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朱大良他們雖然是人多,但是也不過,只有一名蛻凡境二重的武者而已。

而他與柳若藍,一名是蛻凡境五重,一名是蛻凡境四重,這樣的實力,足以鎮壓這些人了。

但是當他聽到柳若藍說,朱大良等人都是夏族的人的時候,那臉色就突變,瞬間就陰沉了下去。

一抹濃郁的殺機,從他的眼中爆發。

這一刻,景天冬的兩眼都是微紅,目光唰的盯著朱大良他們,身軀微微顫動,心裡卻是有些驚愕。

夏族?怎麼會是他們!

不是有消息說,他們已經被師兄他們給滅了嗎?!

他卻是不知道,此刻綦克與古德八兩人,正樂呵呵地帶著夏族另一隊人,在另一個方向,清理著海妖凶獸。

「師妹,他們是夏族的人?!」

景天冬目光凜然,帶著一股強烈煞氣,聲音有些嘶啞,似乎是在向柳若藍確認一樣,但實際上,他是在肯定自己內心的疑惑。

柳若藍聽著景天冬的話,頓時就眉頭皺起,察覺到一絲的不正常來。

她這段時日都在裂天劍宗閉關修行,卻是並不知道,景親王府已經被夏族所滅。

她想到的,也就是那一次夏族殺破景親王府,把他們趕走臨安郡城的事情。

正想著要規勸景天冬一二,卻是沒有想到,景天冬一身閃身,就已經殺了出去。

「夏族的人?都給本世子去死!」

景天冬凄厲的大吼一聲,本來以為夏族已經被滅,他也能夠慰藉景家一眾人的在天之靈,安撫內心的傷痛。

可是沒想到,這一次出來,才發現夏族根本就沒有被滅!

在那一瞬間,景天冬內心深處,那股血恨仇殺之意,頓時就更加激烈的爆發了出來,讓他雙目赤紅,宛若癲瘋。

只見他瞬間衝出,鏗鏘的一聲,一道極致的劍光,頓時閃爍虛空,劃出了一道可怖的劍痕來,直指朱大良等人。

「嗯? 閃婚虐愛:BOSS別上癮 哪來的瘋狗!」

朱大良見狀頓時就大怒,雖然說他只有蛻凡境二重的修為,但是對上景天冬,卻是絲毫不慫,一拳就轟了上去。

轟!

朱大良一拳就蹦碎了劍光,但是那一股鋒芒,卻是讓他制不住身子,往後退了兩步,就是他的拳上,也多了一道印痕。

一絲絲微微的痛楚,就從那印痕當中,傳了出來。

這讓朱大良有些驚訝,雖然說他並沒有狂化身體,但是經歷了一次次的煉獄試練,他如今的軀體,那防禦可也是強橫至極。

但是眼前的這個瘋狗一劍,竟然是差點就破了他的防!

朱大良驚訝,景天冬則是差點眼珠子都瞪了出來,直想破口大罵,自己全力的一劍,竟然就這樣被人用拳頭接了下來!

這樣的結果,讓景天冬如何接受得了,臉色都是漲紅了,眼中殺意更甚。

「死死死!」

「裂風四式!」

只見景天冬瘋一般的吼叫,一身威勢更是狂暴,身影如風,猶如龍捲一般狂暴肆虐,直接就朝著朱大良衝撞過去。

下一刻,一抹極致的劍光,瞬間就把風暴撕裂,一瞬而逝,那速度簡直快到了極致,威力也是讓虛空,都泛起了漣漪,微微扭曲。

下方,柳若藍看到景天冬與朱大良殺在一起,臉色都變得冰冷了下來。

(本章完)

百镀一下“最強狂武帝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吼吼吼!!!」

一道猿猴似的咆哮聲,震動著整個極劍山門,在景天冬一劍殺來的時候,朱大良頓時就感受到濃濃的威脅感。

畢竟相比於景天冬,他的修為足足是低了三重,這可是一個小等階了。

況且景天冬也不是普通的門派武者,而是出自裂天劍宗的高徒,能夠拜在長老的門下,足見他的天賦不弱。

所以沒有猶豫,朱大良直接就爆發出暴力猿體來,剎那之間,一股恐怖的狂暴氣息爆發,直衝九天雲上。

柳若藍感受到這股氣息,那臉色頓時就大變,看著已經化身為六丈龐大、巨人似的朱大良,不禁失聲驚叫。

「聖級體質!」

在朱大良爆發出體質的瞬間,柳若藍頓時就有所覺,因為在此刻,哪怕是她,都是有著一種遇上勁敵的感覺。

砰!

朱大良一拳轟出,那恐怖如炮彈似的拳頭,轟在了景天冬襲來的劍刃之上,瞬間就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力量。

剎那之間,劍光破碎!

一股狂暴的餘波,在兩人之間爆發,卻是讓他們都不禁後退。

滴答!

一滴鮮血滴落。

朱大良看了一下自己的拳頭,就可以看到,一道細微的血痕出現,不過只是片刻,這血痕就結痂恢復過來。

而景天冬,在朱大良的一拳之後,身體卻是禁不住一個翻滾,只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巨力穿透手中的利劍,衝進了他的內腑,猶如猛獸似的,狂暴肆虐。

「嗯哼!」

景天冬臉色微白,看著此刻大變身體的朱大良,那臉色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這般的模樣,他又如何看不出。

然而這才是讓他驚怒的!

一個小小的家族之人,竟然也有著特殊的體質,而他身為景親王府的世子,裂天劍宗的天驕之子,卻是沒有!

沒來由的,一股妒忌恨之意,頓時就從景天冬的內心爆發,如果他也有體質,只怕柳若藍都會對他另眼相看吧!

而不是像現在這般,無論他做什麼事情,都是冷著一張臉的!

「臭婊砸!」

想到這裡,景天冬心中怒火更甚,都已經是想著,日後如果柳若藍臣服在自己的身下,必定虐她如狗!!!

心理已經扭曲的人,必若瘋狂。

在這一瞬間,景天冬身上的氣息都是狂暴了幾分,面色猙獰,提劍就再次沖向朱大良,不斷嘶吼:「死死死!」

「吼!」

朱大良則是狂暴地怒吼,不屑地盯著景天冬,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瘋狗,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歪了。

不過也無所謂了,膽敢招惹他朱大良,老子那三十米的大刀,就問你怕不怕,分分鐘教你如何做人。

「蛻凡境五重又如何!」

「老子一樣虐死你!」

嗡!

一陣刺眼的光芒閃耀,朱大良握著那把三十米的大長刀,看著景天冬已經殺近,手臂猛地一動,瞬間就掄起大刀,一招力破千軍直接就劈了過去。

轟!!!

大長刀一出,那股恐怖的巨力,瞬間讓四周的空氣,都直接炸開排空,兩人所在的空間,都成了真空。

沒有了聲息,一切都陷入了沉寂,景天冬瞪大了雙眼,看著那把不是人用的大刀,直接轟向自己。

「???」尼瑪,你這把武器這麼流弊,有考慮過別人的感受嗎!

景天冬驚恐萬分,那把大刀實在嚇人得緊,本能地,他抬起手中的利劍,一招裂天三劍,迎了上去。

轟!轟!轟隆……

三劍上去,卻是直接被暴力轟破,恐怖無匹的力量轟在景天冬的身上,直接就把他轟得橫飛,身上衣服炸裂。

「噗嗤!」

咔嚓咔嚓!

被朱大良一刀劈中的人級極品利劍,都是咔嚓的幾下,裂痕密布,可以說,已經是直接被朱大良給廢了。

至於景天冬自己,在那一瞬間,他的手臂骨就已經被崩碎,血肉炸開,拉聳不動,恐怖的力量衝擊而來。

「噗嗤!」只是一口血噴出,景天冬就感覺眼前發黑,胸口火辣辣的疼,都不知道是斷了多少根骨頭。

至於五臟六腑,景天冬感覺都已經到了崩碎的邊沿,也虧得他是蛻凡境,身體早已經有了蛻變,是為非凡。

顧不上驚恐,景天冬連忙掏出一枚紅嫣的丹藥,直接吞服下去。

「服藥?服藥也保不住你的小命!」

這時候,朱大良一聲暴喝,看著景天冬如此的模樣,就已經是知道他大致的實力,就憑著他如今的狀態,可殺!

朱大良怒吼著,身影一動,直接就殺了上去,與此同時,他手中的大刀高高舉起,瞄準了景天冬,直接劈下。

砰!

然而這時候,一道倩影卻是擋在了他的身前,一劍轟出,竟是直襲他的脖子,涼涼的寒意襲襲,把他籠罩。

朱大良瞳孔一縮,如果自己這一刀劈下去,景天冬絕對會死,但是最終的結果,就是他也會跟著一起涼。

來玩笑,這怎麼可能。

轟!

朱大良頓步,手中大多猛地劈落,把這突如其來的攻擊,直接轟散,而後腳下一動,往後退了幾步。

寵妻不膩:顧少,超給力 柳若藍收劍,臉色冷然,渾身凌厲的劍勢洶湧,蓄勢待發,如同利劍般的目光,直直地盯著朱大良,毫不退讓。

「他是我的師兄,更是裂天劍宗大長老的親傳弟子。」

柳若藍淡淡道,目光看著朱大良,「所以你不能殺他,否則的話,那後果,不是你們夏族可以承受的。」

「別給夏族招禍,回去吧。」

不知為何,看到夏族的人,柳若藍的內心都是有些複雜,有時候很想就肆意一番,為她柳家昔日之怨雪恥。

可是真要到動手的時候,她的內心又有些遲疑,她不知道這個仇怨,是否還有那個必要再去提起。

冤冤相報何時了,自己殺了這些夏族之人,只怕也會招來禍事吧。

想到這裡,柳若藍目光微凝,那一次與夏老爺子、夏母他們相視的情景,再一次浮現在她的腦海中。

「這夏族的老爺子,還有那夫人,都是不簡單啊。」

「裂天劍宗的人?」朱大良聽著,那神色頓時就一愣,有些驚疑地,看著柳若藍與景天冬,臉色古怪。

(本章完)

百镀一下“最強狂武帝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說起裂天劍宗的人,朱大良就想起了綦克與古德八那兩師兄弟,他朱大良牆都不服,就服他們兩個逗比。

跟他們聊過幾天時間,朱大良差點沒被他們兩個笑死,他從來就沒見過這麼可愛的兩個人,關鍵還湊一起了。

不過他們兩兄弟歸他們兩兄弟,剛剛襲擊他的那個瘋子,卻是不能就這麼算了,哪怕是裂天劍宗又如何!

朱大良眼色森然,盯著被柳若藍護在身後、一臉幸福的景天冬,咧嘴一笑,卻是朝著身後三百夏神衛揮手。

「這個妞我攔著!」

「那個瘋子,你們給我把他剁了!」

聽到朱大良的吩咐,原本在一旁抱著胳膊看戲的夏神衛,那臉色頓時就肅然,一抹煞氣流露:「明白!」

嗖嗖嗖!

下一刻,這群夏神衛頓時就四散而去,卻是把柳若藍與景天冬,都包圍了起來,一股股恐怖的氣息爆發。

對付柳若藍,估計他們有點懸乎,但是對付受了重傷的景天冬,他們還是沒有問題的,拖都能拖死他!

「他們……」

柳若藍臉色微變,目光掃過一眾夏神衛的身上,此刻修行了【降龍伏虎功】的夏神衛們,那氣息可是非凡。

嗡!

「你們別逼我出手!」柳若藍手中一把冰藍幽冷的利劍,只是微微出鞘,一股衝天的鋒芒,頓時就露出。

「嘿嘿,你的對手是我!」

看著柳若藍爆發出驚人的劍勢,朱大良眼中熾熱的戰意爆發,他可以感受到,那一股劍勢,讓他都有些驚悚。

但也正是如此,才激發出了朱大良心中的戰意,他,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對手了!

轟!!!

二話不說,朱大良手中的三十米大長刀直接橫掃了過去,與此同時,一股衝天的血氣,從他體內勃發。

只見此刻,一股恐怖的血氣散出,籠罩在朱大良的身上,渾身散發著熾熱的氣息,猶如一尊燃燒著血火的魔影一樣,那霸氣狂暴的樣子,讓柳若藍都臉色一變。

「裂風一式!」

鏗鏘!

只見一聲脆響嗡鳴,剎那之間,半空之中的勁風,頓時就被驅散,就彷彿是在柳若藍的這一劍之下,都被撕裂了。

這股動靜之大,比起剛剛景天冬施展出裂風四式,都要更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