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賴轉向了孟嶽嶽說道:「老嶽嶽,你將這戊幽域的域主之位讓給我,然後你帶領一千人馬前往癸幽域,將那癸幽域的域主位置拿下,而且也要整合初階鬼帝實力以上的鬼物,兩個月後趕回戊幽域,為了保險,赫連英才跟著去協助你,應該問題不大了!」

「是!」孟嶽嶽點了點頭說道。

「那癸幽域的域主在十大域主中實力最低,屬下和孟域主二人,可以保證是萬無一失!」赫連英才也出言道。

吳賴點了點頭道:「嗯嗯,很好,既然如此,那事不宜遲,大伙兒現在就立即出發,記住,一旦發現不可力敵的時候,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少一個兩個幽域無關大礙的!」

「是!」所有人都是一抱拳,魚貫而出,去執行吳賴的命令去了!

至於吳賴自己,則是轉身再次進入宮內開始了修鍊,大戰在即,自己能多一份戰力總是好的!

不過,吳賴修鍊的主要是九轉玄功,他的功法中,紫天星辰十二劍訣已然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了,雖然劍訣的威力並不強悍,但是配合上軒轅劍,那就非同小可了!

而南明離火訣自從上次火燒幽靈鬼樹林之後,臻至了熔地離火初境之後,似乎已經到了瓶頸,吳賴修鍊了多次都不見鬆動,心知這一下也急不得,估計想要晉級必須飛升了天界之後才能尋找機緣了!

至於星辰淬神訣由於沒有了後半部分,也無法修鍊下去了,想要接著修鍊,必須尋找到後半部的修鍊法訣,這個也只能等飛升仙界之後再說了。還有霞光流轉訣,吳賴也修鍊到了頂峰,無法寸進了,所以吳賴只能繼續修鍊九轉玄功,而且在靈氣上不敢再有所精進了,萬一現在飛升了,可就不大好玩了,所以吳賴接下來錘鍊的還是肉身,所以,凄厲的慘叫聲再次響了起來!

好在周圍的鬼物們都已經習慣了這位年輕大王的慘叫聲,對這位年輕的大王更是異常地崇拜起來,難怪人家年紀輕輕就能夠達到這樣令人仰望的高度,看看人家這受的罪,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啊! 與狼兔的衝突已然過去了一個多星期,孫立成開始適應了現在的生活,徹底變成了一個原始人,呃,不對,是一個原始地精。

這些日子來,發生了不少的事情,有開心的,也有令人惆悵的。

先說令人開心的事。

首先,孫立成的標槍技能水平飆升。對二十米左右的目標,孫立成已經能做到十投八、九中的樣子。

其次,孫立成開始製造自己的小木房子了。自從發現了田鼠,孫立成的食物變得穩定,有了更多時間去勞作。他便將木屋的製作提上了日程。不過相對於地窩棚,木頭房子的製作工藝和要求都高了許多,得徐徐圖之。因為沒有趁手的工具,目前孫立成還停留在準備木料階段。

最後,孫立成對皮毛衣服做了改造。狼兔和大田鼠相對以前的獵物,皮毛柔軟了許多,所以孫立成將身上披的一些皮毛換成了更柔軟的兔子皮和田鼠皮,舒服不少。在這個過程中,他甚至用兔子皮為自己做了一個大褲衩兒。

在這個地方,底下生風也沒有人會嘲笑,但作為現代人,呃,或者說一個具有現代地球人魂魄的地精,孫立成堅持認為,有個褲衩兒還是非常重要的。

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骨幹的,沒有經過處理的兔皮大褲衩兒硬邦邦的。穿上以後,孫立成試著跑了幾步,結果磨的他哇哇直叫,只能無奈地扔了,繼續過著「拉風」生活。

再說令人惆悵的事情。

放在首位的是大草甸的狼兔群開始向草甸邊緣遷徙了。在那隻大灰兔子的帶領下,隱約有將大草甸封閉的趨勢,孫立成挖掘田鼠的工作將會受到嚴重影響。

孫立成對兔子們這種霸道的行為,感到非常地憤怒,於是……

沒有什麼於是了,一想到那隻能夠發閃電的大灰兔子,孫立成立馬就萎了。

「老天不公啊!」

孫立成只能仰天長嘯。

其次,孫立成的體質有些下降。穿越到這個世界這麼長時間,孫立成沒有吃過任何鹽。雖然動物的血液中含有一些鹽分,但隨著孫立成運動量的加大,已經完全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態。

當然,孫立成並不知道自己最大的幸運是身體里的那位神祇還在沉睡,沒來找自己麻煩。

神祇之所以沉睡,跟孫立成時不時練習一遍太極拳有關,那位陛下一直忙著加固自己的外殼,神力消耗有點兒大。

…………

隨著時間的流逝,孫立成對這塊土地的認識更加深刻,感知力也變得更強。

現在,孫立成進入到樹林中,隔著老遠就能發現那些活動的動物和鳥類。當然,孫立成沒有敢惹樹上的那些鳥雀,他可不願惹一群瘋子,每次戰鬥都是賠本的買賣。

在鳥雀們的嘲笑聲中,孫立成沿著河岸向樹林中摸去。走了不多時,他就發現前邊有一群動物。

這是一群梅花鹿,它們正在悠閑地啃著青草。這些梅花鹿與地球上的沒有什麼兩樣,圓圓的腦袋上長著一對樹杈形的鹿角,鹿角下面的那一副喇叭耳朵,不時支棱一下,像在偷聽周圍的動靜。

儘管孫立成很小心了,但摘下標槍的聲音還是驚到了鹿群,它們驚慌失措地逃走了。

暗罵一聲晦氣,孫立成只能繼續向林中探索。

可能是梅花鹿逃跑的聲音驚嚇了其他動物,走了好久,孫立成並沒有發現任何獵物。

正有些沮喪,那群梅花鹿卻出現在前方。

梅花鹿不好狩獵,自己的武器又渣,孫立成這次準備跟著這群鹿,看看能找到什麼好東西。

對於自己這個外來人,確切地說是外來地精,梅花鹿屬於本地土著,對周圍的一切門兒清。

一場長途拉練開始了,梅花鹿群帶著孫立成跋山涉水,在第三天,果然帶來了巨大地驚喜。

在梅花鹿的引導下,孫立成穿過一條狹窄的山谷,走了不久便看見了一條波光粼粼的小河,從山上而來,蜿蜒向北方流去,河流兩岸長滿了參天的松樹。很多高山羚羊和麋鹿在河邊飲水,兩岸的土地潮濕而肥沃,顯得萬分動人和絢爛。

梅花鹿群走過小河,來到一座小山的山腳下,開始在一個小水潭邊喝水。

令孫立成驚奇的是,喝完水的梅花鹿沒有離開,而是走到一處山壁,紛紛伸出舌頭「嘩嘩」地舔食起岩壁來,令孫立成非常詫異。

待梅花鹿走後,孫立成留在原地觀察,陸續又有一些動物來到這裡喝水並舔食石壁,甚至有幾頭巨大的猛獁象。在所有動物都離開后,孫立成趕忙來到有些玫瑰色的石壁旁,伸出舌頭舔了舔,立時喜上眉梢。

孫立成只覺得舌頭上鹹鹹的,味道非常純凈。

「這是岩鹽礦!」,孫立成激動地歡呼了起來。

鹽是所有生物必須的礦物質,而且也是文明進化的重要基礎,是很重要的原材料。比如孫立成身上的皮毛就可以經由明礬和鹽進行鞣製,鞣製后的皮毛不但沒了腥臭味,而且非常柔軟。有了食鹽,食物的保存周期將會大大延長,可以減少孫立成用於狩獵的時間,擴大孫立成的活動範圍。

岩鹽是由鹽水在封閉的盆地中蒸發而形成的鹽礦床,礦層一般厚幾米到三百多米,在鹽泉附近以蒸發產物出現。大部分岩鹽不純,含有方解石、鉀鹽以及沙子和黏土,味道苦澀,但這裡的岩鹽非常純凈,可以直接食用。

可以說,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后,最大的好消息。

…………

所謂運氣來了的時候,擋也擋不住。

孫立成發現岩鹽礦不久,就發覺這裡的動物相當多,是個非常好的狩獵場所。特別是當他看到一群野豬的時候,再也抵擋不住美食的誘惑,決定在這裡幹上一票。

這個豬群大概有七八隻,體重最大的不超過一百五十斤。野豬群里還有幾隻小野豬,是個野豬家庭。讓孫立成安心的是,兩百斤以下的公野豬是不會有獠牙的。

「落地陷阱?不行,地不好挖。重力陷阱?不好,等找到大石頭,野豬們早走了。彈力陷阱?唉,還要削樹枝。麻煩啊……」

孫立成為選擇什麼陷阱糾結,滿臉的便秘狀。

想著想著,孫立成一拍大腿,自語道:「這群野豬沒什麼戰鬥力,何必費那麼大勁兒?衝上去解決它們!」

等孫立成仔細地勘察了野豬群的行走路線,就在它們必經之路的旁邊選擇了一棵樹爬了上去。為了不讓野豬們發現自己,他在上樹前將留下的痕迹和氣味用腐泥樹葉處理了一遍,防止野豬們嗅到異味。

靜心等待了一段時間,野豬們過來了。近距離看下去,小野豬仔身上的條紋明顯,成年野豬顯得很是粗壯。野豬不同家豬,耳小,尾巴短,嘴巴長,毛密,蹄黑,醜陋很多,但顯得活力十足。

孫立成等到隊伍最後的那頭半大野豬經過,縱身撲了下去,手中的長矛狠狠的扎進了那頭小野豬的脖子。昂的一聲慘叫,正在行進的其它野豬幼崽獃滯了片刻之後立即四下逃竄,那隻被撲倒的幼崽正在地上拚命打著滾,樹林中一時間混雜成了一片。

任何動物都有護崽的天性。隊伍中的領頭公野豬聽見身後小野豬慘叫,猛地掉回過頭來,雙眼通紅盯著還沒完全站起來的孫立成,鼻子里重重地哼哼兩聲,四肢一動,飛快衝了過來。接近目標時,大野豬大嘴一合,大頭一低,直接向剛站穩的孫立成拱去。

孫立成不敢硬接,側身躲過,在野豬跑過自己身旁的一瞬間,右手拔出魔獸骨刀狠狠的扎進了野豬的後背。野豬一聲凄厲地慘嚎。魔獸刀雖然個頭兒不大,但很是鋒利,特別是刃口上那些骨頭碴子,如同小鋸子一般。藉助野豬的速度,這把刀在野豬背上劃開了一條長長的大口子。

這頭公豬本來個頭兒就不大,如今還在戰鬥,不過是依靠著護崽的本能,現在受了重創,登時熄了爭鬥的心思,慘嚎著,頭也不回的衝進了樹林。

手拿魔獸骨刀的孫立成,等待著傳說中那受傷公野豬的狂暴反擊,但良久,除了地上已經攣縮的小豬崽兒和那一攤鮮血,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我去……,這樣也行?」

這樣還真行,此次狩獵就這麼戲劇性的完成了,收穫了則是一頭半大的小野豬崽子。讓孫立成很有一種亂軍之中取其首級的感覺。

即便這頭小豬崽兒就幾十斤重,但孫立成非常滿意。畢竟自己的武器實在是太渣了,只不過剛才那一下,木矛的矛頭就毀了。幸好公豬跑掉了,要真是碰到三四百斤的大野豬,孫立成只能直接跑路。

這次出來不但找到了食鹽,還獵到了一頭野豬,孫立成收穫巨大。他從旁邊的樹林里割下荊條,編了一個背簍,將小野豬背在背上,並裝了好幾大塊岩鹽礦,準備返回自己的營地。那裡還有更多的工作等著他。

咱們有鹽了…… 一個月後,距離近的幽域已經開始迴轉了,一個半月後,所有派出去的人都返了回來,大家齊齊完成了任務,敖霸天成了甲幽域的域主,青山真人成了乙幽域的域主,齊文達成為了丙幽域的域主,小黑成為了丁幽域的域主,吳賴自己是戊幽域的域主,蝦無須是己幽域的域主,蟹無腳是庚幽域的域主,龜不歸是辛幽域的域主,二黑是壬幽域的域主,孟嶽嶽是癸幽域的域主,十個域主都是吳賴自己人了!

而以前孟家坳的村民又有不少留在各個幽域擔任了要職,現在孟家坳原來的那一夥村民,幾乎成了九幽地獄中最有權勢的一個群體了!

各位域主帶回來的人馬,經過吳賴的重新挑選和整合,最終留下了兩萬初階鬼帝和一千中階鬼帝,每人都擁有一頭爺孫鳥,組成了九幽地獄中最為強大的一股力量,而這股力量就在吳賴的帶領下,朝著幽都山進發!

十天後,也就是到了朝貢九幽大帝的前一天,吳賴帶著所有的人馬來到了幽都山下,這幽都山說是一座山,其實四周全是黑茫茫的黑水,倒像是黑色海洋中的一座島嶼,而那黑水就是從幽都山的山下滲透出來的。

幽都山四周的黑水很是浩渺,足足有上百里方圓,好在吳賴手下的部隊都騎的是夜孫鳥,自然不會有什麼阻礙!

越過茫茫黑水,在二黑和赫連英才的介紹下,吳賴和眾多手下就降落在了幽都山山腰上一大片廣場上!

吳賴朝著山頂望去,只見從山腰廣場處鑿出了一道很寬的石階路,遙遙地通向了山頂,而山頂上則是有著一片金碧輝煌的建築物,金光四射,和這陰沉沉的九幽地獄很是不協調。

「大王,這台階一共是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階,所有來朝拜九幽大帝的鬼物必須從這裡出發一步一個台階登上去,否則的話,就算是對九幽大帝的大不敬!」二黑在吳賴身邊悄聲介紹道。

「呃?這看上去沒有這麼高啊?」吳賴看了看那台階,似乎沒有二黑說的那麼長!

二黑接著出言解釋道:「這台階看上去不長,那山頂看上去也不高,可這算是九幽地獄中最為高的地方了,傳說在那金色宮殿群中最大的一座宮殿中,就有直通冥界的傳送口,只是我也沒有見過!」

吳賴皺了皺眉頭接著問道:「那咱們帶來的鬼物都可以踏上那台階嗎?」

二黑點了點頭道:「是的,主人!要登這台階必須至少是初階鬼帝的修為,咱們的人馬實力都夠了,不過以前朝拜的時候,每個域主最多帶百十來個隨從,像這次這般,平均每個域主一千多隨從還從來沒有過,不過九幽大帝在這上面沒有規定,應該沒事的!」

「那好,我們走!」吳賴點了點頭,率先朝著那漫長的台階上行走而去,身後所有的小黑軍成員也都跟著走了上去!

吳賴一踏上那漫長的台階,便感覺有些不對勁了,本來看上去還挺近的山頂,一下子變得遙不可及了,金碧輝煌的宮殿也都變得隱約可現了!

「好高的山啊,這得多高啊!這兩個台階差不多就是一米,這一共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階,就算是十萬階吧,那就是五萬米,五十萬米就等於五十千米,你妹的,這要整整一百里地,地球上最高的珠穆朗瑪峰也才不過八千多米,難怪二黑說要提前一天到達幽都山,才能不耽誤朝拜,按照一般初階鬼帝的腳程,不讓飛行的話,確實得走一整夜啊!」吳賴一邊走,一邊暗暗盤算。

整整走了十個時辰,吳賴帶著小黑君才踏上了最後一個台階,眼前的情景又讓吳賴大大地吃了一驚,那片金碧輝煌的建築物前,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廣場,按照吳賴估計,這片廣場的面積比自己在人間界時一般的縣城都要大些,這廣場地面全部都是黑色的石板,上面雕刻著些古怪的花紋,一條寬闊的大路從台階處直達那片金碧輝煌的建築物前,鋪路的石板顏色分明要比周圍的黑色石板顏色深一些,而且上面多了些血色的花紋,看上去有些恐怖!

在大路兩旁,均勻地排列著一些巨大的石柱,吳賴看了看這些石柱,差不多要兩三個普通人才能合抱住一根,每根柱子大概有五六層樓那麼高,柱子的表面上都刻著各種各樣的浮雕,浮雕上都是各種各樣的怪獸,而最為恐怖的是,每個柱子的頂端都有一座雕塑,也都是各種各樣的怪獸,大部分吳賴都是聞所未聞,更別說見過了!這些怪獸雕塑無一例外的都是面目猙獰,十分的嚇人!

「怎麼上了幽都山之後,一個鬼物也沒有見到呢?」吳賴看了看空曠的廣場,有些好奇地問道。

赫連英才苦笑了一聲說道:「大王有所不知,這幽都山上的鬼物確實不多,只有到了那幽都宮前才會有一些九幽大帝的手下,不過雖然這幽都山上鬼物不多,卻是很少有鬼物敢在這裡鬧事,反正自打屬下記事以來,就沒聽說過有什麼鬼物能夠闖出這幽都山!」

很明顯,赫連英才雖然覺得吳賴的實力不錯,但是要闖這幽都山,只怕還是不行的。

吳賴拍了拍赫連英才的肩膀說道:「呵呵,赫連啊,你就放心吧,以前沒有,不等於一直不會有,今天說不定你就能看到了!」

吳賴說著,率先大踏步地踏上了大路,朝著那片金色宮殿昂首闊步地走去,敖霸天等人面帶微笑,也齊齊走了上去,身後小黑軍也是跟著魚貫而入,不過,看錶情,小黑軍大部分的成員都是面露忐忑之色,畢竟九幽大帝長期以來,在九幽地獄的鬼物們心中就是神祗一樣的存在,這擺明了要去砸場子的陣勢,讓這些鬼物們難免心懷恐懼!

不過這廣場也實在是太大了,一萬多人的隊伍走上去,遠遠看上去也不過像一條小蛇一般,在這巨大的廣場上顯得是微不足道!

半個時辰之後,吳賴帶著小黑軍已然來到了金色宮殿之前,雖然吳賴早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這金色宮殿的龐大依舊讓吳賴暗暗心驚不已!

當初吳賴在華夏國京華市前往龍組的時候,去過華夏古代留下的紫禁城,那紫禁城已然讓吳賴嘆為觀止了,可是和眼前的金色宮殿相比的話,就是小巫見大巫了,這片宮殿也實在是太大了,而且也太奢華了,這哪裡是宮殿啊,幾乎就是一座金山堆在吳賴的眼前啊,門、牆、地面幾乎都是金光燦爛的,光是面前這兩扇金燦燦的大門,吳賴粗略估算了一下,差不多就有十來層樓房那麼高。

「爾等可是前來朝拜的各域域主?」突然一個聲音從門口處傳來!

吳賴這才發現,門下站著幾名身著金袍的鬼物,只是之前光顧著看那巨大的宮殿了,再加上這幾名鬼物都穿著金色的袍子,在這金光燦燦的背景下,實在是太不起眼了,所以眾人一時間都沒有發現。

「是,是,不知幾位是?」吳賴連忙拱了拱手答道。

其中一名金袍鬼物冷冷地掃了幾眼吳賴、敖霸天等當先幾人,帶著幾分譏誚口氣說道:「嘿嘿,這次朝拜倒是有意思,面孔換了不少啊!」

那輕蔑的口氣,讓吳賴心中稍稍有些不舒服,這幾名金袍鬼物都是鬼王的實力,放在上萬小黑軍士兵中間,根本就是墊底的存在,可人家是給九幽大帝看門的,俗話說,宰相門前七品官,給九幽大帝看門,就足以傲視眾位域主了!

「是啊,是啊,這些年下面的變動確實是不小,這些都是我們孝敬幾位差官的,還請笑納!」赫連英才知道規矩,連忙上前陪著笑臉說道,雙手還捧著一個布袋子。

那名金袍鬼物接過布袋子,朝裡面看了看,發現裡面全是極品陰石,這才有了一絲笑容,口中說道:「好說,好說,既然懂得規矩,那就好說,陛下馬上就要出來了,你們這便隨我等進來!」

那金袍鬼物說完,也不等赫連英才回答,徑直轉身朝著門內行去,剩下幾名金袍鬼物卻是一動不動,橫成一排,將那門口攔住,齊齊伸出一隻手,食指和拇指搓著,分明是索要好處的架勢!

赫連英才和二黑早有準備,一人一個布袋子遞了上去,那幾名金袍鬼物看了看布袋中的極品陰石,這才都轉身跟著之前的那名金袍鬼物走進了門內,整個過程,眼皮子都沒抬幾下,倨傲之色溢於言表。

「我靠,這些玩意兒怎麼這麼嘴臉啊?」敖霸天不滿地嘀咕道。

二黑連忙出言說道:「敖域主小聲些,這些金袍鬼物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不過都是九幽大帝的親信,若是被他們聽到了,告訴九幽大帝,九幽大帝定然會生氣的!」

「生氣就生氣,看著陣勢不打也不可能了!」敖霸天繼續嘀咕道,不過聲音低了很多。 肉在火上發出吱吱的聲音,油汁漸流,孫立成從旁邊的樹葉上抓了一把鹽粒子,撒在上面,立時香味四溢。

咽著口水,右手轉動著用樹杈作成的烤叉,上面的野豬肉已經被烤得有些金黃,拿起來,從最上邊咬下了一口,頓時滿嘴流油。

「好吃……有鹽就是不一樣啊!」

孫立成一臉陶醉的感嘆。

鹽的發現,極大的改善了孫立成的生活。在前世,孫立成做飯的手藝是相當地不錯,一旦興緻上來,他就整幾樣新鮮的菜品來犒勞自己和家人,算得上是一個動手能力很強的吃貨。

流落到這個異世界,孫立成將吃作為改善生活的首要目標。以前雖然找到了一些調料,但是因為沒有鹽,所以味道總感覺怪怪的,現在有了食鹽,孫立成認為日子總算沒有那樣清苦了。

這是孫立成回到自己營地的第一頓飯,吃的是炭烤野豬肉。

「還我的身體!我要吃肉!我要吃肉!」

腦海中,暫時蘇醒的神祇看著孫立成大快朵頤,不由得食指大動,他憤怒的大喊,等罵完了,又沉沉的睡去。

吃完飯,孫立成嚼著一種味道很像薄荷的葉子,舒服的平躺在地上,仰頭看著天空上那一白一紅兩顆月亮發獃。在他旁邊,是已經初步雛形的木頭房子框架。

沒受到污染的天空非常清澈,夜空中的星星像一顆顆璀璨的寶石,兩顆月亮又大又圓,整個夜空散發出一種讓人震撼的美。

…………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孫立成開始準備燒陶器。

燒制陶器,一直在孫立成的工作計劃之中。但是因為沒有食鹽,而清水煮的肉又特別的難吃,所以一直拖到今天。

他在河岸邊搜索了一遍,找到一些泥土。雖然好的陶土是那種含有鐵等礦物質、顏色豐富、具有良好可塑性的黏土。不過,孫立成認為只要是細膩一點,沒有太多雜質,有點黏性的黏土都是可以用的。這裡的土質孫立成就覺得很好。

孫立成先用石頭將泥土中的大塊疙瘩敲碎,然後拿到河邊使用毛皮淘洗這些泥土,將土中的石子等雜質去掉,最後製成泥塊。製成泥塊后他像捏橡皮泥一樣揉捏,把泥團中的空氣擠出去,並使泥中的水分均勻。最後製作成了粗細均勻的長長的泥條,就完成了第一步。

第二步製作陶坯。他將泥條放在地上盤好,用手壓平,然後將四周略微捏起了一圈,做成了盤子的形狀。這樣,一個盤子陶坯就做好了。

這樣的陶坯只需要陰乾,就可以進行燒制了。

因為是第一次燒陶,孫立成準備了3個盤子用來練手。等陶坯干透以後,他將大批燃料堆在河邊,準備點火燒陶。

孫立成先用柔軟的草葉在地上鋪一層,然後將做好的三個盤子泥坯放上去,再把粗樹枝在泥坯上面架好,最後密密麻麻的鋪上柴火,將整個火堆覆蓋住。

一般燒制陶器都需要專門的陶窯,可孫立成並不知道怎麼製作,他決定先用最簡單的柴火進行燒制。

孫立成這次燒陶燒了三天三夜。這段時間裡除了必要的吃喝,孫立成就一直守著這個火堆,不斷投柴以保持火力。

等到火堆完全熄滅,孫立成小心的挪開了焦黑的粗枝,結果發現兩個半陶盤靜靜的躺在厚厚一層白灰之上。

哦,為什麼說是兩個半呢?因為一個盤子碎成了兩半。另兩個盤子質量也不好,一個盤子明顯缺了一角,另一個盤子到處是裂紋。倒上水,那個缺角的盤子還可以用,有裂紋的盤子直接就成了漏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