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直接無視掉了機關,直接從寶庫的頂上穿了進去。

驚龍寨的各種珍寶並不多,因為以柴雙鷹的眼見來說,很多搶來的東西,並看不上。而好東西,他卻沒有那個本事搶,所以說是寶物庫,可裡面的珍寶並不多。

當然,唐玉的目的也並不在此,而是想要尋一些靈藥。

但是結果,唐玉卻是失望而歸,很多雲嵐說出的靈藥,這裡並沒有。

「若是要想恢復小薇她們的傷,恐怕還得要回到蒼雲城中!」

唐玉隨便挑了幾件很一般的東西,然後跳到地面上,幾腳將整個寶庫徹底封死。

「這裡,就留給有緣人吧!」

隨後,唐玉跟雲嵐說了一聲之後,獨自一個人朝著蒼雲城疾馳而去。

此去,有兩個目的,一是買些必要的靈藥,另外則是要通知蒼雲府,驚龍寨已經不復存在!好讓他們收拾後事!

蒼雲城。

邪夫總裁霸上身 一家深夜還在開著的小酒館之中。一個老翁看著店,而一個中年的青衣男子肚子飲著酒。

「天空泛白,而有猩紅之氣,這蒼雲城中,恐怕有大事發生!」

青衣男子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他是這地方的常客,經常神神叨叨,老闆也不以為然,打了打瞌睡,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休息。

「西北方,殺星璀璨,怕是此事跟驚龍寨有關!」

青衣男子又是驚訝一句。

老翁卻像是早就預料到一般,打著瞌睡說道:「下面你是不是又要說,若是你料的准,明天免你一天酒錢呢?哼?就是驚龍寨明天消失不見,我也不可能免你的酒錢!」

老翁這裡夥計在就休息了,只有他上了年紀,少了睡眠,才堅守到深夜。

……

而唐玉則是敲開了一藥房的大門。

夥計打著瞌睡不耐煩的說道:「這位客官,咱們店打烊了,明天請早啊!」

唐玉也不廢話,直接一錠銀子就丟了過去。

「煉藥聯盟在什麼地方?帶我去,再加一錠!」

那夥計瞬間清醒了不少,猛烈的搖晃了一下腦袋,又定睛看了看手中那錠銀子。

又抬頭看看唐玉,滿臉的不敢相信。 「好。」

掛了電話,賀豐收問了一下,才知道一路發酒店就在附近,就不行過去,這是一家不大的酒店,看裝潢是開業不久。

進了酒店,報了金劍的名號,吧台服務員看了賀豐收兩眼,還是拿著房卡打開了門。

房間的窗戶外面就是大街,不過不是主要街道,偶爾有車輛經過,算是安靜。房間是一個套間,外面可以辦公,裡面兩張床位。金劍為什麼要把自己安排到這裡。想起剛才服務員的眼神,賀豐收明白了,這裡是秘密辦案場所,或者是情報聯絡點,在單位肯定說話不方便,比如要見一下證人,或者是幾個人開會碰頭說一下案情,在這僻靜的場所比在單位或者其他公共場所方便保密。

看來,金劍沒有把自己當做外人,對自己還是信任的,要不就會安排在茶館一類的地方,那麼這裡會不會有秘密錄音錄像的地方?他轉了一圈,看看沙發、電視牆下,沒有可疑的地方,就倒了一杯水,慢慢的喝著。

天色昏暗,金劍風塵僕僕的進來。賀豐收連忙站起來。

「在那邊培訓結束了?」金劍直接問道。

「是,在那邊結束了,培訓的時候手機收繳了,就沒有和你聯繫。」

「結果怎麼樣?」

「還行。說是提前畢業。」

「都訓練的什麼科目?」

「就是體能訓練、駕駛、搏擊一類的,我覺得這是一個培訓高級保鏢的地方。」賀豐收沒有說還有射擊訓練,他不知道郝氏安保有沒有資格佩戴槍支,更不敢說洗溫泉中了美人計。

「這就是你要給我彙報的重要情況?」

「是啊,這些情況不重要嗎?」

「我們早已知道他們的修鍊科目,而且是在局裡備過案的,不需要你彙報。他們給你安排了下一步的工作沒有?」金劍問。

「沒有,還沒有,讓我等候通知。」

「那你就慢慢的等吧。我很累要回去了。」金劍說了就想走。

「哎,哎,金姐,我有一個事想給你商量一下。不知道你願意不願意。」

「你說了我聽聽。」

「就是你父親的電話卡能不能給我用?」

「你為什麼要用他的電話卡?」

「我覺得老伯的電話號挺好的,後面是三個8,吉利,我用了也有派頭。」賀豐收說道。其實他想這個電話號碼已經很久了,表哥讓和這個電話號碼聯繫,機主已經不在了,表哥如果沒有死的話,會不會給他打電話或者發信息一類的東西,或者就是死之前會不會給這個電話上發什麼信息。尤其是那個U盤上的密碼,他想不通怎樣才能獲得。

金劍盯了賀豐收一陣子,忽然上來就掐住賀豐收的脖子,叫到:「說,梁滿倉到底給你說了什麼?我爹是不是梁滿倉害死的?」

賀豐收猝不及防,本能的一用力,脖頸處的青筋暴露,金劍「啊!」的一聲鬆開了手臂。叫到:「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是什麼人?」

見金劍猛然的鬆開了自己的手臂,不斷的甩動著胳膊,像是剛才抓住了一個火炭,被高溫燙傷了一般,

「你這麼了?金警官。」賀豐收不解的問道。

「這些日子你練的什麼功夫?」

「沒有啊,就是普通的體能訓練。」

「不對,我剛才就像是手指掐到了鋼柱一樣,手指就要折了。」金劍痛苦的說道。

「不會吧,金姐,你要是想揍我就好好的揍我,我不反抗,不要說我的脖子弄傷了你的手指,說出來誰會相信?你就是要拘留我也得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這樣會有人笑話的。」賀豐收忍不住笑著說。

「你不要動,讓我仔細看看。」金劍又走過來,用手指輕輕的在賀豐收的皮肉上划拉,他覺得直痒痒。「你小子一定是練了金鐘罩鐵布衫,要不會有這樣硬邦邦的。」

「金姐,你會相信這個?金鐘罩鐵布衫都是騙人的,聽說過有刀槍不入的,但是沒有見過,聽說過是聽說書的說的。」

「我已經調查了你的十八代祖宗,沒有聽說你家有什麼祖傳的秘籍啊?」金劍忍不住說。

「金姐,你為什麼要調查我?我抗議,你們這是侵犯人權。」

「你抗議無效,對所有可疑的人我們都可以調查。不過對你的調查挺好的,發現你是一個好孩子,上學的時候一直優秀,上了大學表現也不錯,酷愛運動,根正苗紅清清白白,怎麼我就覺得你不是我們調查的那樣,覺得你不是一個誠信的孩子。」

「你這是帶著有色眼鏡看我們這些打工仔,是的,我們打工仔裡面有不安分的人,坑蒙拐騙,給你們添麻煩了,給社會帶來不好的影響。但是大多數打工仔都是本本分分的依靠自己的勞動掙錢糊口的,你是以片蓋全,是先入為主,是職業病。」賀豐收說道。

「說不過你,剛才你說什麼,要我爸爸的手機卡?我看看裡面有沒有你想要的東西?」說著,金劍從身上掏出手機,撥拉這裡面的信息,忽然她叫到:「賀豐收,這個95577是什麼意思?」

「95577,我這麼知道這是什麼意思。」賀豐收覺得金劍問的奇怪。

「這是一個奇怪的信息,沒有發送者的電話號碼,沒有內容,就這幾個數字,而且是在凌晨兩點發過來的。難道是老父親有什麼話要給我說?」 閃婚總裁大人難伺候:甜寵貼身辣妻 金劍說道。

「金姐,您是警官,可不能搞封建迷信。老人家已經走了,除非是到了火星,從火星上給您發來密碼。」

「反正我覺得就是奇怪。」

「金姐,您留著老爺子的電話號碼,心情可以理解,但是睹物思人,會增加您的悲傷情緒,不如把電話卡交給我,你保存著整天關機,還要叫話費。我雖然沒有見過老爺子,但是一到紅溝就來找他,說明我們之間有緣分,就把對話卡給我吧,我保證若果有老爺子的電話或者信息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啊,姐,親姐!」賀豐收鼓動三寸不爛之舌,可憐兮兮的說道。 金劍一聲冷笑說道:「我相信我的第一判斷,第六感覺,你這傢伙不是一個誠實的孩子,我不會交給你的,你也休想得到,我會一直的交話費,讓這個號碼永遠不會停機,你也不要想通過移動公司來獲得它。」

賀豐收心裡這個懊悔啊,和這個冷麵警花談什麼條件,只有騙她,她才會相信你,不管再冰冷的女人,只要情話暖話瞎話到家,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她就會乖乖的投降。這樣可好,被她識破恐怕永遠的就得不到了。

「不要就不要了吧,好心落一個驢肝肺。你怎麼就覺得我是一個卑鄙猥瑣的人。哎,你們城裡人真是套路多。」賀豐收故作落寞的說道。

「會有一天我要把你小子的畫皮扒下來的,還有沒有事?沒有事我就走了。」

「金姐,你要走,還有重要事情彙報。」賀豐收連忙叫到。

「說吧,不要大呼小叫,讓外面的人聽見以為我在刑訊逼供。」

重生逆天:妖孽,叫我大師姐 「姐,我剛回來就聽說我小表嫂出事了,還把我大表嫂抓了,你們是冤枉了我大表嫂。我可以拿人頭作保證,我大表嫂絕對不會殺人的。」賀豐收鼓起勇氣說道。想辦法把大表嫂弄出來才是今天來見金劍的目的,剛才的一切都是鋪墊。

「我就知道你小子要問這事,給你說,你大表嫂被拘留不是因為你小表嫂的事情,她是因為危害環境資源罪被拘留的。」

「什麼是危害環境資源,廠里員工中毒的事情嗎?不是已經說好了,我們積極整改,積極給員工看病,等你們的調查結果。怎麼忽然就把人抓了?」

「辦案是我們的權利,同時對案件偵查情況保密,你不會從我這裡得到什麼的,不要打聽了,齊妍的案件是一件大案,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我問你,你知道你小表嫂叫什麼名字?」

「不就是叫齊妍嗎?」

「不,她的名字是假的,你這個小表嫂的一切都是假的,像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金劍說。

極品妖孽至尊 「啊!」怪不得苗苗說沒有見過小表嫂的家人。

「知道這個案子的蹊蹺了吧?」

「可是紅溝的群眾都清楚你們抓周玫就是因為齊妍的案件,不要否認,你們辦案的套路我也清楚,先把有嫌疑的找一個罪名拘禁起來,再慢慢的收集線索。給您說,把精力放到周玫身上是錯誤的,會貽誤戰機,放縱罪犯的。」

「你一個毛都沒有長齊的傢伙,怎麼信口雌黃?你說周玫沒有嫌疑,你給我說出來一個嫌疑人來,要是你提供線索破了案,會獎勵你的,電視上已經發了懸賞通告。」金劍生氣的說道。

賀豐收無語,我哪裡會知道誰殺了齊妍。

「趕快滾吧,真想幫周玫,就把她的皮具廠打理好,我是頂著壓力,在領導面前建議不再封你們的廠子,保證工人正常的工作。」

「那就謝謝金警官了。」說了,就氣鼓鼓的出了房門。外面冷風一吹,賀豐收後悔了,自己有什麼資格在一個警察面前使性子?這個冷麵警花一生氣說不定還會把廠子封了。抬頭往二樓的窗戶看看,見202的窗口昏暗,一個模糊的身影在注視著他,眼神冰冷,像夜貓盯著獵物。

看看四周沒有人,賀豐收面對202室的牆壁,深深的一鞠躬,然後大步離開。

回到出租屋,見苗苗已經回來了,他不敢聲張,偷偷地從牆縫裡摳出U盤,正準備出門,苗苗從自己房間里出來。

「你準備往哪裡去?」苗苗問道。

「出去看看紅溝的夜景。好多天沒有回來,感覺紅溝陌生了。」

「你這傢伙整天就沒有一句實話,紅溝街上冷呵呵的,你去看鬼啊?」

「我就是想去看看鬼,找個女鬼玩玩。」賀豐收說著大步往外走,他怕被這個控制狂黏上。

「我看你就是一個鬼,一個幽靈鬼。」苗苗在後面叫到。

見賀豐收不回頭,苗苗走出房間,沖著樓梯叫到:「我還,沒有吃飯,回來給我捎回來一點吃的。」

「好,知道了,一會兒就回來。」

來到街上的一間網吧,他掏出U盤,輸入95577的密碼,一陣雪花過後,電腦上出現幾行字:老金,原諒我以這種方式和你聯繫,我知道,你一直盯著我,盯著我了十年,十年裡你和我交朋友,但是我心裡知道,你這是在掏我的底,和你喝酒我從來不敢喝多,怕酒後失言。泡澡堂子從來不挨著你睡覺,我怕睡著了說夢話。我真是佩服你了,你都退休了,該回去抱孫子了,還盯著我不放······

你是對的,你的判斷不錯,就是我,我參與了那個事件,不過我是被逼的,有好多次我都想竹筒倒豆子,一下子給你交代完,我解脫了,你也解脫了。但是我不能,我不敢。

我知道,你們要證據,我會在合適的時候告訴你密碼,那裡有你想要的東西。

畫面靜止了。賀豐收敲了幾次鍵盤,上面顯示請輸入密碼,看來表哥給這個人的東西到此為止了。

雖然遺憾,但是賀豐收終於知道了,有人在不斷的往金彪的手機上發送密碼,只是外人不知道。必須想辦法把那個手機卡拿住,否則就是來了密碼他也不會知道。

背後有人不斷的經過,看著畫面上的幾句話,他熟記了幾次,然後進行刪除。

路過街上的一個夜市攤,見有熱騰騰的大豬蹄,就買了兩個,又買了苗苗愛吃的臭豆腐,一個大拉皮,兩個火燒,一瓶酒。這個苗苗必須拴住她,不能讓她走了,她要是走了商鋪就沒有人打理了,

回到出租屋,苗苗看到賀豐收這麼快就回來了,很是意外,又見賀豐收帶回來這麼多好吃的,又是驚喜。

「怎麼了,是不是約會沒有見到人?」

「苗苗姐,你怎麼心裡那麼灰暗,我賀豐收其實就是專程給你買吃的去了。」

「咋,出去了一陣子就學乖了,學會討女人歡心了?」

「不是學會了,是由衷的想討你歡心。」

「咋又買了酒?」苗苗問道。

「我回來了,你就沒有想著給我接風?俗話說小別勝新婚嗎。」 「客官,這銀子就給我了?」

唐玉輕笑著點頭。

那夥計看唐玉氣質非凡,人中龍鳳的模樣,頓時就信了十分。

「行!我馬上帶您去!」

夥計連衣裳都顧不得換,直接穿上鞋,把藥房的門一插,就跟唐玉頂著夜色走在街上。

按照常理來說,這麼深的夜,又加上城裡這麼亂。蒼雲城應該採取宵禁政策的。

可實際上,宵禁政策是存在的,只是執法的人,許多都被驚龍寨的人打怕了,根本不敢出現在夜裡的蒼雲城中。

因為他們知道,驚龍寨的人,才是蒼雲城中真正擁有權力的人。

在大街上,唐玉帶著那個藥房的夥計朝北走去。

而迎面過來幾個提著傢伙的男子。

「你們兩個,站住,這麼晚了,上哪去?」

那夥計立馬點頭哈腰的回應道:「回幾位爺的話,我領著這位客官,去抓點葯!人命關天,不然我也不會穿著這麼一身出來啊!」

「抓藥,抓什麼葯啊?貴不貴?」

「就是一般的葯,可對於病人來說,那就是價值千金的救命葯啊!」夥計嘴皮子還算利索,對答的也沒有什麼問題。

可問題卻出在了他的一身衣服上,倒不是說他穿著單衫有問題,而是這衣服,沒有裝銀子的地方。

一低頭一哈腰的功夫,懷裡的銀子掉落到了地上。

那可是一錠完好無損的銀子啊!

霎那間,夥計和那幾個人的目光都盯在了那銀子上。

夥計瞬間就想要彎腰去撿,可他的手前頭,卻被一柄鋼刀攔住了去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