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佳文青筋怒漲,張牙舞爪地撲向謝海:「我切你這個早謝男……」

隨之,宿舍內你追我打,好不熱鬧。

……

瘋狂打鬧過後,宿舍一片狼藉。

鄺佳文忽然慘叫:「混蛋,別踩壞我的***十年珍藏版光碟……」

眾人:「……」

「糟糕,今天軍訓匯演,教官昨天交代過,必須提前一個小時集合,唉呀媽呀,我遲到了!」吳小磊忽然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跳了起來,接著急匆匆地跑去刷牙洗臉了。

「對哦,我班的教官好像也是這麼說來著!」

「我的也是!」

「……」

頓時,雞飛狗跳,除了林飛,所有人都瘋了一樣撲去浴室刷牙洗臉。

不是林飛不想去,而是他的手機忽然一陣猛烈顫抖和響起鈴聲。

電話來了!

(本章完) 「喂,菲菲,早啊!」

林飛朝吳小磊幾個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后,立刻換上一副和藹可親的笑容,一邊柔聲說著一邊朝陽台的方向走去。

鄺佳文看著林飛的背影,一臉羨慕:「看看,這就是我們的老大,人生的贏家,無時無刻都有美女環繞,真是羨煞旁人啊!」

半夏 吳小磊深以為然:「是啊,老大就是我的楷模,我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爭取早日像他那樣,左擁右抱。」

劉飛武點頭:「嗯嗯,老大簡直就是情聖的化身,我們以後一定要緊密團結在以老大為核心的宿舍中心周圍,為實現全面脫單的宏偉目標而努力奮鬥。」

謝海翻了翻白眼,「泡妞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眾人怒指:「滾~」

……

對於宿舍內幾個貨的爭相表態,林飛懶得搭理,同樣也沒心情去理會,他正小心翼翼地應付著電話那端的那一位呢!

說小心翼翼可能也算是輕了,準確點來說,應該是如履薄冰才對。

「什麼?菲菲,你說你已經正式調來京城了?還是刑警大隊隊長?」林飛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笑道:「那太好了,你現在要來,可是……」

「可是什麼?」

電話那邊的陳雨菲正大刀金馬地坐在辦公室的轉椅上,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她是昨天才到的,畢竟不像林飛那樣來讀書,就可以提前來。

其實,陳雨菲早就迫不及待要來,只是恰好江雲市發生了一起驚天滅門案,她作為一名警察,自然不能錯過這一次的專案調查。

從一開始的調查取證,再到推理篩查等等,整個過程陳雨菲都全部參與,一個不落。

如此一來,從案件發生到兇手被抓案件告破,足足持續了將近大半個月,這也是剛好跟林飛的軍訓周期那麼長了。

因此,陳雨菲那邊的案子一告破,她就迫不及待地向局裡提出申請,並且通過陳老的關係進行施壓。

所以,硬生生地將原本需要一個月的流程,縮短成不到兩天。

然後,等流程一走完,陳雨菲就馬不停蹄地搭乘最快的航班飛了過來。

本來,陳雨菲還想著給林飛一個驚喜的,誰料她調來的消息還是驚動了不少人,搞得昨天一天她都在疲於應付那些人,根本就抽不了身。

好不容易,今天一天她特地起了個大早,比誰都早來到了辦公室,並且還把門給關上后,這才安心地掏出手機大給林飛。

「可是我馬上就要進行軍訓匯演,請不了假呢……」林飛說道。

「哦,這樣啊!」陳雨菲難掩失望,但轉眼又靈機一動,拍案而起:「沒事,我等你不就結了嘛!」

「……」

林飛怔了怔,點頭:「也好,菲菲,匯演一結束,我就去找你!」

「嗯,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我還有點工作要做,待會兒見!」

陳雨菲說完,就匆匆掛了電話。

林飛聽著從那邊傳來的陣陣忙音,愣了一下,緩緩將手機放下。

說實話,此時林飛的心情挺矛盾的,他又想見陳雨菲但又不想她到現場找自己,生怕被其她人見到,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尤其是姚紫菱還是自己班上的教官,陳雨菲對於他和姚紫菱的事情並不知情,萬一……

想到了某種可能,林飛頓時懊惱地撓了撓後腦勺,不敢再接著往下想。

最後,不得不強行收拾心情,洗漱好后,和宿舍幾個人一起出去飯堂吃早餐,然後再去操場集合。

吃完早餐后,人有三急,林飛見時間還早,便和鄺佳文幾個告別,打算先去解決一下再去操場集中。

當他渾身舒泰地從洗手間出來時,卻冷不妨地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

「魏師姐?!」

林飛錯愕地看著突然出現的魏詩琳,笑著問道:「魏師姐,這麼巧,你怎麼在這兒呢?」

誰料,魏詩琳卻不給他好臉色,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說:「巧什麼巧?我是特意來找你的,你快過來,我有事要跟你說。」

在一起的條件 我來方便都能被你找到,這……你是不是在我手機安裝了GPS定位追蹤系統?

這個問題,林飛此時真的很想問,但卻又偏偏問不出口。

魏詩琳就像看穿了林飛心思一樣,白了他一眼說:「別亂想,我本來是打算去你宿舍找你,恰好經過這裡,又恰好見到了你,所以才會這麼巧而已。」

林飛攤了攤手,「好的,我猜應該也是這樣了。」

魏詩琳沒再說話,而是走上前來一把拉住林飛的手,快速地來到了旁邊2號教學樓的一樓電動教室的門口處。

魏詩琳左看右看,掏出一枚鑰匙把門打開,然後再一把將林飛拽了進去。

「哐當~」

待林飛一進去,魏詩琳反手又將門給關上。

這時,諾大的教室內,就只有林飛和魏詩琳了。

林飛的內心激動不已,幻想著和魏詩琳的各種姿勢來一遍,當然這麼美好的畫面,當然得將其付諸實踐,那才叫真的美呢!

「想什麼呢?一副色眯眯的樣子,該不會是在想著些什麼骯髒和見不得人的事情吧?」魏詩琳沒好氣地罵道。

「沒有沒有,當然沒有!」林飛趕緊擺手拒絕。

「沒有就好。」

魏詩琳直接身子一躍,坐在椅子上,然後指著旁邊的椅子說:「坐吧,待會兒就沒位置了。」

林飛怔怔地坐在那兒,等待著魏詩琳的再次催促。

不過,林飛並不在意,他現在唯一感興趣的就是,魏詩琳接下來到底要對他說什麼呢!

終於,林飛忍不住按耐不住,問:「魏師姐,你到底想要說什麼?不妨直說!」

魏詩琳聞言后,頓了頓,才說:「林飛,這次很可能會很危險,總之你一定要小心。」

「還有呢?」

林飛不以為然地打了個哈欠,瞥了一眼魏詩琳,懶洋洋地問道。

「沒有了!」

魏詩琳聳了聳肩,接著「噗嗤」一聲,忽然笑了起來:「瞧你這慫樣,怎麼……怕了?」

林飛:「……」

怕了?

可能嗎?

(本章完) 「魏師姐,你看我這樣兒,像是怕了嗎?」

林飛指著自己壞壞一笑,接著說道:「而且,師姐啊,時間寶貴,你就不要跟我打啞謎了嘛,你帶我到這教室裡面來,孤男寡女的,是不是想什麼我嘛,是的話就直說,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也沒什麼害羞不害羞的,你爽我爽,的確是一件雙贏的事情,你說是吧?」

「……」

魏詩琳為之一愣,沒想到林飛這麼能扯,一下子居然還扯到了那方面,她立刻臉就紅了個通透,嬌羞地白了林飛一眼,嗔罵道:「是你個大頭鬼!」

「你以為我是那種隨隨便便的女人嗎?」

「我知道你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林飛攤手說道,隨之立刻在心裡補了一句:但你是那種隨便起來不是人的女人呢!

當然,這一句自然不能說出口,否則會引發什麼後果,真的不敢想象。

「哼,知道就好!」

魏詩琳狠狠地瞪了林飛一眼,然後正當林飛以為狂風暴雨要來的時候,她卻忽然神色一陣黯淡,深深地嘆了口氣,「林飛,我要走了。」

「什麼?你要走了?太好了……」

「你說什麼?」

「額……不是,呵呵,師姐,我的意思是……想問你要走到那裡?」

林飛鬆了口氣,抹了一把額頭上冒出的汗,接著看向魏詩琳,說實話他還是挺好奇魏詩琳說她要走的意思到底是什麼。

魏詩琳凄然一笑:「我要出國了,神情批下來了,要去到英國牛津大學做兩年的交流生,如果表現良好,很可能就會入職那裡的一家研究機構,也很可能……加入英國國籍,嫁個英國人,不回來了……」

在魏詩琳說到「嫁個英國人」的時候,她偷偷地看了林飛一眼,似乎期待著林飛臉色會有點變化。

可是,最後她還是失望了。

「哦~」

林飛聽后一臉麻木,嘴上最多也就是吐出這麼個字來,不帶絲毫的感情色彩。

其實不然,林飛在聽到「嫁個英國人」的時候,心裡也是咯噔了一下,琢磨不透她說這話到給自己聽到底幾個意思?

難道是故意的?

笑話,你喜歡嫁給非洲人都跟我沒有半毛錢關係,好嗎?

難道……她這是故意在試探我?

想到這裡,林飛當即釋然了。

重生八零小美好 麻痹的,長得帥還真是麻煩,又被人喜歡上了。

林飛暗自苦笑了一下,但同時也做出了決定:堅決不給魏詩琳任何機會,必須讓她死心!

林飛微微一笑,說:「英國?英國好啊!老牌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環境優美,社會福利豐厚,而且我聽說英國男人特別紳士,對自己的另一半特別好,而且又浪漫……」

說著說著,林飛卻不敢繼續說下去了,他發現魏詩琳的臉色都變了,似乎很激動很絕望還有……很憤怒!

我去,我沒招惹你吧?

難道我說的不是實情嗎?說錯了?

林飛怔怔地看著魏詩琳,心裡頗為忐忑。

錯吻霸權總裁 魏詩琳再也忍不住,嬌軀一陣激顫之後,眼淚再也止不住,如果泄閘的洪水般,流了下來,很快就哭成了淚人。

林飛:「……」

怎麼回事?

咋動不動就哭了呢?

林飛平生最怕的事情就是看到女人哭,只要有女人在他眼前落淚,他肯定第一時間舉手投降。

「魏師姐,你……你……你不要哭……好不好?有話好好說嘛……」林飛手足無措地勸慰著,雖然知道這樣肯定不會有效,但除此之外,他也沒轍了。

「嗚嗚……」

可是,然並卵,魏詩琳壓根沒理會林飛,反而哭得越發大聲了。

林飛急了,一咬牙喊道:「魏師姐,你等會兒,我去找你班主任去……」

說完,林飛轉身就要出去,卻冷不防地被魏詩琳給一把抓住,然後也不知道她從哪裡來的力氣,大力一拽之後,居然就把林飛給拽到自己身邊。

幸好,林飛反應敏捷,及時催動真氣來穩住身體平衡,否則若是任由其這麼一拽的話,恐怕魏詩琳早就被活生生地壓死了。

不過,如此一來,兩人的位置就很曖昧了。

林飛坐在一張椅子上,而魏詩琳則坐在他的大腿上,這不正是典型的****姿勢嘛!

「呼~」

饒是心裡素質多麼地強勁,林飛依舊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強忍著不喊出聲,尼瑪,實在太刺激了。

魏詩琳此時也止住了哭聲,柔情似水地看著林飛,雖不言語,但眼神里的情意早已勝過千言萬語。

慢慢地,慢慢地,魏詩琳慢慢地往林飛身上靠了過來,呼吸聲漸漸加重,眼神也開始變得迷離……

「林飛,你這個笨蛋,我喜歡你!你知道嗎?」

忽然,魏詩琳嬌軀一陣顫抖,她銀牙一咬,深吸了一口氣后,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氣,眼神堅定地看著林飛,大聲喊了出來。

林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