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她一直在事業線上打拚,為了幾十萬員工的衣食住行而努力著,並沒有接受過任何男子的瘋狂追求。

不是因為她性格冷淡,漠視異性,而是因為她個性太強,太獨立了。她從不喜歡獻殷勤的男子,也不喜歡衣著光鮮,卻根本不求上進的男子。她所見過的男子大多數都是花錢就地的花花公子。那些人真正遇到兇殘的歹徒,別說是保護自己的女人了,就連自保都不可能。

這樣的廢物,她真心瞧不上!

木蘭蘭在身旁幾個女子的激動聲中,很快緩過神來,感激的道,「謝謝你!」

喬君淡淡的看過去,頓時眼前一亮,木蘭蘭大大的波浪捲髮,一雙迷人的桃花眼,看著他時,勾人魂魄,猩紅的櫻唇微微上揚,似乎是在宣誓她女王的主權,她笑著站起來時,身材高挑,版型超贊的羽絨服和黑色緊身牛仔褲完美的襯托出女人修長筆挺的美腿,整個人看上去即端莊,幹練,又素養極高。

喬君一瞬間看的也是痴了,就那麼看著她不說話,女人也不反感,就那樣靜靜的站著,笑看著他!

很快,在女人勾人魂魄的桃花眼中,喬君敗下陣來,臉色尷尬的道:「對不起,剛才走神了!」

喬君說完這句話,心裡也是奇怪不已,韓刀月這樣盯著他的時候,他是不敢直視的,那個女人總是讓他臉紅心跳。可是這個女人在看他的時候,他除了尷尬之外,根本沒有心跳的感覺。按理說這樣勾人魂魄的眼神,他的心跳應該加速才對,為何一點都不心跳呢?

「沒關係!你是我木蘭蘭的救命恩人,這輩子我都不會忘記。請問恩人你叫什麼名字?」木蘭搖搖頭后,有些緊張的問道。以前如果有人這樣看她,她絕對會用厭惡的眼神還擊給對方,而今天,這個少年看她,她不但不厭惡,反而特別希望對方一直看她。

「萍水相逢,你不要放心上,我帶你們離開后,我們就不會再有交集,木小姐知道我名字也沒有用!」喬君拒絕了說出自己的名字。

木蘭蘭點頭,沒有再問,她知道就算喬君不說,以天華星際集團的勢力,知道喬君的住處和名字還不是手到擒來?

喬君看了一眼其他女人,然後看了一眼通道,隨機把目光落向刀疤臉,淡淡的問道:「你熟悉這裡的通道嗎?」

刀疤臉趕緊說道:「我經常來這裡,這裡除了兩個監獄和幾個實驗室外,就是通往巴鞏國的大通道,除此之外,別的密室幾百年前就已經廢棄的!我聽說幾百年前,這裡是一座墳墓,地下如同宮殿一般四通八達,只是後來這裡來了盜墓賊,觸發了機關,導致墳墓崩塌,後來因為戰爭,大爆炸將這裡的好多通道堵塞了。再後來,血盟的人就利用原先的墳墓通道,將這裡秘密組建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喬君恍然,冷聲問道:「那上面的那幾個房子給誰住的?」

刀疤臉不敢隱瞞,看了一眼木蘭蘭她們,說道:「給他們住的,血盟的大堂主北卡卡掌握著一家公司,這個公司同樣效忠於血盟,他們控制著一家地下超級賭場,我們把抓來的女人關在上面的房間里,專門培訓她們。

目的就是讓她們扮演各種角色,比如荷官,服務生等,同時賺取大量的賞金。如果有的女人在哪裡待不下去了,或者客人看不上了,我們就會把她們送進監獄,讓她們自生自滅……」 喬君讓刀疤臉頭前帶路,在狹長的通道里拐了好幾個彎,才到達了實驗室基地,期間,喬君不知道殺了多少武裝悍匪,凡是阻攔他們的武裝悍匪,全都被他無情的幹掉了。

此時此刻,木蘭蘭看喬君的眼神已經徹底變了,什麼樣的男人能在殺人不眨眼的歹徒面前,像這少年這般即坦然處置又霸氣側漏?她木蘭蘭所接觸的男性朋友當中,都是把金錢看的比命都重要,真正能有幾個與歹徒抗衡的?

實驗室門口,十幾名身材高大,體型健壯,面色冷酷的武裝悍匪持槍來回走動著,警惕的看著周圍的通道。他們各個步伐沉穩,眼神犀利無比,一看就知道是退伍的王牌特種兵。

像刀疤臉這樣的普通歹徒,十個也干不過人家一個。

「什麼人?給我站住,如果往前再走一步,我們就開槍了!」

隨著一中年男子的一聲爆喝,咔咔咔,十幾把ak突擊步槍槍口,齊刷刷的對準了喬君等人,這些人的反應速度極快,軍用動作極其規範,幾乎是在一秒鐘時間就完成了舉槍瞄準的整個動作。

那警惕冰冷的眼神,以及渾身充斥的暴戾而冷血的殺戮氣息,使得這裡的空氣溫度一下子降級到了一個冰點。

所有人內心一驚,好強大的殺氣!

喬君暗暗咋舌,就算是狼首他們也沒有如此快得反應意識吧?喬君敢斷言這十幾個武裝悍匪肯定在極度危險的環境里生存過,而且他肯定他們殺過人。

刀疤臉看到這讓人心驚膽戰的一幕,不敢上前,立刻停下了腳步。所有人也跟著他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沒辦法,再往前走,看這幫人的架勢,肯定一梭子子彈就過來了。

喬君瞥了一眼刀疤臉,然後慢悠悠的走到了刀疤臉的身前,看向這幫把氣氛搞得緊張的傢伙,淡淡的道:「給你們十秒鐘時間投降,否則死!」

「開槍!」帶頭的中年男子幾乎沒有去考慮,就果斷的下達了開槍的命令!

就在這時,喬君動了,他的身體如同一陣旋風,速度極快,整個動作縹緲不定,所有武裝悍匪直覺眼前一個黑影子晃動了一下,然後脖子處涼涼的,再然後就是全部倒地死亡。殺死他們的整個過程,快的幾乎成了一道閃電,十幾個武裝悍匪就連扣動一下扳機,都沒來得及。

「嘶!」所有站著的人倒吸涼氣,看著倒在地上的滿地屍體,目光吃驚不已,這也太快了吧?只是一瞬間,就解決了這麼多人!

喬君瞥了一眼倒在地上抽搐了幾下,指著自己死去的中年男子,低聲罵道:「白痴!」

隨機,走到實驗室的電子門口,輕描淡寫的一腳踢出,「轟」一聲,整個地面都在晃動,而那鐵合金做成的眼珠識別電子門,直接被踢成了一堆廢鐵。

這下,後面的人再次震驚無比,木蘭蘭,以及刀疤臉等人的嘴巴張得大大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喬君瞥了一眼刀疤臉等人,然後直接走進了實驗室,刀疤臉等人相互看了一下,然後規規矩矩的站在門口,喬君的那一眼可不是隨意瞥的,那是警告的意思,如果誰敢開溜,或者打什麼歪主意,他絕對當場格殺。

喬君剛走進實驗室,就被實驗室的豪華和裝飾給震驚到了。實驗室的空間特別大,足足有三個籃球場那麼大,而且實驗設備和儀器都很齊全,高配置計算機最起碼也有兩百多台。

整個實驗室里到處都有科研人員在專心的做自己的事情。實驗室里的研究室都是由一個個鋼化玻璃牆圍成,每個研究室都是獨立的,工作內容也不同。

其中幾個研究室里,同樣用鋼化玻璃組成的凹槽內躺著一個全身裸·體的男子,身邊都有喬君看不懂的的醫學儀器和指標檢測器,並且每個人的體態和特徵跟之前的怪物男類似。喬君肯定這些人和怪物男一樣,都是試驗品。

最讓喬君詫異的是這裡到處都是針孔攝像頭,看來都是用來監視這群科研專家工作的。

想到這裡,喬君就疑惑了,為什麼外面一個攝像頭都沒?難道他們對自己的安保那麼放心?想想也是,外面有那麼多武裝悍匪,誰敢來這裡鬧事,恐怕進來了就出不去了吧?

喬君正疑惑之間,十幾名科研專家就神色驚詫的看向了他,他們都不明白這個炸掉電子門的少年是怎麼進來的?

確切的說,這個人到底是誰?為什麼要炸掉電子門?外面那些荷槍實彈的守衛又去哪了,怎麼不見人影?

喬君扛著槍,用巴鞏國語冷冷的道:「放心,外面的那幫蠢貨是不可能來救你們了,因為他們都已經死了,現在該是輪到你們去死了。我最見不得你們這種喪盡天良的傢伙,你們的國家培養你們成為人人羨慕的科學家,你們卻在這裡搞什麼傷天害理的玩意!不殺你們,難解我心頭之恨!」

「你你殺了他們?」其中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子,同樣巴鞏國語顫聲問道。

「不錯!否則我不可能破門來到這裡!」喬君面無表情的點頭。

「這位先生,你你誤會我們了!」另外一名科研專家激動的道。

「誤會你們了?怎麼說!」喬君皺眉。

「我們都是被抓來的,不是心甘情願的!」那科研人員說道。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喬君一愣,當機問道:「也就是說你們是被逼無奈,才做的?」

「是的,這個實驗室一年前就建成了,我就是那個時候被抓來的,我已經一年沒見到自己的妻子和兒子了,求求你這位先生,無論如何都要帶我出去,我真的不想再干這種研究工作了,太嚇人了,他們簡直毫無人性……」那名科研專家越說越激動!

喬君死死的盯著那名說話的科研專家,隨機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這人剛才說話是眼睛沒有閃爍,表情激動中帶著濃濃的驚恐,這就說明他沒有說假話,他還以為這群人是血盟的科研人員呢,差點一怒之下,幹掉他們了。 喬君剛舒展開眉頭,他的耳朵就動了一下,隨機瞥了一眼這些穿白大褂的科研專家,沒有說任何話,轉身看向電子門方向。

這時二十幾個魁梧大漢,手持突擊步槍,沖了進來,剎那間將他齊刷刷的圍了起來,十幾把槍口散發著幽冷的殺氣,對準了他的頭部,胸口等部位。

場面一下子肅殺起來!

「你膽敢跑到這裡,不僅殺死了我們的小首領,還殺死了我們那麼多人,你好大的膽子!你真以為你是天王老子不成?今天我諾貝司就讓你見識見識一下,得罪我們血盟的下場!把他們都帶進來!」若貝司一進來就陰沉著臉看向喬君,冷冷道。

諾貝司是整個地下密室的真正創建者,修建通道,修建實驗室,牢房,等等都是他一手指揮完成的。這個人做事異常毒辣,能力極強。地下密室和通道剛建成,他為了不讓這裡的秘密泄露出去,就讓人殺掉了高價聘請回來的所有工人。

像刀疤臉,德吉,黑貓等人雖然不是血盟的真正成員,但他們在這裡根本沒有任何自由,他們一輩子只能待在密室里,想出去,除非躺著出去。

諾貝司,根本不讓他們出去。

隨著諾貝司的一聲令下,木蘭蘭,刀疤臉等人全部被一幫手持武器的武裝悍匪押了進來,每個人的腦袋上都頂著一把衝鋒槍。

喬君看著被武裝悍匪們押進來的木蘭蘭等人,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也無動於衷。

那些科研專家更是驚恐萬分,立馬跑到自己的科研室,繼續自己的工作。

「看見了吧?這就是得罪我們血盟的下場,你想救他們,老子偏偏不讓你救。現在老子讓你看看,我是怎麼折磨他們的。」

諾貝司背負著雙手,淡淡的看著喬君,頭也沒回,就冷冷的道:「兄弟們,男的就地活活打死,女的就地玩!哦!對了,那個最漂亮的留給老子!」

「是!」十幾個武裝悍匪興奮的答應一聲,就要動手。

卻被一道淡淡的聲音止住了!

「你們這是在激怒我,激怒我的下場就是成為一具屍體,現在我數到三,如果跪地求饒,叫我幾聲大爺,我會考慮不殺你!」

喬君的聲音很淡,如同一汪清水!

「呵呵,你能在這麼多槍口下,還如此淡定,確實出乎我的意料,但你說的話簡直就是放屁,老子就不信你能耍出什麼花招!兄弟們繼續!!」諾貝司淡淡一笑,風輕雲淡的道。

「是——」武裝悍匪們沒有再猶豫,開始動手了。

「」嘶啦——」衣服被撕裂的聲音響起,同時女人們的驚恐聲跟著響起。

「嘭嘭嘭!」五六個個武裝悍匪對著刀疤臉等人開始拳打腳踢起來,刀疤臉等人被他打的慘叫連連。這些傢伙下手根本不領情面。

就在這時,喬君動了,只見他身體一晃,然後在諾貝司的眼皮子底下原地消失,緊接著一股恐怖到讓人心頭沉悶的死亡氣息,瞬間瀰漫了整個實驗室!

「噗噗噗噗……」

刀貼肉的聲音,接連不斷,僅僅是十秒鐘時間,里裡外外的所有武裝悍匪全部被隔開喉管,倒地不起。

一眼看去,滿地的屍體東倒西歪的躺在地上,鮮血躺了一地。整個實驗室如同人間地獄,非常恐怖陰森。

木蘭蘭等女子看到著滿地的屍體,嚇得雙腿都軟了,即便是見慣了死人的刀疤臉等人,同樣雙腿都軟了,臉上全是驚恐!

諾貝司就像是被黑白無常勾去了魂魄一般,滿臉獃滯,雙眼空洞無聲。

他已經被嚇傻了!

喬君慢悠悠的來到諾貝司的面前,直直的看著他,「知道為什麼他們會死嗎?那是因為他們該死,出來混遲早有一天要還的!你們可以漠視無辜人的生命,可我不能,你們在這裡整天就知道做些傷天害理之事。你們真的就以為沒人能治得了你們?」

說完,喬君根本就不等諾貝司緩過神來,直接一刀將他的喉管劃開,讓他永遠的成為了一具屍體。

喬君看都沒看一眼倒在地上抽搐的諾貝司,徑直向實驗室的資料庫走去,資料庫的負責人見喬君過來,立馬站了起來,並有些拘謹的道:「先生,有什麼需要儘管說,我……」

「將裡面的所有數據拷貝出來,給我就行!記住我要所有的真實數據,如果你敢弄虛作假,我是不會放過你的!」喬君淡淡的道。

「是!您稍等!」負責人說著,不敢怠慢,立馬雙手顫抖的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嶄新的硬碟,對著電子儀器,按下自己的指紋,開始熟練操作。

十分鐘后,數據拷貝完畢!

喬君淡淡的道:「全部格式化!」

「這這!好!」負責人結巴了幾下,肉疼的只能將計算機資料庫里的實驗數據全部格式化!

喬君收起硬碟,淡淡的道:「現在讓大家收拾一下,跟我出去了!」

……

半個小時后,在刀疤臉的帶領下,喬君找到了第二個監獄,不過除了那個最強兵王外,其他被關押的人全部去拉出去做實驗了,喬君在實驗室看到的那些半成品怪物,就是關在第二個監獄里。

第二件事情被解決后,喬君又在刀疤臉的帶領下,喬君很快就找到了地下通道,並且將通道裡面站崗的最後一批武裝悍匪全部解決了。喬君確認這裡沒有任何人之後,這才帶著所有人,包括裴甲一起原路返回。

夜深了,漆黑一片的夜空,一輪彎月沉寂在天邊。狼首,狼爪,韓刀月,黑狼,狼王,黑鷹,等人在通道出口整整等了半天,那些被喬君點了穴的一夜等人全部被軍區的人帶走了,另外韓刀月帶出來的那十幾個女人,一直沒有離開,原因是她們身無分文,無法離開這裡。狼首等人只能叫大隊長派飛機過來,帶她們一起離開了。

「隊長,雷神進去這麼久了,不會有什麼事吧!」一向大大咧咧的韓刀月,一張絕美的俏臉上掛滿了擔憂,扛著槍,走來走去,一雙漂亮的丹鳳眼一直時不時的往密室的台階口瞅一眼。

「應該沒有事,以雷神的身手,就算不是武裝分子的對手,也能輕鬆逃出來。我們再等等吧,如果半個小時還不出來,我就跟你一起去看看!」狼首故作鎮靜的說道。

如果不是喬君的命令,讓他們死守出口,他早就帶大家進去了。

「隊長,我覺得不對勁啊,雷神說這底下的通道有五公里左右,按道理應該找到了出口才對,為什麼還沒有出來?難道他去了別的地方?」狼爪不解的問道。

「他應該是去別的地方了,不然的話,早就出來了。根據這些女人提供給我們的情報,這下面有四通八達的底下密室,我們要炸毀這底下通道,裡面有些投降的人或者也有好人也說不定,這些人肯定要被清理出來的,我估計他是清理人去了。」狼首道。 「誒?你們快看,那不是雷神嗎?」狼王驚喜的道。

頓時,所有人都看向了石頭房子的出口位置,緊接著大家鬆了一口氣,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地了,所有人臉上都掛著驚喜之色。

喬君拿著火把,面色平靜,悠哉悠哉的出來了,後面緊跟著一大群人。

「你小子終於出來了,害得大家擔心死了,你沒事就好!」狼首一過來就錘了一下喬君的胸口。

喬君掃了一眼韓刀月等人,發自內心的感激道:「謝謝大家的關心!」

狼爪笑道:「哥們,別說關心的話了,我們都是生死兄弟,說這些話可就見外了啊!」

「呵呵!」喬君笑了笑,沒有說話。

韓刀月雙手環抱著突擊步槍,突然嘟著嘴,不滿的道:「喂,你這言而無信的傢伙,我在鐵牢那裡等了你快一個小時了,為什麼不過來,叫我跟你一起?」

喬君一愣,「我不知道啊,你不是帶著那些女人出去了嗎?又跑進來了?」

「那你以為呢?」韓刀月反問道。

喬君奇怪道:「你進來做什麼?這個地下密室的通道那麼多,連我都差點迷路了。」

韓刀月氣急,「你……你真懂還是假不懂?」

「什麼啊?不懂你說什麼?」喬君奇怪了,這韓刀月什麼意思啊?

「咳咳!」狼首乾咳了幾聲,其他人都是憋著笑不敢笑。這傢伙連人家暗戀他都不知道,難怪韓刀月會如此生氣,之前她第二次從監獄那邊出來后,臉上就一直帶著一層冰霜,後來越等越急,她臉上的冰霜才漸漸融化了,這下倒好,這女霸王又要發飆了。

果然!

「臭小子,我告訴你,本小姐從小到大都沒等過任何人,除了你!今天你讓我等了一個小時,這筆賬,本小姐先給你記下,以後我會讓你加倍還的!」韓刀月氣鼓鼓的說完,看也沒看一眼喬君,轉過身走了!

「隊長,她什麼意思啊,莫名其妙的罵我一頓!」喬君不解的問道。

「哈哈哈……」狼首等人這下終於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來!之前韓刀月在,他們可不敢笑。

笑完后!

「兄第,慢慢領悟吧!以後你就懂了!」狼首語重心長的說道。

「兄弟,有些事情,不要說破的好,說破了大家都尷尬!你以後慢慢就會領悟這其中的奧妙!」狼爪拍了拍喬君的肩膀,用一副長輩教育晚輩的語氣說道。

喬君滿頭霧水,聽的雲里霧裡,根本聽不懂他們說什麼。

站在喬君身後的木蘭蘭,此時臉色有些發白,她不知道怎麼了,一看見扛著槍的韓刀月跟喬君關係這麼熟,心裡就不舒服起來。

聰明絕頂的她,不用去想,也知道韓刀月喜歡上了喬君,只是喬君年紀還小,沒經歷過愛情,現在還不懂什麼是愛與被愛,所以面對對韓刀月那毫無理由的無理取鬧,感到不解,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是這只是短暫的,一個人總會長大,總會去嘗試愛情。如果時間久了,喬君會從不懂開始到懂,到那時候……

木蘭蘭不敢想下去了,她知道這個救了她的男子和離開的那個女子肯定是一起的,看他們的穿著和打扮就知道他們都是大華國的軍人,而她只是一名商人,離開這裡后,從此不可能再往來,何談袒露心聲??

木蘭非常肯定,她是愛上這個少年了,而且還是義無反顧的愛上他了!

愛情就是這樣,不經歷風雨,怎能知道誰是她的牽絆!

夏多的耐色瑞爾之旅 她不相信一見鍾情的愛情!

也不相信,天長地久的誓言!

她只相信,經歷過的酸甜苦辣!

人,只有經歷過絕望,才能知道珍惜擁有,而她想擁有的愛情,就是從絕望中得到的!

兩次的絕望,讓她見證了一個男人的強大以及從容淡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