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眯著眼睛看了一會,不得不說,希羅娜對她的這隻烈咬陸鯊培養得相當出色,而且烈咬陸鯊作為原本基礎技能就比較少的龍系精靈,能夠通過傳授技能以及技能學習器彌補滿,這一點希羅娜做得也相當好。

這隻烈咬陸鯊,青木挑不出多少毛病,如果讓他來培養,可能最後也就是這麼一個樣子。

可見希羅娜幾乎是將自己能夠給予的最好的東西全都給了烈咬陸鯊,而烈咬陸鯊也沒有讓她失望。

超進化后原本的沙隱特性變成了沙之力,這讓超級烈咬陸鯊更加適合在沙暴中戰鬥。

沙之力:沙暴天氣時,岩石系、地面系或者是鋼系的技能威力會提高,提高的幅度大約在百分之三十左右。

這是一種很恐怖的增幅,如果讓這隻超級烈咬陸鯊和青木的超級班吉拉配合,兩大准神精靈相互幫助扶持,估計所發揮出來的戰鬥力會非常恐怖。

要是再加上劍舞技能的增幅,青木覺得到時候的超級烈咬陸鯊甚至有挑戰突破了冠軍級第二道關卡精靈的實力。

這隻超級烈咬陸鯊,能夠和青木的沙暴隊完美地配合。

如果再加上希羅娜的路卡利歐以及水系加地面系海兔獸,這樣兩個人所爆發出來的戰鬥力,可能能夠媲美好幾個人,要是遇到實力遠不如他們的人,可能會被秒成渣渣。

青木眼中帶著些許精光地對希羅娜說道,「准神精靈的超進化增幅是非常恐怖的,按照現在你的超級烈咬陸鯊氣勢來看,應該是已經突破冠軍級的第一道關卡,相信你也明白一隻擁有這樣實力的超級烈咬陸鯊代表著什麼。」

聽到青木的話,所有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一絲笑容。

他們的實力越強,在面對神教的時候,能夠掌握的主動性也就越多,對於自我安全的保障也也就越多。

出去尋找別的同伴時,心裡也就越是有底氣。

現在渡的超級噴火龍Y加上希羅娜的超級烈咬陸鯊,已經青木的的達克萊伊和超級耿鬼,那就一共是四隻擁有突破冠軍級第一道關卡實力的精靈,如果再算上並不被青木完全掌控的杖尾鱗甲龍以及波克基斯,那就是六隻。

至於從別人手中得到的雷伊布和葉伊布,則不在青木的考慮範圍內。

再加上他們其餘的精靈,如果彼此之間能夠相互配合,再增加一些彼此的默契,只要神教的人不是大規模的出現,青木覺得他們的自保短時間內應該是沒問題了。

當然,前提是渡和希羅娜能夠完全熟悉和掌控住超級噴火龍Y以及超級烈咬陸鯊。

「青木,說說看你對超級烈咬陸鯊的分析吧。」就在青木想事情出神的時候,希羅娜開口道。

看著正在發獃的青木,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啊?哦哦,不好意思,想事情出神了。」青木反應過來。

走到超級烈咬陸鯊的不遠處,單手摩擦著下巴,感受著下巴上那一點點柔軟的細小絨毛,慢條斯理地說道,「烈咬陸鯊在超進化后,體型變大了很多,而且身體看起來更加強壯了,據我估計她的力量和爆發力應該更強了,希羅娜你可以嘗試進一步地開發她的物理攻擊。

不過按照他此時的情況來看,速度應該是不可避免的有了一定程度的降低,希望你能夠做好心理準備。」

青木說著,眾人聽著,希羅娜也和青木一樣看著超級烈咬陸鯊如有所思地點著頭。

「不過你說不定也能嘗試一下她的特攻,此時的超級烈咬陸鯊應該不會讓你失望。」青木再次說道。

「特攻?」聞言,希羅娜一愣,什麼時候烈咬陸鯊都有特攻這個攻擊方式了?

青木點點頭,「雖然可能相比於他的物攻,特攻有些不夠看,但在特定的場合還是能夠發揮出一定作用的。」

希羅娜點點頭,眼中思索的神色越來越多,顯然是在思考進一步要怎麼培養。

這超進化的出現,在很大程度是上影響到了他們對精靈之後的培養目標和方向。

「超激烈咬陸鯊的屬性沒變,還是龍系和地面系,不過特性應該是變了,我猜測…極有可能是沙之力特性!

和我的沙暴隊很配,這是一件好事,到時候我和希羅娜你的配合,應該能夠對付很多人。」青木慢慢地摩擦著下巴。

沙之力?

希羅娜的腦中出現了她對沙之力這個特性的理解。

青木作為以沙暴著稱的四天王,如果是沙之力特性的話,的確是能夠很好地組合起來。

只是需要一定的配合和默契,最好是在戰鬥之前能夠簡單地嘗試組合一下。

在希羅娜陷入沉思后,這次精靈超進化的展示,算是告了一個段落。

在這個過程中,青木對他們的實力更加了解,也更加明白了他們組合起來能夠做到什麼程度,以及目前各自的上限在哪裡。

要是現在青木手中能夠有一枚大吾閃光巨金怪的超進化石,估計對他們的實力又會是一個巨大的提升。

大吾的鋼系和岩石系精靈,都能夠和青木的沙暴隊很好的組合起來,再加上希羅娜的幾隻精靈,這樣勉強能夠湊齊一個沙暴軍團!

「先這樣吧,渡和希羅娜你們兩個雖然得到了超進化石,並且完成了超進化,但你們現在對各自精靈的情況了解都還不夠,所以我建議你們最好先彼此適應一下,訓練家要適應精靈的變化,精靈本身也要適應自己的改變。

想要將超進化的優勢完全發揮出來,只是這麼短的時間是不夠的。

當然的,還有大吾你也是一樣,大嘴娃這種精靈的超進化只是我碰巧研究過,所以能給你的建議比他們多,但我覺得你最好也和你的大嘴娃再多磨合磨合。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的對手也是一個帥哥,會發生什麼情況?」

青木先是個給渡和希羅娜提了點建議,然後突然對大吾問出了一個眾人表情都開始出現變化的問題。

對於自己的大嘴娃,大吾當然是知道的,要是對手真的是一個長得還不錯的男子,那….

腹黑老公的俏皮嬌妻 一瞬間,大吾有了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但與此同時,他的內心也升起了一種迫切感,迫切想要幫大嘴娃改正某個毛病的想法。

就這樣,在眾人似笑非笑的表情下,大吾第一個轉身帶著他的大嘴娃「鍛煉」去了。

而渡和希羅娜也都分別帶著他們的超級噴火龍Y以及超級烈咬陸鯊找了一個角落去進行更多的交流了。

至於青木和剩下的米可利、芙蓉以及卡露乃,他們三人的眼中有那種掩飾不住的羨慕,不過青木暫時也沒辦法,只能提出幫他們的精靈製作一些特質的能量方塊,來稍微彌補一下他們羨慕的內心。

————————————————

求票票!月票!推薦票!都行!

其實本來想請假的,因為最近的確是生物鐘顛倒身體有些不太對,不過槿木還是希望在發書的時候不會出現任何的斷更,從一九年四月份寫書開始到現在,槿木一次都沒有斷更停更過,這可是我心中的堅持和執念吧。

感謝每一個支持我的人! 大吾、渡和希羅娜三人在一旁體驗和熟悉超進化。

青木則給芙蓉、米可利和卡露乃三人研究怎麼更有效地提升他們的精靈實力。

極品妖孽養成系統 幾人相比於剛剛進入這裡之前的實力還是有不少提升的,比如說芙蓉的王牌精靈,她的那隻黑夜魔靈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歷練,終於是提升到了冠軍級的實力,雖然只是初入,但這也是一次質的蛻變。

至於她其它的精靈,比如說耿鬼以及勾魂眼,都只差那臨門一腳,如果運氣比較好,很有可能會直接突破。

米可利和卡露乃兩人也差不多,只是相比於芙蓉,兩人本身的實力也要稍微強一點,卡露乃的黏美龍和沙奈朵,並不遜色於希羅娜的烈咬陸鯊,只是黏美龍和快龍一樣,沒有超進化,上限終究是存在一些不足。

不過沙奈朵倒是能彌補這些不足。

就在青木等人積極備戰的時候,此時神教的人也停止了對這片大陸的入侵,他們計劃中的人也全都進入,空間波動的動靜小了很多。

只是他們並沒有如青木所想的那樣,到處去尋找和針對青木他們這樣的聯盟青年一輩,而是聚集起來朝著大陸的某個地方快速前進著。

看來相比於將青木這樣的聯盟年輕一輩扼殺,還有比這個更重要,更讓神教上心的東西。

當然,如果在前進的過程中遇到了聯盟的成員,他們也不會介意在這裡將他解決,將來也就少了一些煩人且實力強大的阻攔者。

因為神教的人沒有到處惹事,所以整個大陸在第一天他們破開空間封鎖進入后,並沒有引起太多的動亂,整個大陸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平靜中。

在這樣的平靜下,青木他們在是地下山洞中待了足足有三天時間,在這三天中,除了青木偶爾出去一段時間查看情況外,大吾等人都忍住了沒有往外面走。

此時的大陸內的情況青木也有些看不懂。

他能夠隱約地感知到一群超能力極端強大的人聚集在一起,並且這群人沒有任何要分開的意思,好像是在謀划著什麼。

雖然他們的超能力很強大,每個人都能很好地隱藏自己,但不知道為什麼,青木就是隱約地能夠感知到,就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隱約地指引著他的方向和感知。

青木心中微微一動,朝著自己右手的手腕看去,此時已經有十幾枚漆黑的字母鐫刻在他的手腕上,這些字母連成一個串,看樣子是要在他的手腕上環繞一圈,只是現在因為數量限制,所以只是將手腕的內側給圍了一圈。

對於這些未知圖騰的存在,從一開始的驚訝,到慢慢熟悉,再到後來數量越來越多,青木已經習慣了他們的存在。

習慣了因為有他們的存在,自己那垃圾到極致的超能力天賦,如今也能夠擁有高級超能力者的能力。

習慣了在野外歷練的時候,只要自己隨手一揮,就能調用未知圖騰們的秘之力,隨意地創造和毀滅一個異空間,在與神教的人戰鬥時,也能憑藉著未知圖騰們的能力,掌控住異空間的主動權。

習慣在一些特殊的情況下,未知圖騰們能夠給予青木一些意料之外的提示,或者說是幫助。

此時青木手腕上的未知圖騰雖然沒有任何變化,也沒有給與他任何的提示,但青木就是隱約覺得這一切和他們有很大的關係。

那些神教之人所在的位置,青木也能夠隱約的感覺到。

雖然現在還弄不明白為什麼,但這卻給了青木很大的主動權。

就怕神教的人躲起來搞突襲,就怕他們聚集起來一點點地地毯式搜查,現在雖然不明白他們想要做什麼,但對於青木來說,卻是好事。

女王經紀人 至少短時間內自身的安全是不用擔心,如果可以話,說不定還能順利地將剩下的人都給聚集起來,在確保自身足夠安全的情況下,再去看看神教所圖究竟是什麼,如果能夠搞破壞最好,如果不能個搞破壞,青木也不會衝動到上去要給聯盟解除隱患。

反正就算是天塌下來,也有高個子頂著,聯盟發展了這麼多年,要是真的就這麼隨意地被一個隱藏了這麼久的神教給擊敗了,這不僅是對聯盟的侮辱,也是對兢兢業業發展火箭隊的首領坂木打了一個耳光。

而以青木對坂木的認知和理解,在神教出現后,坂木依舊沒有多少動作,只是在防止被神教的人滲透上做了一定的工作,其餘大部分的時間都只是聽之任之,有一種坐山觀虎鬥,看看聯盟和神教究竟誰更快佔據優勢的樣子。

如果說誰最了解聯盟的實力,那很有可能就是在這麼多年一直在和聯盟做鬥爭的坂木,他視而不見的另一種可能就是因為坂木知道聯盟一部分的底牌,知道神教的人再怎麼操作,也不可能擊敗聯盟的底牌。

不論是哪一種原因,青木都對坂木有一種盲目的信任。

要說這個世界中,誰真的有機會能夠推翻聯盟的統治,在青木看來唯有坂木莫屬。

現在的坂木還在追求超夢,等到他發現超夢這天路走不通后,估計她真的才能,才會真的爆發出來。

青木略微有些期待。

了解打了情況后,青木立刻回到山洞內將情況告知眾人,在經過了簡單的商議后,眾人還是決定趁著這個時候出去尋找同伴,能找到幾個就找到幾個,能聚集多少力量就聚集多少力量,說不定到時候他們實力都強了,還能夠反將軍神教一波。

別人心中是怎麼想的,青木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此時身上的那群未知圖騰雖然沒有明著表示什麼,但卻瘋狂地給他暗示,想要讓他去和神教搶奪一翻,好似那個東西不僅對神教格外重要,對他們未知圖騰也非常重要。

重點是!

青木都不知道要搶什麼,搶個屁啊!

那天追蹤他超能力的那個人,就不是青木能夠對付的,而此刻神教的人聚集在一起,他們這群超能力聚合體,簡直就是一枚移動核炸彈。

青木有些不明白,曾經古代的實力那麼強大的超能力國家,究竟是怎麼被擊敗的,那時候這麼多的超能力者,居然能被一群普通人擊敗。

枕上寵婚:全球緝拿小逃妻 不過青木倒是突然又想到了一些東西,曾經在神奧地區,希羅娜那個古老的種族所守護著的秘密,關於時間之神以及空間之神,帝牙盧卡和帕路奇犽的傳說。

曾經青木在那個隱藏在後山的古老神廟中,在牆壁上看到過關於這片大陸的傳說。

只是那時候牆壁上的文字比較特殊,一般人根本看不懂,就連希羅娜這樣的古老一族都沒能流傳下能夠解析牆壁上所描述內容的文字。

但那時候和青木卻是在未知圖騰們的幫助下,看懂了其中一部分的內容。

那是一種很模糊的感覺,具體的文字他也沒有看懂,但就是理解了其中的部分意思,但那種感覺非常的模糊,就好像隔著一層膜,裡面有一些最隱秘的東西並沒有了解到。

可能是未知圖騰們沒有選擇讓青木知道,要麼就是那時候的青木還沒有知道的資格。

但是就在剛才,他回想起那時候牆壁上的內容時,手腕上的一串未知圖騰們所組成的文字卻是亮了起來,原本一個個顯得有些模糊的文字在青木的腦中一點點地變得清晰起來。

青木詫異地看著腦中的畫面,那塊牆壁上的文字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居然深深地印刻在了他腦海潛意識的最深處,現在他想到了這個東西,在未知圖騰們刻意的推動下,這些文字一個個就好像是活了過來,變成了青木所能夠理解的文字。

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和他曾經看到過的並沒有太多的出入。

無邊無際的空間中,遊盪著的阿爾宙斯發現了三枚在空間中飄蕩著精靈蛋,在他的幫助下,精靈蛋成功孵化,培養出了三隻精靈。

天生擁有掌控時間和空間能力的帝牙盧卡以及帕路奇犽,還有一枚孵化的則是能夠掌控反物質的冥王龍騎拉帝納。

三隻精靈天生彼此關係就不好,但是阿爾宙斯願意做那個老好人,想要撮合三隻精靈的關係。

不過對於阿爾宙斯的幫助,反感最大的就是冥王龍騎拉帝納,天生就擁有掌控反物質能力的他,一個轉身消失在了無邊的空間中。

倒是帝牙盧卡和帕路奇犽彼此嘗試性的做了一定的合作,花費了很長的時間創造出了此時青木他們所在的時間與空間大陸,帝牙盧卡和帕路奇犽也度過了一段平安無事的蜜月期。

而且兩隻精靈就生活在這片大路上,就在此刻大陸中間最高的那座山上!

因為這兩隻精靈的長時間停留,導致他們所居住的地方,出現了一些特殊的變化。

在阿爾宙斯因為創造精靈世界被偷襲陷入重傷,選擇暫時隱退後,沒有了刻意壓制的帝牙盧卡和帕路奇犽的關係又逐漸變得不怎麼和睦起來。

兩隻精靈同時離開了這片大陸,沒有再回來過,但因為他們的居住,這個居住地的特殊之處,卻是保留了下來。

「這麼說…神教的的人的目的,很有可能和帝牙盧卡還有帕路奇犽所留下的東西有關?!」青木抬頭看去,能夠隱約地看到那座矗立在中間的巨大山峰,而此時他能夠感知到的,神教的人所在的方位,也是在那個位置!

雖然這一切都是未知圖騰們推動所讓青木產生的感覺,但總有一種牽線木偶的感覺,這讓青木非常不舒服。

「管他神教的人目的是什麼,以我現在的小身板過去,不過是找死,在這裡可是還要待四個多月的時間,如果那個東西真的那麼好得到的話,神教也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進入。」青木搖搖頭將未知圖騰們加給他的一種思想甩出腦袋。

未知圖騰們顯然也是想讓青木去那裡,不知道對未知圖騰們會有什麼樣的好處。

如果是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就算是比較困難,看在未知圖騰們這麼長時間任勞任怨地幫助自己的份上,其也不介意去稍微冒一點險。

但現在顯然神教的人都聚集在了那裡,以此時青木的實力,遂意地靠近,不過是送死。

明白了青木的想法,知道他堅定的主見后,未知圖騰們也停止了閃爍,沒有再繼續鼓動青木。

在青木確定了想法后,整理完東西的大吾等人也從山洞中走了出來。

看著正在發獃的青木,大吾一步上前笑著拍了拍青木的肩膀說道,「想什麼呢?」

青木被大吾這麼一拍,回過神,將心中的想法暫且都放在了心中最深處,現在還是以自保為主,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最好還是不要出現在腦海中濃。

緩緩地搖了搖頭,「沒什麼,只是在想怎麼樣能夠更快地將人找到和聚集起來。」

聽到青木的話,眾人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

這片大陸的範圍實在是太大了,而且野生精靈實力太強,更加增加了尋找的難度,現在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就是神教的人聚集在山上,他們的行動安全不少。

雖說各個地區的人都彼此留下了能夠看懂的符號,不過畢竟範圍太大,能否看到也是未知數,也就是青木他們運氣比較好,一開始的策略也比較明確,在一個地方等著,直到青木把他們聚集起來。

「這樣吧,我建議先找一個最夠安全且適合生活露營的地方,建立屬於我們的根據地,然後在確保自身安全的情況下,各自外出留下記號尋找同伴,我想以我們的能力,一天的時間應該是能走一段比較長的距離,時間一長,行進的範圍一大,總有人能夠看到我們所留下的東西。

這樣雖然費時間,但勝在安全。

只是這樣的前提是需要一個比較安全的環境。」渡給出了建議。

眾人聽著渡的話,不住地點點頭,雖說這樣的進度比較慢,但的確是比較安全。

Leave a Comment