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師兄站在李子身側,狂風之中,李子慢慢的站起來。

他的手中拿著那柄青色長劍,面對著眼前的狂風暴雨,眼神平靜。

將近百丈高的狂風平地而起,地上的樹葉轉了一個圈。

遠處的陳小平和楚逍遙兩人都勃然變色。

「師父,小師弟這道風劫為何如此之大。」陳小平問道。

「可能是你小師弟天生劍靈的緣故,小平,十二,趕緊去助你小師弟渡劫。」楚逍遙對著兩人喊道。

小平師兄和十二應了一聲,立刻朝著李子跑去。

只見十二對著小平師兄說道:「大師兄,你護著師弟,我來幫他扛住這道風劫。」

陳小平點了點頭:「十二,你要小心點,這風劫可不同一般。」

十二點了點頭,隨後便拿出自己的龍吟劍。

而陳小平也走到了李子的身邊,防止那道風劫傷到李子。

青鸞峰的巨大動靜,自然吸引了周圍諸峰的注意。

很快,其餘諸峰各位師兄也紛紛趕至,看著天空中的這道風劫,所有人都目瞪口道。

他們誰也未曾見過這麼大的風劫,更別說自己度劍靈劫的時候了。

「我滴天吶,那是風劫嗎?比我自己渡的風劫大了十幾倍,那道風有上百丈了吧!」四師兄手中拿著燒鐵的叉子,愣愣的看著空中。

「小師弟這風劫,當真……..了不起。」七師兄咽了咽口水說道。

天空中的那道風劫已經聚成了形,將近百丈的颶風很快就逼近了李子。

十二手持龍吟朝著那道颶風沖了過去,龍吟發出一陣虎嘯之聲,只是那道虎嘯之聲剛一觸碰到颶風,便瞬間湮滅。

十二不服氣的一躍而起,朝著颶風劈去。

縱橫的劍氣穿插在颶風中,只是讓十二怎麼也沒想到的是,那些劍氣進入颶風之中竟然立刻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什麼也沒發生一般。

而接下來才是讓十二感到更震驚的,因為颶風中竟然猛然間爆發出一股極強的吸力。

那股吸引不斷的將龍吟朝著颶風中捲去。

眼見十二不敵颶風,陳小平就要過去幫忙。

此時李子說道:「大師兄,你趕緊去幫十二師兄吧,這道風劫我自己來應付。」

陳小平看了一眼李子,道:「小師弟,你等我回來。」

說完陳小平便撲向了颶風之中的十二。

陳小平飛向颶風,一掌將十二推了出去。

正當他想要返身,回到李子身邊的時候。

沒想到那道颶風竟然猛地爆發出一股力量,將陳小平甩了出去。

諸位師兄眼見大師兄都被甩了出來,不由紛紛擔心的走上前。

那道颶風距離李子越來越近,只聽颶風中傳來了李子的聲音:「你們不要過來,我自己應付這風劫。」

眾人回頭看了一眼師父。

只見楚逍遙默默的點了點頭,才各自往後退去。

颶風已經靠近了李子的身邊,李子從地上拿起那把青色長劍,注視著迎面而來的颶風。

他要用這道風劫來歷練自己的劍道。

此時氣府之內,那道原本淡紅色的小劍,此時已經變得渾身通紅,在風劫來臨的時候,它便已經蘇醒。

和李子心意相通的小劍立刻就感受到了李子的想法。

只見小劍站在氣府之內,蓄勢待發,準備隨時應對那道颶風。

眼見颶風朝著李子捲來。

李子伸出手中的青劍,猛烈地劍意灌注到了青劍之上。

青劍發出一聲顫鳴,李子揮舞著青劍,無數道劍氣朝著那道颶風劈了過去。

劍氣將颶風劈的歪歪扭扭,不過那道颶風卻並未因為李子的劍氣,就放緩了速度。

將近百丈的颶風瞬間將李子捲起。

李子被卷進颶風之內,很快朝著天空中飛去。

地面上,眾位師兄看著李子被卷進了颶風裡,都不由擔心的喊道:「師父,小師弟不行了。」

只見楚逍遙緊緊盯著半空中,身影時隱時現的李子,他靜靜的搖了搖頭,阻止了幾位弟子想要上去幫忙的打算。

「這才只是第一道風劫,你們小師弟能夠應付的。」楚逍遙說道。

颶風內的李子只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都要飛出來了一般,而且他的身體正在不斷的往上飛,頭頂上,那道百丈颶風的盡頭是一朵烏雲。

李子一直緊緊的握住青劍,死都不肯放手。

而他體內,那柄渾身通紅的小劍,此時也有些著急。

此時的李子連劈出一劍的力氣都沒有,颶風的速度很快,眨眼間,便已經將李子卷進了頭頂烏雲之內。

李子知道機會來了。

只要他進入這朵烏雲內,便有機會一劍斬落這道風劫。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頭頂上的那道烏雲很快就將李子吸了過去,正當那道烏雲想要吞噬掉李子的時候。

沒想到李子的體內,氣府中,一道通紅的劍氣升起。

億萬萌寵:逃婚上上策 李子雙手持劍,彎下腰去,從遠處看去,彷彿李子在死死的按住一道火紅色的劍龍。

李子大喝一聲:「鎮!」

說完那道青色長劍便猛地向地下墜去。

青色長劍從百丈颶風中穿過,以霸道匹敵的速度直接刺穿了地面。

劍身半截沒入地下,李子雙手死死的按住劍柄不松。

那百丈颶風吹的李子衣衫瑟瑟發抖,但李子的身體就是紋絲不動。

「給我開!」

李子說完,手中長劍便猛地拔出,朝著空中斬去。

那把長劍帶著李子的身體,順著颶風扶搖而上,很快便朝著那朵烏雲斬去。

此時根本沒有什麼劍招,李子只知道要一劍將那朵烏雲徹底斬散。

紅色小劍的劍意揮發到極致,青色長劍也不負期望。

果然,只見青色小劍帶著李子從烏雲的中間穿了過去,一劍刺穿一個窟窿。

李子轉身便耍出一個劍花,那朵劍花落在烏雲之中,很快便炸裂開來。

烏雲散,颶風漸漸慢了下來,直到消失不見。 李子的身體從空中落到地面上,正當他有些欣喜的時候,沒想到第二道雨劫卻緊接而至。

雨劫來的突兀,沒有任何的徵兆。

事實上從那道烏雲被攪散之後,天空中便開始瀝瀝淅淅的下著小雨。

師父楚逍遙朝著天空看了一眼,立刻對著李子大聲提醒道:「小心,雨劫來了!」

李子抬頭望天,只見天空中無數的雨滴聚集成了一道道線。

站在遠處的幾位師兄倒是一臉淡然神色,他們都經歷過雨劫,雨劫雖然兇險,但卻是四劫當中最容易渡過的一劫。

只是下一刻,當他們看到天空中那道巨大明亮的雨劍,立刻張大了嘴半晌說不出話來。

那些由雨水聚集而成的線很快便彙集在了一起,成為了一柄柄小劍。

如果僅僅如此,也不至於讓眾人如此吃驚。

關鍵在於,那些小劍不斷的聚集靠攏,很快,一柄通體透亮的透明巨劍出現在李子的頭頂上。

那把劍根本不給李子反應的時間,便急速的朝著地面墜落。

李子的眼神中,那把劍變得越來越大,因為在雨劍下降的時候,周圍仍舊有無數的雨滴朝著它湧來。

師父楚逍遙神情緊張,這道雨劍比一般的雨劫要大很多,李子能接住嗎?

當那雨劍以霸道決然的姿勢向李子衝來,李子早已經做好了準備。

只見那道雨劍在距離李子還有幾丈遠的時候,李子便揮舞起手中的青色長劍。

青劍的劍身上有無數道劍氣飛出,劈在那道雨劍的身上,很快雨劍下降的速度便慢了下來。

眾人不禁鬆了口氣,這雨劍雖然非同一般,不過好在小師弟還是擋住了。

只是下一刻,他們就發現周圍再次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瀝瀝淅淅的小雨停了,不只幾位師兄的頭頂上,甚至是整座青鸞峰,所有的雨滴朝著那道雨劍彙集而去。

層層雨幕之下,彷彿天地間只有那一把雨劍和李子。

李子瞬間感受到從手臂上傳來的巨大壓力,因為那雨劍正在朝著他慢慢的逼近。

劍氣縱橫依舊不能讓雨劍停滯一步。

此時的李子才感受到,這雨劫果然非同小可。

李子急忙調動體內紅色小劍,瘋狂的劍意朝著手中青色長劍上涌去。

劍意越來越多,劍氣越來越密集,劍勢也越來越猛烈,但都擋不住雨劍前進的步伐。

周圍,幾位師兄和師父楚逍遙都神情緊張的看著李子,他們都知道此時李子遇到了麻煩。

「師父,我去幫小師弟。」七師兄說完便已經從身上抽出自己的長劍。

但楚逍遙卻搖了搖頭,道:「你沒看到嗎?你小師弟是在用四劫來磨礪自己的劍道,此時你去幫他,反而是害他。」

「可是,小師弟只怕撐不住了啊!」大師兄陳小平說道。

幾位師兄都紛紛點了點頭。

沒想到楚逍遙卻仍是搖了搖頭:「該出手的時候,我自會讓你們出手,你們小師弟只要沒有性命之憂,你們就不得干預他渡劫。」

說完,楚逍遙便用讚賞又擔憂的眼神朝著李子看去。

這四劫每一劫都危險重重,李子竟然能夠想到用四劫來磨礪劍道,不知道如果渡過了這劍靈劫,李子的實力到底會增強多少?

但此時的李子卻並不好受,因為那道雨劍已經壓到了他頭頂,雨劍和他之間,只有一柄青色長劍在抵擋。

青色長劍已經彎曲成了一個巨大的弧度,仍舊在苦苦支撐,如果再任由這雨劍壓下來,只怕長劍奔潰之時,李子也會跟著血濺當場。

李子知道,此時如果他再不出力,只怕,自己真的就扛不住這第二道雨劫。

「小劍!」李子大喊一聲。

氣府之內,那柄已經全身通紅的小劍再次照亮了氣府,無數的劍意瘋狂的順著經脈湧向了李子的雙手之中。

李子的整個雙手都變得通紅,那道雨劍像大山一般壓了下來,彎曲的青色長劍此時終於抬起了頭。

「給我起開!」 偏執總裁替嫁妻 李子聲嘶力竭的大喊道。

青色長劍的劍身猛然間迸發出一道極強的力量,瞬間將那雨劍彈飛出去。

雨劍撒在天空上,變成無數道劍雨。

千萬道劍雨朝著李子瘋狂湧來。

此時只見李子大喝一聲,青色長劍的劍尖處猛然間生出一道劍罩罡氣。

劍雨瘋狂的打在劍罩罡氣上,劍罩罡氣上被砸出一個個小洞。

不過有紅色小劍的支撐,無數的劍意湧向那裡,那些洞口很快就修復了。

等到劍雨的聲勢漸漸落下,李子收回長劍,一步躍到空中,迎著劍雨斬去。

遠處,楚逍遙輕撫鬍鬚,道:「這道雨劫總算過了。」

不過此時,陳小平在身旁提醒道:「師父,還有兩劫呢。」

楚逍遙點了點頭,看著遠處空中將劍雨一一斬落的李子,道:「我相信李子能熬過這兩劫,就看四劫之後,你小師弟的劍靈境到底有多強,會不會成為青山有史以來最強的劍靈境。」

楚逍遙的話說完,眾人的眼神都紛紛轉向了李子。

當李子正在半空中盡情的揮灑劍招,將周圍的劍雨一一斬落之時,頭頂上,平地響起了一聲炸雷。

那聲炸雷瞬間將李子驚醒。

他抬起頭,只見一團帶有火花的雷點很快向著他劈來。

那雷點的速度極快,幾乎瞬間便來到了李子的身邊。

李子舉起手中長劍去擋,但沒想到的是,雷點卻狠狠的砸在李子的身上。

半空中的李子被一道雷劈了下來,當他落在地上,身上衣服已經破碎,渾身一陣焦麻的感覺傳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