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也吃飽了,酒也喝足了,也該離開了。

我先行一步去買單了,可是一看到賬單我差點當場暈倒了,一共消費了三千八百多。

「卧槽,這他媽怎麼這麼貴啊,是龍肝還是鳳膽啊。」我心裡不解道。

我當然有點鬱悶了,這家會一頓飯花了老子三千八百多大洋,那是老子白花花的銀子啊,這下口也太狠了點吧。但是畢竟他是第一次來,而且他還知道我這塊玉和他那把劍之間的故事,所以我也只能掏銀子了。

綜+劍三武安天下 下樓本想攔一輛計程車回去,可是已經大半夜了,哪裡還有什麼計程車,我站在街上看了看,也只有自己的十一路了。

「哥們兒,地鐵和公交早停了,車租車也沒了,咱們只能走著回去了。」我無奈的攤開雙手對他說道。

他無所謂的搖搖頭道:「那···只能走著回去了,正好我也可以吹吹風。」

於是,在深夜的街道上,我和那個傢伙一起步行著往我的店裡走去。別問我能不能走,我告訴你一瓶酒下肚那就等於是水,所以不用擔心。

「你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專門來找崑崙玉以及你的玉和我的劍之間的關係嗎,我現在可以告訴你了。」李震風一邊走一邊看著我說道。

我有幾分興奮的點點頭道:「快說······」

「好,那你要如實回答我的問題。」他嚴肅的看著我說道。

我看得出來他絕對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因為他的眼神絕對不會說謊。

「好,我答應你。」我也很認真的回答了一句。

他點點頭,沉思了一會兒開口道:「在一千三百多年前,也就是大唐太宗時期,有一著名相士叫李淳風,而他的師父更是一位高人,你可知道?「

「我,我怎麼知道,那都是一千三百多年前的事情了,你得去查史料,這個我不知道。」我趕緊將自己的注意力從他的身上撤下來然後低聲說道。

「看來,你還是沒有對我開誠布公啊,也罷。既然你不想追到那就算了。」他看了我一眼然後無所謂的說道。

我知道自己的謊言已經被他看穿了,我已經無法掩飾了。這其種必有奧妙。

我整了整衣服說道:「沒錯,另外一位曾是大唐太宗時期的國師袁天罡,也就是李淳風的師父。」

「沒錯,我也不滿你,我就是李淳風的後人,而這把九星劍就是從他的手裡一直傳下來的,我們李家世世代代都在守護著這把劍,為的就是讓它與崑崙玉齊聚。」 吃貨兒子毒辣媽咪 李震風一字一句的說道。

「而我就是袁天罡的後人,這塊崑崙玉就是從他手裡傳下來的,已經傳了一千多年了;而我們袁家的使命就是等它和九星劍的相聚。」我也開誠布公的對他說道。

其實我之前表現出來的所有的對他的那把劍的好奇都是我裝出來的,因為我是袁天罡的後人,我們的祖訓已經交代的很清楚了,所以我對李家守護的那把九星劍也是了解極深。

但是我之所以要那樣做,因為防人之心不可無啊,我必須確定他到底是不是李家的後人。畢竟崑崙玉和九星劍的事情事關重大啊。

「方才多有得罪,還請見諒。」我拱拱手對那傢伙客氣的說道。

「理解理解,這也是應該的。」李震風也拱拱手回答道。 第七章神秘的乾陵墓址(1)

「一千三百多年了,崑崙玉終於和九星劍齊聚了。」我突然感慨道。

「是啊,終於齊聚了,但是你知道他們齊聚意味著什麼嗎?」那傢伙突然停下腳步看著問道。

「這不是廢話嗎,老子是大唐太宗時期著名國師袁天罡的後世子孫,怎麼會不知道與李家的淵源以及這兩件寶貝齊聚的深意,只是老子就不想告訴你。」我眼珠子一轉心裡暗暗道。

「我······不知道,但是願聞其詳。」我停頓了一下笑著問道,當然還沒忘給那個傢伙作揖鞠躬,畢竟著戲得演的像樣一點啊。

李震風很無語而又很無奈的看了我一眼說道:「你真的不知道?」

我堅定的搖搖頭說道:「真的不知道。」

總裁,樑子結大了 那傢伙當然已經看出來我是在撒謊跟他對著幹了,沒錯,老子就是喜歡和他對著干,不然那你以為那一頓飯是白吃的啊。

「好,既然這樣,那我就給你講個故事吧。」李震風陰笑一聲說道。

我也陰笑了一聲說道:「洗耳恭聽······」

「你可知我大唐高宗之陵墓址乃是誰人所選擇的?「李震風問道。

這個問題也想難住我,別忘了,我就是那位選擇陵墓地址大師的後人。

我笑了笑回答道:「當然是我祖大唐國師袁天罡了。」

「哈哈哈哈······你錯了。」李震風大笑道。

這他媽是對老子的侮辱啊、多我祖上的侮辱啊;這明明是一年多年來的歷史事實,這傢伙還死不認賬。

「我錯了?我會錯?那你說說是誰?」我忍著心底的憤怒問道。

「是我的祖上,大唐著名風水大師李淳風。」李震風以一副驕傲自豪的姿態大聲說道。

「卧槽,大哥,你他媽沒喝多吧····我祖上袁天罡是你祖上李淳風的師父,你他媽這是要欺師滅祖嗎?」我一把揪著他的衣領質問道。

「哈哈哈哈······你別動手啊,那既然我說錯了,那你說說唄。」李震風又是大笑幾聲說道。

卧槽,老子才他媽反應過來····我又中了這小子的招兒,他和我在這兒扯來扯去就是想讓我把事情說出來,在看看我是不是真的知道那些事兒。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而最重要的還是那本傳奇了一千多年的書了。

「你小子可真陰啊,看來老子以後得好好防著你了。」我瞪了他一眼沒有好氣的說道。

「哼····豎起你的狗耳朵給老子聽好了······」我又回過頭給了他一句。而這小子老師一個勁兒的沖著我校,真的是自己的陰謀得逞了,看給嘚瑟的。「我發誓,我以後一定找機會好好削你。」我瞪著他心裡暗暗道。

「首先,我要重申一個問題,當然也是一個歷史事實。李淳風,也就是你的祖上,他是我的祖上袁天罡的徒弟。他的確是一個傑出的天文學家、數學家,他精通天文曆法以及陰陽之學,在《舊唐書》中也曾有記載說李淳風『幼俊爽,博涉群書,尤明天文歷算陰陽之學』他自號黃冠子,曾注《老子》、撰寫方誌圖文集十卷以及撰寫了《天文大象賦》。在後期更是與我祖袁天罡著成了驚世之作《推背圖》,因為預言之準確而著稱於世。但是,你別忘了,徒弟都這麼厲害,那師父就更加厲害了。「我眯著眼睛背著手一一解釋道,當然還不忘為我祖上爭回應有的面子。

正當我還在自我陶醉的時候,一陣掌聲隨即而來。我睜看眼睛發現竟然是李震風那傢伙在給我鼓掌呢。

「精彩···精彩,你說的沒錯,繼續接著講下面的重要的。」李震風笑著說道。

「哼···看在你給老子鼓掌的份兒上,我就再給你普及普及知識。」我眯起眼看了他一眼驕傲的說道。

畢竟咱也是考古專業的高材生嘛,對那些歷史那是相當的熟悉啊;再說了這講的還是我祖上發生的事情,那就更加熟悉不過了。

我清了清嗓子開口道:「首先我要給你講講乾陵,只有了解了乾陵你才能體會到祖上的人到底是有多麼的厲害。」

乾陵,距離咱們現在的位置大概是八十多公里,它依梁山而建。而這個梁山呢無疑是一個風水寶地,它有三峰,北峰為主,高聳挺拔,南有二峰,略顯低微,形如婦女之乳,故又稱「乳峰」;東西對峙,故有北依群峰,南臨廣壤,東望九宗,西接翠屏之說。其雄偉峭拔,氣勢宏偉,樹木蔥蘢,古柏參天;且尚有漠谷繞其西,泊河環其東,起風肅穆而又環境優雅,可謂是盡納天地之靈氣日月之精華,是一塊不可多得風水寶地。

相傳在秦朝時期,梁山因為位置顯著,環境優美而一度被秦始皇所喜愛,他曾在梁山上修建「梁山宮」。而致大漢武帝時期,又對此山大加修葺。後到隋朝時期,隋煬帝也因為這裡的獨特的美景和環境而在梁山修建了「青陽宮」。可見,梁山自古以來就是一塊兒絕佳的寶地。

而在公元683年冬天,我大唐高宗皇帝駕崩於神都洛陽,他臨終之前曾有遺詔:「蒼生雖喜,吾命危駕。天地神抵,若延吾一兩個月之命,得還長安,死亦無恨。」

而為了實現我高宗之遺願,則天大聖皇帝武則天決定在渭河北岸選擇墓址。隨意她當即詔令當朝聞名的兩位相士,一個就是我的祖上聞名天下的星象學家袁天罡,另一位則是你的祖上命里學家李淳風。

於是兩人接到詔令便各自分頭去尋找上等的墓址。我的祖上袁天罡幾乎尋遍了大江南北,但任然沒有一處滿意的墓址,一直到多半年之後,他翻越秦嶺來到關中,在一天晚上,他站在山頭查看,突然不遠處一座山巒紫氣衝天,恰好與北斗相交,他細細觀察星象,只見不僅北斗相交而且左輔右弼森嚴,紫微星光耀眼明亮。

他當即判斷出那個山巒絕對是一處少有的風水寶地,他便立即上馬向那山巒奔去。 錯愛:冷情總裁無心妻 第八章神秘的乾陵墓址(2)

當然,在我的祖上袁天罡尋找墓址的同一時間,李淳風也在極力尋找著最好的墓址。因為是皇帝親自下的詔令,所以誰也不敢輕視。

李淳風翻過陰山,跨過草原,沿著渭水一直向東尋找而去。也是經歷了近大半年的時間,有一天他終於發現秦川大地上有一座異常怪異的石山。

這座石山是完全自然生長的,造型十分奇特,遠遠望去就像是一個睡著的美人。而仔細看去,竟能發現她的頭顱上生長著茂密的山林,而兩條修長的大腿則呈微微翹起之狀。

但最讓人絕不可思議的地方竟然是她的上面有著一對高聳的「*」。所有的這一切,這種種神奇的跡象驚呆了李淳風。

而李淳風作為一個命里學家,他的第一感覺已經告訴他這個地方絕對是一個罕見的風水寶地,他便立即上山細細查看。

經過他的一番查看和推算,他終於祖選好了墓址,並拔下頭髮上的髮髻插入了土面,而後便起身回朝復命了。

袁天罡和李淳風二人都迅速回到了長安面見了則天大聖皇帝也就是武則天,並說明了他們已經選好的墓址。

武則天便派人與他們一起前往查看,一行人來到了梁山下,當查看墓址的負責官員問及他們選好墓址在什麼地方的時候,他們兩人指著梁山的半山腰的同一塊地方說道:「此乃選定之地。」

官員問道:「可有標記,不然何以知之。」

「梁山半山腰間,有我留下一枚同比,是為標記,爾等可尋此銅幣,則墓址定也。」袁天罡捋著鬍鬚笑著道。

「梁山腰間,有我髮髻一支,此髮髻之地乃為墓址選定之地矣。」李淳風也笑而答之。

聽完袁、李兩位高士的話,負責官員立即率領眾人前往梁山半山腰尋找銅幣和髮髻。

半個時辰時候,他們終於來到了袁、李二人指定的山腰間,經過細細查看,他們終於發現了袁天罡所埋入的那枚銅幣,而令在場的人大吃一驚的是李淳風所插入土面的那支髮髻竟然正好插在了袁天罡的那枚銅幣的錢孔中。

所有人都為之驚異,於是他們速速返回了長安面見了武則天,並將袁、李二人選擇墓址的結果如實報知了武則天。

武則天聽后高興道:「如此神奇,真乃天意······」於是她親自下旨在梁山依山建陵。

她重賞了袁天罡和李淳風二人,並將一塊千年的崑崙玉賞賜給了袁天罡,也將一把千年的九星劍賞賜給了李淳風。

這既是乾陵選址的由來,也是崑崙玉和九星劍的由來。

「我的故事講完了,你說對不對?」我看了李震風一眼說道。

他當然明白我那一個眼神兒的意思,那是一個「挑釁」味兒十足的眼神兒,是我在給他炫耀我那淵博的知識,畢竟是考古專業的高材生嘛,文憑在哪兒擺著呢。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是高材生,但是你也別忘了,我是李淳風的後人,你所講的你這些故事我也一樣可以講的出來。」那小子擺擺手一臉嫌棄的說道。搞得自己好像有多能耐似的。

時間早已經過了凌晨,有的地方路燈也早已經關掉了;街上連一個鬼影兒已沒有了,但就只有我們兩個還在大街上搖擺著,當然這個時候的氣溫是沒有白天那麼熱了,還算稍微舒服了那麼一點。

終於,我和他拖著疲憊的軀體回到了我的古玩店裡,我真的是累到極點了,一進門就一屁股坐在了藤椅上。說實話,老子從來沒有走過那麼遠的路,這他娘的還真是第一次。

我感覺我的體力已經嚴重透支了,目測一下自己能量值幾乎要為負數了。

「卧槽,他媽的,今天晚上吃的這些東西全他媽貢獻給大馬路了。」我心裡很不爽的暗暗罵道。

我早已經走的口乾舌燥,攤在藤椅上的我順手那鬼一瓶冰鎮啤酒就往喉嚨里灌。

我都一瓶啤酒下肚了,可是李震風那小子還跟個傻逼一樣站在門口,也不知道坐下,看來真他媽是不累。

「你小子在那兒挺屍呢?不累嗎你?傻逼······」我張大嘴巴朝他大喊道。

那小子使勁兒瞪了我一眼,然後向我這邊兒走過來。

他順手拉過一把藤椅坐下說道:「你小子也不簡單啊,給我扯了這麼一大堆乾陵選址的事情,可是到最後還是沒有說出重點來。行啊你,我還是低估你了。」

「什麼重點,我怎麼不明白你的意思?」我裝作喝醉酒的樣子說道。

「你小子他媽別給老子裝醉,趕緊說,那本書去哪兒了?」李震風那傢伙指著說道。

看到那小子有點兒著急了,我這心裡就跟樂翻了天似的。

「什麼書啊,我真的不知道。」我依然甩著手說道。

「看來你小子還真是欠削,那就別怪我了。」李震風一把揪住我的衣領說道。

「哈哈哈哈······你動個手兒試試,看看你還能不能看到那本兒書了。」我翹著二郎腿笑著說道。

「你···你···真是無恥。」李震風氣的叫囂道。

「哈哈哈哈······對,我就是無齒,我就是無牙,怎麼了?」我笑著戲虐他道。

他真的很無奈,終於他拿我沒辦法了,他鬆開了手。

「趕快說,老子不想跟你開玩笑。」李震風有點氣急敗壞的說道。

「行···那你求我啊,你求我就告訴你,我不撒謊。」我淡然一笑一臉認真的看著他說道。

說實話我都覺得自己有點賤了,不過戲虐他的感覺這的超級棒,就算賤那麼一點點,老子也願意。

「袁天星,你有點過分了啊,你覺得老子會求你嗎?」李震風再一次指著我喊道。

「我無所謂,你看著辦吧。」我攤開雙手聳聳肩做出一副無所謂的姿態說道。

「我還不管了,反正我有的是耐心、有的是時間,著急的是你不是我,我看你答應不答應,你不答應咱們就這麼耗著。」我又拿起一瓶啤酒喝著心裡暗暗道。當然,我的眼睛的餘光還在他的身上不是的遊走著,因為我得看著他的動態啊。

李震風看見我轉過身不管了,他也坐不住了,他終於起身了。

他瞪了我幾眼然後徘徊了幾圈終於開口了。 第九章九星尋龍術(1)

我看見李震風求我的那個樣子,我還真的是有點哭笑不得啊。當然了,我的的心裡自然是非常高興的,因為儘管是被逼迫的,但是最終還是開口求我了。

「咳咳······嗯,表現還不錯,那我就破個例拿出來讓你看看。」我故意咳嗽了兩聲清了清嗓子裝出一副深沉的樣子說道。

我知道李震風那傢伙當時心裡肯定有一萬句「草泥馬」要說,但是,他必須得給老子憋著,而且還必須得憋的牢牢的。

「行了,你快一點,這本書本來是袁、李兩家共同守護的,你我都有這個責任。」李震風催促著我說道,一副亟不可待的樣子。

「你他媽別扯淡了,什麼袁、李兩家共同守護。那本書是我的袁家祖上所著,只不過我們袁家家訓說李家人可以翻閱。你給老子聽清楚了。」我突然站起身極力解釋道。

這可是關於主權的大事啊,我死活也要捍衛我們袁家的主權啊,這事兒沒商量。要是急了,沒落子敢玩兒命。

李震風一看我急了,他可能也是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他微微有點著急的說道:「行行行······大哥,我錯了、我錯了,我說錯話了,你別生氣、別生氣。」

「哼····頓時不想給你看了。」我甩甩胳膊扭過頭說道。

其實李震風想看的那本書叫《九星尋龍術》,而這本書並不是我的祖先袁天罡所著,而是我們袁家的後世人所著。當然,所謂尋龍術那就是尋找龍脈的本事了。

而所謂龍脈則指的就是山脈,包括山脈的走向和起伏變化。而因為山脈在形態上多方面與我們祖先所說的龍極其相似,所以在風水中將山脈稱之為龍脈。

在《山法全書》中曾有記載說:「龍者何?山之脈也······土乃龍之肉,石乃龍之骨,草乃龍之毛。」所以所謂的龍脈就是山脈的走向以及起伏變化。

而人人皆知,在龍脈上等的地方必將是風水極好的寶地,而風水極好的寶地則必定葬有身份顯貴之人,小之則為王侯,大之則為天子真龍。

而李震風極其想看的這本《九星尋龍術》又和這龍脈、風水有什麼關係呢?我可以明確的說,這其中有著很大很深的關係,說白了,這本《九星尋龍術》就是專門找尋龍脈的,也就是說找尋風水寶地的。

那麼這本《九星尋龍術》又是怎來的呢,據我的家族流傳下來的說法是,在一千多年前,當時因為政權更迭,天下大亂,百姓民不聊生正處在一種水深火熱的生活之中,而當時我們袁家業早已經失去了大唐王氏這個後台轉而成為了平民。

為了生生存,好多人便打起了死人的注意,於是我們袁家也被迫加入到這個行列之中。而正好我的祖上出了袁天罡這樣的一個風水大師,他的那些風水著作當然也保留在我們家,所以當時我的家族裡就有人把他的那些風水著作進行了一個系統的參研學習和整理,後來便撰寫出了這本專門用於看龍脈、找龍脈的《九星尋龍術》。

就這樣,我們家族的人開始干起了倒斗這一行,剛開始的·時候非常的厲害,而後來隨著天下的局勢越來越穩定,加上政府軍隊的打壓,所以也就沒再那麼大規模的光明正大的去倒鬥了。

當然,並不是沒有在倒國,而是轉入暗地裡小規模的偷偷的去干,一直到我太爺爺手裡,這門活兒才算徹底的停了。

而這本《九星尋龍術》也就慢慢沉寂了下來,再也沒有出現過。可是作為考古專業畢業的我,而且又加上祖上的熏陶,所以我自然是已經把這本兒《九星尋龍術》翻閱了一遍。

確實寫的不錯,很精準也很到位。

「你過來······」我朝著那個傢伙喊了一句。

他看了我一眼,跟著我進了古玩店的一個套間里,在那個套間里全部擺放著大小不一的書櫃,我走到一個書櫃前,伸出手擰動了書柜上的一件古玩,那是一枚獅虎印章。

隨著幾聲咔嚓的齒輪聲響起,書櫃開始慢慢移動起來並且朝後面翻轉過去,這是出現了一件窄小的類似於密室的空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