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婆你說的有道理。」樂爺爺附和,然後說:「果橙說那小子是當兵的,能被排到國外去執行任務,應該不是普通的兵。」

「對,特種兵,電視上放的會飛檐走壁的那種。」樂奶奶一拍大腿說,「乖橙打小就練武,倒是和乖橙有共同語言,我就是怕他長得五大三粗的,曬得跟黑炭頭似的,咱乖橙嬌花似的女娃子,站一塊不般配呀!而且當兵的都脾氣大,要是欺負咱乖橙怎麼辦?」

樂爺爺說:「不是還有咱們兩個老的給她撐腰嗎?他要是敢欺負咱乖橙,我就削他。」

「對,狠狠的削他。」樂奶奶揮舞著拳頭,下一刻眉頭又皺了起來,「咱倆都這歲數來了,還能給她撐腰幾年?乖橙要是有個哥哥就好了。」

「果粒!」兩個人不約而同把目光看向小孫子。乖橙雖然沒有哥哥,但有個弟弟呀!果粒年紀是小了點,但沒關係,小孩子長得快著呢。而且乖橙還小,一時半會也不會急著嫁人。

「老太婆,現在城裡都流行練那什麼道,明天咱就送果粒去學。」樂爺爺說。

「那是跆拳道,你個老頭子連這個都記不住。」樂奶奶嘲笑老伴兒,「是得學,學好了保護他姐姐!」

樂果橙不知道她爺奶已經為她想這麼多了,她被姜別纏的一點空閑都沒有,倒不是說她很忙,而是姜別一刻都不許她離開他的視線。

醒來的姜別,恢復能力是無比強悍的,那性子較之前也更加霸道了。躺在那兒不能動,不能說話,那兩隻眼睛就緊緊的盯著樂果橙的臉,一眨不眨的,樂果橙覺得她都要被姜別盯出一個大洞來,哪怕她是去上個廁所,回來都會迎上姜別控訴的眼神。

一能開口說話就迫不及待的指責:「樂小橙,你是我的女人,這輩子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居然還想紅杏出牆,膽肥了是吧?」

「姜別哥哥,你這樣想是不對的。」樂果橙忍不住糾正,「你都昏迷不醒了,彌留之際交代遺言你不是該讓我忘記你,再找個好男人過幸福日子嗎?」這綁著她一起做鬼是幾個意思?這佔有慾也太嚇人了吧!

姜別嘴角抽搐,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老子活得好好的!有比老子更好的男人嗎?」還昏迷不醒彌留之際,她可真敢想。樂小橙這個沒良心的,他還沒涼呢,她就開始想著找下家了?她上哪找他這麼優質的男人去?沒有他,她能過什麼幸福日子,還不得被人欺負的哇哇哭。

姜別都快氣死了,他睡的正香,耳邊就聽到樂小橙念叨著她多麼好看,多麼有魅力,這個喜歡她,那個對她有好感,這個男生家庭條件好,那個男生長得帥氣,還有八塊腹肌……這是準備出牆的節奏?特么他還沒死呢。

真是欠收拾了,姜別想起來打她一頓屁股,卻怎麼也睜不開眼睛,只能被動的聽她念叨。

聽到後面他的火氣更大了,這個氣人的小妖精居然還想收集天下男色整一個後宮,這怎麼能忍?想到樂小橙的確是個愛美色的,當被可不就是垂涎他的美色嗎?又是個沒臉沒皮沒羞沒臊無法無天的,他要不趕緊起來制止,她真能給他整出個後宮來。

一著急,姜別就醒來了。

樂果橙很委屈,「姜別哥哥,我哪有?我就是隨口一說,誰讓你昏迷不醒的?」

姜彆氣得想捶床,「你還有理了?」還隨便說說,連這樣的想法都不許有,「樂小橙你就會氣我!」他不就是多睡了一會嗎?她連睡覺都不讓他睡安生,姜別覺得依樂小橙的作勁,他就是真的死了也會被她氣得成棺材里蹦出來。 樂果橙目瞪口呆,她怎麼氣他了?這倒打一耙的技能是新點亮的嗎? 總裁,養女成妻 樂果橙很想捶他一頓,可看到他全身綁著的白色繃帶,心又軟了,只能把這口氣忍了。

沒一會,姜別又開始作了,「樂小橙,你是不是嫌棄我了?」

樂果橙冤死了,「我什麼時候嫌棄你了?」

姜別振振有詞,「你為什麼光看手機不看我?我就知道你嫌棄我受傷不好看了,可是你不覺得我就算憔悴了也比手機好看嗎?」

本來還有些心虛的樂果橙整個人都不好了,十分懷疑姜小別這是傷到了腦子么?她把手機一收,「行行行,看你!」

托著臉跟他大眼瞪小眼。

本以為這下總該消停了吧,沒過半小時,姜別不滿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樂小橙,你居然在發獃,你居然對著你男人發獃!你在想什麼?是不是想你們學校又高又帥的小男生?」

樂果橙,「——」她哪有發獃?不就晃了一下神嗎?

不行,這日子沒法過了!樂果橙把牙齒咬得咯吱咯吱響。

就是旁觀的嚴開都忍不住捂臉,大少,你這樣作真的好嗎?現在果橙小姐忍你,可你總有痊癒的時候,不怕果橙小姐到時找你算總賬嗎?果橙小姐那小本本他都看到了,上頭記的全是大少你的罪行。

等姜別能動彈了,樂果橙更是恨的分分鐘想把他掐死。

「樂小橙,手呢?我要牽著你的手,這樣你就不會跑掉了。」

樂果橙憋屈的把手伸給他,特么的你一握一整天不煩嗎?特么的我這是手,不是豬蹄,你能輕點嗎?都給你我腫了你知道不?

「樂小橙,我渴了,你快喂我喝水。」

樂果橙面無表情的端著杯子送到他嘴邊,你特么的都有力氣握著她的手了,還沒力氣端個杯子嗎?

「樂小橙,你能溫柔點嗎?這才幾天你就煩了厭了敷衍了,你果然是嫌棄我了?」

樂果橙繼續磨牙,你特么的哪隻眼角看見我敷衍的?

「樂小橙,我要親親,你今天一天都沒親我了。」

特么的十分鐘前她親的是狗啊?

「樂小橙,你又跑哪去了?」姜別狠狠捶床。

Z國到處這麼亂,連條平坦的路都沒有,她能到哪去?很好,都特么的有勁捶床了!坐在走廊上低頭玩手機的樂果橙頭也沒抬一下。捶吧,反正一天到晚他也沒少捶床。

「樂小橙,我的腿麻了,廢了,沒知覺了——」

樂果橙捂住耳朵都擋不住魔音往她腦子裡鑽,她深吸一口氣站起來,老天爺,這個熊玩意到底作到什麼時候?

本來想削他一頓的樂果橙,對上姜別那可憐兮兮的眼神,「橙橙,我都喊你半天了,你別不理我。」

頓時,什麼火氣都沒了。

終於可以回國了,樂果橙心花怒放,對著無理取鬧的姜別,語氣都比之前溫柔了,「姜別哥哥,你要好好養傷哈,我很有良心噠,只要你這張臉還在,腹肌不腹肌的不重要啦!我不會拋棄你的。」

趕在姜別開口之前又補充了一句,「不用太感動啦,誰讓我就是這麼善良的小仙女呢。」

姜別嘴角抽了一下,「——」什麼善良的小仙女,她這是急著回家見她爺奶吧?這小東西,昨天還信誓旦旦說最愛的人是他,現在就迫不及待想從他身邊溜走。

女人,你的名字叫謊言。

姜別一把拽住樂果橙,「你好好上學,過幾天我就去看你。」登門拜訪什麼的也該提上日程了。

「知道,知道,我走了哈,都開學好幾天了,你看你多耽誤我上進?再見!姜爺爺再見!」樂果橙把他的手扒拉開就跑,再不跑,姜小別肯定要把她打包帶回去。

「別看了,人都沒影兒了。」看著脖子伸的老長的孫子,姜老爺子忍不住開口,心裡卻高興的很,孫子總算是開竅了,離他抱重孫還遠嗎?

「既然放心不下那就趕緊把人娶回家,果橙丫頭這麼優秀,慧眼識珠的可不止你一個,還是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安全。」姜老爺子又說,「日子我都給你挑好了,三月二十八,黃道吉日,百事皆宜。元寶,你看是不是該把婚訂了?」

姜別心中一動,訂婚倒是個不壞的主意,樂小橙這麼垂涎他的美色,肯定會同意的。

「好,聽爺爺的,爺爺您辛苦了!」姜別看向姜老爺子。

姜老爺子更加高興了,「能看到你成家,我就是再辛苦也高興。」緊接著話鋒一轉,「元寶啊,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好好養傷,三月二十八也沒有幾天了,要是訂婚那天還讓人抬著,多丟人啊!」

「爺爺,你放心吧!」姜別嘴角又抽了一下,他爺爺也把他看得太扁了吧。

「既然你心裡有數那我就放心了,元寶啊,這回你算是退役了吧?」見孫子點頭,姜老爺子臉上的笑意更濃了,「那正好,回頭我就讓人把公司的文件搬家裡來,你先看著,等你傷好了,我就把總裁的位子給你。」

作出這個決定,姜老爺子就覺得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艾瑪,他盼了多少年,這一天終於被他盼到了。

而姜別,整個人都不好了。爺爺,說好的他的任務是養傷呢?你搞這一堆文件是幾個意思?

「爺,奶,我回來啦!」樂果橙一口氣衝上樓,一邊拍門,一邊大聲喊。

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的樂奶奶立刻推了推老伴兒,「老頭子,我聽到咱乖橙的聲音了,是不是咱乖橙回來了。」站起來就往門口跑。

樂爺爺也跟著跑,「老太婆,你慢點,等等我。」

「你就不能跑快點?」樂奶奶埋汰了他一句,腳下速度絲毫不減。

「哎呦,真是我的乖橙回來了!」樂奶奶拉開門看到正是大孫女站在外面,那臉上的笑容就怎麼也止不住。

「奶,我回來啦!我想死您了!」樂果橙撲上去就給奶奶一個大大的擁抱,「奶,你也想我了吧!」

樂奶奶緊緊抱住孫女,「想,怎麼不想?白天黑夜的想。」

「難怪我耳朵天天都熱,我就知道奶您會想我的。」樂果橙撒著嬌,「爺,我回來了,您看我是不是更漂亮了?」

樂爺爺笑得合不攏嘴,「漂亮,漂亮,乖橙你啥時候都漂亮。」

老兩口拉著孫女的手往屋裡走,不錯眼的盯著她,怎麼也看不夠。

「爺,奶,Z國挺亂的,我也沒出去逛,就給你倆帶了兩條圍巾。」樂果橙有些愧疚的說。

樂奶奶的圍巾是大紅色綉著黑花的,樂爺爺的那一條是深藍格子的,摸著十分厚實。

「帶啥禮物,我跟你爺啥也不缺。」樂奶奶立刻就把圍巾圍上了,問:「好不好看?」

「好看!太好看了!」樂爺爺和樂果橙對視一下,異口同聲的說。

樂爺爺也趕緊把圍巾圍上,「老太婆,你瞧瞧我的。」很得意的樣子。

樂奶奶撇嘴,想說臭美,想到這是她孫女漂洋過海帶回來的,就煞有介事的點頭,「嗯,還行吧,我乖橙的眼光就是好。」

樂爺爺表情一滯,不滿的嘟囔,「你個老太婆,就喜歡埋汰我!」他年輕那會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俊小伙兒,老太婆那是啥眼神呦!

樂奶奶已經拉著孫女的手打聽Z國的情況了,「之前你也沒說清楚,Z國是個什麼情況?」

反正都已經平安回來了,也沒什麼好瞞著的,樂果橙就實話實說,「Z國正內亂,政府軍和叛軍打得不可開交,之前還發生了地震,Z國那麼小,一多半都波及了,到處都是倒塌的建築物,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到我們回國的時候都沒清理好。」 「哎呦喂,還打仗?這麼嚇人!」樂奶奶嚇了一大跳,「乖橙啊,你沒事吧?要是知道Z國打仗,我說什麼都不讓你去。你個熊孩子居然瞞著我不說。」她瞪著眼睛,揚起巴掌作勢要拍孫女,落下的時候卻輕的像撫摸。只輕拍了兩下就捨不得了。

樂果橙笑嘻嘻的,「我能有什麼事?我這不好好的回來了嗎?頭髮絲都沒少一根,不信奶您數數,數數。」她把大腦袋伸奶奶跟前了。

樂奶奶抱著孫女的頭,又拍了她一下,嗔怪,「你呀,從小就是個機靈鬼,以後有事可不能瞞著奶奶了,聽到沒有?」

樂果橙自然答應的爽快。

樂奶奶又問:「乖橙啊,你那個男朋友咋樣了?」

樂果橙的眼睛閃了一下,狀似隨意的說:「好著呢,就是受了傷,回家養著唄。」心裡嘀咕,他能有什麼事?有事的是她好么?

樂奶奶和樂爺爺對視一眼,「乖橙,他家裡是做什麼的?」

樂果橙說:「跟我爸一樣,開公司的,就是他家的公司規模比我爸的大點。」頓了一下,又說:「他爺爺早就盼著他回來接管公司了,這下可算如願了。」

樂奶奶和樂爺爺均是眼睛一亮,「這麼說他以後就不當兵了?」

「不當了。」樂果橙點頭,「退役了,以後就在他家公司上班。」

樂奶奶很滿意,「這樣好。」只要不再執行那麼危險的任務就行,接管家裡的公司就更好了,至少能養活得起乖橙。

樂爺爺說:「乖橙,你看你啥時候把他領家裡來,給我和你奶瞧瞧?」

樂果橙揚起的手一頓,「過段時間吧,等他養好傷,他也說了,過些日子來家裡拜訪。」

老兩口又對視一眼,「行,我們等著,只要小夥子人好,別的咱不挑。」又感嘆:「一晃咱乖橙都有男朋友了。」

「奶,您這是怕我嫁出去沒人管你們呀?」樂果橙嬉皮笑臉湊到奶奶跟前,「我才十七,離結婚早著呢。您和爺放心吧,我都想好了,我不嫁出去,我讓他給咱家做上門女婿。」

「對,對,這樣好,住到咱家裡來,他絕對不敢欺負你。」樂爺爺十分贊同。

「你個老頭子瞎說什麼?乖橙這一代多是獨生子女,人家就一個兒子,怎麼可能到咱家來做上門女婿?」樂奶奶斜了他一眼,摸著孫女的小臉,「乖橙啊,上不上門都無所謂,只要你過得幸福,爺奶就啥也不擔心了。」

「那哪行呀。」樂果橙卻不贊同,「哪能只我一個人過得幸福呢?爺奶你們也要幸福才行。奶,您和爺爺辛辛苦苦把我養大,我哪能光想著自己幸福?那我成什麼人了?肯定不行的。」

樂果橙一臉認真,「他家裡還有個姐姐,上門應該有點困難,不過也不怕,到時我買兩套挨著的房子,咱們還住一起。」

「好,奶還跟我乖橙住一起。」樂奶奶看著一臉認真的孫女,又高興又欣慰。乖橙果然是好孩子,啥時候都想著他們這兩個老東西,比她爸,算了,這麼高興還是別提他影響心情了。

一趟Z國之行,半個月就過去了。學校早就開學了,樂果橙來到學校,同學都關心的問她怎麼請了這麼長時間的假。

樂果橙輕描淡寫的說:「回老家一趟,有點事,絆住了。」

這是樂爺爺和樂奶奶給她請假時的借口,對其他人的解釋也是這樣的。江雪倒是沒有懷疑,施紅私底下卻和老公嘀咕,「這都過完年了還祭什麼祖?而且有讓丫頭片子祭祖的嗎?」明明她家小傑才是老樂家的長孫,施紅是一肚子的不滿。

不滿歸不滿,卻也不敢在公婆跟前說什麼。

大家紛紛點頭表示理解,老家什麼的,七大姑八大姨,關係複雜著呢。一家呆半天,可不得半個月才能走一遍?

鑒於樂果橙主動交上作業,各科老師雖然心裡不滿,到底也沒說什麼。只在私底下嘀咕:都高三了,還缺這麼長時間的課,成績再好也不能這樣作。

但很快,樂果橙就用一張張接近滿分的試卷讓他們服氣了。

姜別受傷這麼大的事情自然瞞不住,至於怎麼受傷的,對外的解釋一律是:誤傷。怎麼誤傷的?國外那麼亂,連槍支的管制都不像國內這麼嚴,殃及路人的案件還能少嗎?

一時間探望者紛紛登門,全被姜老爺子擋在外面,就一句話,他孫子得養傷,不能見客。姜老爺子把孫子藏得死死的,外頭只知道姜別受了傷,至於傷的怎麼樣,全然不知。

除了姜別的媽媽和姐姐見到了人,其他的包括叔嬸堂弟一樣都被擋在外面。二嬸徐曉麗和三嬸張維珍十分生氣,「爸什麼意思?難道我們還能害了他不成?感情只有姜別是他孫子,咱們這些都是撿來的?」

姜振海和姜振河看了老婆一眼,「沒聽爸說嗎?姜別在養傷,你去打擾他幹什麼?一家人什麼時候不能見?非得這個時候嗎?」

訓老婆倒是訓得冠冕堂皇,就是不知道他們自己心裡怎麼想。

夏莞爾自然也在拒客行列之中,全方位三百六十度關懷了姜別一通,充分表達了自己的甜美可人才走。

「走啦?」看到管家送客回來,在走廊上溜達的姜老爺子過來。自從孫子元寶回來,姜老爺子是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有勁,精神也煥發了。

管家點頭,「走了。」頓了一下,難得發表了一句一見,「我覺得夏小姐比不上果橙小姐。」

「那當然了。」姜老爺子很得意,他對樂果橙這個孫媳婦最滿意了,「你別看夏家那個丫頭在你面前乖巧有禮貌,那都是裝的,其實在心裡還不定怎麼罵咱兩個老不死的呢。那丫頭,精明全浮在表面上,不行呦。」她還以為自己裝的很好,其實早被他這雙利眼看透了。

第二天夏莞爾又登門了,這一回她學乖了,是陪著她爺爺一起來的。

姜老爺子和管家對視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夏老爺子登門,姜老爺子自然不能避而不見,不過對於夏老爺子提出要去看看姜別的要求仍是委婉回絕了,「他一個小輩,哪敢勞煩你這個做長輩去看他。」

夏老爺子又提出讓孫女代替他去看看姜別,「他們年輕人應該能說到一塊去。」

姜老爺子笑而不語,壓根就不接他的話茬。夏老爺子臉上未免有些掛不住,黑著臉問姜老爺子,「姜大頭你什麼意思?你是瞧不上我夏家,還是瞧不上我孫女?」他乾脆把話挑明了,「夏家比你姜家也不差吧?我家莞爾也不差吧?咱倆兩家聯姻,好處還用我說嗎?」

「爺爺!」夏莞爾雙頰緋紅的嬌嗔著。

夏老爺子看著她笑著說:「你不是喜歡姜別嗎?不是你求爺爺陪你來姜家的嗎?這會倒知道害羞了?」轉頭又對姜老爺子說:「老夥計,把我家莞爾丫頭給你做孫媳婦,你說怎麼樣?」

姜老爺子卻不買賬,「夏家是不比姜家差,莞爾丫頭也很好,可現在時代不同了,都講究自由戀愛了,不興家長包辦那一套了。說起聯姻,你看看我家老大和他媳婦。」姜別的爸媽的結合就是商業聯姻,「我這心裡愧疚,那個時候我就說了,元寶這一輩的,我都不讓他們聯姻,當然自個有了感情的除外。」

夏老爺子沒想到姜大頭一點面子都不給,「說來說去你還是沒看上我家莞爾!」

夏莞爾也適時咬著嘴唇紅了眼睛,一副傷心難過卻又佯作堅強的模樣。

姜老爺子說:「莞爾丫頭很好,貌美如花,又聰明能幹,還是國外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帝都名媛。我是巴不得她給我做孫媳,可你們也知道我家元寶是個主意大的,我做不了他的主。」

怕夏老爺子不信,還特意舉了個例子,「當初元寶大學畢業,我就想讓他進家裡公司上班,他聽了嗎?沒有!非跑到國外去做什麼學問,我是什麼招兒都使了,不還是沒拗過他嗎?我們家講民主,只要孩子們高興,我也就隨他們去了。 離魂記 所以,老夥計,不是我看不上莞爾丫頭,我其實也是為了她好。」

話鋒一轉,「我家元寶有女朋友了,已經在商量訂婚了——」

「什麼?」夏老爺子和夏莞爾十分吃驚,尤其是夏莞爾,臉色難看極了,「他怎麼能有女朋友?」

謝老爺子看了失態的孫女一眼,一副意外的樣子,問:「怎麼之前沒有聽說?訂婚的日子定下來了嗎?」很關心的樣子。

夏莞爾心裡亂極了,勉強讓自己冷靜下來,一雙眼睛卻緊緊盯著姜老爺子。

姜老爺子說:「別說你覺得意外,我也覺得意外。不瞞你說,我也是這次元寶從國外回來說才知道的。至於訂婚的日子,我給選了一個,三月二十八,黃道吉日,宜婚嫁。不過元寶說還得徵求女方的意見,人家要是同意,那就三月二十八,要是不同意,那就再往後推唄!我心裡著急,都恨不得我家元寶明天就能結婚,可這事我老頭子說了不算。」

「哦,姜別的女朋友是國外的姑娘?」夏老爺子不動聲色的問。

姜老爺子擺手,「不是,是國內的姑娘。我孫子跟我一樣,傳統,不喜歡國外的洋妞。」

「哦,是國內出去的留學生!」夏老爺子恍然大悟。

擄愛成婚:陸先生疼她入骨 姜老爺子笑了笑,沒有正面回答。

夏老爺子就說:「老夥計,恭喜你了,可算是盼到大孫子成家了。」

姜老爺子很有感觸的說:「可不是嗎?從元寶滿十八我就盼著呢,總算元寶孝順,沒讓我把這個遺憾帶進棺材。」

無論夏老爺子怎麼旁敲側擊打聽女方是哪家的,奈何姜老爺子滑的跟魚一樣,最後只能鎩羽而歸。

夏莞爾還不想走,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夏老爺子瞪了她一眼,她這才依依不捨的跟著往外走,走著,還不住回頭。明知道姜別不會出現,她還是抱著一絲的奢望。

到了車上,夏莞爾就再也忍不住了,捂著嘴哭,「爺爺!」

本來有些不喜的夏老爺子看向來要強的孫女哭得這麼傷心,火氣也消了,「這事還不知真假,你就哭成這樣,你的冷靜自製呢?莞爾,你太讓爺爺失望了。」

夏莞爾停住聲,抽噎著,「爺爺,我不甘心。」她喜歡了他那麼多年,為他做了那麼多,如何能甘心呢?「爺爺,我真的不甘心!」她攥著拳頭,眼裡閃過戾氣。

「不甘心那就去爭,去搶。」夏老爺子說,「從小我是怎麼教你的?這是個弱肉強食的社會,想要什麼,想要得到別人的尊敬,想過的比別人體面,那就只能去爭去搶,爭到了搶到了那就是你的。」

頓了一下,又說:「你的眼光很好,爺爺我也很看好姜別,帝都同輩人中他是個尖兒,甚至許多父輩都不如他。他是姜老頭一手培養出來的繼承人,你要是能和他結婚,生下帶有姜夏兩家血緣的孩子,哪怕是女孩,你這一輩子都無憂了,咱們夏家也能跟著更進一步。」

夏莞爾若有所思,拿出面紙優雅的擦乾眼淚,「爺爺,我知道怎麼做了。」

姜別厭惡女人,不然這麼多年她早如願了,怎麼可能突然之間就有了女朋友?十有八九是個幌子。沒見姜爺爺的話都沒說死嗎?到時一句女方不同意還要再挑日子就輕輕鬆鬆的搪塞過去了。

想到姜爺爺似乎不太贊同她和姜別的婚事,夏莞爾有些難過,但那又什麼關係?只要她成功嫁給姜別,誰管他贊不贊同,喜不喜歡。

夏莞爾越發覺得這不是真的了,哪怕是真的她也不會放棄,她喜歡了姜別那麼多年,怎麼可能會放棄?爺爺說的對,就算姜別結婚了,不是還可以離婚嗎?爭到了搶到了就是她的,過程不重要,結果是好的就行了。

在帝都,敢跟她夏莞爾搶男人的還沒出生。夏莞爾瞬間又是那個驕傲自信的帝都名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