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一想我反而有一種愧對薇薇的感覺,所以我決定晚上準時赴約。

看一看薇薇找我到底為何事兒,如果確定薇薇真的是被冤枉的,我想也許我們還有挽回的餘地,畢竟知道老地方的這件事兒也只有薇薇知道了。

我和薇薇最早表白的地方,一直都被薇薇紀念著,所以每年我們都會去哪個地方重溫一下過去的溫暖時光。

我提前來到了老地方,看了看手錶,我提前了半個多小時,就一個人在附近徘徊著,心裏面也是五味雜陳,不知道見了薇薇之後,該怎麼說。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很快的我的手錶指針指到了九點的時刻,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妙齡美少女,腳下踩著高跟鞋,『咔噠咔噠』的走了過來,並且還衝著我擠出了一個迷人的微笑。

卧槽,難不成是這個女孩子嗎?這也太不靠譜了吧,我根本就不認識她哎。

可就在我認為是這個女孩子的時候,忽然一個留著小鬍子的瘦男人,跟得了肺癆似得,從旁邊的草叢裡竄了出來,對著我就來了一個熊抱。

這可把我給噁心壞了,連忙一腳踹開,儘管我不喜歡打架,但是並不意味著我不會自衛。

「老公,你打我。」

留著小鬍子的男主,一副公鴨嗓,叫得我都快嘔吐了。

「不要亂講話啊。」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你怎麼變得這樣重口味了?」 「薇薇,你怎麼才來?」

我都被突發事件搞懵了,不過看到薇薇來了,我想也該徹底的弄清楚令我們分手的那件事兒了。

「滾開,離我遠點,我可不想和一個斷背山在一起。」

微微很嫌棄的一把甩開了我抓著她的手腕的手,這個動作很突然,讓我一點也沒有思想準備,差一點被甩了一個踉蹌。

「不是你想象的樣子,我根本就不認識他。」

我可不想被薇薇誤會,就算是我們不可能在一起了,但是也不想給她留下這麼一個壞印象。

「老公,話不能這麼說,咱們玩都在一起玩了,你可不能不負責任啊,是男人你就要負起責任來。」

公鴨嗓又尖細又嘶啞,噁心的我不要不要的,當時我都有弄死他的心了。

「你他媽的再說一遍,看我不打死你。」

我也是被氣糊塗了,對著那個公鴨嗓的小鬍子,就是一通亂踹,瘦弱的公鴨嗓哪裡禁得住我這頓暴揍,直接的被我打的背過氣去了。

「我讓你胡言亂語,我讓你胡說八道,我讓你信口開河……」

我打著打著,也覺得不對勁兒,公鴨嗓居然趴在我的腳下一動不動了。

「哈哈,打死人了,我看你這次在劫難逃了吧。」

在我愣神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了,是大迪,這小子雙手高舉在頭頂,一部手機還亮著屏幕,沒錯他剛剛的報了匪警電話,說這裡出了人命案件。

一聽說發生了人命案件,警方自然是高度關注,不到五分鐘的時刻,數輛警車呼嘯而至,我也被警察給壓進了警車。

甚至他們都沒有給我解釋的機會,直接的被兩個全副武裝的特警按著脖子,扭著胳膊,給硬塞進了警車裡面。

我不服氣啊,都到了這個時候了,我也沒有搞清楚薇薇怎麼會和大迪混在一起。

重生之狂暴火法 就在警車開走的那一刻,我透過警車的玻璃,看到了窗外的景象,薇薇和一個矮矬子站在一起,那個油膩中年男,一身的大肥膘,眼睛都被大肥臉給擠沒了。

而且很快的薇薇就上了油膩中年男的車子,還是高配版的賓士,而大迪也跟著警車上了另一部警車,估計是去警局錄口供去了。

而那個討厭的公鴨嗓,也被趕來的救護車給抬走了。

認倒霉的時候,喝涼水都會塞牙縫,我怎麼就會碰上這種怪事兒?

我直接的被帶到了審訊室,坐在我面前的是兩名年輕的警官,其中一個還是一個漂亮的女警察。

「老實交代,目擊者全都說了,你還有什麼抵賴的。」

沒想到女警察簡直就是史前的魔獸,口氣比冰山還要冷,而且一上來就是泰山壓頂,直接讓我認罪的架勢。

「我是無辜的,警官您是不知道,那個斷背山一看到我就騷擾我,還說些不著邊的話,我猜他十有八九就是一個神經病,我才是受害者。」

重生校園之商 我也是真倒霉,遇到了這種糗事兒,愁眉苦臉的解釋著,也不知道警察信不信。

「少廢話,受害者現在還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搶救呢,坦白罪行,爭取寬大處理,按手印簽字吧。」

女警察都不想和我廢話,直接的把審訊記錄放在了我的面前,想讓我簽字,我才不傻呢,我就是不簽。

就在他們威脅我的時候,審訊室的大門被從外面推開了,進來了一位老警官。

此人面相祥和,帶著微笑,剛一進來,那兩個年輕的警察立刻起立敬禮。

「沒事兒沒事兒,讓他走吧,他被保釋了。」

老警察背著雙手,搖了搖頭看著我,似乎也認為這種事兒有些不可思議。

「保釋,我不用保釋,哦,對了,警察同志,那個叫大迪的傢伙,就是這件事兒的背後指使,就是他唆使那個斷背山這麼對付我的,不信的話你們可以審訊他。」

一想到大迪那小子在搞鬼,我就氣不打一處來。

「放肆,這可是我們局長,你以為你誰啊,警察局是給你開的,讓我們審訊誰就審訊誰?」

女警察大聲的喝止道,看來這個小妞一定是經期綜合症,脾氣不是一般的大。

「呵呵,好啦,小夥子沒你事兒啦,走吧,保你的人還在外面等你呢。」

老警察和藹的笑道。

我就這麼被請出了警局,一出來就看到秦嵐靠在她的座駕旁,修剪著塗滿了粉紅色豆蔻的指甲,無聊的打發著時間。

「秦嵐,原來是你保釋的我。」

我也不知道怎麼了,當我看到秦嵐的第一眼,忽然有了一種激動地感覺,特別的想掉眼淚,最終還是忍住了,也可能是我被冤枉的緣故吧。

「怎麼還會有人來保釋你?」

秦嵐翻了翻白眼,有些不開心的問道。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你怎麼知道這件事兒的?」

我也奇怪,我最近並沒有秦嵐有什麼交集,她是怎麼知道我被警察給抓了的。

「還不是薇薇。」

秦嵐說話間就上了車,車窗緩緩地落下,傳來了秦嵐不客氣的聲音。

「怎麼,還想讓我請你上車啊,快點,我也有公司,我也很忙。」

我一看還能說什麼呢,總不能拒絕人家的好意吧。

隨後拉開車門上了車,我坐在後座上,通過反光鏡,看到秦嵐正在專註的駕駛著汽車,快速地駛離了警察局。

「這麼說是薇薇告訴你的,她心裡還有我。」

我禁不住好奇心問道,但是心裡頭總覺得膈應的慌,特別是那個油膩中年男,讓我心裡很不舒服。

「我可不是挑撥你們的關係,我也希望薇薇過得好,不過好像薇薇並沒有那個意思,她只是告訴我說,你變了,變得重口味,為了欺騙她還打了你的另一『半兒』。」

秦嵐面無表情,依舊是專註的開著車,可是給我的感覺就像是波瀾不驚的海面下,隱藏著暗濤洶湧。

原來薇薇壓根就沒有那個意思,是我過於自信了,還以為薇薇會留戀舊情人呢。

「那你為什麼會來呢?」

我有些疑惑,既然薇薇都不在關心我了,秦嵐為什麼要替我出頭,我也知道秦嵐家境殷實,在權貴那裡有些話語權,可是人家憑什麼要關照我啊?

「因為我根本就不相信你是那個什麼重口味。」

秦嵐抬了抬眼皮,挑了我一眼說道。

「你就這麼確定?」 「還不是因為你做的好事兒。」

秦嵐說到了這兒,語調稍微的有些上揚,忽然停頓了一下,俏臉也一改平時的冷漠,忽然變得有些波動,一股紅色的朝霞悄然湧上粉色的小臉蛋。

「我做的好事兒,我做什麼好事兒了?」

我也被秦嵐說的摸不著頭腦,不過我一琢磨,先不說我幹了什麼,就憑著秦嵐這麼有心,只是聽到薇薇的抱怨就前來為我解圍,難道還不能說明什麼嗎?

莫非是這個小妞對我有意思?我也是特別的喜歡瞎想,按著正常的推理,我估摸著秦嵐這個妞很有可能對我有好感。

你想啊,秦嵐什麼人,別看表面風光,是一個女強人,打理著一家公司,可是背後呢?誰願意娶一個女強人呢?

換成是你,你也不願意娶一個老闆吧,所以秦嵐外表光鮮,可是內心裡卻是一個很可憐的女人,沒有男朋友,我也去過她家裡,雖然很有格調,但是感覺特別的冷清,一看就沒有什麼朋友。

「到了,你下車吧,我還有事兒忙著呢。」

秦嵐似乎是怕被我識破了她個人情感的變化,所以急著一個急剎車,就把我給甩下車,一個人駕駛著汽車淹沒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我回到了家裡,蹬掉了腳上的臭皮鞋,直挺挺的躺在了床上,頭枕著雙臂怎麼也睡不著。

這幾天發生的事兒實在是太多了,本以為趕走了大迪,一切就都會結束了,可是沒想到這個傢伙報復心太強烈了,變著法兒的想要整死我。

看來以後還真的小心一些,不能上了鬼子的當,不知不覺間我就睡著了,忽然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了。

「主管,今天你去哪兒了,怎麼沒有來上班啊?」

小希給我打電話過來,好像很捉急的樣子。

原來最近和我們競爭很激烈的一個主播公司,他們的王牌女主播也不知道因為什麼,鬧情緒很厲害,嚷嚷著要跳槽,就被發小給請到自己的公司來了。

可問題是人家可是大牌兒,所以脾氣也大得很,因為我沒有在的緣故,很多瑣碎的工作都沒有及時跟上,這也直接的引爆了女主播的暴脾氣,現在公司里都亂了套了,被她攪合的雞飛狗跳的。

我一聽立刻就警覺起來了,因為昨天在警察局錄口供的時候,我經過大迪時,好像聽到他說他現在已經在那家公司上班了。

這也就是說,大迪現在來到了我們的死對頭那裡,他可是對我們公司知根知底的,現在看來發現踢走他,並不是太明智。

如果這些都是真的話,我想那個跳槽也是假跳槽,這樣一來豈不是要玩死我們嗎。

就因為她是大牌兒,所以發小也因讓著她,希望通過她來給我們的公司帶來一些好運氣,吸引更多的粉絲關注我們的小公司。

我看了看手錶,都快下午了,我居然睡了一個對時,趕緊的骨碌起來,隨便的踏拉著皮鞋,就衝出了家門。

臉都沒有顧上洗,簡直就是蓬頭垢面,不過為了公司的利益,我也是拼了。

倔強情人一帶一 我剛來的公司的樓下,因為發小隻是租用了二十三層,所以這座大廈就是一座寫字樓,幾乎每一層都被各種公司租用,所以我們這裡也是魚龍混雜,大大小小上百家公司。

我跑到了樓下,一抬頭卻不料看到了薇薇還有她身旁的那個油膩中年男,那個矮矬子,簡直就是一個矮冬瓜,屁股底下全是腰,腿短的都找不到腳脖子。

矮矬子摟著薇薇的*,看到我眼皮都不帶抬一下的,徑直的從我身旁經過,特別是薇薇,就好像沒有見過我似得。

看來對於薇薇來說,我給她的刺激太大了,我也曾經說過,最好以後再也不見。

我望著他們兩個人的背影,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剛要進去,小希跑了過來。

「主管,你認識他們?」

小希看著油膩中年男的眼神都不對了,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複雜情感,好像那個矮矬子的身份不一般。

「嗯,哦不認識。」

我下意識的回答,可是感覺又不對,於是改口說道。

「哦,主管你可能還不知道,那個個頭不高的胖男人,就是那家公司的大老闆,剛才來咱們公司大鬧了一場,老闆現在很窩火。」

卧槽,怪不得呢,昨天還撞到了薇薇還有那個油膩中年男,現在想起來,大迪跳槽到了他們那裡,昨天有把我給搞了,分明就是釜底抽薪,讓發小身邊沒人,這樣他們也好做動作。

不過薇薇怎麼和那個油膩中年男夠到一起的呢?

好像我已經沒有時間多想了,小希跑出來就是找我的,現在公司裡面已經亂成一鍋粥了。

「我的推薦位呢?我的首頁呢?」

我剛到就聽到女大牌在耍威風,現在公司的直播活動,幾乎是陷入了停滯的狀態,就連我的發小都一籌莫展,蹲在地上發愁。

「姑奶奶,您別急嗎,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咱們的首頁還有推薦位,突然就沒有了,我想一定是後台出現了故障,現在正聯繫技術人員趕過來,您在稍微的等一等。」

發小正在苦口婆心的勸說著那個女網紅,好像發生了這種事情,他也是被干懵了。

「這個我不管,你給我的承諾必須實現,錢,我就要錢。」

女網紅不折不扣的說道,伸出了五根手指頭,在發小的面前晃悠著。

「不就是錢么,要多少我給你。」

我一看這也太不像話了,不就是一個女網紅嗎,有什麼了不起的,你以為你是國際大明星啊,你真的一位自己在網路上紅了就了不起啦,章子怡也沒有你這樣耍大牌的吧。

不過我剛說完,發小就趕緊的捂住了雙眼,似乎我說錯了什麼似得。

「呵呵,你算那根蔥啊,你們老闆都不敢說話,你敢隨便的放屁,簽字費他還沒有給我呢,一百萬拿來吧。」

女網紅張嘴就是一百萬,差一點把我給嚇得摔個跟頭,按理說一百萬對於網路公司來說,還真不算啥,不過我只是一個主管而已,許可權也只有十萬,所以一百萬的話,我也不敢玩了,只好看著發小。

沒想到發小更是心虛,乾脆直接低著頭不吭聲,就當沒聽到了。 發小上一次告訴我說,要挖牆腳,錢不是問題,怎麼這才一天的時間,他就變卦了。

「沒有錢的話,你們以後就不要直播了。」

女網紅底氣十足,不依不饒的嚷嚷起來。

「哥們,到底是咋啦?」

我俯下身,對著發小,小聲的詢問道。

「哎,借一步說話。」

發小拉著我的手,來到了衛生間,因為整個一層都被哥們承包了下來,只有我們一家公司,而且還是女多男少,除了我和發小再也沒有男人了,所以廁所直接的改裝成了卡間。

無論男女都只有一個入口,發小拽著我的手,走了進去,一進去他就使勁的甩自己一個耳刮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