎?你們這樣做,是陷我們蒼羽商隊於萬劫不復之地!我蒼羽商隊自開創以來,已有數百年曆史了,不曾想今日就要遭到覆滅!唉唉,是我無能!”

“是我無能!”

童震面色憂愁。

喻子實和容嬤嬤也是苦笑連連。

“可是,會長,我們怎麼能眼看着,大小姐被江少那個地痞無賴給糟蹋掉了。”

喻子實和容嬤嬤說道。

童婷蘭一臉決然。

“父親,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童婷蘭一人做事一人當!我親自去向大都督解釋。”

童婷蘭下了必死的決心。

江家的報復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已經由不得蒼羽商隊多加準備了。

童婷蘭也知道,今日是無法善終了。

要麼,整個蒼羽商隊上上下下數萬人全部陪葬,要麼,自己犧牲!

“不要呀,小姐,你不要那麼衝動!”

容嬤嬤道。

童婷蘭搖了搖頭:“事已至此,已經沒有什麼轉機了!”

油頭小生沈潔,驀然間,死死地盯住南天,指着南天暴喝道:“都怪你!打跑江少的人,是你!惹江少的也是你!真正讓江少來報復的,還是你!”

“你是這件事情的罪魁禍首!你這個無權無勢的,混賬小子,竟然害我蒼羽商隊如此!”

假愛真吻:億萬總裁戀上我 “來人,把他給我綁了!我看我們,只要把他交給江少,大都督應該就不會生氣了!”

沈潔顛倒黑白地怒這麼幫外人說話了!那個人,有什麼好的!一個土鱉罷了!我是大長老的關門大弟子,日後前途不可限量!你現在也喝着。

童婷蘭上去就是給了沈潔一個巴掌:“你還是不是人!溪名大人,一路保護我,保護我們商隊的每一個人。你竟然還想污衊大人!你真是個畜生!”

沈潔臉色通紅,十分生氣。

一把抓住童婷蘭:“婷蘭,你是什麼只是有了繼承會長的權利。”

“若是,沒有我的幫助,你還真不一定能夠坐實會長這個位子!”

沈潔威脅道。

“這個會長不要也罷!”

童婷蘭又是甩手給了沈潔一個巴掌。

“都閉嘴!”

童震沉聲一喝。

“來人,先把這個叫溪名的人,綁了!”

童震冷冷地吩咐道。

“是,會長!”

幾個彪形大漢就要上前。

南天眼色閃過一抹厲光。

“滾!”

“撲撲!”

幾個彪形大漢,紛紛倒地,捂着胸口大口吐血。

沈潔冷冷一笑:“我靠!你這個王八蛋,還敢反抗!來人,把他就地砍死!”

“報!風行銀行的行長也帶一路人馬,過來了!說什麼,要我們歸還他的女兒孔冷槐!”

門衛又來報。

“什麼,孔冷槐被抓了?”

童震臉色鐵青。

童婷蘭點了點頭,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童震氣得直髮抖。

“風行銀行在整個雙子星都是鼎鼎大名,綜合排名可以進前三!你這個丫頭,不僅得罪了大都督又得罪了風行銀行,你還想給我們蒼羽商隊活路嗎?”

童震罵道。

“報,會長!大都督已經說了,三分鐘內,叫我們全部趕快出來!否則的話,大都督將要動用戰艦,把我們轟成渣子!”

“轟成渣子?”

童震心頭一驚,再也不敢怠慢了。

趕快帶着衆人出去。

沈潔想要砍死南天。

但是,南天每一次都出手,把那些護衛全部打翻掉了。

沈潔一直無從下手。

“好,馬上見到了大都督,我看你再狂?”

沈潔冷冷一笑。

南天失望地看了看,沈潔與童震一眼。

“唉,是我看錯人了!我自己的事情,終究要我自己來幹,寄託你們這樣的貨色,根本靠不住!”

南天搖了搖頭。

童婷蘭低下頭,羞愧地迴應道:“對不起,溪名大人!這一切,都怪我……”

“不………這一切,都怪我太單純!或者說是,我無權無勢吧!你的家人自然看不起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